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檢索頁(yè)>當前

荷蘭小城瓦赫寧根的“大學(xué)問(wèn)”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12 作者:張鵬 來(lái)源: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神州學(xué)人》

低地國家荷蘭,在全球以郁金香和風(fēng)車(chē)而聞名。荷蘭的世界知名城市如阿姆斯特丹、鹿特丹、海牙和萊頓都位于該國海岸地帶。千百年來(lái),這些荷蘭城市與海洋為伴,荷蘭的圍海造陸工程蔚為壯觀(guān),共修建了總長(cháng)達2400公里的攔海大堤。隨著(zhù)荷蘭政府從2009年起啟動(dòng)“退耕還?!狈桨?,荷蘭境內大規模的工程建設項目已告一段落。與此同時(shí),在荷蘭腹地,越來(lái)越多的小型城市、村鎮似乎開(kāi)始為世人“發(fā)現”,如希特霍倫的羊角村、桑斯安斯的風(fēng)車(chē)村等,都逐漸成為著(zhù)名的旅游打卡地,甚至改變了當代荷蘭旅游產(chǎn)業(yè)的格局。

而位于荷蘭地理中心區域的小城瓦赫寧根,其最突出的特點(diǎn):一是以小小的城市體量,孕育了荷蘭甚至全歐農業(yè)與生命科學(xué)領(lǐng)域最好的研究型大學(xué)及研究中心,吸引了全世界100多個(gè)國家的學(xué)子和學(xué)人匯聚于此;二是作為全球知名的食品產(chǎn)業(yè)聚集地——荷蘭“食品谷”(Food Valley)的中心城市,匯集了上千家與食品行業(yè)有關(guān)的企業(yè)和機構入駐。荷蘭小城瓦赫寧根還真有“大學(xué)問(wèn)”可做。


image.png

瓦赫寧根大學(xué)與研究中心

獨特的瓦赫寧根“大學(xué)+”模式

如果說(shuō)瓦赫寧根這座城市是因為擁有瓦赫寧根大學(xué)而知名,其實(shí)并不為過(guò)。作為僅有4萬(wàn)居民的荷蘭中部小城,本來(lái)完全有可能籍籍無(wú)名,但瓦赫寧根大學(xué)幾乎改變了今日瓦赫寧根的一切。這所足夠讓荷蘭人引以為傲的大學(xué)始建于1876年,當時(shí)叫荷蘭國立農學(xué)院(National Agricultural College),直到1986年學(xué)校才改稱(chēng)瓦赫寧根大學(xué)。1997年,直屬于荷蘭農業(yè)部的一系列農業(yè)研究所(Agricultural Research Institutes of the Dutch Ministry of Agriculture)被并入瓦赫寧根大學(xué)。這激發(fā)了瓦赫寧根大學(xué)管理者們的靈感。他們以此為契機,在符合荷蘭相關(guān)法律規定的情況下,創(chuàng )造了獨特的瓦赫寧根“大學(xué)+”模式。

和世界上絕大多數大學(xué)不同,瓦赫寧根大學(xué)的準確全稱(chēng)實(shí)際上是“瓦赫寧根大學(xué)與研究中心”(Wageningen University & Research,簡(jiǎn)稱(chēng)WUR)。從校名就可以看出,該校在體制上即進(jìn)行了大膽創(chuàng )新,從傳統的“大學(xué)”(U)進(jìn)化為“大學(xué)+研究中心”(UR)。這一模式在學(xué)校運營(yíng)中體現為:以瓦赫寧根大學(xué)與研究中心為整體,在學(xué)校內部建制上分為大學(xué)、研究機構、職業(yè)技術(shù)學(xué)校三個(gè)相對獨立的部分,三者之間既是一體,有著(zhù)廣泛的合作和聯(lián)系,又有著(zhù)研究、教學(xué)和職業(yè)技能培訓的不同分工。正是以這種靈活的“大學(xué)+”模式,加上雄厚的科研實(shí)力,瓦赫寧根大學(xué)在全球大學(xué)排名中名列前茅。根據其公開(kāi)的最新年報,在2024年泰晤士世界大學(xué)排名中,瓦赫寧根大學(xué)與香港科技大學(xué)并列,位居全球第64位,居荷蘭第一位。

