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檢索頁(yè)>當前

弘揚教育家精神:以歷史上的教育家為榜樣,以教育為終身服務(wù)之志業(yè)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4-15 作者:胡艷 張璐瑤 來(lái)源: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人民教育》

2023年教師節前夕,習近平總書(shū)記致信全國優(yōu)秀教師代表,勉勵廣大教師“以教育家為榜樣,大力弘揚教育家精神”[1],并從理想信念、道德情操、育人智慧、躬耕態(tài)度、仁愛(ài)之心、弘道追求等六方面完整闡述了教育家精神的內涵,為新時(shí)代教師群體走向卓越樹(shù)立了標桿?!叭藷o(wú)精神則不立,國無(wú)精神則不強?!比绻f(shuō)“精神是一個(gè)民族賴(lài)以長(cháng)久生存的靈魂”[2],教育家精神就是根植于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師道傳承,是打造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強國之師的精神支柱,是推動(dòng)教育和社會(huì )發(fā)展的強大精神動(dòng)力。

中華民族歷來(lái)有尊師重教的傳統,中國歷史上也曾誕生過(guò)許多偉大的教育家。教育家精神作為眾多教育家人格品質(zhì)的集中概括,穿越漫長(cháng)的歷史時(shí)光,融匯于時(shí)代洪流,以思想之恒久克服生命之有限。他們猶如璀璨的星辰,照亮著(zhù)中華民族進(jìn)步的道路,使中華五千年文明從不間斷,傲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一、人能弘道,非道弘人:教育家及其精神

教育家精神集中負載于教育家的思想和行動(dòng)中,彰顯著(zhù)他們的自我認識和自我實(shí)現。當我們走進(jìn)教育家所處的時(shí)代,了解他們所從事的事業(yè),感受他們的付出與艱辛、執著(zhù)與失意、收獲與成就,就能從中體悟到他們博大的胸懷、高遠的追求和生命中散發(fā)出的人性光輝。

(一)心有大我、至誠報國的理想信念

教育家常懷一顆赤子之心,對涵育自己生命和成長(cháng)的土地、人民和祖國,始終抱有深沉的愛(ài)。正是因為有了這種愛(ài),他們常懷悲天憫人的濟世情懷和熱烈的報國之志,自覺(jué)地將個(gè)人生命與祖國的命運、民族的未來(lái)結合起來(lái)。

“孔子是一個(gè)最熱烈的愛(ài)中國者?!?span style="font-family: 宋體, SimSun; font-size: 16px; margin-bottom: 10px; line-height: 2em;">[3] 孔子為師,其所教之道正是以“仁”為核心的理想之道,目的是培養能忠君惠民的士與君子,以建立一個(gè)由“小康”至“大同”的社會(huì )。[4] 身處禮崩樂(lè )壞的春秋末期,面對“陪臣執國命”的現實(shí),他熱忱救世,將滿(mǎn)腔的政治理想化為教育民眾的熱情,一生奔走,布“道”于天下。在他之后,歷代教育家以傳“道”為己任,譜寫(xiě)中華文明進(jìn)步之歌。

“愛(ài)國之心,實(shí)為一國之命脈?!?span style="font-family: 宋體, SimSun; font-size: 16px; margin-bottom: 10px; line-height: 2em;">[5] 蔡元培一生致力于教育救國。他舍棄傳統文人孜孜以求的仕途,到當時(shí)還不被認可的新學(xué)堂任職;他把衙門(mén)式的北京大學(xué)改造成一所現代大學(xué),支持新文化運動(dòng),推動(dòng)中國文化的現代化。著(zhù)名的幼兒教育家陳鶴琴被稱(chēng)為“不失赤子之心”的人,他的“活教育”就是要幫助國人“做人,做中國人,做現代中國人”[6]。

每個(gè)民族都有其文化的獨特性所塑造的獨有精神,在中國這片土地上生長(cháng)起來(lái)的教育家所形成的,正是要在危亡之中把中華民族連根救起,使中華民族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社會(huì )責任感和民族使命感。

