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檢索頁(yè)>當前

構建具有中國特色的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體系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12 作者:陳炳君 來(lái)源: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神州學(xué)人》

作為21世紀“強有力”和“有價(jià)值”的大學(xué)生核心素養和必備能力,全球勝任力(Global Competence)已成為國際組織和世界各國發(fā)展教育和人才培養的目標選擇。

習近平總書(shū)記提出共建“一帶一路”倡議和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理念,形成了以共同價(jià)值、共生理念、全局發(fā)展等為基礎的新全球化構想。然而,在推進(jìn)新全球化構想過(guò)程中仍面臨諸多困難。其中,具備全球勝任力的新型國際化人才嚴重匱乏是最直接和突出的問(wèn)題之一。加強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工作,做大國際組織人才“蓄水池”,可以夯實(shí)國際化人才基礎,在國際競爭中爭取主動(dòng)。

立足現實(shí)、面向未來(lái),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要與現實(shí)國情相結合,一方面要加強戰略設計,建立具有本土適應性的全球勝任力理論體系;另一方面,要將具有特色的工作經(jīng)驗轉化為可供參考、具有較強操作性的實(shí)踐模式,以便系統推進(jìn)全球勝任力培養工作。

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的邏輯方向

全球勝任力起源于西方社會(huì ),經(jīng)濟合作與發(fā)展組織(OECD)將全球勝任力作為學(xué)生評估手段并納入國際學(xué)生評估項目(PISA)測試以來(lái),在世界范圍內持續引發(fā)熱潮并廣為傳播。然而,通過(guò)分析發(fā)現,圍繞以西方為中心的全球勝任力培養理念所設計的國際化人才培養模式,很難完整地呈現我國全球勝任力培養的價(jià)值主張和育人目標,無(wú)法滿(mǎn)足我國參與全球治理和國際事務(wù)的人才需求。我國將提升全球勝任力作為人才培養目標,既要吸收和借鑒國際教育界的研究成果,更離不開(kāi)本土的自主探索,形成中國主張和特色。

首先,捍衛社會(huì )主義核心價(jià)值觀(guān)是全球勝任力培養的本質(zhì)要求。

社會(huì )主義核心價(jià)值觀(guān)作為中國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人民經(jīng)過(guò)長(cháng)期實(shí)踐鍛造形成的思想文化成果精華,是培養大學(xué)生正確價(jià)值觀(guān)最寶貴的資源。我國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具有為社會(huì )主義培養建設者和接班人的教育屬性,因此必須在多元價(jià)值觀(guān)中確立社會(huì )主義核心價(jià)值觀(guān)的主導地位。在引導學(xué)生尊重不同政治文明及文化多樣性的同時(shí),要通過(guò)豐富多彩的價(jià)值圖景,深化他們對社會(huì )主義核心價(jià)值觀(guān)的認識,使其真正做到內化于心、外化于行,成為根植于基因和血脈的個(gè)性品質(zhì)。

其次,主張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共同價(jià)值”是全球勝任力培養的時(shí)代特征。

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共同價(jià)值”以尊重不同國家、不同民族的價(jià)值為前提,其主張的共同性是建立在價(jià)值多樣性、文化多元性基礎之上的,超越了狹隘的主權國家價(jià)值,與西方所謂的“普世價(jià)值”有著(zhù)本質(zhì)區別。全球勝任力所蘊含的“尊重”“理解”“全球責任與擔當”等態(tài)度和價(jià)值觀(guān)恰恰回應了對共同價(jià)值的追求。新時(shí)代背景下,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必然會(huì )直接面臨“西方中心論”的系統沖擊,厘清“普世價(jià)值”與我國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視域下“共同價(jià)值”沖突帶來(lái)的困惑,對于激濁揚清,幫助大學(xué)生樹(shù)立正確人生觀(guān)、價(jià)值觀(guān)具有重要意義。

