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檢索頁(yè)>當前

中德攜手書(shū)寫(xiě)國際教育交流合作新篇章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12 作者:李瀟藝 高歌 唐珂燚 曹靜文 胡春春 來(lái)源: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神州學(xué)人》

說(shuō)起中德教育交流,很容易聯(lián)想到蔡元培、陳寅恪、馮至、季羨林等大家與德國的淵源。此處暫且不從篳路藍縷的先輩們講起,而是把目光投向新中國成立之后的中德教育交往。

中德教育交流合作發(fā)展歷程

1972年10月11日是中國與聯(lián)邦德國開(kāi)展正式交往的開(kāi)端。這一天,德意志聯(lián)邦共和國時(shí)任外交部長(cháng)瓦爾特·謝爾來(lái)華訪(fǎng)問(wèn)。訪(fǎng)問(wèn)期間,中德雙方簽署了《中德建交聯(lián)合公報》。隨著(zhù)外交關(guān)系的建立,兩國教育交流與合作也掀開(kāi)了新的篇章。

中德教育合作交流機制。建交50余年來(lái),中德兩國形成了以政府磋商機制為主要平臺、孵化各類(lèi)合作聯(lián)盟與合作活動(dòng)的教育合作局面。

中德政府磋商機制是2010年7月雙方在《中德關(guān)于全面推進(jìn)戰略伙伴關(guān)系的聯(lián)合公報》中宣布的。自2011年起至今,兩國已經(jīng)舉行了7輪中德政府磋商。其中前5次政府磋商都對中德兩國的教育合作作出了階段性的發(fā)展規劃和政策指引,為中德教育交流合作的發(fā)展奠定了堅實(shí)基礎。

2011年6月28日發(fā)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德意志聯(lián)邦共和國首輪中德政府磋商聯(lián)合新聞公報》中提到建立“中德職教合作聯(lián)盟”,并共同建設一批職教示范基地。2012年8月30日簽訂的《第二輪中德政府磋商聯(lián)合聲明》中提到舉辦首屆中德職教對話(huà)論壇,在重慶、上海、沈陽(yáng)、廣州和青島開(kāi)展職教示范項目,并于2013年-2014年互辦語(yǔ)言年活動(dòng)。2014年10月第三輪中德政府磋商期間,雙方共同提出實(shí)施中德青少年交流年的倡議。此次磋商簽訂的《中德合作行動(dòng)綱要:共塑創(chuàng )新》也提出了建立雙邊科研項目、設計雙學(xué)位課程的機制。2016年6月13日簽訂的《第四輪中德政府磋商聯(lián)合聲明》中指出,“雙方愿在現有中德職教聯(lián)盟基礎上升級兩國教育合作,并進(jìn)一步深化兩國在職業(yè)教育領(lǐng)域的合作”。在2018年7月9日的第五輪中德政府磋商中,中德雙方簽署了《關(guān)于深化兩國高校和職業(yè)教育合作的聯(lián)合意向聲明》。

中德高等教育交流合作。中德高等教育領(lǐng)域的交流合作有著(zhù)很長(cháng)的歷史。在德國統一之前,中國與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和德意志聯(lián)邦共和國都有交流合作。中國與德意志民主共和國甚至在建交之前的1951年就簽訂了第一份文化合作協(xié)定,1955年又簽署了新的文化合作協(xié)定,雙方在廣播、電視、科研等領(lǐng)域建立了合作關(guān)系。中國與德意志聯(lián)邦共和國建交之后,于1974年首次向德國派遣留學(xué)生。雙方分別于1978年10月和1979年10月簽署《科學(xué)技術(shù)合作協(xié)定》和《文化合作協(xié)定》,為中德高校教學(xué)、科研合作提供了基本框架支持。

