<button id="8mjwf"><object id="8mjwf"></object></button><button id="8mjwf"><object id="8mjwf"></object></button>

<s id="8mjwf"><acronym id="8mjwf"></acronym></s><legend id="8mjwf"></legend>
    1. <th id="8mjwf"></th>

      <tbody id="8mjwf"></tbody>
      首頁>檢索頁>當前

      中非合作為非洲青年點亮希望之燈

      發布時間:2024-01-12 作者:王進杰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神州學人》

      近年來,非洲堅持自主發展,國際地位逐步提升。隨著非洲區域一體化的穩步推進,非洲聯盟在消除各國分歧、凝聚非洲合力上發揮著重要作用,為非洲國家總體經濟發展營造良好環境。2019年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區協議(AfCFTA)的生效,使非洲經濟明顯受益,區域內貿易進一步增加,加之近些年中國、印度等新興經濟體與非洲的經貿合作不斷加強,非洲經濟逐步得到改善和發展。

      科學技術被認為是促進經濟發展的重要硬實力基礎,科學技術人才的培養則是國家軟實力提升的重要體現。中國和非洲在開展投資和經貿合作的同時,對高質量科技人力資源的合作培養也變得尤為迫切。

      當前,中非科技人力資源合作正處于加速發展的機遇期。一方面,科技是第一生產力,是國際合作的核心要素;另一方面,中國和非洲都處在發展轉型的關鍵時期,但由于缺乏科技人力資源儲備,非洲國家普遍存在知識和技術壁壘。在此背景下,中非科技人力資源合作的重要性日益突顯,能夠在引領技術溢出、知識共享和生產創新的同時,有效提升非洲青年的教育水平和就業能力,逐步成為中非之間建立互利互惠、合作共贏伙伴關系的重要組成部分。

      非洲發展的關鍵:青年教育和就業

      回顧全球產能轉移的過程,20世紀初,英國將部分剩余產能轉移到美國;到20世紀50年代,美國把過剩的產能轉給德國和日本;隨后,亞洲四小龍(韓國、中國臺灣地區、中國香港地區和新加坡)承接了德國和日本的產能;緊接著,中國和東南亞國家又承接了韓國和新加坡的產能。非洲,則在第5次產能轉移過程中扮演著重要角色。埃塞俄比亞、尼日利亞、埃及等非洲國家參考中國、韓國、新加坡等國家的發展模式,選取優越的地理位置,通過集中配置水電、修路、建設港口等措施,建造工業園區、自由貿易區等局部經濟帶,通過吸引國內外投資,推進工業化發展。

      image.png

      非洲勞動人口急速上升,與全球其他地區形成鮮明反差

      人口數量、人口質量和人口結構3個要素對經濟發展起著重要作用。非洲大陸的工業化發展一直在求索的道路上,巨大的人口增長趨勢是其重要基石。除非洲之外,全世界的勞動人口數量都在逐年減少(見圖1)?;诓糠謥喼迖业陌l展經驗,可以預判出非洲勞動人口數量背后蘊含著推動經濟發展的巨大人口紅利。

      2023年非洲大陸人口數量已經超過14億,但有近74%的人口集中在沒有工作能力的兒童和就業不充分或失業的青壯年中。這些青壯年不具備相應的教育水平和職業技能以滿足就業市場需求。因此,盡管非洲擁有巨大的人口基數,但其人口紅利得不到充分釋放,因而無法帶動工業化發展和經濟轉型。

      青年教育不足和高失業率是非洲國家普遍存在的發展困境。面對非洲急劇增長的人口和勞動密集型產業的轉移,急需通過職業技能培訓勞動力人才,釋放人口紅利。因此,如何發展科學技術和挖掘人力資源潛力,實現人口數量向高質量勞動力的轉換,成為國際合作中首要關注的問題。

      中非科技人力資源合作的側重點:高教與職教培訓

      中非科技人力資源合作是中非間國家發展合作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中非合作論壇、“一帶一路”倡議的重要組成部分,具有多主體、多形式、跨領域的特點,涵蓋教育、人力資源開發與科技合作3個方面,而教育發展合作通常包含在人力資源開發合作之中。因此,中非科技人力資源合作可以認為是科技領域的中非人力資源開發合作,主要通過官員研修研討、技術人員培訓、在職學歷學位教育項目等方式展開。