(二)言為士則、行為世范的道德情操

教育家不僅是“經(jīng)師”,更是“人師”。他們被世人尊為楷模,不僅自身具有高尚的道德情操和強大的人格魅力,更具有言為士則、行為世范的影響力。

“至圣先師”孔子深受弟子敬仰,《論語(yǔ)》中形容他“溫而厲,威而不猛,恭而安”(《論語(yǔ)·述而》)??鬃咏虒W(xué)生,不僅關(guān)注“六經(jīng)”“六藝”等知識和技藝的學(xué)習,更重視品德修養的提升。他強調言行一致,告誡學(xué)生“聽(tīng)其言而觀(guān)其行”(《論語(yǔ)·公冶長(cháng)》);他要培養堅貞不可動(dòng)搖的君子,時(shí)代的中流砥柱,而他本人即是這樣的表率。流亡途中遭遇陳蔡之厄,面對學(xué)生的質(zhì)疑,孔子義正詞嚴“君子固窮,小人窮斯濫矣”(《論語(yǔ)·衛靈公》),表現出大教育家的胸襟、氣度和追求。孟子一生堅持自己的主張,不媚權、不媚俗,提出大丈夫“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孟子·滕文公下》)。他要求“養浩然之氣”,即通過(guò)向內探求來(lái)挖掘自己身上“仁”的精神。他以身作則,勸誡學(xué)生不斷修煉品德,“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孟子·盡心章句上》)。

蔡元培畢生致力于“教育救國,道德救國”。他“淡泊名利,清廉自律,孜孜矻矻致力于教育事業(yè),殫精竭慮,鞠躬盡瘁”[7],他“言信行果,訓誡國人。哲人云亡,遺教不朽”[8],以自身言行彰顯愛(ài)國進(jìn)取、自由民主的精神,被毛澤東評價(jià)為“學(xué)界泰斗,人世楷?!??!芭踔?zhù)一顆心來(lái),不帶半根草去”既是陶行知先生對新安師生的希望,也是他個(gè)人生命的寫(xiě)照。他抱著(zhù)“教育救國”的初心,以武訓乞學(xué)的精神,致力于“使全國人民有受教育的機會(huì )”的宏偉目標,激勵了一代代教育人。

(三)啟智潤心、因材施教的育人智慧

沒(méi)有教師對學(xué)生發(fā)自?xún)刃牡膼?ài),就沒(méi)有學(xué)生的健康成長(cháng);沒(méi)有教師入心入情入理的引導,就很難有學(xué)生的未來(lái)。

孔子面對學(xué)生出身、貧富、年齡、智力、性情、志趣等方面的差異,“視其所以,觀(guān)其所由,察其所安”(《論語(yǔ)·為政》),揚長(cháng)避短,人盡其才。他提出的“啟發(fā)誘導”“不憤不啟,不悱不發(fā)”(《論語(yǔ)·述而》)等教學(xué)原則至今都是教學(xué)中的金科玉律。孟子認為“教亦多術(shù)”(《孟子·告子下》),對學(xué)生“有如時(shí)雨化之者,有成德者,有達財者,有答問(wèn)者,有私淑艾者”(《孟子·盡心上》)。

陶行知在育才學(xué)校的辦學(xué)經(jīng)歷充分體現了因材施教的原則,“對已發(fā)現有特殊才能者,采取即專(zhuān)即博的原則”;“未發(fā)現有特殊才能者,采取先博后專(zhuān)之原則”;“中途發(fā)現所入之組不合性情,或發(fā)現另有更高才能時(shí),得以轉組”[9] ,為每個(gè)學(xué)生創(chuàng )造適合其才能發(fā)展的條件。