到20世紀80年代,中國教育部與德國德意志學(xué)術(shù)交流中心(DAAD)、德國科學(xué)基金會(huì )(DFG)先后達成協(xié)議,共同資助雙方高校學(xué)生到對方高校和科研機構進(jìn)行訪(fǎng)學(xué)和科研合作。1988年3月25日,中德雙方簽署《關(guān)于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德意志聯(lián)邦共和國歌德學(xué)院分院的議定書(shū)》,其中第五條規定了歌德學(xué)院在華對師生進(jìn)行德語(yǔ)培訓、編訂德語(yǔ)教材、開(kāi)展國情活動(dòng)等合作活動(dòng),助力中國推廣德語(yǔ)語(yǔ)言教育。

1993年,德國聯(lián)邦總理科爾訪(fǎng)華并提出了聯(lián)合辦學(xué)以加強教育領(lǐng)域合作的構想。1998年2月18日,同濟大學(xué)中德學(xué)院應運而生,與德國一流大學(xué)緊密合作、聯(lián)合辦學(xué)。在德國聯(lián)邦教育與研究部的“中國戰略”和中國科技部的“德國戰略”(2016年)中,同濟大學(xué)中德學(xué)院被列為中德學(xué)術(shù)合作的“燈塔項目”。

進(jìn)入新世紀,中國的教育事業(yè)取得長(cháng)足發(fā)展,與發(fā)達國家在教育領(lǐng)域的差距逐漸縮小。隨著(zhù)中德兩國之間教育合作和互派留學(xué)生規模的持續擴大,規范學(xué)分認證體系和高等教育學(xué)歷互認體系變得尤為重要。2002年4月9日,中德雙方簽訂《關(guān)于互相承認高等教育等值的協(xié)定》,對雙方學(xué)生的學(xué)習時(shí)間、學(xué)習成績(jì)和高等教育文憑進(jìn)行互認,并給予留學(xué)生攻讀博士學(xué)位的許可。

中德合作辦學(xué)涌現了大量?jì)?yōu)秀案例。其中,同濟大學(xué)中德學(xué)院已與20多所德國高校建立合作關(guān)系,其中4所德國高校全面參與了中德學(xué)院4個(gè)學(xué)部的建設;德國亞琛工業(yè)大學(xué)與清華大學(xué)建立戰略合作伙伴關(guān)系和雙學(xué)位項目;南京大學(xué)和德國哥廷根大學(xué)共建中德法學(xué)研究所;合肥大學(xué)成為中德教育合作示范基地;浙江科技大學(xué)成為中德合作培養高等應用型人才試點(diǎn)院校等。

中德兩國積極設立獎學(xué)金、短期交換、合作辦學(xué)等機制,推動(dòng)高等教育的交流與合作。截至2023年,德國境內外國留學(xué)生最大來(lái)源國是中國,學(xué)生數量約40100名,占德國所有國際學(xué)生的12%。2024年1月15日,DAAD發(fā)布《務(wù)實(shí)設計對華學(xué)術(shù)合作——對德國高校的行動(dòng)建議》,指出要建立共建共贏(yíng)、以利益為導向、能反映風(fēng)險、以能力為基礎的對華高等教育合作機制。

中德職業(yè)教育交流合作。隨著(zhù)中德經(jīng)貿合作的深化和不斷發(fā)展,中德職業(yè)教育合作成為歷史最長(cháng)、范圍最廣、成果最豐的中外職教合作。中德職業(yè)教育合作歷史可以追溯到1980年中國教育部時(shí)任部長(cháng)蔣南翔訪(fǎng)德。在40余年的歷程中,中德職教合作歷經(jīng)了4個(gè)階段。