      當前,中非科技人力資源合作正處于新發展階段,科技創新合作為雙方發展提供了新的增長動力。有南非學者對1975年至2017年中非學者合作的科技論文發表數及合作專利數進行研究發現,2000年后中非間科學技術研究合作開始增長,并在2009年后迅速增長,其中與南非、埃及的合作多于其他非洲國家。

      中國支持非洲發展教育,旨在提高全體非洲人民特別是婦女、兒童和青年的教育水平,培養各領域的青年領袖和高素質技術人才。近年來,在中國的非洲留學生比例逐年大幅提升,從2003年的2000人左右,到2018年的近10萬人,中國已成為僅次于法國的非洲留學生最多的國家。

      image.png

      中非科技人力資源合作及相關條約梳理P55-2:瑞士聯邦國會大廈大廳

      在政策與財政支持方面(見圖2),自2000年召開的中非合作論壇——北京2000年部長級會議上提出設立“非洲人力資源開發基金”以來,中國不斷增加獎學金投入,幫助非洲國家培訓各類專業人才。

      中非教育和人力資源開發合作一個突出特點是“大學合作伙伴”模式。與許多國際社會的對非教育援助不同,中非人力資源合作并非在對不同層次教育進行回報率分析后確定援助側重點,而是更加側重于高等教育和職業教育培訓,并在實踐上體現出以大學等教育機構為主要實施方的合作伙伴模式。例如,南京農業大學與肯尼亞埃格頓大學的合作淵源可以追溯到1994年;南京農業大學園藝學教授劉高瓊自1997年被派往肯尼亞埃格頓大學,20多年來一直深耕于引進園藝及相關技術和設備方面的合作;1998年,在原國家漢辦的支持下,埃格頓大學開設中文課程;2000年后,埃格頓大學開始派遣專家前往中國進行短期進修,目的地也多集中在南京農業大學,南京農業大學成為全國首批“教育外援基地”;2012年,埃格頓大學與南京農業大學合作建立全球首個農業特色孔子學院。又如,東華大學與肯尼亞莫伊大學合作建設全球首所以紡織服裝為特色的孔子學院等。類似的合作案例還有很多。

      在中國職業教育“走出去”和非洲急需青年技能培訓的大背景下,中非教育和人力資源開發合作逐漸呈現出注重職業培訓的傾向,中方高職院校扮演起越來越重要的角色。中非合作職業院校既面向非洲民眾開展上崗指導和技能培訓,又設置貼近本土社會需要專業,為非洲民眾提供正規教育以提升其學歷層次。

      image.png

      在非“魯班工坊”運營項目名單

      “魯班工坊”是中國在2018年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上提出的中非合作“八大行動”倡議中關于能力建設合作的一部分,旨在著力培養當地職業人才。作為中非共建“一帶一路”人文交流合作平臺的重要舉措,“魯班工坊”在填補中非職業教育合作空白等方面取得極大突破。自2019年3月非洲首家“魯班工坊”落地吉布提至今,中國已在肯尼亞、南非、馬里等14個國家設立16家“魯班工坊”(見表)。中國還將職業技術培訓與中文教學結合,開辦職業特色孔子學院。例如,埃塞俄比亞職業教育孔子學院,倡導“技術+中文”的雙向能力培養。

      同時,高職院校還與企業合作建立了職教聯盟模式。例如,2018年1月,教育部中外人文交流中心與南非高等教育和培訓部工業和制造業培訓署以及中南兩國相關政府部門、高等院校、企業等58家單位共同發起成立“中國-南非職業教育合作聯盟”;2020年11月,湖南外貿職業學院牽頭成立“中非經貿合作職業教育產教聯盟”,該聯盟依托長期落戶湖南的中國-非洲經貿博覽會、湖南自貿區和湖南國際商務官員研修基地三大平臺,目前已擁有國內優質職業院校49所、中國路橋集團等對非合作龍頭企業49家、三甲醫院3所、非洲湖南商協會4個等成員單位;2021年5月22日,中非職業教育聯盟成立大會暨聯盟第一屆理事會全體會議在山東省濟南市召開,聯盟成員單位包括70多家中方高職院校和企業機構,以及20多家非方高教機構,進一步形成高職院校、地方企業、地方政府對非合作的“集聚效應”。 

