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檢索頁(yè)>當前

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大家讀經(jīng)典”暨世界讀書(shū)日特別策劃——教師如何閱讀經(jīng)典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4-22 作者:彭詩(shī)韻 來(lái)源: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

書(shū)籍浩如煙海,經(jīng)典則如滄海明珠。每一部經(jīng)典書(shū)籍,都猶如一棵枝繁葉茂的大樹(shù),樹(shù)上結出的果實(shí),是歷史的積淀,更是文化的結晶。

閱讀經(jīng)典,與作者交談;閱讀經(jīng)典,與時(shí)代對話(huà)。在世界讀書(shū)日到來(lái)之際,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正式啟動(dòng)“大家讀經(jīng)典”特別欄目,以幫助廣大師生們,在時(shí)間和精力都有限的當下,通過(guò)經(jīng)典書(shū)籍,實(shí)現高質(zhì)量閱讀。品味經(jīng)典,讓課堂教學(xué)氣韻生動(dòng);品味經(jīng)典,讓精神世界生機勃勃。

本期,讓我們跟隨《漢譯世界教育經(jīng)典叢書(shū)》和《大夏經(jīng)典文叢(20周年)》兩套書(shū)籍,打開(kāi)教育經(jīng)典的大門(mén),開(kāi)啟一場(chǎng)跨越時(shí)代的精神之旅。

【經(jīng)典·對談】

“讀書(shū)的最大功用,是幫我們遠離日常的喧囂與繁忙,擺脫‘拆彈式’的生活,讓我們有機會(huì )與名家一同走過(guò)一段旅程?!?/span>

教師為什么需要閱讀經(jīng)典?又該如何閱讀經(jīng)典書(shū)籍?我們邀請到北京師范大學(xué)教育學(xué)部副教授丁道勇來(lái)共同探討關(guān)于教育經(jīng)典的閱讀。

記者:閱讀與教育息息相關(guān),每年都會(huì )有大量的教育類(lèi)圖書(shū)面世,您認為什么樣的書(shū)籍能稱(chēng)之為“教育經(jīng)典”?

丁道勇:創(chuàng )造教育概念或教育理念的價(jià)值,絲毫不亞于創(chuàng )造科學(xué)技術(shù)的價(jià)值。如果我們讀書(shū)之前沒(méi)有意識到這一點(diǎn),但讀一本書(shū)之后我們意識到了,那么這本書(shū)就可以被稱(chēng)為“教育經(jīng)典”。概念和理念的創(chuàng )造,可以使模糊的感知變得明晰。舉例來(lái)說(shuō),我翻譯的《歐洲新學(xué)?!愤@本書(shū)中提到:“多么破落的校園、多么大的生師比、多么差的學(xué)生起始條件, 都可以在辦學(xué)上出成績(jì),甚至在教育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可以說(shuō),這本書(shū)報告的那些實(shí)驗學(xué)校提供了一個(gè)個(gè)歷史錨點(diǎn),可以幫助今天的教育者抵御各種“時(shí)尚做法”的侵擾。因此,這本書(shū)就可以被稱(chēng)為“教育經(jīng)典”。

記者:《漢譯世界教育經(jīng)典叢書(shū)》主要收錄了20世紀初葉以來(lái)在世界教育發(fā)展史上產(chǎn)生過(guò)重大影響的教育名著(zhù)叢書(shū),目前已經(jīng)出版了18種21冊。在參與這套書(shū)的翻譯出版工作過(guò)程中,您對“教育經(jīng)典”有什么新的認識?