最后,彰顯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是全球勝任力培養的根基脈絡(luò )。

當今世界,全球化使國家和民族之間相互交融。然而,差異與共識彼此依存、相互影響,人類(lèi)要實(shí)現和平發(fā)展、和諧共生,需要在多元差異的價(jià)值中尋求共識。人們在解決價(jià)值沖突的時(shí)候,要擯棄“道不同不相為謀”的慣性思維,將“價(jià)值認異”和“價(jià)值認同”作為尋求共識的手段和方式。儒家所倡導的“和”文化,主張不同事物相互交融、協(xié)調統一,所蘊含的“和而不同”的理念,“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處世之道,為處理不同文化之間的矛盾沖突,實(shí)現和諧共生提供了遵循。全球勝任力培養需要加強大學(xué)生“和而不同”精神的培植,推動(dòng)大學(xué)生提升全球意識并尊重文化差異。

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的目標取向

一般來(lái)說(shuō),人才培養服務(wù)于教育宗旨和育人目標,體現在育人的價(jià)值上。作為全球眾多國家普遍公認的人才培養模式,全球勝任力培養的目標設定應有助于大學(xué)生開(kāi)闊胸襟和眼界,了解世界的多元性和多樣性,以及豐富知識和素養結構。

第一,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的價(jià)值取向。

全球勝任力培養不僅是新時(shí)代賦予高校人才培養的新內涵、新任務(wù),也是幫助大學(xué)生拓展全球視野、提升國際競爭力的客觀(guān)要求,因此既應遵循國家對教育立德樹(shù)人的普遍要求,又要努力實(shí)現作為“勝任力”教育的特殊目標。

首先,立德樹(shù)人是全球勝任力培養的根本任務(wù)。全球勝任力培養被視為終身的、在世界日常交往過(guò)程中塑造個(gè)人道德的過(guò)程。從這個(gè)意義上講,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與高校立德樹(shù)人、培養社會(huì )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在目標上是一致的。全球勝任力培養幫助學(xué)生拓展全球視野、形成高度的社會(huì )責任感,以獨特的教育方式提升大學(xué)生的政治素養和道德品質(zhì)。同時(shí),全球勝任力培養還具有隱性教育和養成教育的優(yōu)勢,在培養過(guò)程中會(huì )涉及廣泛的多學(xué)科知識和深厚的人文精神,有利于幫助大學(xué)生樹(shù)立正確的價(jià)值取向,成為政治站位高、思想品德正、勝任能力強的新型高素質(zhì)人才。

其次,實(shí)現大學(xué)生“人的全面發(fā)展”是全球勝任力培養的普遍目標。全球勝任力是21世紀學(xué)生必備的核心素養之一,理應成為從基礎教育到高等教育的核心使命。從馬克思主義“人的全面發(fā)展”歷史規律來(lái)看,個(gè)人素質(zhì)培養要結合時(shí)代背景,當代大學(xué)生培養特別需要拓展其全球視野,幫助其實(shí)現知識結構、跨文化溝通能力、異文化環(huán)境適應能力等和諧而全面的發(fā)展。這也是高校適應新時(shí)代人才素質(zhì)結構需求變化,履行立德樹(shù)人,為黨育人、為國育才神圣使命的重要抓手和著(zhù)力點(diǎn)。

再次,服務(wù)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和全球治理是全球勝任力培養的終極依歸。我國推動(dòng)以建設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理念為核心的新全球化進(jìn)程,迫切需要大量具備全球勝任力的新型國際化人才。全球勝任力培養,著(zhù)眼點(diǎn)在“全球”,著(zhù)力點(diǎn)在“勝任”,根本目的是為推動(dòng)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而培養具有全球勝任力的國際化人才。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的最高目標,就是要培養大批能夠參與全球治理和國際事務(wù),能夠在國際舞臺上發(fā)出中國聲音的高層次人才,以服務(wù)于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理念,響應“一帶一路”倡議等。為滿(mǎn)足全球治理和參與國際事務(wù)的需要,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要以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為目標完善全球勝任力培養模式,培養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理念下的創(chuàng )新型、領(lǐng)導型人才,而并非僅有專(zhuān)業(yè)能力的技能型人才。

第二,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的一般原則。

全球勝任力培養目標優(yōu)化的原則,是高校國際化人才培養以及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成功經(jīng)驗的總結,體現著(zhù)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實(shí)踐過(guò)程中應遵循的一般規律。