在21世紀以前,中德職教合作主要處于中方借鑒德國模式的“輸入”階段,并在多領(lǐng)域取得了初步進(jìn)展。1983年,中國教育部與德國漢斯·賽德?tīng)柣饡?huì )(HSS)簽署《合作協(xié)議》及《補充協(xié)議》。1985年,中國國家教育委員會(huì )確定蘇州、無(wú)錫、常州等6個(gè)城市開(kāi)展借鑒德國“雙元制”職業(yè)教育模式的試點(diǎn),這是中國職業(yè)教育借鑒德國模式的最初實(shí)踐。1990年,中國教育部職業(yè)技術(shù)教育中心研究所(CIVTE)的成立是中德在職業(yè)教育政策研究領(lǐng)域合作的開(kāi)端。1994年,中德兩國總理共同簽署《關(guān)于加強職業(yè)教育領(lǐng)域合作的聯(lián)合聲明》,成為指導中德職教合作的首個(gè)綱領(lǐng)性文件。

在第二階段,中德職教合作轉變?yōu)橹蟹桨凑招枨笈汕补芾砣藛T和師資力量前往德國進(jìn)修、獲取合作資源的“輸出型”模式。1997年,中德首個(gè)培訓教職管理人員的合作項目落地。自2003年起,教育部與德國國際合作機構(GIZ)共同實(shí)施“中高職骨干教師和管理人員赴德培訓項目”。在這一階段,中德職教合作成果與經(jīng)驗開(kāi)始向中國西部輻射,2008年“職教與培訓亞洲區域合作平臺項目”的啟動(dòng)更是標志著(zhù)中德職教合作開(kāi)始在第三國開(kāi)展。

在第三階段,中德職教合作進(jìn)入更全面、更深入的發(fā)展時(shí)期。2010年至2020年,教育部與德國五大汽車(chē)廠(chǎng)商共同實(shí)施“中德職業(yè)教育汽車(chē)機電合作項目”(SGAVE)。2011年,在首輪中德政府磋商期間,在兩國總理見(jiàn)證下,《關(guān)于共同設立“中德職教合作聯(lián)盟”的聯(lián)合聲明》正式簽署,約定進(jìn)行跨部門(mén)、跨行業(yè)的職教合作。2018年,在第五輪中德政府磋商中,雙方總理見(jiàn)證了《關(guān)于深化高等教育和職業(yè)教育領(lǐng)域合作的聯(lián)合意向性聲明》的簽署。

在第四階段,雖然新冠疫情對中德職教合作造成了影響,但疫情后合作逐漸恢復并日益增多。2020年,全國首個(gè)中德職教合作的標準化成果《雙元制職業(yè)教育人才培養指南》正式發(fā)布。2022年,安徽省教育廳與漢斯·賽德?tīng)柣饡?huì )簽署了職業(yè)教育和培訓領(lǐng)域的第一份框架協(xié)議,共同推進(jìn)中國的職業(yè)教育改革。2023年,在第七輪中德政府磋商中,兩國總理見(jiàn)證了職教領(lǐng)域雙邊合作文件的簽署。

中德職教合作由政府主導、核心機構牽引、校企合作支持和科研指導,涉及課程與專(zhuān)業(yè)建設、師資培訓與合作辦學(xué)、合作示范基地等多方面。作為兩國教育合作的典范,中德職教合作成果豐碩,不僅將“雙元制”引入中國,而且建設了一批優(yōu)秀職校,培養了大量人才,促進(jìn)了兩國在各領(lǐng)域的交流與理解。

中德基礎教育交流合作。中德教育合作雖然主要集中在職業(yè)教育和高等教育兩個(gè)領(lǐng)域,但兩國在基礎教育領(lǐng)域同樣存在持續的合作與交流。兩國的中小學(xué)建立了大量的伙伴和交流關(guān)系,也紛紛開(kāi)展對方語(yǔ)言文化的教學(xué)。2018年9月,中國教育部把德語(yǔ)納入高中外語(yǔ)學(xué)科和高考科目。