斯霞被譽(yù)為“小學(xué)教育界的梅蘭芳”。她關(guān)注學(xué)生的興趣和特點(diǎn),以其能接受的方式開(kāi)展適當的教育。她注重教學(xué)與生活的聯(lián)系,從學(xué)生認知特點(diǎn)出發(fā)教授字詞,比如讓學(xué)生通過(guò)爬樹(shù)理解“攀”的字形和內涵;通過(guò)觀(guān)察柳絮的飄浮狀態(tài)理解“飄飄悠悠”的含義。人民教育家于漪更強調每一個(gè)學(xué)生的獨特性:“天工造物十分奇妙,每個(gè)學(xué)生都有自己的獨特性”“必須熱愛(ài)每一個(gè)學(xué)生,每個(gè)學(xué)生的生命都值得尊重,都必須關(guān)心”。[10]

(四)勤學(xué)篤行、求是創(chuàng )新的躬耕態(tài)度

教育工作的實(shí)踐性、情境性、未來(lái)性決定著(zhù)教育工作的創(chuàng )新性。而只有不斷學(xué)習,勤于思考,躬身實(shí)踐,才可能有所創(chuàng )新,才能在教育中闖出一片天地。

教育家是學(xué)問(wèn)家。他們博覽群書(shū),躬身研究,在閱讀中理解過(guò)去,拓展視野;在研究中探索未來(lái),沉淀思想??鬃印笆形宥居趯W(xué),三十而立”(《論語(yǔ)·為政》);他“發(fā)憤忘食,樂(lè )以忘憂(yōu)”(《論語(yǔ)·述而》);好學(xué)善思,求知若渴,確立了儒家思想的基本框架。蔡元培自幼遍覽經(jīng)史典籍,年屆40留學(xué)德國,46歲時(shí)又赴法國從事學(xué)術(shù)研究。深厚的舊學(xué)根基和廣闊的西學(xué)視野為他改革封建教育奠定了堅實(shí)的知識基礎。當代教育家李吉林在實(shí)踐探索的同時(shí),通過(guò)學(xué)習哲學(xué)、心理學(xué)、美學(xué)乃至戲劇學(xué)等相關(guān)理論,讓“情境教學(xué)”在與不同學(xué)科的理論對話(huà)中修正完善,更具科學(xué)性。

教育家是實(shí)干家。實(shí)踐是教育家生長(cháng)的沃土,研究教育就要“回到教育發(fā)生的地方去”。陶行知畢生都在思索“知”與“行”的關(guān)系,他將理論與實(shí)踐相結合,懷抱著(zhù)為平民辦教育的愿望投身廣袤的鄉村田野。李吉林將兒童由封閉的課堂帶入大自然,帶入五彩的生活中,以?xún)和恼J知特點(diǎn)和思維水平為基礎,用兒童的眼光、兒童的情感認識世界和理解知識。在持續的探索中,她提出“把兒童的情感活動(dòng)和認知活動(dòng)巧妙地結合起來(lái)”這一“情境教育”體系的核心理念。

教育家是開(kāi)拓者,是創(chuàng )新家??鬃觿?chuàng )立的儒家學(xué)說(shuō),至今仍影響中國乃至東亞文化圈。蔡元培站在對傳統教育深刻批判的基礎上,提出“養成共和國民健全之人格”的教育目標和“五育并舉”的主張,成為民初教育制度建立的思想基礎。當代教育家陶行知、斯霞、霍懋征、李吉林、于漪也無(wú)不在創(chuàng )造中解決當今教育中的現實(shí)問(wèn)題,在創(chuàng )造中開(kāi)拓中國教育的未來(lái)。

(五)樂(lè )教愛(ài)生、甘于奉獻的仁愛(ài)之心

教師是情感勞動(dòng)者。教師的積極情感不僅能化解學(xué)生的不良情緒,喚起學(xué)生對所學(xué)知識的興趣,提升教學(xué)效果,更能激發(fā)其對所生活世界的熱情。