      中非人力資源合作多點開花

      中國與埃及的科技人力資源合作一直立足于埃及自身的科技人力資源發展需求,以及中國的科技人力資源發展優勢?!鞍⒗骸笔录Ыo包括埃及在內所有北非國家的血淚教訓就是要重視青年人,尤其是大學畢業生的就業問題。因此,提升大學畢業生的就業率成為埃及國家發展的重要目標之一。為此,埃及政府自2000年后大力推動青年人自主創業,設立創新創業孵化器,營造適合青年人創新創業的社會環境。

      電子商務是青年創業的一個熱點領域。例如,埃及科學技術研究院(ASRT)于2015年10月啟動國家電子孵化器計劃(Intelaq)。而中國在電子商務等電子經濟領域具有一定的發展優勢,能幫助埃及更好地培訓青年,促進青年在電子競技領域的創新創業,這無疑是一個未來可期的發展方向。

      中國與尼日利亞保持著緊密的科技人力資源合作關系。

      首先,中尼已建立農業技術合作。例如,位于中地海外農業高科技阿布賈產業園區內的中國援建尼日利亞農業技術示范中心項目,重點開展水稻、木薯等農業產業的示范和推廣工作,加速了中尼間農業技術的技術轉移,帶動了當地社區青年的教育和就業。

      其次,尼日利亞雖然是產油大國,但其電力資源十分稀缺,電力覆蓋率較低,因此,開展新能源合作成為科技合作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2017年,在尼日利亞首都阿布賈,中國葛洲壩集團牽頭的“葛洲壩-中國水電-中地海外”三家中資企業聯營體與尼日利亞聯邦電力、工程和住建部簽署了蒙貝拉水電站項目總承包合同。

      最后,在尼日利亞國家經濟新發展戰略的推動下,中國企業開始進駐太陽能領域,雇傭本土勞工開展項目建設,在創造就業的同時帶動技術溢出。

      中國與埃塞俄比亞的人力資源合作卓有成效。

      中國投資企業通過入駐埃塞俄比亞的工業園區,以雇傭、培訓當地勞工等方式,促進紡織、服裝等勞動密集型產業的技術轉移,在提供技術培訓的同時促進青年就業。如“魯班工坊”等職業人才培養機構與埃塞俄比亞高校合作,依托高校的職業技術和創業中心,向埃塞俄比亞高校學生提供實用技能和相關商業管理培訓,特別是工業自動化、農業領域的知識技能和創業培訓等。

      此外,為確保發展合作項目的可持續性,“魯班工坊”在對當地職業技術學校進行設施設備捐贈的同時,還對設備使用和維護人員進行培訓。此外,中國在與埃塞俄比亞科研機構合作,向埃塞俄比亞捐贈急需的科研設備設施的同時,也注意培訓能夠使用、維護和維修設備設施的本地員工。

      目前,埃塞俄比亞“魯班工坊”對接當地一線用人需求和“走出去”的中資企業對技術技能人才的需求,設置多層次人才培養目標;對接專業標準和職業教育國際化標準,結合實際情況構建完善的國際化專業體系,已培養350多名當地師生,并開始面向東非國家招生,持續為非洲國家輸送勞動力市場急缺的技能人才。

      中國與安哥拉的人力資源合作取得顯著成效。

      2018年后,越來越多的中國小型企業開始進入安哥拉。隨著雇傭的本土勞工人數不斷增加,企業逐漸意識到人力資源培訓的重要性,特別是對技術工人的培訓。

      目前,除中安政府間的留學生獎學金項目外,在安本土的中資人力資源培訓模式主要分為兩類:一類由企業主導,為企業自身業務服務,例如中信集團的“百年職?!?。該校建立伊始,立足于本企業自身業務需求,隨后開始作為公益項目對外開放。另一類由商會主導。此類培訓學校和項目不僅接受中國企業的考核,也遵循安哥拉的教育規律和人力資源要求。據了解,江蘇商會在2018年開始在安哥拉建設職業技術學校,因受商會平臺支持,此類培訓項目、學校在可持續性和本土化方面通常更具優勢。

