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檢索頁(yè)>當前

教育幫扶“寧海模式”的當代啟示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5-16 作者:顧爾伙 來(lái)源: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中國民族教育》

摘要:“寧海模式”是江蘇海安對云南寧蒗的教育幫扶模式?!皩幒DJ健钡那爸脳l件是清晰認識自身特點(diǎn)的意識與主動(dòng)想發(fā)展的愿望、結構合理的教育幫扶團隊、能夠相互轉譯的“界面”或“媒介”?!皩幒DJ健笔峭ㄟ^(guò)“木材換人才”引進(jìn)建制群體、行動(dòng)者的聯(lián)動(dòng)形成集中優(yōu)勢、內外行動(dòng)者聯(lián)動(dòng)形成幫扶共同體效應等實(shí)現的?!皩幒DJ健睂π聲r(shí)代民族地區教育幫扶特別是“組團式”對口支援帶來(lái)了重要啟示,即“受幫扶方”要認識自身特點(diǎn),建立發(fā)展信心;“幫扶方”要加強內部團隊建設;提供雙方需要的“文化轉譯”平臺和制度政策等。

關(guān)鍵詞:“寧海模式”;教育幫扶;“組團式”對口支援


1988年,江蘇省海安縣和云南省寧蒗彝族自治縣兩地以“敢為人先”的智慧和膽略,開(kāi)創(chuàng )了具有示范意義的“寧海模式”?!皩幒DJ健遍_(kāi)創(chuàng )了民族地區教育幫扶的歷史先河,樹(shù)立了民族團結的一面旗幟,為民族地區“組團式”對口支援積累了寶貴的經(jīng)驗。本研究對“寧海模式”的前置條件及其實(shí)現方式進(jìn)行揭示,為新時(shí)代民族地區教育幫扶工作提供啟示。

教育幫扶“寧海模式”的前置條件

一是清晰認識自身特點(diǎn)的意識和主動(dòng)發(fā)展的愿望。1984年,寧蒗糧食畝產(chǎn)110公斤,農民人均收入106元。1986年,寧蒗被列為國家級貧困縣。當時(shí)有人用“山、少、偏、窮、特”5個(gè)字來(lái)概括寧蒗縣情。但從另一面來(lái)看:寧蒗俗稱(chēng)“小涼山”,地處橫斷山脈,地廣人稀,與四川大涼山地區隔著(zhù)金沙江,貯藏著(zhù)豐富的自然人文資源,特別是水能資源和森林資源。1988年,寧蒗縣域面積(6025平方千米)是海安(1184平方千米)的6倍,寧蒗人口(17.0116萬(wàn)人)卻不到海安(93.94萬(wàn)人)的五分之一。寧蒗縣委、縣政府在認真了解縣情的基礎上,認為貧困根源在教育,提出了“狠抓基礎設施建設、千方百計提高人的素質(zhì)”的治縣方針,把教育擺到了優(yōu)先發(fā)展的戰略地位。

二是派遣結構合理的教育幫扶團隊。1988年夏天,海安教育系統共有200多人提交了去寧蒗支教的申請報告,海安教育局負責篩選。篩選的基本要求是:大專(zhuān)以上文化水平、業(yè)績(jì)較好、身體健康,以年輕教師為主。依據這個(gè)要求,縣教育局最終篩選出35人,并進(jìn)行了為期一周的短訓。進(jìn)入寧蒗后,海安教育團隊提出“為寧蒗人民造福,為海安人民爭光”的口號??谔栆环矫媸购0步處煾惺艿骄眠`的光榮與崇高,另一方面也使大家深刻認識到肩上沉甸甸的責任和使命。在分管教學(xué)副校長(cháng)的引領(lǐng)下,團隊進(jìn)行了內部力量建設,以形成真正有戰斗力的團隊。

三是雙方具備能夠相互轉譯的“界面”或“媒介”。首先,木材成為雙方合作的媒介。當時(shí)木材是和鋼材、煤炭一樣緊俏的物資。寧蒗縣木材資源豐富,而海安木材資源特別緊缺。其次,從教育發(fā)展來(lái)說(shuō),海安屬于教育強縣,寧蒗屬于教育弱縣。寧蒗中考平均分比周邊兄弟縣市整整低了100分,高考靠民族加分政策也難有人考上大學(xué)本科。海安在教育方面有絕對優(yōu)勢。當時(shí)有這么一種說(shuō)法:“全國教育看浙江,浙江教育看海安”。因此,兩地自然資源和教育資源雖然差異大,但剛好可以形成優(yōu)勢互補,這為雙方合作奠定了基礎。