歷代教育家都深刻理解教育之愛(ài)??鬃又鲝垺叭收邜?ài)人”,愛(ài)民且“泛愛(ài)眾”,“愛(ài)人”是“仁”的出發(fā)點(diǎn),愛(ài)人的本質(zhì)是善良、關(guān)愛(ài),有同理之心。他自身更是以“仁愛(ài)”之心對待學(xué)生。孟子終身施教,樂(lè )此不疲,他延續孔子有教無(wú)類(lèi)的原則,以“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孟子·盡心上》)為樂(lè )。

斯霞的“童心母愛(ài)”像一支紅燭,燃燒自己,照亮別人。她會(huì )時(shí)刻關(guān)注學(xué)生的冷暖、饑飽,適時(shí)予以援手;她也時(shí)常留意學(xué)生的情緒變化,適時(shí)予以溝通輔導。她對教育充滿(mǎn)了熱愛(ài),不受外界誘惑,堅守三尺講臺。

愛(ài)的另一種表達是付出,是奉獻。陶行知一生用他全副的精神來(lái)挽回國家的厄運,他在南京北郊創(chuàng )辦曉莊師范,在上海先后創(chuàng )辦“山海工學(xué)團”“流浪兒工學(xué)團”,抗戰時(shí)期在重慶辦起了“育才學(xué)?!?,為民族解放造就了一代新人。斯霞、霍懋征、李吉林等在教育教學(xué)崗位上躬耕一輩子,以教育為信仰,心無(wú)旁騖,她們的精神影響了一大批教育工作者,成為當代教師學(xué)習的楷模。

(六)胸懷天下、以文化人的弘道追求

中國自古以來(lái)的教育家有著(zhù)很強的現實(shí)關(guān)懷和使命擔當。他們胸懷天下,希望以文化人,以文立心,以文鑄魂,相信通過(guò)教育能建立一個(gè)心目中的理想社會(huì )。

所謂以文化人,就是要將學(xué)生培養成完整的人?!翱鬃酉M?jīng)他教導的學(xué)生成為國家和社會(huì )的棟梁之材,即所謂‘成人’”[11],他所謂的“成人”即是“品德高尚而又精通‘六藝’的德才兼備的人才”[12]。孟子期望培養頂天立地、據守仁義的大丈夫。蔡元培致力于養成“國民健全之人格”。于漪提出了“全面育人觀(guān)”,認為“德性與智性是生命之魂。德智體美勞各育應有機融合?!?span style="font-family: 宋體, SimSun; font-size: 16px; margin-bottom: 10px; line-height: 2em;">[13]

所謂以文立心,就是要引導學(xué)生樹(shù)立愛(ài)國心,報國志。歷史上的教育家不僅自己懷有愛(ài)國心、報國志,還特別注重培養學(xué)生深厚的愛(ài)國情懷,崇高的社會(huì )理想。張伯苓所創(chuàng )立的南開(kāi)以“愛(ài)國三問(wèn)”為學(xué)校文化,培養出“為中華之崛起而讀書(shū)”的周恩來(lái)等一批人才。陶行知一生為“我們的民族創(chuàng )造一個(gè)偉大的新生命”鞠躬盡瘁、死而后已。于漪注重培養學(xué)生的愛(ài)國情懷,使其小小的心里裝“有多情的土地,有偉大的祖國”[14]。

所謂以文鑄魂,就是鑄個(gè)人之魂,鑄民族之魂。教育家以教育培養學(xué)生獨立的人格、不屈的靈魂和高尚的追求為旨歸,鑄學(xué)生個(gè)人之魂??鬃诱J為君子應德才兼備,而又以德為主。孟子主張“人皆可以為堯舜”(《孟子·告子下》),希望培養頂天立地的“大丈夫”。鑄民族之魂就是把中華民族優(yōu)秀的品質(zhì)傳承發(fā)揚光大。張伯苓為南開(kāi)訂立“允公允能,日新月異”校訓,教育學(xué)生“盡心為公,努力增能”。陶行知特別注重培養學(xué)生的民族自尊心??箲鹌陂g,他提出面對外敵入侵,每一個(gè)中國人應該“爭氣”,“使人人都愿為中國死,知為中國死,能為中國死,則中國自然活起來(lái)”。