可以說(shuō),這樣的“大學(xué)+”模式使瓦赫寧根大學(xué)獲得了巨大的發(fā)展空間,同時(shí)也讓瓦赫寧根這座小城變成了名副其實(shí)的大學(xué)城與科學(xué)城。隨著(zhù)多年的發(fā)展,如今整個(gè)城市的北部密布大學(xué)建筑與科研院所,同時(shí)大學(xué)生和教師、科研人員的生活區與南部老城交融。由于城市太小,一輛單車(chē)足以縱橫全城;又由于城市以科研著(zhù)稱(chēng)于世,雖在荷蘭內地,但不顯閉塞。整體上看,瓦赫寧根這座城市不僅大學(xué)和民居錯落有致,城區與郊野同樣相得益彰。出小城而南望,就是荷蘭國家生態(tài)保護區Benedenwaard,其間水網(wǎng)密布,牧草豐沃,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使瓦赫寧根大學(xué)與研究中心的農業(yè)與生命科學(xué)研究如虎添翼。瓦赫寧根市政部門(mén)還貼心地在生態(tài)保護區內修建了自行車(chē)道和步行道,可謂做到了精細化管理。

瓦赫寧根大學(xué)目前共有超過(guò)6500名員工與1.2萬(wàn)名各類(lèi)教育階段的學(xué)生,因“大學(xué)+”模式的運用和農業(yè)與生命科學(xué)研究領(lǐng)域的全球號召力,瓦赫寧根成為荷蘭“食品谷”的中心,圍繞著(zhù)瓦赫寧根大學(xué),瓦赫寧根市內遍布與食品行業(yè)有關(guān)的企業(yè)和各類(lèi)機構,形成與舊金山“硅谷”類(lèi)似的產(chǎn)業(yè)集聚效應。

“食品谷”的中心城市

除大學(xué)和科研機構外,小城瓦赫寧根的“大學(xué)問(wèn)”還在于食品產(chǎn)業(yè)方面的產(chǎn)學(xué)研相結合。得益于瓦赫寧根大學(xué)及各類(lèi)農業(yè)研究中心,荷蘭“食品谷”的概念,實(shí)際上就起源于荷蘭農業(yè)科技初創(chuàng )企業(yè)和實(shí)驗農場(chǎng)廣泛集聚于小城瓦赫寧根這一現象。

目前,作為荷蘭“食品谷”中心城市,依托良好的科研氛圍和營(yíng)商環(huán)境,瓦赫寧根吸引了大量農業(yè)與食品行業(yè)相關(guān)企業(yè)入駐,包括雀巢(Nestle)、達能(Danone)、聯(lián)合利華(Unilever)、亨氏(Heinz)、美贊臣(Mead Johnson)等世界級食品公司。2014年,中國伊利歐洲研發(fā)中心落戶(hù)瓦赫寧根,是截至目前中國乳業(yè)在海外最高規格的研發(fā)中心。據統計,荷蘭“食品谷”共擁有1442家食品相關(guān)企業(yè)和機構,年產(chǎn)值約650億美元,出口額約325億美元。這使得瓦赫寧根能夠成為歐洲食品產(chǎn)業(yè)創(chuàng )新發(fā)展及技術(shù)開(kāi)發(fā)的核心區域,并引領(lǐng)國際食品產(chǎn)業(yè)發(fā)展趨勢和方向。