丁道勇:我獲得的新認識主要分為兩個(gè)方面:一是對教育經(jīng)典的整體圖景有了新認識。教育經(jīng)典好似一套美麗畫(huà)卷,而每一部稱(chēng)得上教育經(jīng)典的圖書(shū)都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幀。只要我們用心閱讀體味它們,都會(huì )帶來(lái)不一樣的感受和收獲。二是對人教社出版教育經(jīng)典的流程有了新認識。人教社的編輯力量強大,編輯人員認真負責,他們對于這套書(shū)的貢獻是切切實(shí)實(shí)的。以《歐洲新學(xué)?!窞槔?,從最初決定翻譯開(kāi)始,到最終中文版上架,中間真是費了很大的心思,書(shū)里的每一句話(huà)都是斟酌、考慮過(guò)的。除了我的努力,也有參與這個(gè)出版項目的所有人員特別是各位編輯人員的努力。一本新書(shū),本來(lái)是不稀奇的。不過(guò),能在這套叢書(shū)里增加一個(gè)新品種,其實(shí)是挺不容易的。

記者:教師為什么要閱讀教育經(jīng)典?又該如何去選擇適合自己閱讀的教育經(jīng)典?

丁道勇:理由一:對于教師來(lái)說(shuō),平時(shí)教學(xué)工作比較繁忙,可專(zhuān)門(mén)用來(lái)閱讀的時(shí)間有限。因此,要格外珍惜自己有限的閱讀時(shí)間。與其匆匆閱讀十本泛泛之作,不如深入研讀一本經(jīng)典之作。我對于學(xué)生也有同樣的期待:與其說(shuō)淺嘗輒止,不如對某一個(gè)人物、某一個(gè)主題或者某一本書(shū)有深入了解?,F代人有很多途徑來(lái)消磨寶貴的閑暇時(shí)光,尤其近幾年,短視頻等新媒體逐漸盛行,極具吸引力,有時(shí)甚至令人難以自拔。因此,我們需要重視閱讀經(jīng)典。

理由二:部分教師對于教育理論比較陌生。部分教師的文章中會(huì )出現建構主義、多元智能、人本主義等名詞??墒?,這些名詞往往只是簡(jiǎn)單地羅列在那里,缺乏實(shí)質(zhì)性的闡釋和運用。為什么會(huì )這樣呢?或許是這些教師并不真的了解這些理論的來(lái)源,也并未真正嘗試運用這些理論。皮亞杰、羅杰斯、杜威、布魯納等雖然常常被教師提及,但是實(shí)際上教師依然覺(jué)得他們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教育經(jīng)典的選擇并不難。比如《外國教育名著(zhù)叢書(shū)》《漢譯世界教育經(jīng)典叢書(shū)》,花一些時(shí)間讀一讀布魯納、讀一讀皮亞杰、讀一讀杜威,一定有好處。不過(guò),讀這種書(shū)時(shí),心態(tài)要擺正。很多時(shí)候,這類(lèi)著(zhù)作難以直接應用于現實(shí)生活。但讀書(shū)的最大功用,是幫助我們遠離日常的喧囂與繁忙,擺脫“拆彈式”的生活,讓我們有機會(huì )與名家一同走過(guò)一段旅程。讀書(shū)追求的如果是立竿見(jiàn)影的效果,那是一定會(huì )失望的。長(cháng)遠來(lái)看,讀書(shū)多的人,有能力享受閱讀的人,始終是多了一段美好的時(shí)光。

記者:對于教師而言,讀經(jīng)典的一大困擾就是沒(méi)有時(shí)間。如何幫助教師在繁忙瑣碎的工作中靜下心來(lái)進(jìn)行經(jīng)典閱讀,您有哪些建議?

丁道勇:教師常常面臨著(zhù)忙碌的工作,沒(méi)有足夠的時(shí)間去閱讀書(shū)籍,這個(gè)問(wèn)題并沒(méi)有一種靈丹妙藥可以迅速解決。我只能分享一些個(gè)人的看法:不要把閱讀過(guò)分神圣化。喜愛(ài)讀書(shū)的,就去讀;不喜愛(ài)讀書(shū)的,也沒(méi)必要內疚?;蛟S,不經(jīng)常閱讀也不會(huì )對我們的生活造成太大影響。一名老師的水平高低并非與其閱讀量成正比。

近幾年,我經(jīng)常會(huì )在朋友圈分享閱讀的片段和感受,“曬書(shū)”成了我展現個(gè)人品位的方式。在日常的平淡生活中,通過(guò)“曬書(shū)”不僅可以樹(shù)立自己的形象,同時(shí)也成為一種督促自己閱讀的方式,這種做法能夠促使自己更多地閱讀。

記者:教師要把經(jīng)典書(shū)籍讀深讀透,從而進(jìn)一步指導教學(xué)實(shí)踐,您有哪些好的方法和建議?