二、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教育家精神的弘揚

今天被稱(chēng)為VUCA[15] 時(shí)代,一個(gè)易變、不確定、復雜和模糊的時(shí)代。此時(shí),我們每一個(gè)教師應以教育家精神為感召,牢記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使命,看到并開(kāi)發(fā)出自己身上的力量,努力讓有限的教育生命放出異彩的同時(shí),推動(dòng)中國教育的改良,國家的繁榮,社會(huì )的進(jìn)步。

(一)樹(shù)立高遠的人生理想,至誠報國之心

教師工作充滿(mǎn)了瑣碎和繁雜,常常讓我們陷入無(wú)意義感中。但當我們回看歷史上的教育家,我們就發(fā)現,教育家最重要的情懷是鐘愛(ài)生養他的那片土地,以及土地上的人民。他們從不拘泥于“小我”的情愫中,而是放眼更大的空間和歷史,把目光投射在“我”所在的土地、祖國和人民中。他們淡泊名利,安貧樂(lè )道,把全副精力投入于教育之中,為了祖國的繁榮昌盛、人民的幸福安康而奮斗終身。

作為教師,我們的思想和貢獻雖不能達到教育家的高度,卻能夠從自身出發(fā),從日常出發(fā),將自己的生命與祖國的命運、民族的未來(lái)連接起來(lái),克服個(gè)人主義和利己主義思想,將愛(ài)國作為道德自覺(jué),義不容辭地承擔起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使命。放棄事不關(guān)己高高掛起的人生態(tài)度,以自身的理想信念感化學(xué)生,以自己的崇高追求激勵學(xué)生,以“小我”之力成就一個(gè)偉大的國家和民族。

(二)在廣泛的閱讀中開(kāi)闊視野

歷史上的教育家從來(lái)不會(huì )將眼界局限在課堂、學(xué)校中,而是跳出課堂、跳出學(xué)??唇逃?,從社會(huì )發(fā)展的樣態(tài)反思教育,以教育的改進(jìn)推動(dòng)社會(huì )的進(jìn)步。具有這樣視野的教育家,往往勤學(xué)篤行,不僅從各領(lǐng)域廣泛地汲取營(yíng)養,還具有深刻的思維力,能從不同的學(xué)科視角,更長(cháng)遠的時(shí)間軸、更寬廣的范圍中反思教育現象,他們的思想、行動(dòng)更具有前瞻性、深刻性。

閱讀是拓展眼界、提升思維高度的重要途徑。今天的多數教師,由于沉溺于瑣碎和繁重的工作中,又未養成良好的閱讀習慣,其閱讀范圍僅限于所教學(xué)科,從而嚴重影響了他們看待問(wèn)題的深度和廣度。今天,我們一方面呼吁教師增加閱讀寬度和深度,另一方面鼓勵他們培養深刻的反思力。通過(guò)閱讀把人類(lèi)歷史上的經(jīng)典納入教師的知識圖譜中,提升其知識儲備;同時(shí)要增強教師的反思力,以提升其認知水平和思維能力,從而使我們所從事的教育教學(xué)工作更具有長(cháng)遠性、未來(lái)性。

(三)加強道德修養,提升人格魅力

教育家的獨特魅力在于其高尚的道德情操和極強的人格魅力,這也是他們身后常有追隨者并愿意光大其思想、踐履其實(shí)踐的重要原因。

中國傳統文化中對教師的道德情操有很多的要求,如嚴格自律,內省慎獨;安貧樂(lè )道,修齊治平;趣絕卑陋,志慕遠大;“不遷怒,不貳過(guò)”《論語(yǔ)·雍也》;等等。教師的品性是其教育成功的基礎,正所謂“善之所在,師之所在也”(陳文蔚《送周希顏序》)。

