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檢索頁(yè)>當前

他們這些話(huà),讓人動(dòng)容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4-22 作者:趙彩琳 陳欣波 來(lái)源:新華社

世界讀書(shū)日|在看不見(jiàn)的世界里,讀書(shū)為他們點(diǎn)亮了燈

“讀書(shū)是我們的夢(mèng)想

雖然我們看不見(jiàn)

但我們一樣對知識充滿(mǎn)渴望

對未來(lái)憧憬向往……”

云南省昆明市盲啞學(xué)校的排練室內

一群盲生正在為即將到來(lái)的世界讀書(shū)日

排練朗誦節目

領(lǐng)誦的女孩張熙雯

是盲啞學(xué)校初一的學(xué)生

她讀的第一本盲文課外書(shū)

是《假如給我三天光明》

“海倫·凱勒

看不見(jiàn)、聽(tīng)不見(jiàn)

甚至曾經(jīng)無(wú)法開(kāi)口說(shuō)話(huà)

但通過(guò)自己的努力

她學(xué)會(huì )了五種語(yǔ)言

還成為優(yōu)秀的作家

她的精神一直激勵著(zhù)我

不向命運屈服”

張熙雯說(shuō)

排練隊伍中有個(gè)叫官寶明的男孩

提到愛(ài)讀的書(shū)

他激動(dòng)地分享了許多科幻推理類(lèi)小說(shuō)

“我常常會(huì )夢(mèng)到書(shū)里的情節

特別奇妙

書(shū)中的精彩畫(huà)面

也經(jīng)常在我腦海中‘上演’”

官寶明的夢(mèng)想也與“書(shū)”有關(guān)

“以后我想做一名小說(shuō)家

把內心各種有趣的想法

用小說(shuō)的形式表達出來(lái)”

在盲啞學(xué)校里

有間收藏了近7000冊盲文書(shū)的圖書(shū)室

這是張熙雯和官寶明最喜歡的地方

只要一有空

他們就會(huì )去圖書(shū)室讀書(shū)

Image

4月15日,昆明市盲啞學(xué)校的盲生們在學(xué)校圖書(shū)室閱讀盲文書(shū)。(新華社記者 陳欣波 攝)

在圖書(shū)室

記者遇到了同樣愛(ài)讀書(shū)的盲人教師彭斌

今年56歲的他已用盲文讀書(shū)44年

彭斌感慨地說(shuō)

“是讀書(shū)改變了我的命運”

關(guān)于讀書(shū)

彭斌回憶滿(mǎn)滿(mǎn)

上學(xué)時(shí)盲文書(shū)少、找書(shū)困難

后來(lái)中國盲文出版社

開(kāi)辦盲文讀物免費借閱業(yè)務(wù)

他成了最早的借閱者之一

“那時(shí)候每次可以借4本書(shū)

我都頂著(zhù)上限借

讀完了寄回去再借新的書(shū)

讀書(shū)時(shí)感覺(jué)時(shí)間過(guò)得很快

等書(shū)的過(guò)程則顯得格外漫長(cháng)”

Image

4月15日,昆明市盲啞學(xué)校教師彭斌在學(xué)校圖書(shū)室查找盲文書(shū)。(新華社記者 陳欣波 攝)

彭斌告訴記者

盲文對視障群體來(lái)說(shuō)

是能夠更全面、更完整、更系統

獲取信息的工具

學(xué)會(huì )盲文就等于擁有了一把

打開(kāi)知識大門(mén)的“鑰匙”

它是盲人精神世界的“盲杖”

科技的發(fā)展

為盲人提供了更加多元的閱讀方式

彭斌說(shuō)

“現在閱讀可方便了

我隨時(shí)隨地都能讀書(shū)”

除了傳統的盲文書(shū)

彭斌還會(huì )用各種聽(tīng)書(shū)軟件

并且學(xué)會(huì )了使用盲文閱讀點(diǎn)顯器

以6個(gè)凸起的圓點(diǎn)為基本結構的盲文

在不同的符形變化里

傳播著(zhù)知識

描繪著(zhù)世事

滌蕩著(zhù)心靈

指尖拂過(guò)

看不見(jiàn)的世界里

燈亮了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guān)閱讀

最新發(fā)布
熱門(mén)標簽
點(diǎn)擊排行
熱點(diǎn)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版權所有,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