2014年,在第三輪中德政府磋商中,兩國決定共同舉辦“2016中德青少年交流年”。2016年,第四輪中德政府磋商的聯(lián)合聲明提出雙方共同在2萬(wàn)所中國中小學(xué)培訓足球教練的計劃。德國的漢斯·賽德?tīng)柣饡?huì )積極參與中德基礎教育交流。2022年,在基金會(huì )支持下,中德可持續發(fā)展教育聯(lián)盟成立,80余所中國中小學(xué)作為初始成員加入。

中德教育交流合作特點(diǎn)及現狀

合作基礎深厚,階段特征明顯。中德教育合作具有根基深厚、長(cháng)期穩定的特點(diǎn)。幾十年來(lái),中德教育合作與交流項目由“點(diǎn)”到“面”,覆蓋范圍不斷擴大,合作形式不斷豐富,呈現出不同的階段性特征。

起步階段:上世紀70年代以前,受限于歷史背景和政治因素,雙方教育交流規模較小,主要集中在文化交流和個(gè)別留學(xué)生往來(lái),只有少量教育交流項目在政府和學(xué)術(shù)機構的支持下進(jìn)行。

全面拓展階段:自20世紀80年代開(kāi)始,隨著(zhù)國際形勢的變化和中德關(guān)系的改善,中德教育交流逐漸恢復并得到了拓展。兩國政府加強了教育合作的政策支持,各類(lèi)交流項目逐漸增多,包括學(xué)生交換、教師互訪(fǎng)、學(xué)術(shù)研討等。這一階段,中德教育交流更多地體現為教育體系的比較與借鑒。中國開(kāi)始學(xué)習和借鑒德國的教育理念和經(jīng)驗,特別是德國的職業(yè)教育和技術(shù)培訓模式受到中國的關(guān)注。

全方位深層次發(fā)展階段:21世紀初至今,中德教育交流進(jìn)入了全面合作與創(chuàng )新發(fā)展階段。隨著(zhù)全球化和信息化的發(fā)展,中德教育合作范圍不斷擴大,合作方式不斷創(chuàng )新。雙方在教育領(lǐng)域開(kāi)展多層次、廣領(lǐng)域的合作,不僅局限于學(xué)生交換和教師互訪(fǎng),還涉及學(xué)術(shù)研究、項目合作、教育技術(shù)等多個(gè)領(lǐng)域。當前,中德教育合作更加注重質(zhì)量和可持續發(fā)展,在科技創(chuàng )新和人才培養方面取得了顯著(zhù)成果。

隨著(zhù)時(shí)代的發(fā)展和雙方關(guān)系的變化,中德教育合作也在不斷地演變和深化,總體呈現出穩中向好的趨勢。雙方在合作項目中不僅追求數量,更注重合作的質(zhì)量和實(shí)效,致力于長(cháng)期穩定合作關(guān)系的建立與發(fā)展。

政府主導,自上而下。中德兩國政府在教育合作中扮演著(zhù)引導和支持的角色。政府通過(guò)簽訂合作協(xié)議、出臺政策文件等形式,明確了雙方在教育領(lǐng)域的合作方向和目標,為合作提供了政策保障和資源支持。通過(guò)中德政府磋商、中德職教合作聯(lián)盟、中德教育政策戰略對話(huà)等有效機制,雙方研討教育改革和發(fā)展過(guò)程中共同關(guān)心的問(wèn)題,在兩國政府層面上促進(jìn)中德教育合作效益和層次的提升。

政府主導的教育合作往往伴隨著(zhù)具體的項目規劃與實(shí)施。德國聯(lián)邦教育與研究部、德國聯(lián)邦經(jīng)濟合作與發(fā)展部、德意志學(xué)術(shù)交流中心、德國國際合作機構、德國科學(xué)基金會(huì )等部門(mén)和機構是中國在教育領(lǐng)域重要的德方合作伙伴。兩國合作主要以項目制形式開(kāi)展,主要內容包括聯(lián)合開(kāi)展職教領(lǐng)域的技術(shù)援助和發(fā)展合作項目,進(jìn)行政策研討和對話(huà)、職教骨干教師及管理人員培訓,共同資助高校大型聯(lián)合科研項目,通過(guò)頒發(fā)獎學(xué)金資助優(yōu)秀學(xué)生、青年學(xué)者和科研人員前往對方高校和科研機構進(jìn)修或深造,等等。