同時(shí),在瓦赫寧根,“食品谷”不僅是一個(gè)因產(chǎn)業(yè)集聚而形成的經(jīng)濟地理概念,而且還是一家總部位于瓦赫寧根的孵化器公司(Food Valley NL),這一平臺機構是由瓦赫寧根市政府、東荷蘭發(fā)展局及瓦赫寧根大學(xué)等9大機構聯(lián)合組成的區域投資開(kāi)發(fā)主體,擁有包括政府、企業(yè)、大學(xué)、私立研究機構在內的85個(gè)機構成員。作為集聚于瓦赫寧根的上千家食品行業(yè)企業(yè)和研究機構的聯(lián)絡(luò )體,為各方提供產(chǎn)品創(chuàng )新方案、商業(yè)推廣計劃和員工培訓等服務(wù)。擁有這樣一個(gè)平臺,瓦赫寧根獲得了食品產(chǎn)業(yè)領(lǐng)域世界級影響力,如舉辦一年一度的全球食品行業(yè)領(lǐng)域世界級展會(huì )——荷蘭食品谷展覽會(huì )(Food Valley Expo),該展會(huì )的特色是發(fā)布最新的農產(chǎn)品發(fā)展趨勢,舉辦農產(chǎn)品論壇,為海外企業(yè)提供接觸荷蘭食品企業(yè)與研究機構的機會(huì ),并頒發(fā)年度最具創(chuàng )新的農產(chǎn)品、生命科學(xué)技術(shù)和可持續發(fā)展理念獎。借助“食品谷”平臺,瓦赫寧根可以不斷發(fā)展新的城市品牌,如2024年3月在瓦赫寧根開(kāi)展的“‘食品谷’早餐季”,以及10月將舉行的“‘食品谷’食品產(chǎn)業(yè)峰會(huì )”,等等。


image.png

瓦赫寧根大學(xué)與研究中心

瓦赫寧根的“中國緣”

瓦赫寧根這座小城與中國企業(yè)、高校的全方位合作也尤為突出,成效顯著(zhù),無(wú)論是瓦市還是瓦大,都尤為重視與中國的緣分。荷蘭友人一致認為“中國正在成為農業(yè)科學(xué)的主要參與者之一”?!爸袊谘芯亢途徑馐澜缰饕獑?wèn)題方面投入了大量資金,在專(zhuān)用實(shí)驗室設施、大規模試驗場(chǎng)地和獲得學(xué)術(shù)人才方面為我們帶來(lái)了巨大的額外潛力。這些資源是對我們現有設施的補充。他們可以為實(shí)現我們的共同目標作出重大貢獻。中國面臨的問(wèn)題往往是極其復雜和大規模的。解決這些問(wèn)題的過(guò)程也為產(chǎn)生新知識提供了一個(gè)獨特的機會(huì ),這對我們在科學(xué)領(lǐng)域取得卓越成就的雄心至關(guān)重要?!边@是瓦赫寧根大學(xué)與研究中心中文版網(wǎng)站上的一段話(huà),也是一種很有代表性的荷蘭觀(guān)點(diǎn)。

除了中國伊利等食品企業(yè)進(jìn)駐瓦赫寧根,參與荷蘭“食品谷”建設之外,還有很多與瓦赫寧根結緣的中國城市,其中尤以北京、上海、福建漳州、江蘇鹽城、山東濰坊等為代表。在北京,中國農業(yè)科學(xué)院8號樓(舊主樓)內設有瓦赫寧根大學(xué)及研究中心中國辦公室,以協(xié)助瓦大與中國的大學(xué)、研發(fā)創(chuàng )新機構、政府和企業(yè)開(kāi)展合作交流,為瓦大在中國展開(kāi)教育、培訓、合作研發(fā)、技術(shù)咨詢(xún)等方面的業(yè)務(wù)提供支持。在高校合作方面,瓦大與中國農業(yè)大學(xué)的“交情”最深,高層互訪(fǎng)不斷,各類(lèi)中荷聯(lián)培碩士、博士都在以專(zhuān)項方式長(cháng)期進(jìn)行。在農業(yè)人才培養和科學(xué)研究合作基礎上,兩校還共同參與了平谷農業(yè)科技創(chuàng )新示范區的建設。