丁道勇:沒(méi)有好的方法和建議。先讀起來(lái)吧。一方面,讀書(shū)就跟交朋友一樣,得看緣分。有些書(shū)籍可能確實(shí)無(wú)法與我們產(chǎn)生共鳴。另一方面,要明確讀書(shū)的目的不是為了直接應用。用一個(gè)比喻來(lái)說(shuō),好書(shū)就像一塊磨刀石,雖然磨刀石本身無(wú)法直接切菜,但它能讓菜刀變得更加鋒利。我們閱讀書(shū)籍時(shí),應該多一些理論思維、少一點(diǎn)實(shí)用思想。在我看來(lái),缺乏理論思維會(huì )對教育工作造成不利影響,許多一線(xiàn)教育工作者的成長(cháng)瓶頸可能就在這一點(diǎn)上。

【經(jīng)典·精讀】

“沒(méi)有教師的閱讀,就沒(méi)有學(xué)生的閱讀。教師只有把自己先變?yōu)樽x者,才能把學(xué)生變?yōu)樽x者。教師只有先把自己變?yōu)榻K身閱讀者,才能讓學(xué)生成為終身閱讀者,進(jìn)而成為終身學(xué)習者。

經(jīng)典書(shū)籍怎么讀?如何在經(jīng)典書(shū)籍的叢林中探索出一條屬于自己的精神成長(cháng)之路?我們邀請到中國教育學(xué)會(huì )副會(huì )長(cháng)、華東師范大學(xué)基礎教育改革與發(fā)展研究所所長(cháng),同時(shí)也是收錄在《大夏經(jīng)典文叢(20周年)》里的《重建教師的精神宇宙》一書(shū)的作者李政濤,為大家進(jìn)行解讀。

記者:《重建教師的精神宇宙》最早于2014年出版,當時(shí)是什么樣的契機促使您寫(xiě)《重建教師的精神宇宙》這本書(shū)?

李政濤:《重建教師的精神宇宙》是我在10年前寫(xiě)作出版和發(fā)表的。之所以寫(xiě)這本書(shū),有很多緣由。其中一個(gè)源頭,來(lái)自于我的經(jīng)歷和體驗。

多年前,我應邀參加一個(gè)地方辦的培訓班,接待我的培訓負責人就跟我“吐槽”,這次教師培訓讓她有點(diǎn)失望。她說(shuō):“我怎么看不到這些老師有好奇心呢?怎么感覺(jué)不到這些老師有讀書(shū)學(xué)習的熱情呢?他們都是當老師的呀!”她這番話(huà)給了我很大的觸動(dòng)。所以后面我才會(huì )經(jīng)常講,我們做教師的,天天在課堂上教孩子們要愛(ài)讀書(shū)愛(ài)學(xué)習,我們自己愛(ài)讀書(shū)愛(ài)學(xué)習嗎?這可能是一個(gè)非常需要我們警醒的現象。

教師是塑造孩子們的精神宇宙的,我們自己的精神宇宙怎么樣呢?有好奇心嗎?有學(xué)習的沖動(dòng)熱情嗎?我們的精神宇宙是有個(gè)性、有創(chuàng )造的、有活力的宇宙嗎?由此,引發(fā)了我寫(xiě)《重建教師的精神宇宙》這本書(shū),并且把它作為書(shū)名。

記者:10年過(guò)去了,作為作者,如今再來(lái)看這本書(shū),您還有什么新的思考?