教育幫扶“寧海模式”的實(shí)現方式

通過(guò)“木材換人才”引進(jìn)優(yōu)秀人才。針對師資力量十分緊缺的實(shí)際,寧蒗縣委、縣政府采取不要戶(hù)口、不要檔案、不要工資關(guān)系證明的“三不要”,“農轉非”,家屬安排工作等優(yōu)惠政策,前后引進(jìn)了30多位大專(zhuān)以上學(xué)歷的教師。好教師是稀缺資源,寧蒗以轉戶(hù)口、加工資為條件,吸引外地人才。但是,零星引進(jìn)人才效果有限,同質(zhì)化現象嚴重。在此基礎上,1987年9月,寧蒗縣委書(shū)記阿蘇大嶺率團赴沿海地區考察。在考察過(guò)程中,對浙江海安教育表現出極大興趣。1988年4月28日,海安和寧蒗正式簽訂教育合作協(xié)議。按協(xié)議,由寧蒗提供辦學(xué)設施、經(jīng)費和較為優(yōu)惠的待遇,由江蘇海安派遣教師和校長(cháng),5年一輪換,10年一周期,共同創(chuàng )辦“寧海中學(xué)”。海安出臺激勵政策:抽調教師去小涼山寧蒗,公辦教師可以上浮一級工資,給家屬轉戶(hù)口;民辦教師轉為公辦教師。轉戶(hù)口和轉公辦,這在當時(shí)有著(zhù)很大的吸引力。

通過(guò)行動(dòng)者的聯(lián)動(dòng)形成集中優(yōu)勢。一是強有力的生活保障。寧海中學(xué)的教學(xué)和校務(wù)工作全部交給海安方面負責,寧蒗方面提供后勤保障。支教工作開(kāi)展初期,教師們住著(zhù)用木板隔開(kāi)的簡(jiǎn)易宿舍,喝著(zhù)用塑料管從山上接來(lái)的渾泥水,還常常因變壓器跳閘沒(méi)電而影響教學(xué)工作……這些現實(shí)情況,在當地人眼里也許算不上問(wèn)題,但在支教者眼里就成為“邁不過(guò)去的坎”。在這種情況下,寧蒗縣政府作出決定,特事特辦??h委領(lǐng)導承諾:縣委縣政府機關(guān)可以斷電,寧海中學(xué)不能斷電。最讓海安教師感動(dòng)的是新修的學(xué)校由縣政府撥專(zhuān)款,架設起一臺大功率變壓器,跟縣人民醫院共用一條供電線(xiàn)路。二是教育教學(xué)管理上的協(xié)作。時(shí)任寧海中學(xué)校長(cháng)梅德潤是海安教師的領(lǐng)隊,破格增補進(jìn)縣人大常委會(huì )。對海安教師最了解的是時(shí)任寧蒗縣教育局局長(cháng)金克魯史。金克擔任寧海中學(xué)的名譽(yù)校長(cháng),三天兩頭就往寧海中學(xué)跑。剛開(kāi)始金克也擔心,“雖然這批海安教師教學(xué)技術(shù)不錯,但能不能鎮住這些野孩子?”他一個(gè)教室一個(gè)教室聽(tīng)課“摸底”。熬過(guò)開(kāi)學(xué)季,發(fā)現海安教師的好辦法挺多,他終于放心了。三是教育幫扶團隊內部凝聚。海安教師剛到寧海中學(xué),除了生活的不適應,面臨的另一大問(wèn)題是人心的聚攏。30多名教師,來(lái)自海安30多所學(xué)校,這是一支雜牌軍,還沒(méi)有形成團隊。副校長(cháng)劉效寧、教導主任景寶明在寧海的時(shí)候就是業(yè)務(wù)骨干,二位挺身而出,擔負起寧海中學(xué)的教學(xué)組織工作。

通過(guò)協(xié)同合作產(chǎn)生幫扶共同體效應。只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截至2020年,“寧海模式”為寧蒗培養合格的初、高中畢業(yè)生兩萬(wàn)多名,輸送大學(xué)生、中專(zhuān)生1萬(wàn)多名,幫助寧蒗從教育弱縣一躍跨入全國民族教育先進(jìn)縣行列。正如金克魯史曾在全縣教育工作會(huì )議上所說(shuō)的,海安的教師早上起得最早,晚上睡得最晚,他們改變了我們的時(shí)間觀(guān)念,早上把寧蒗的時(shí)鐘往前撥了兩個(gè)小時(shí),晚上把寧蒗的時(shí)間往后撥了兩個(gè)小時(shí)??h委書(shū)記阿蘇大嶺在全縣干部會(huì )議上也曾表示:“我們和海安合作辦學(xué),一年就取得了成效,海安教師是我們寧蒗12個(gè)民族的親人,是我們孩子的舅舅,是我們各族人民的舅舅!”“舅舅”這個(gè)稱(chēng)謂可不一般。在寧蒗縣域少數民族習俗里,“天大地大,舅舅最大”,過(guò)年豬頭要送舅舅,結婚禮金要給舅舅。