首先,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要堅持普遍素養與特殊培養相結合的原則。

從全球勝任力培養的目標設定來(lái)看,既有基于學(xué)生普遍素養的“人的全面發(fā)展”的教育需要,也有服務(wù)國家戰略的“特殊人才”培養需求。作為21世紀的大學(xué)生,無(wú)疑需要具備一定的全球視野和世界眼光,但從現實(shí)來(lái)看,并非需要每個(gè)學(xué)生畢業(yè)后都去參與全球事務(wù)和國際競爭,且高校的國際化資源供給也不可能滿(mǎn)足每個(gè)學(xué)生“特殊培養”的需要。因此基于理想與現實(shí),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應該堅持普遍素養和特殊培養相結合的原則。

在當代教育中,一些學(xué)者基于教育目的和人的價(jià)值關(guān)系,提出了“全人發(fā)展”(Whole Person Development)的教育理念,這一理念與我國正大力倡導的素質(zhì)教育理念相一致。全球勝任力培養同樣重在“育”素質(zhì)而非“教”知識,根本目的是將不同學(xué)科的知識融會(huì )貫通,優(yōu)化學(xué)生的素質(zhì)結構,使學(xué)生在全球化背景下具備更強的獨立思考和跨文化溝通能力。

新時(shí)代背景下,國際形勢日趨復雜,大國間經(jīng)貿、科技、政治等各領(lǐng)域的競爭更加激烈,通過(guò)全球性和區域性國際組織參與全球治理和國際事務(wù)的重要性日益凸顯。由于我國在國際組織中的職員數量偏少,特別是擔任高級別職務(wù)者寥寥無(wú)幾,以至于在國際規則制定和修改中難以發(fā)揮主導作用,在國際舞臺上缺乏應有的話(huà)語(yǔ)權。一般來(lái)講,除具備扎實(shí)的外語(yǔ)水平和專(zhuān)業(yè)知識外,國際組織或全球治理人才還應具備全球視野和家國情懷,了解全球性議題,熟悉國際規則和禮儀,尊重多元文明和文化,掌握出色的跨文化交流和溝通技能等。由于國際組織人才培養具有明確的目標指向性和針對性,傳統人才培養模式已無(wú)法滿(mǎn)足國際組織人才培養的現實(shí)需要。

其次,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要兼顧全球化與本土化的原則。

日益增強的全球化趨勢和由此產(chǎn)生的人類(lèi)共同利益,外化在人類(lèi)面對共同的生存發(fā)展問(wèn)題上,促使人類(lèi)社會(huì )要從全球視角思考自身安全和命運問(wèn)題,而人類(lèi)的共同人性、理性、邏輯思維法則和價(jià)值認同,是解決當前全球范圍內公共問(wèn)題和道德危機的可能前提。全球勝任力是適應未來(lái)復雜多變社會(huì )生活的一種品質(zhì),倡導各個(gè)個(gè)體意識到自己作為全球一員的角色和道德責任。

但全球勝任力作為一個(gè)“舶來(lái)品”,在推動(dòng)相關(guān)教育工作時(shí),需要考慮其是否適應于我國人才培養的需要,這直接關(guān)系到我國開(kāi)展全球勝任力培養的合理性。從這個(gè)意義上說(shuō),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要堅持本土性原則,需要從概念、價(jià)值判斷、內容選取、評價(jià)標準等方面,進(jìn)行選擇、批判、整合與再創(chuàng )。

再次,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要注重開(kāi)放性和實(shí)踐性的原則。

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要實(shí)現由教到學(xué)、由知識到能力的轉變,這就要求一方面應注重課程教學(xué)的開(kāi)放性,建立以學(xué)生為中心的教學(xué)模式,另一方面,要重視學(xué)生國(境)外交流的實(shí)踐導向,提高學(xué)生的跨文化交流等綜合能力。