      中國與南非的科技人力資源合作擁有深厚基礎。

      南非的“平方公里陣列”射電望遠鏡項目(SKA項目)是非洲的科技旗艦項目?!吨蟹呛献髡搲?約翰內斯堡行動計劃(2016-2018年)》和《中非合作論壇-北京行動計劃(2019-2021年)》中中方作出重要承諾:繼續支持非洲大陸的科技旗艦項目——南非平方公里陣列射電望遠鏡項目,圍繞該項目開展聯合研究并為雙方科學家參與項目提供便利。

      2017年4月,中南兩國建立高級別人文交流機制,并在此基礎上于2018年1月成立“中國-南非職業教育合作聯盟”。2019年11月,為促進中國與非洲其他國家的職業教育交流合作,中方理事會研究決定更名為“中非(南)職業教育合作聯盟”,現已成為對接中非職教高校的橋梁,幫助非洲學生、教師來華學習實習,推動中國與南非乃至整個非洲的人力資源開發與合作。

      中國與肯尼亞已在農業、聯合科研教學方面取得重要進展。

      南京農業大學與肯尼亞埃格頓大學合作歷史悠久,自1994年起,兩校共同執行教育部三期“中肯高教合作計劃”,在埃格頓大學建立了“生物技術實驗室”和“中肯園藝技術合作中心”。南京農業大學還與埃格頓大學合作建設全球首家農業特色孔子學院,并在埃格頓大學建設“中肯農業示范園區”。南京農業大學農學院和園藝學院與埃格頓大學共建的“中肯作物分子生物學‘一帶一路’聯合實驗室”,于2019年獲科技部首批認定的國家“一帶一路”聯合實驗室。雙方聯合申報的“中國-肯尼亞主要作物優異基因發掘、品種創新與現代生產技術示范”項目,于2020年12月獲科技部重點研發計劃“戰略性科技創新合作”重點專項資助。中國科學院中-非聯合研究中心等國內14家相關科研機構也與肯尼亞喬莫·肯雅塔農業技術大學開展科研合作。

      在繼續加強圍繞農林業開展的科學教育合作的同時,肯尼亞政府依托現有的卓越中心,大力建設新的職業技術教育和培訓(Technical and 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TVET)中心?!棒敯喙し弧币卜e極參與推動STEM(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教育的總稱)領域綜合能力人力資源培訓,包括提供必需的科研設備、協助開展STEM教學、培養勞動力市場稀缺的技術人才等,為當地青年創造就業機會,解決青年生存和發展的基本問題。

      中非科技人力資源合作開創新局面

      當今人類社會面臨諸多不確定性,中非雙方在深化科技領域人才合作方面也面臨著新局面。非洲從資源驅動型發展模式逐步轉向將科學技術驅動作為可持續發展的抓手,而突破技術發展瓶頸有賴于技術人才的培養,環境和基礎條件改善更有利于吸引海外科技人才的回歸。

      未來,中非科技創新和人力資源合作應聚焦在非洲人民關心和急需解決的關鍵問題上,深入研究各國實現可持續發展所面臨的重大人才挑戰,凝聚多方合力。中非間科技創新和人力資源合作將在農業現代化、綠色低碳研發、工業數字化、公共健康等領域前景廣闊且具有巨大的合作潛力。

      農業科技人才。農業技術發展是非盟科技發展戰略的重中之重。中國可以將農業大學科研工作作為關鍵攻關手段,將農業試驗田作為特色農業科技實踐活動,以開展中非農業科技合作。

      解決糧食安全、自給自足是非洲可持續發展的前提?;谥袊蜄|南亞國家的經濟發展經驗,工業化是一條能有效促進非洲經濟發展的道路。但由于非洲絕大多數國家是以初級農業經濟為主體的產業結構,不完善的農業經濟體系導致這些國家的糧食安全和自給自足問題得不到解決。因此,發展非洲的前提是幫助非洲發展農業經濟和培養農業人才。

      對此,中國可以考慮加大農業科技人才的獎學金制度,拓展非洲來華學習農業相關專業的本科和碩士人數,提高農業項目在非洲的實驗合作數量。同時,非洲政府也需要出臺人才激勵政策,鼓勵學成人員歸國發展當地農業經濟。針對當前非洲各國失業率飆升的現象,拓展農業技術發展,扶持農業人才,還能幫助當地解決大量就業問題。