為了盡快適應寧蒗當地的教學(xué)實(shí)際,海安教育團隊邊教學(xué)、邊探索,總結出一套切合實(shí)際的教學(xué)方法,即“五個(gè)一點(diǎn)”“五個(gè)上”?!拔鍌€(gè)一點(diǎn)”是指上課講話(huà)慢一點(diǎn)、黑板書(shū)寫(xiě)多一點(diǎn)、課堂容量少一點(diǎn)、爬坡幅度小一點(diǎn)、教學(xué)效果好一點(diǎn)?!拔鍌€(gè)上”是指功夫下在備課上、效果出在課堂上、平衡出在輔導上、成績(jì)出在訓練上、宗旨落在育人上。這種教學(xué)方法觸發(fā)了寧蒗縣教育系統加快改革,推動(dòng)競爭,帶動(dòng)其他學(xué)校在教育與管理各方面發(fā)生深刻變化。

目前,經(jīng)過(guò)36年的發(fā)展,寧蒗縣從一個(gè)國家級貧困縣,一個(gè)經(jīng)濟文化落后、教育起步晚的少數民族聚居縣,發(fā)展成為一個(gè)辦學(xué)效益、教育質(zhì)量顯著(zhù)提高并迅速帶動(dòng)當地經(jīng)濟發(fā)展和社會(huì )進(jìn)步的教育先進(jìn)縣,真正實(shí)現了教育的跨越式發(fā)展。在教育幫扶隊伍的引領(lǐng)下,形成了“敢為人先、知難而進(jìn)、敬業(yè)愛(ài)崗、無(wú)私奉獻、團結合作、爭創(chuàng )一流”的寧海精神。36年來(lái),教育幫扶改變的不僅僅是教育,還有文化生態(tài),以及社會(huì )人才的累積。更為可喜的是,越來(lái)越多的寧蒗學(xué)子選擇回到家鄉參與教育事業(yè),幫助更多的孩子走出大山,走向世界??梢哉f(shuō),寧蒗教育進(jìn)入了良性循環(huán)。

“寧海模式”對新時(shí)代民族地區教育幫扶的啟示

早在1996年,張詩(shī)亞先生在考察大涼山后提出建議:“我們已經(jīng)吃夠了急功近利的經(jīng)濟發(fā)展模式的苦頭, 要想繞過(guò)教育發(fā)展而去尋求‘短、平、快’的經(jīng)濟發(fā)展是不可能的, 也被實(shí)踐證明是行不通的。那么我們?yōu)槭裁床焕侠蠈?shí)實(shí)地按照生產(chǎn)力發(fā)展的優(yōu)先率,改弦更張, 嘗試一下以教育發(fā)展來(lái)推動(dòng)生產(chǎn)力發(fā)展的新模式呢?”[1]當前國家正在推行“組團式”對口支援、省部共建等幫扶模式,但是在實(shí)踐中也存在一定的問(wèn)題,比如“受幫扶方”面臨內生動(dòng)力不足、被動(dòng)接受等現實(shí),“幫扶方”也存在融入難、積極性不足等問(wèn)題。在此背景下,“寧海模式”無(wú)疑給新時(shí)代民族地區教育幫扶,特別是“組團式”對口支援帶來(lái)了重要啟示。

首先,民族地區本地“受幫扶方”要積極主動(dòng)、克服自卑心理,認識自身特點(diǎn),找準自己定位,建立起教育發(fā)展的信心。其次,外來(lái)的“幫扶方”本身也需要加強內部團隊建設,真正形成有戰斗力的組織?!按蜩F還需自身硬”,只有形成完整飽滿(mǎn)的“文化基因”,才能在民族地區“開(kāi)花結果”。再次,雙方政府要協(xié)同工作,提供“文化轉譯”平臺和制度政策支持。新時(shí)代的教育幫扶在繼續秉持“對教育進(jìn)行幫扶”的同時(shí),也要“通過(guò)教育進(jìn)行幫扶”。盡可能考慮幫扶雙方的需求,供需匹配,優(yōu)勢互補,通過(guò)共同創(chuàng )造達到“雙贏(yíng)”。這樣民族地區教育幫扶工作才能取得應有的效果,達到持續健康發(fā)展的目標。

參考文獻:

[1]張詩(shī)亞,廖伯琴. 從惡性循環(huán)到良性循環(huán)的轉折——涼山州普格縣農技校的啟示 [J]. 烏魯木齊職業(yè)大學(xué)學(xué)報,1996,(4).

(作者系四川師范大學(xué)教育科學(xué)學(xué)院副教授)

? 本文系四川省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研究基地彝族文化研究中心項目:新時(shí)代涼山彝族地區義務(wù)教育發(fā)展機制研究(項目編號:YZWH1901)的研究成果。

《中國民族教育》2024年第5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guān)閱讀

最新發(fā)布
熱門(mén)標簽
點(diǎn)擊排行
熱點(diǎn)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版權所有,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