李政濤:那肯定有的。新時(shí)代教育家精神關(guān)涉教師身與心、德與智、知識與能力、素質(zhì)與職能的全面發(fā)展,怎么把教育家精神和教師的精神宇宙連接起來(lái),把教育家精神作為當代教師精神宇宙非常重要。

近幾年來(lái),國家出臺的很多政策是和教育改革相關(guān)的。對課程教學(xué)改革和教師專(zhuān)業(yè)發(fā)展有了新的指引,也一定會(huì )影響到當代教師的精神宇宙的建構。

這些年來(lái),智能技術(shù)也不斷在迭代更新,對教師的精神宇宙重建也有很大的影響和挑戰。這挑戰首先在于,在“人師”之外出現了“機師”。智能教育機器人也承擔了教師的職責,發(fā)揮了教師的功能?!叭藥煛焙汀皺C師”共進(jìn)課堂,協(xié)同融合育人,這是一個(gè)巨大的挑戰。面對這一挑戰,教師怎么辦?教師的精神宇宙怎么辦?

新時(shí)代的教師要有數字化的教學(xué)素養。首先要有研究能力,研究數字化時(shí)代的學(xué)生,還要研究數字化時(shí)代的學(xué)習。這個(gè)時(shí)代的學(xué)習方式跟以往真的不一樣了,出現了移動(dòng)學(xué)習、泛在學(xué)習、碎片化學(xué)習、人機交互式學(xué)習等。AI時(shí)代的課程到底要教給孩子們什么樣的知識、什么樣的素養?與此相關(guān)的,就是AI時(shí)代教師的教學(xué)能力。其中一個(gè)具有時(shí)代典型特征的能力,就是雙師協(xié)同融合教學(xué)的能力。怎么和“機師”協(xié)同上課融合育人,是這個(gè)時(shí)代教師最重要的教學(xué)能力,而這些能力、素養一定會(huì )對教師的精神宇宙產(chǎn)生重大的沖擊,發(fā)生重要的變革。這是在A(yíng)I時(shí)代才有的對教師精神宇宙的沖擊,因此我們需要在A(yíng)I時(shí)代重建教師的精神宇宙。

記者:在教師重建精神宇宙的過(guò)程中,閱讀起著(zhù)什么樣的作用?在世界讀書(shū)日來(lái)臨之際,對教師有什么寄語(yǔ)?

李政濤:教師認識自身精神宇宙的基本方式是閱讀。在閱讀孩子的宇宙中閱讀自身,在對外部一切與教育有關(guān)的有字之書(shū)與無(wú)字之書(shū)的閱讀中返回自身宇宙的世界。教師宇宙世界中一切博大和豐富的誕生,一切生命的靈動(dòng)與生動(dòng),都有賴(lài)于具有高度、廣度和深度的閱讀。

沒(méi)有教師的閱讀,就沒(méi)有學(xué)生的閱讀。教師只有把自己先變?yōu)樽x者,才能把學(xué)生變?yōu)樽x者。教師只有先把自己變?yōu)榻K身閱讀者,才能讓學(xué)生成為終身閱讀者,進(jìn)而成為終身學(xué)習者。

【經(jīng)典·啟示】

“作為一線(xiàn)教師,我們要做教育經(jīng)典思想的追隨者,更要做創(chuàng )造性應用于中國教育的實(shí)踐者。

經(jīng)典如礦藏,每一次“挖掘”總有新發(fā)現和新驚喜。每一次勾勾畫(huà)畫(huà)、摘記標注,都是思想澄明的滿(mǎn)足,更是精神成長(cháng)的印記。一起來(lái)聽(tīng)聽(tīng)來(lái)自教育一線(xiàn)的校長(cháng)和教師們與經(jīng)典書(shū)籍的故事。