今天教師首先要做到不迷失自己,努力成為社會(huì )中的一股清流,以個(gè)人的性情良善、志趣端正引領(lǐng)社會(huì )風(fēng)氣。在日常工作中不把自己的情緒帶給學(xué)生,用健康積極的心態(tài)面對學(xué)生和工作,做到“行正度大,心虛氣靜”??傊?,教師要牢記“學(xué)為人師,行為世范”的為師準則,力爭用自己的人格魅力和豐富的學(xué)識素養引導孩子的向上向善,促進(jìn)社會(huì )的和諧進(jìn)步。

(四)樂(lè )教愛(ài)生,甘于奉獻

人類(lèi)社會(huì )有一種愛(ài)被稱(chēng)之為“教師之愛(ài)”,它是教師工作的基礎,是教育成功的源泉。教師之愛(ài)博大而有智慧,主要體現在以下幾方面:一是教師要愛(ài)他的教育對象,這種愛(ài)是超越父母之愛(ài)的理性之愛(ài),是建立在對每一個(gè)孩子前途著(zhù)想的公平之愛(ài),是針對每一個(gè)具體學(xué)生特點(diǎn)的智慧之愛(ài)。二是教師要對自己的工作盡心,不“欺心”,要認識到祖國的未來(lái)托付在教師身上,這是多么崇高且不敢辜負的使命。三是教師不僅要樂(lè )教,還要善教。教師要了解并尊重每一個(gè)孩子的興趣秉性,因材施教;要掌握教育的契機和尺度,做到“道而弗牽,強而弗抑,開(kāi)而弗達”(《禮記·學(xué)記》)。善教背后是正確的教育觀(guān)念,教師要通過(guò)廣泛的閱讀和思考,樹(shù)立正確的兒童觀(guān)、教育觀(guān)、學(xué)習觀(guān)。四是教師要有奉獻精神,奉獻不僅體現在把自己的時(shí)間和精力更多地投入到教育工作中,還要把自己的愛(ài)心、耐心奉獻給每一個(gè)學(xué)生,把自己的知識、技能、思想才華無(wú)條件地傳授給學(xué)生,盡己所能,促進(jìn)每一個(gè)學(xué)生的成長(cháng)。

(五)“敢探未發(fā)明的新理,敢入未開(kāi)化的邊疆”

教育工作的情境性、實(shí)踐性決定了教師工作的不可重復性、創(chuàng )新性。這就要求教師基于當下的目標,基于每一個(gè)學(xué)生的特點(diǎn),基于具體的情境實(shí)施有針對性、創(chuàng )新性的活動(dòng)。同時(shí),教育永遠是基于過(guò)去、當下且面向未來(lái)的工作。制度體系、教育教學(xué)模式的慣常性、沿襲性必然帶來(lái)其滯后性,要求教師對其進(jìn)行適時(shí)創(chuàng )新。作為教師要認識到在今天這個(gè)復雜和充滿(mǎn)不確定性的世界,創(chuàng )新是教育立于不敗之地的基礎。

創(chuàng )新意味著(zhù)打破舊有的習以為常的行為方式、知識體系,這不僅對教師自身的素質(zhì)、能力帶來(lái)挑戰,更可能會(huì )引發(fā)來(lái)自學(xué)校領(lǐng)導、家長(cháng)、社會(huì )人員的不認可甚至抵制。每一個(gè)時(shí)代的教育家都曾面臨各種困難。教師需要有“敢探未發(fā)明的新理,敢入未開(kāi)化的邊疆”的勇氣,勇往直前,在挑戰中創(chuàng )新,在創(chuàng )新中前進(jìn)。