在教育交流與合作中,政府支持始終發(fā)揮著(zhù)重要作用,但與此同時(shí),民間組織、學(xué)術(shù)機構、企業(yè)等也積極參與其中,形成了政府主導與民間參與并重的合作模式,為合作注入了更多活力與創(chuàng )新動(dòng)力。

以高等教育為引領(lǐng),以職業(yè)教育為重點(diǎn)。中德教育合作覆蓋的教育階段廣泛,幾乎涵蓋了教育體系的各個(gè)層次,其中以高等教育和職業(yè)教育為代表,收效顯著(zhù)、成果豐碩。

上世紀90年代以來(lái),中德高教合作全面深入,“機構化”和“機制化”特點(diǎn)突出,合作的數量和質(zhì)量在兩國對外教育合作中均占主要地位。中德高等教育交流內容廣泛、形式多樣、成果豐富,為中德整體關(guān)系的順利發(fā)展奠定了良好基礎。兩國的大學(xué)之間開(kāi)展學(xué)術(shù)交流、科研合作、雙學(xué)位項目等,為學(xué)生提供了跨國學(xué)習和研究的機會(huì )。兩國學(xué)位學(xué)歷互認,修讀證書(shū)含金量高,參與中德合作項目的學(xué)生獲得的學(xué)歷和證書(shū)通常受到國內和國際社會(huì )的廣泛認可,為學(xué)生的未來(lái)發(fā)展提供了有力支持。

德國的雙元制職業(yè)教育體系與中國職業(yè)教育需求高度契合,通過(guò)引進(jìn)其先進(jìn)經(jīng)驗,中國職業(yè)教育已實(shí)現從模仿為主到本土創(chuàng )新的跨越式發(fā)展。中德兩國在職業(yè)教育合作中,緊跟新技術(shù)發(fā)展趨勢,共同優(yōu)化職教課程體系。雙方積極推動(dòng)校企聯(lián)合培養,共同制定教學(xué)實(shí)訓方案,培養符合行業(yè)需求的應用型人才,為兩國經(jīng)濟技術(shù)合作提供堅實(shí)的人才保障。

在“中國制造2025”與“工業(yè)4.0”戰略框架下,順應新的產(chǎn)業(yè)發(fā)展趨勢,兩國高校和職教的國際合作呈現出新的特點(diǎn)與趨勢,尤其在科技方面,兩國國家戰略的優(yōu)先發(fā)展領(lǐng)域成為合作的熱點(diǎn)。此外,中德教育合作還涉及基礎教育、語(yǔ)言課程等層面,廣泛開(kāi)展跨學(xué)科、跨行業(yè)的合作項目,為兩國教育事業(yè)的發(fā)展提供了廣闊的空間和機遇。

反思與展望

中德兩國在教育領(lǐng)域的交流與合作經(jīng)過(guò)50余年的實(shí)踐有了長(cháng)足的發(fā)展和進(jìn)步,取得了許多重要的階段性成果,但仍需以審慎的眼光對中德教育合作進(jìn)行再思考、再反思,以?xún)?yōu)化合作路徑,更好地實(shí)現共贏(yíng)。

通過(guò)對中德合作的歷史、現狀和特點(diǎn)的考察,我們可以看到,在合作過(guò)程中還需要從以下幾個(gè)方面進(jìn)行改善:

恢復新冠疫情導致中斷的教育合作項目。新冠疫情的暴發(fā)使得世界范圍內人員流動(dòng)大幅下降。由于政策限制,許多原本計劃中的中德雙方學(xué)生交流項目、短期訪(fǎng)學(xué)、出境留學(xué)、學(xué)術(shù)研討會(huì )等活動(dòng)被迫取消或推遲。而在限制解除之后,雙方之間的交流聯(lián)系尚未完全回升至疫情前的水平。因此,目前首先需要重新建立起雙方學(xué)校、科研機構、其他教學(xué)機構等主體之間的聯(lián)系,依托已有的框架和模式恢復長(cháng)期性、規律性的項目合作或交流活動(dòng),在此基礎上拓展和開(kāi)發(fā)新項目。

延長(cháng)合作鏈條,細化培養路徑。目前中德之間的教育合作中,高等教育是重要組成部分。針對雙方派出的留學(xué)生,要根據學(xué)校性質(zhì)在教學(xué)階段之后的下一步職業(yè)發(fā)展階段繼續開(kāi)展合作,深化成果。研究型大學(xué)下的合作項目應注重打通教學(xué)與科研實(shí)踐間的分隔,推動(dòng)教學(xué)團隊、科研團隊一體化,更利于學(xué)生培養實(shí)踐意識,助力其職業(yè)發(fā)展。應用科學(xué)大學(xué)的項目則應相應地促進(jìn)產(chǎn)教融合,積極主動(dòng)與企業(yè)建立實(shí)習實(shí)踐、參觀(guān)學(xué)習、工作就業(yè)的通道,培養高質(zhì)量人才。

確立優(yōu)先發(fā)展的專(zhuān)業(yè)和領(lǐng)域。隨著(zhù)我國科技實(shí)力的不斷增強,在最新的技術(shù)革命浪潮中,我國也在許多領(lǐng)域成為世界引領(lǐng)者。德國政府發(fā)布的《中國戰略》和DAAD的建議文件中都提到,中國在國際學(xué)術(shù)合作中對德國高校和科研機構具有重要意義。在人工智能、量子技術(shù)和自動(dòng)駕駛領(lǐng)域,中國居于世界領(lǐng)先地位。因此,在中德教育合作中,可以此類(lèi)優(yōu)勢學(xué)科領(lǐng)域為抓手,積極開(kāi)展多種形式的交流與合作,如創(chuàng )建聯(lián)合實(shí)驗室、互派學(xué)生學(xué)者訪(fǎng)學(xué)、推動(dòng)校企合作催化技術(shù)轉化等,以點(diǎn)帶面地促進(jìn)中德教育領(lǐng)域交流合作水平的提高。

加強政策溝通和制度保障。中德政府間的多輪磋商涵蓋包括教育合作在內的多項議題。未來(lái)政府間可以建立教育專(zhuān)項定期對話(huà)機制,確保雙方在教育領(lǐng)域的合作能夠保持高度的協(xié)調和一致性。制定適用范圍更廣的合作制度,明確各方的責任和義務(wù),確立對等關(guān)系,實(shí)現平等互利的合作。建立更加完善的合作機制和制度保障能夠為合作交流的開(kāi)展提供更加穩定和可持續的環(huán)境。

中德兩國在教育領(lǐng)域的合作擁有廣闊的前景和巨大的潛力。隨著(zhù)兩國教育合作的持續深化和拓展,可以預見(jiàn),中德教育合作領(lǐng)域將繼續擴大,科研合作更加深入,會(huì )為兩國經(jīng)濟社會(huì )發(fā)展注入新的動(dòng)力和活力。(作者李瀟藝、高歌、唐珂燚、曹靜文系上海外國語(yǔ)大學(xué)上海全球治理與區域國別研究院23級歐洲文明研究特色研究生班在讀;胡春春系上海外國語(yǔ)大學(xué)上海全球治理與區域國別研究院歐洲文明研究特色研究生班負責人)

來(lái)源:《神州學(xué)人》(2024年第6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guān)閱讀

最新發(fā)布
熱門(mén)標簽
點(diǎn)擊排行
熱點(diǎn)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版權所有,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