      公共衛生和健康人才。非洲國家有著使用藥用植物的悠久歷史,更易接納中國在中藥方面的理念。非洲一些國家的傳統草藥使用率在70%以上,且非洲大陸的動植物藥資源非常豐富,據不完全統計有4000多種草藥。同時,非洲的傳統醫藥雖歷史悠久,但對其的研究和開發還處在萌芽階段,而中國有大量寶貴經驗可與之共享。并且,隨著中國在非洲的影響力不斷提高,中醫藥也開始被越來越多的人接受。因此,在發展藥用植物合作、增加相關人才培養等方面,存在合作潛力。

      另外,依托數字技術發展數字醫療在非洲也具有廣闊前景。其中,肯尼亞的健康信息系統(Health Information System,Digital Health Solutions)已初見成效,使肯尼亞醫療數字化邁上新臺階。未來,中國和非洲可借鑒肯尼亞的成功經驗,開展數字醫療技術的普及和人才培養,還能反向促進中國數字醫療在國內和國際的推廣與發展。

      數字技術人才。數字時代,基于電子通信與互聯網技術的發展,科學技術不斷重構著人類社會的合作與分工,使社會分工更加專業和復雜。把握好互聯網變革與技術發展機遇,非洲國家能在云計算、AI、5G等新概念領域實現“后發優勢”的趕超。特別是在互聯網支付和AI技術在語音識別和圖像識別中的應用等方面,非洲可能產生新的商業模式和經濟業態,因此需要更多ICT(信息與通信技術,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y)人才的儲備。

      雖然這些年非洲的ICT基礎設施有所改善,但非洲大陸整體的通信基礎設施水平與世界其他地區的差距仍在拉大。對于經濟脆弱的非洲地區,科技是在幫助消除貧困差距還是在拉大貧困差距?如何讓ICT技術更好地服務非洲國家發展?這些問題在中非未來的合作中值得關注。

      電子商務人才。盡管非洲數字化革命開始時間較早,但受基礎設施的限制,網絡使用率大大落后于世界其他國家。目前,非洲各國平均網絡使用人數僅占總人口數的29%,遠低于世界的49%,僅在南非、北非地區部分國家以及肯尼亞、毛里求斯和塞舌爾等國,網絡設施較為健全,網絡使用率較高。隨著中國和非洲在網絡電訊方面的合作日益密切,未來預計會有越來越多的非洲人民開始使用網絡。

      目前,非洲一些地區年輕人失業率超過50%,而發展電子商務是創造就業的有效途徑。由于非洲國家的經濟對外依存度很高,很多技術無法自主,通過培養電子商務人才來抓住互聯網發展紅利,對未來非洲各國發展經濟、創造就業至關重要。

      綠色低碳環保人才。近年來,中國推動并達成了氣候變化《巴黎協定》,全面履行《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積極推進綠色“一帶一路”建設,深度參與全球生態環境治理。2020年11月底,中非環境合作中心正式啟動,重點圍繞“中非綠色使者計劃”“中非綠色創新計劃”等旗艦項目開展合作,加強生態環保能力建設。此外,中非核電合作能夠推動非洲低碳和清潔能源發展邁向更高水平,對核電技術人才的培養也是一個重點。

      時至今日,中非科技人力資源合作和培養模式都有了很大改變。目前,中國和非洲科技人力資源合作不再局限于知識和技術的轉移,還需要在協助非洲進行能力建設和提供解決方案方面做出努力,這對中國進一步提升國際合作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

      在分享科技方案和發展經驗的同時,中國需要切實了解非洲當地的發展需求,充分重視非洲青年的教育和就業問題,以互相學習和共同進步的心態來面對中非科技人力資源合作的下一程。(作者 王進杰系北京大學非洲研究中心副秘書長,2017年獲美國賓州州立大學成人/終身教育和國際比較教育雙博士學位)

      來源:《神州學人》(2024年第1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两性色午夜免费视频_男女高潮喷水在线观看_性欧美xxxx乳_性欧美18-19sex性高清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