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檢索頁(yè)>當前

無(wú)言訴大愛(ài)!復旦上醫人致敬“大體老師”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4-07 作者:任朝霞 李蔚怡 孫芯蕓 來(lái)源: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

有一種老師,人們既不知道他們的姓名,也看不到他們的面容,但他們無(wú)聲地推動(dòng)了醫學(xué)的進(jìn)步。他們是用于醫學(xué)教育和研究的遺體——“大體老師”。

每年清明節,復旦大學(xué)上海醫學(xué)院解剖與組織胚胎學(xué)系(以下簡(jiǎn)稱(chēng)解剖學(xué)系)都會(huì )組織學(xué)生開(kāi)展專(zhuān)門(mén)活動(dòng)追憶緬懷“大體老師”,或去上海青浦福壽園遺體捐獻者紀念碑拜謁,或在課前開(kāi)展感恩儀式,或至人體科學(xué)館參觀(guān)了解標本背后的故事……

“沒(méi)有解剖就沒(méi)有醫學(xué),沒(méi)有捐獻就沒(méi)有解剖?!睆偷┥厢t解剖學(xué)系系主任李文生介紹。復旦大學(xué)遺體捐獻接受站是上海市成立最早、規模最大的遺體捐獻接受站之一,經(jīng)過(guò)社會(huì )各界的不斷努力,遺體捐獻規模逐漸擴大,目前復旦大學(xué)上海醫學(xué)院的《局部解剖學(xué)》課程中,8—10名學(xué)生即可共同向一位“大體老師”學(xué)習。

“雖然現在有許多醫學(xué)軟件和解剖學(xué)圖譜可以補充課本知識,但‘大體老師’仍是醫學(xué)生們最好的老師?!崩钗纳f(shuō)。

回憶起自己大學(xué)時(shí)的解剖課,復旦大學(xué)人體科學(xué)館館長(cháng)、基礎醫學(xué)院教授周?chē)癖硎荆?/span>“那時(shí)還沒(méi)有‘大體老師’這個(gè)叫法,就稱(chēng)作遺體,大概一個(gè)班幾十人才能用一兩具遺體?!?/p>

人體科學(xué)館里有一面掛滿(mǎn)遺體捐獻志愿書(shū)的墻,有一位“大體老師”曾留下“寧愿醫學(xué)生在我身上劃上千刀萬(wàn)刀,也不愿在患者身上劃錯一刀”的遺言。

“這些志愿書(shū)大多是20世紀80年代初期為醫學(xué)事業(yè)捐獻的“大體老師”所寫(xiě),字字句句催人淚下,也是最讓我感到鼓舞的力量源泉。不過(guò)有時(shí)我也頗感遺憾,因為難以將我們的感恩傳達給所有遺體捐獻者的家屬?!敝?chē)駥@里許多捐獻者的故事都很熟悉,其中,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年僅36歲的遺體捐獻者吳復生。

1983年,中科院即將畢業(yè)的研究生,吳復生本應當前途無(wú)量。他英年早逝、遺體捐獻的背后有怎樣的故事呢?周老師通過(guò)各種渠道聯(lián)系其親屬,幾經(jīng)波折要到聯(lián)系方式。

“我給他弟弟發(fā)了短信,說(shuō)明了我的來(lái)意,沒(méi)過(guò)一會(huì )兒,電話(huà)就打來(lái)了?!敝?span style="font-family: 宋體, SimSun; font-size: 16px; margin-bottom: 10px; line-height: 2em;">國民回憶道,“他打電話(huà)過(guò)來(lái)時(shí)非常激動(dòng),沒(méi)想到他哥哥去世了這么多年,還有人惦念并一直想要感謝他的家人?!?/span>經(jīng)過(guò)周國民的聯(lián)系,2019年末,吳復生的家人們來(lái)到了上海遺體捐獻者紀念園和人體科學(xué)館,“看到吳復生的照片和遺體捐獻志愿書(shū),大家都流淚了?!?/p>

吳復生曾是知青,恢復高考后,他勤奮努力考上了安徽的大學(xué)。讀了兩年大學(xué)后,吳復生又參加了研究生考試,因成績(jì)優(yōu)異被上海中科院生物化學(xué)研究所破格錄取。非常不幸的是,就在他即將進(jìn)行畢業(yè)答辯之際,被確診患了白血病,雖經(jīng)積極醫治,但他的病情已無(wú)力回天。在彌留之際,面對陪伴在身邊的父母和弟妹,他回憶過(guò)往種種,遺憾自己學(xué)習多年,卻未能走上工作崗位來(lái)回報社會(huì ),因此決定捐獻遺體。病逝后的遺體捐獻,也是他給國家和人民力所能及的全部貢獻。

不只是吳復生,在復旦大學(xué)上海醫學(xué)院,每一位“大體老師”的奉獻都被尊敬,被銘記,被感念。2016年清明節,解剖學(xué)系為本系捐獻遺體的教職工及其親屬塑了像?,F在,塑像仍?huà)煸谌梭w科學(xué)館門(mén)口接受著(zhù)參觀(guān)來(lái)訪(fǎng)者的致敬。

每一名復旦大學(xué)上海醫學(xué)院學(xué)子的第一堂局部解剖課,都是一堂生動(dòng)而肅穆的“大思政課”。全體師生起立鞠躬,默哀致意,在為“大體老師”獻上一枝枝花后,方可開(kāi)始課程教學(xué),幾十年來(lái),皆是如此。

來(lái)自師生的諸多感恩致意中,最特別的要數《致“大體老師”的一封信》。自2016年起,所有修讀解剖學(xué)系列課程的學(xué)生都會(huì )在結課前完成這份手寫(xiě)信。手寫(xiě)信件、原創(chuàng )詩(shī)歌、書(shū)法作品,甚至學(xué)生自己吹奏的一支不甚熟練卻很動(dòng)人的《春泥頌》,都被李文生老師仔細收錄起來(lái),編纂成十幾本《感恩·奉獻》集,保存著(zhù)數千名醫學(xué)生對“大體老師”的無(wú)限緬懷與敬意。

醫學(xué)生們從“大體老師”身上獲取的不僅是知識,更重要的是學(xué)醫所肩負的使命感和責任感。《感恩·奉獻》集每一本都有幾百頁(yè),不同的字跡表達的都是對“大體老師”的真誠致敬:“雖然與您不曾相識,但您的無(wú)私奉獻給予了我們學(xué)習的機會(huì ),我們無(wú)法感同身受您生前的病苦,但絕不辜負您身后的選擇,謝謝您,我的老師!”(中國教育報-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 記者 任朝霞 通訊員 李蔚怡 孫芯蕓)

復旦大學(xué)上海醫學(xué)院編撰的《感恩·奉獻》集 學(xué)校供圖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guān)閱讀

最新發(fā)布
熱門(mén)標簽
點(diǎn)擊排行
熱點(diǎn)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版權所有,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