華東師范大學(xué)附屬浦東臨港小學(xué)校長(cháng)潘婷婷

我認為教育是以人為本的,要讀懂人、讀懂生活、讀懂孩子,除了實(shí)踐,還必須讀教育經(jīng)典,才能站得更高、走得更快。尤其是要有共讀的氛圍、諦讀的習慣以及創(chuàng )讀的自覺(jué)。獨走可速達,群行及更遠。共讀讓大家一起感悟與成長(cháng),體驗更豐富,課堂也更科學(xué)。諦讀可以學(xué)會(huì )質(zhì)疑,感悟真理。上學(xué)期,我們從陶行知先生“四顆糖”的故事中汲取靈感,形成了愛(ài)的課堂、學(xué)的課堂、創(chuàng )的課堂和大的課堂,構建起了“四課堂”的科學(xué)教育體系。這就是閱讀的價(jià)值。

然而,教育,更希望創(chuàng )讀。發(fā)展的動(dòng)力在于求變,未來(lái)不是我們想著(zhù)要去的地方,而是我們現在就要努力創(chuàng )造的地方。只有邊讀邊思、邊讀邊做才能覺(jué)察學(xué)生生命的律動(dòng),探尋個(gè)性化教育的創(chuàng )新。因此,作為華東師大教育集團的核心成員校,我們借助百校共讀聯(lián)盟,與更多的教育同行們攜手共讀教育經(jīng)典,共同創(chuàng )造教育的理想,理想的教育。

華東師范大學(xué)附屬浦東臨港小學(xué)教師屈莉:

教育經(jīng)典不僅是知識的寶庫,更是智慧的源泉。它們跨越時(shí)空,為我們提供了深刻的教育洞察和豐富的實(shí)踐經(jīng)驗。通過(guò)研讀教育經(jīng)典,我們能夠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汲取前人的智慧,為教育實(shí)踐注入新的活力。最近讀到李政濤教授《活在課堂里》一書(shū),他的觀(guān)點(diǎn)刷新了我對課堂的認識,讓我意識到課堂不僅是傳授知識的地方,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對教師的生命和學(xué)生的成長(cháng)而言,都有著(zhù)深遠的影響。我也開(kāi)始嘗試將這些理論和方法融入到教學(xué)當中,引導學(xué)生主動(dòng)思考探索知識,讓課堂真實(shí)發(fā)生,讓學(xué)習真實(shí)發(fā)生。

深圳市龍城高級中學(xué)教師羅明軍:

“漢譯世界教育經(jīng)典叢書(shū)”是人民教育出版社組織出版的一套教育名著(zhù)叢書(shū),收錄了《蘇霍姆林斯基教育智慧格言》《育人三部曲》《歐洲新學(xué)?!返冉逃?jīng)典作品。作為一線(xiàn)教師,應了解世界教育史上豐富多彩的教育思想和波瀾壯闊的教育實(shí)踐。這套叢書(shū)為我們應對時(shí)代變革提供了重要參考。蘇霍姆林斯基說(shuō):一個(gè)受過(guò)教育的人不應當單純地成為“起碼的生活資料”的獲得者。教師要有良好的求知欲和好奇心,始終保持對知識的興趣。不讓因循守舊、消極應付、缺乏熱情等不良現象在學(xué)校蔓延滋長(cháng)。正如蘇霍姆林斯基所說(shuō),教育經(jīng)驗的實(shí)質(zhì),在于教師每一年都有新的發(fā)現。

“漢譯世界教育經(jīng)典叢書(shū)”是充滿(mǎn)教育情懷與教育智慧的一套叢書(shū),是“活的”教育學(xué)工作手冊,常讀常新。這套叢書(shū)讓我們品味到經(jīng)典的魅力,感受到教育的力量。沒(méi)有也不可能有抽象的學(xué)生,作為一線(xiàn)教師,我們要做教育經(jīng)典思想的追隨者,更要做創(chuàng )造性應用于中國教育的實(shí)踐者。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guān)閱讀

最新發(fā)布
熱門(mén)標簽
點(diǎn)擊排行
熱點(diǎn)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版權所有,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