在上海,2021年花博會(huì )上出圈的荷蘭花園就出自瓦赫寧根大學(xué)團隊;2017年第五屆中國(上海)國際技術(shù)進(jìn)出口交易會(huì )期間,主賓國是荷蘭,當時(shí)荷蘭以國家名義派出瓦赫寧根大學(xué)代表團訪(fǎng)問(wèn)上海,并專(zhuān)程前往浦東新區合慶鎮開(kāi)展與土壤污染修復相關(guān)的科研考察;上海交通大學(xué)農業(yè)部都市農業(yè)重點(diǎn)實(shí)驗室的重點(diǎn)合作對象也是瓦赫寧根大學(xué)。

在福建漳州,荷蘭“食品谷”公司專(zhuān)門(mén)設有代表處,自2015年起正式以“歐中現代農業(yè)技術(shù)研發(fā)中心”的形式運作,至今已近10年。中心組織實(shí)施了多個(gè)省市科技攻關(guān)項目,培育出多個(gè)擁有自主知識產(chǎn)權的優(yōu)良蔬菜、花卉新品種。在江蘇鹽城,由“江蘇省人民友好使者”榮譽(yù)稱(chēng)號獲得者、荷蘭專(zhuān)家尼可·卡義克(Nicolas Kaaijk)牽頭,聯(lián)合國內高校與荷蘭瓦赫寧根大學(xué)長(cháng)期開(kāi)展合作的最佳展示平臺,就是象征著(zhù)中荷友誼的“荷蘭花?!?。

這些成就不僅代表著(zhù)荷蘭小城瓦赫寧根與中國的“結緣”,還標志著(zhù)小城的“大學(xué)問(wèn)”已遠渡重洋來(lái)到了中國,很多項目已經(jīng)落地開(kāi)花結果。我相信,無(wú)論是瓦赫寧根“大學(xué)+”的產(chǎn)學(xué)研模式,還是組建“食品谷”公司并向海外發(fā)展的道路,都可以成為中國各類(lèi)城市和特色小鎮經(jīng)濟發(fā)展的最佳借鑒。


image.png

作者(左一)于2018年隨隊訪(fǎng)問(wèn)居于瓦赫寧根的霍夫斯泰德教授一家 P31-新華社:新版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國人永久居留身份證2023年12月1日正式簽發(fā)啟用。圖為來(lái)自俄羅斯的白若思手持裝在紀念框內的“五星卡”       攝影|新華社記者 方喆

追憶訪(fǎng)問(wèn)瓦城與瓦大

其實(shí),我第一次到訪(fǎng)荷蘭,還是在德國柏林自由大學(xué)攻讀聯(lián)合培養博士期間。當時(shí),我所在的柏林自由大學(xué)全球政治研究院和荷蘭萊頓大學(xué)中國研究中心有合作項目,我由德方導師、歐盟“讓·莫內講席教授”烏爾里希(Ulrich Brückner)安排,加入萊頓大學(xué)中國研究中心彭軻(FrankN.Pieke)教授的團隊。至今我仍和該團隊保持著(zhù)學(xué)術(shù)聯(lián)系。

而訪(fǎng)問(wèn)瓦城與瓦大,則是我參加工作后第二次到訪(fǎng)荷蘭時(shí)最重要的目的。當時(shí),我所在的上海外國語(yǔ)大學(xué)國際工商管理學(xué)院跨文化管理研究團隊不斷發(fā)展,出于開(kāi)展國際合作研究的需要,由學(xué)科帶頭人范徵教授帶隊,專(zhuān)程拜訪(fǎng)了年事已高的國際跨文化管理研究界泰斗霍夫斯泰德教授(Geert Hofstede),我是隨隊的青年教師之一?;舴蛩固┑陆淌诜驄D從馬斯特里赫特大學(xué)退休后,晚年搬到了瓦赫寧根,與其長(cháng)子、在瓦赫寧根大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學(xué)院任教的揚·霍夫斯泰德教授(Gert Jan Hofstede)團聚。揚·霍夫斯泰德也繼承了父親的學(xué)術(shù)衣缽,父子二人與邁克爾·明科夫共同出版的《文化與組織:心理軟件的力量》在跨文化管理研究界享有盛譽(yù)。