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應秉持大課程意識,堅持開(kāi)放性原則。一是課程資源的開(kāi)放性。面對全球化、知識經(jīng)濟、信息時(shí)代等新的世界環(huán)境,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的課程資源要體現時(shí)代性,不僅應密切注意全球化發(fā)展的新趨勢,而且要關(guān)注新時(shí)代背景下對大學(xué)生素質(zhì)提出的新要求。當前,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課程資源還很匱乏,因此在設置課程時(shí)要保持開(kāi)放性,一方面要汲取國內外最新的理論研究成果,另一方面要協(xié)同國內外高校共同開(kāi)發(fā)課程、共享資源,以便根據人才培養需要及時(shí)調整課程結構。二是教學(xué)過(guò)程的靈活性。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要因勢利導、因時(shí)而導,采取開(kāi)放式教學(xué)方式,實(shí)現由“單向知識灌輸”向“集體研究討論”轉變,培養學(xué)生對全球議題的獨立辨析和見(jiàn)解能力,注重培養學(xué)生的溝通和表達技能。三是效果評價(jià)的多元性。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課程評價(jià)應堅持多元性原則,如評價(jià)的主體可以是教師、同學(xué)、學(xué)生本人或相關(guān)部門(mén)等,評價(jià)的內容可以是知識的掌握、外顯行為與內在特質(zhì)的關(guān)系等,以便及時(shí)了解學(xué)生學(xué)習效果并相應地調整教學(xué)內容。

從全球勝任力的框架維度可以看出,它是集“認知-實(shí)踐-情感”于一體的人才培養模式。因此,其培養目標應脫離重理論知識、輕實(shí)踐能力的傳統思維,更不能忽略情感態(tài)度及價(jià)值觀(guān)方面的教育,這樣才能保證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水平提升的實(shí)用性和全面性。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的實(shí)踐性原則,主要體現在鮮明的人才培養目標取向上,即培養具有全球勝任力的精英,目的在于服務(wù)我國參與全球治理及國際組織的人才需要。在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過(guò)程中,知識傳授是基礎,關(guān)鍵是如何把全球化知識有效地轉化為學(xué)生的跨文化交往、分析和解決問(wèn)題等核心能力。其中,用實(shí)踐檢驗知識、汲取知識再進(jìn)行實(shí)踐的循環(huán)方式和實(shí)現過(guò)程,是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不可或缺的環(huán)節。

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的培養路徑

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在國際化進(jìn)程中體現了人才培養的更高標準,高校國際化也因立足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而獲得前所未有的動(dòng)力。兩者相互促進(jìn)、互為推力,融入高校人才培養的全過(guò)程。在當前復雜的國際形勢等多重因素疊加影響下,高校必須調整國際化人才培養模式,以更好服務(wù)全球化人才培養需要。

第一,以課程為核心的“在地國際化”是實(shí)現全球勝任力培養的基本途徑。

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課程是實(shí)現全球勝任力培養理念和目標的主要路徑與做法,關(guān)系到理想和現實(shí)的轉換程度。如果對教育理念的理解不同,就可能導致所構建的課程模式、要素和形態(tài)等存在差異。由于“在地國際化”具有覆蓋面廣、性?xún)r(jià)比高、惠及全體學(xué)生等優(yōu)勢,對以課堂教學(xué)為核心的課程體系進(jìn)行辨析,將對全球勝任力培養起到關(guān)鍵作用。

課程構建的思路。任何課程都是價(jià)值負載的,實(shí)現人才培養目標要以知識為載體。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需要在課程設置中增加國際維度,幫助學(xué)生拓展全球視野,關(guān)注世界熱點(diǎn)和全球性議題,培養學(xué)生的跨文化溝通能力和技巧,以及對不同文化尊重、欣賞的態(tài)度。全球勝任力培養要注重知識的針對性,這直接影響著(zhù)知識向能力和素質(zhì)的轉化,以及全球勝任力的發(fā)展程度。首先,要優(yōu)化課程結構。課程結構強調根據全球勝任力培養的理念及目標對課程進(jìn)行專(zhuān)門(mén)設計,向學(xué)生提供必須掌握的核心知識內容。其次,要打破學(xué)科界限。從廣義上講,幾乎所有課程,如語(yǔ)言、政治、歷史、地理、科學(xué)及社會(huì )等,都可以承載全球勝任力培養。只通過(guò)單一學(xué)科處理具有全球意義的問(wèn)題往往是難以實(shí)現的,如全球沖突、經(jīng)濟可持續發(fā)展、生態(tài)保護、人口增長(cháng)、文化認同和多樣性等主題,因而需要跨學(xué)科融合滲透,以凝聚課程合力。再次,要提高雙語(yǔ)課程比例。語(yǔ)言知識和高水平語(yǔ)言技能對于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是必不可少的。外語(yǔ)能力的高低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了人才的國際化水平,雙語(yǔ)課程也是推進(jìn)人才培養國際化的重要途徑。