(六)以博大胸懷,開(kāi)放包容的心態(tài),承擔起自身的責任與使命

教育是聯(lián)結學(xué)校與社會(huì )、歷史與現實(shí)、兒童與社會(huì )人的橋梁。教師的眼界、胸懷、格局直接影響著(zhù)學(xué)生看待世界的方式、胸襟和境界?!叭绶酃P,三尺講臺系國運;一顆丹心,一生秉燭鑄民魂?!苯處煈摪研⌒〉恼n堂與大大的世界聯(lián)結起來(lái),把學(xué)生今天的學(xué)習和明天的責任擔當聯(lián)結起來(lái),把自己對國家民族的責任和使命傳遞給學(xué)生,樹(shù)立“躬耕教壇、強國有我”的志向和抱負,把“愛(ài)國心、赤子情、民族魂”滲透在每一堂課、每一項教育教學(xué)的活動(dòng)中,在腳踏實(shí)地中踐行自身的責任與使命。教師也應帶著(zhù)開(kāi)放、包容的心,向世界各種文明汲取養料,帶著(zhù)豐富的學(xué)識和深入的思考,不斷探索鉆研實(shí)踐,從而推動(dòng)教育與社會(huì )的進(jìn)步。

總之,我們每一位教師要以歷史上的教育家為榜樣,以教育為終身服務(wù)之志業(yè),以自己的學(xué)識、智慧和遠見(jiàn),在今天和未來(lái),在現實(shí)和理想,在學(xué)校、家庭與社會(huì )中架構起堅實(shí)的橋梁。我們要從日常出發(fā),從自身出發(fā),努力促進(jìn)學(xué)生的成長(cháng)、社會(huì )進(jìn)步。我們要立足于教育但不局限于教育,站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和人類(lèi)社會(huì )文明進(jìn)步的角度審視、改良我們的教育。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教育學(xué))一般項目“我國當代中小學(xué)教學(xué)名師成長(cháng)的本土路徑與機制研究”(項目編號:BHA220118)的階段性成果

注釋?zhuān)?/span>

[1] 習近平致信全國優(yōu)秀教師代表強調大力弘揚教育家精神 為強國建設民族復興偉業(yè)作出新的更大貢獻 [N]. 人民日報,2023-09-1001.

[2] 習近平. 在紀念紅軍長(cháng)征勝利80周年大會(huì )上的講話(huà)[M]. 北京:人民出版社,20169.

[3] 鄭振鐸著(zhù). 民族文話(huà)[M]. 濟南:泰山出版社,202256.

[4] 匡亞明著(zhù). 孔子評傳[M]. 南京:南京大學(xué)出版社,1990296.

[5] 蔡元培著(zhù). 國學(xué)精神[M]. 北京:北京理工大學(xué)出版社,2020209.

[6] 呂靜,周谷平編. 陳鶴琴教育論著(zhù)選[M]. 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1994340.

[7] 蔡元培:清廉一生 砥礪德行[N]. 天津日報,2023-09-0410.

[8] 中國蔡元培研究會(huì )編. 蔡元培紀念集[M]. 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1998640.

[9] 許先利.陶行知因材施教教育思想探析[J]. 紹興師專(zhuān)學(xué)報,1993,(04):61-62+98.

[10] 于漪著(zhù);蘭保民編. 語(yǔ)文的尊嚴[M]. 太原:山西教育出版社,2014162.

[11] 馮友蘭著(zhù);趙復三譯. 中國哲學(xué)簡(jiǎn)史[M]. 北京:生活·讀書(shū)·新知三聯(lián)書(shū)店,201452-67.

[12] 匡亞明著(zhù). 孔子評傳[M]. 南京:南京大學(xué)出版社,1990298.

[13] 余慧娟,賴(lài)配根,李帆等. 人民教育家于漪[J]. 人民教育,201920):6-35.

[14] 于漪.于漪全集第21[M]. 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1837.

[15] VUCAvolatility(易變性),uncertainty(不確定性),complexity(復雜性),ambiguity(模糊性)的縮寫(xiě)。

胡艷、張璐瑤 作者胡艷系北京師范大學(xué)教育學(xué)部教授,張璐瑤系北京師范大學(xué)教育學(xué)部博士研究生)

《人民教育》2024年第5期,原題為《歷史長(cháng)河中的教育家及教育家精神》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guān)閱讀

最新發(fā)布
熱門(mén)標簽
點(diǎn)擊排行
熱點(diǎn)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版權所有,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