我所在的跨文化管理研究團隊也一直是霍夫斯泰德“文化維度理論”(Hofstede's Cultural Dimensions Theory)的共同研究者。團隊曾多次在重要國際會(huì )議中與霍夫斯泰德教授團隊保持學(xué)術(shù)聯(lián)系。在2015年學(xué)院的年度國際會(huì )議期間,由我負責邀請揚·霍夫斯泰德教授到會(huì )演講。以這些學(xué)術(shù)交流為基礎,我們在霍夫斯泰德父子邀請下正式訪(fǎng)問(wèn)荷蘭,除到訪(fǎng)揚·霍夫斯泰德教授所在的瓦赫寧根大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學(xué)院并開(kāi)展交流外,還專(zhuān)程前往當時(shí)已90高齡的吉爾特·霍夫斯泰德教授家中進(jìn)行學(xué)術(shù)專(zhuān)訪(fǎng)。

霍夫斯泰德教授一家以荷式家庭禮儀接待了我們一行的來(lái)訪(fǎng),我們則以上海外語(yǔ)教育出版社的《湯顯祖戲劇全集(英文版)》相贈。賓主簡(jiǎn)短相互介紹后,我們就“文化維度”從四維到六維的邏輯連續性、方法論,以及超越跨文化“洋蔥模型”和“冰山模型”的“冰河模型”等學(xué)術(shù)問(wèn)題與霍夫斯泰德教授進(jìn)行了面對面的探討,國內外跨文化管理學(xué)界對“文化維度理論”一直以來(lái)的一些模糊不清的理解得到了霍夫斯泰德教授的直接回答。我們提出的跨文化管理“冰河模型”,得到了霍夫斯泰德教授本人的高度評價(jià)。在學(xué)術(shù)專(zhuān)訪(fǎng)的尾聲,霍夫斯泰德教授表示,他個(gè)人并不認為西方,特別是美式的管理理念和實(shí)踐適用于中國,他還特別寄語(yǔ)中國的跨文化管理研究者和學(xué)生:中國的文化內涵豐富多元,他自己即在學(xué)術(shù)研究過(guò)程中到訪(fǎng)過(guò)中國很多地方,也是中華文化的愛(ài)好者,并欣賞這一古老而富有創(chuàng )新精神的文明。當晚,霍夫斯泰德一家專(zhuān)門(mén)帶我們在瓦赫寧根的當地餐廳小聚,我們第一次感受到了地地道道的荷蘭“食品谷”飲食文化。

非常遺憾的是,吉爾特·霍夫斯泰德教授已于2020年2月去世,但我們仍和揚·霍夫斯泰德教授團隊保持著(zhù)學(xué)術(shù)聯(lián)系,追憶數年前訪(fǎng)問(wèn)瓦城與瓦大的經(jīng)歷,我相信這也是中荷教育交流中一段值得珍惜的學(xué)術(shù)記憶。(作者 張鵬系上海外國語(yǔ)大學(xué)國際工商管理學(xué)院副教授,曾于2011年-2012年由國家留學(xué)基金資助赴德國柏林自由大學(xué)全球政治研究院攻讀聯(lián)合培養博士學(xué)位)

來(lái)源:《神州學(xué)人》(2024年第6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guān)閱讀

最新發(fā)布
熱門(mén)標簽
點(diǎn)擊排行
熱點(diǎn)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版權所有,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