課程構建的形式。不可否認,課程與知識之間存在密切關(guān)聯(lián),課程對知識的篩選、分配、傳播以及發(fā)展具有重要作用。學(xué)科作為構建的知識體系和思維工具,可以幫助學(xué)生解釋現象、理解世界、解決問(wèn)題。不同學(xué)科,如政治、環(huán)境、歷史、經(jīng)濟等,關(guān)照了全球勝任力的不同維度,為解釋世界和理解世界提供了強大的視角。然而,提升全球勝任力不僅僅是獲得信息量的問(wèn)題,需要學(xué)生從中獲取理解特定情境、揭示全球現象和辨析國際關(guān)系的能力,為付諸行動(dòng)打下基礎。因此,跨學(xué)科綜合性課程在全球勝任力培養方面的價(jià)值也日益凸顯。高校要敢于打破原有的專(zhuān)業(yè)壁壘,鼓勵學(xué)科交叉融合,形式多樣地開(kāi)設全球勝任力課程,既可以通過(guò)設計獨立的課程或課程群來(lái)實(shí)現,也可以整合到不同的學(xué)科課程之中。

課程構建的方式。課程國際化不單單是知識共享的重要形式,也是國家之間文化交流、思想碰撞、價(jià)值取向等深層次的傳遞和互動(dòng)。加拿大學(xué)者喬斯·貝倫(Jos Beelen)認為,課程國際化從某種意義上可以等同于在地國際化,包括“正式”和“非正式”課程。許多學(xué)者也將國際化課程分為顯性課程和隱性課程,其中隱性課程與非正式課程對應,指除正式課程(課堂教學(xué))外的其他有利于多元文化氛圍和國際化校園環(huán)境構建的形式。

首先,正式課程是全球勝任力培養的主要途徑,但必須置于新的時(shí)代背景下,賦予新的時(shí)代內涵,并優(yōu)化和完善課程實(shí)施模式。高??梢栽趦?yōu)勢學(xué)科中選擇涉外和急需專(zhuān)業(yè)進(jìn)行“專(zhuān)業(yè)知識+外語(yǔ)能力+全球勝任力”的培訓,或開(kāi)設全球勝任力課程模塊或輔修專(zhuān)業(yè)供學(xué)生選修,或將“全球勝任力”“跨文化能力”等核心素養納入學(xué)校人才培養體系,更大范圍提升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其次,基于校園環(huán)境構建的非正式課程或活動(dòng),如國際學(xué)術(shù)講座、國際學(xué)術(shù)論壇等,可以營(yíng)造良好的國際化氛圍,對于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再次,高校要充分利用現代信息技術(shù)突破物理空間和人員流動(dòng)的限制,通過(guò)“在線(xiàn)教育”“網(wǎng)絡(luò )資源”“線(xiàn)上線(xiàn)下相結合”等在地國際化方式擴展教學(xué)時(shí)空,探索國際化人才培養的新形態(tài),形成具有特色的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新常態(tài)”。

第二,以學(xué)生國(境)外交流為主要途徑的實(shí)踐活動(dòng)是強化全球勝任力培養的必要支撐。

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是以促進(jìn)大學(xué)生全面發(fā)展為己任的開(kāi)放式教育,而不是拘泥于學(xué)校圍墻內的封閉式教育。為了使學(xué)生全面了解并適應當前迅猛的社會(huì )變革和激烈的國際競爭,除了通過(guò)全球勝任力培養課程來(lái)傳授全球化知識、樹(shù)立國際化意識之外,還需要通過(guò)參與國際國內各類(lèi)實(shí)踐活動(dòng)幫助其提升全球化技能。

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的跨境實(shí)踐活動(dòng)是將全球化知識和實(shí)踐進(jìn)行融合統一的主要方式,具有不可替代的優(yōu)勢。學(xué)生通過(guò)國(境)外交流可以獲得較好的沉浸式跨文化體驗,從中感悟和反思,使知識內化形成能力素養,最終具備全球勝任力和國際競爭力。

在我國高校國際化實(shí)踐中,學(xué)生國(境)外交流項目繁多,可以分為一般意義的國際化教育實(shí)踐項目和針對性的國際組織“學(xué)習+實(shí)踐”項目?jì)蓚€(gè)方面。前者是大學(xué)生拓展國際視野,提升專(zhuān)業(yè)技能的一般性項目,主要是基于“人的全面發(fā)展”的普遍目標;后者將服務(wù)國家培養參與全球治理和國際組織的后備人才作為更高的潛在目標。

進(jìn)一步優(yōu)化和完善學(xué)生國(境)外交流學(xué)習實(shí)踐活動(dòng),將為培養具有全球勝任力的國際化人才以及國際組織人才強化保障。

一方面,可以統籌使用和改進(jìn)一般意義的國際化教育實(shí)踐項目。這些項目包括留學(xué)或有計劃赴國外進(jìn)修和學(xué)習,既有國際化環(huán)境中的體驗,也有基于學(xué)術(shù)主題相關(guān)的長(cháng)短期項目。目前,我國高校學(xué)生在讀期間赴國(境)外交流的主要形式有短期交流項目、學(xué)分交流項目、聯(lián)合培養雙學(xué)位項目、中外合作辦學(xué)項目等。在推動(dòng)學(xué)生赴國(境)外交流學(xué)習實(shí)踐中,各高校學(xué)生綜合素質(zhì)、資源稟賦等都存在較大差異,需要結合實(shí)際情況和各項目的特點(diǎn),來(lái)改進(jìn)和完善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的實(shí)踐活動(dòng)。

另一方面,要設計和完善具有針對性的國際組織“學(xué)習+實(shí)踐”項目。我國作為全球經(jīng)濟和政治大國,在新時(shí)代背景下特別需要在國際組織中開(kāi)展公共外交,營(yíng)造良好的國際環(huán)境和輿論氛圍,為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和“一帶一路”倡議等新全球化理念贏(yíng)得更多響應和支持。近幾年,政府、高校等在培養國際組織人才等方面進(jìn)行了諸多有益嘗試,不斷做大全球治理和國際組織人才的“蓄水池”。一些高校專(zhuān)門(mén)設立學(xué)院、專(zhuān)業(yè)或項目等,以“學(xué)習+實(shí)踐”模式培養國際組織人才,為其他高校改進(jìn)和完善相關(guān)實(shí)踐活動(dòng)提供了參考。

綜合來(lái)看,提高大學(xué)生的全球勝任力離不開(kāi)系統學(xué)習全球化知識、掌握全球化技能和參與國際活動(dòng)實(shí)踐等。在地國際化重視“課程育人”,有利于學(xué)生獲取全球化知識,而以跨境交流為主要形式的傳統國際化以“實(shí)踐育人”為要務(wù),對于技能的提升更具優(yōu)勢。兩者應相互兼容,互為促進(jìn)。

在新的時(shí)代背景下,全球勝任力培養作為世界普遍公認的人才培養新模式,其理論和實(shí)踐對于我國國際化人才培養具有一定的借鑒意義。在國際化資源需求方面,“課程”和“實(shí)踐”兩種模式各有側重,需要學(xué)校系統地提升保障策略,全方位強化資源供給和條件保障,提升師資的國際化水平,豐富學(xué)生國(境)外交流渠道,提高相關(guān)項目的依托性及性?xún)r(jià)比,進(jìn)而形成更加完備、更具效能的大學(xué)生全球勝任力培養體系。(作者 陳炳君系西南大學(xué)國際合作與交流處副處長(cháng))

來(lái)源:《神州學(xué)人》(2024年第6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guān)閱讀

最新發(fā)布
熱門(mén)標簽
點(diǎn)擊排行
熱點(diǎn)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版權所有,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