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檢索頁(yè)>當前

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教育強國建設視野下的內涵探討與科學(xué)應用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17 作者:馬筱瓊 馬曉強 來(lái)源: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中國高等教育》

◎摘  要 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的內涵變遷體現了不同時(shí)期高等教育發(fā)展的特征和趨勢。我國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已達60.2%,但與世界教育強國相比仍有一定差距。在此背景下,要認識到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是教育強國建設的重要指標,提高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是補足高等教育發(fā)展短板的重要內容,是提升國家創(chuàng )新能力的重要支撐,也是培育和發(fā)展新質(zhì)生產(chǎn)力的重要基礎??茖W(xué)運用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指標,要理性認識其數值變化,推動(dòng)高等教育更好服務(wù)全民終身學(xué)習需要,助力高質(zhì)量教育體系建設,合理配置教育資源。

◎關(guān)鍵詞 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教育強國;高質(zhì)量教育體系;學(xué)齡人口

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是國際通用的反映高等教育入學(xué)機會(huì )的指標,體現著(zhù)一個(gè)國家或地區高等教育的普及水平,其內涵的變遷也體現了不同時(shí)期高等教育發(fā)展的特征和趨勢。2023年,我國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達到了60.2%,提前完成“十四五”規劃中提出的“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提高到60%”這一目標。面向教育強國建設的新任務(wù)新要求,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仍將是評價(jià)教育改革發(fā)展的關(guān)鍵尺度,并將具有更加豐富和鮮明的時(shí)代特征。我們應正確認識和科學(xué)使用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指標,助推高等教育在教育強國建設中更好地發(fā)揮龍頭作用。

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指標內涵演變的歷史邏輯

從定義上看,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是指高等教育階段不分年齡的在校學(xué)生總數占國家規定學(xué)齡人口總數的比例。聯(lián)合國教科文組織統計所(UIS)將其界定為:高等教育不分年齡的在校學(xué)生總數占高中階段教育后五歲年齡組人口的百分比。對我國來(lái)說(shuō),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是高等教育在學(xué)總規模占國家18—22歲年齡組人口的百分比。自20世紀60年代聯(lián)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引用這一指標以來(lái),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指標內涵隨著(zhù)高等教育事業(yè)發(fā)展階段和樣態(tài)的演進(jìn)而不斷變化。

1.國際組織主導的兩次重大變革

一是將通過(guò)遠程學(xué)習和其他非傳統形式接受高等教育的學(xué)生納入計算范圍。自1976年第一版國際教育標準分類(lèi)(ISCED)通過(guò)以來(lái),世界高等教育發(fā)生了巨大變化,各國的高等教育機構和教學(xué)方式日趨多樣,遠程教育不斷發(fā)展,自學(xué)考試等形式被普遍接受。因此,聯(lián)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于1997年修訂了ISCED,將通過(guò)遠程學(xué)習和其他非傳統形式接受高等教育的學(xué)生也考慮在內,并對高等教育的課程和學(xué)制作出了規定。根據這一標準,我國的普通本專(zhuān)科、成人本專(zhuān)科和碩士教育都屬于高等教育第一階段,博士教育則是高等教育第二階段。

二是高等教育學(xué)齡人口采用18—22歲人口。從20世紀60年代起,UNESCO等國際組織在分析高等教育普及情況時(shí),最常使用的人口年齡組為20—24歲的五歲年齡組。在2000年世界教育報告《教育的權利:走向全民終身教育》中,UNESCO使用了“高等教育不分年齡的在校學(xué)生總數占高中階段教育后五歲年齡組人口的百分比”這一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的計算方法,高等教育學(xué)齡人口統計范圍調整為18—22歲青年人口。2012年,新的國際教育標準分類(lèi)提供了更加詳細的高等教育分類(lèi),使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的計算方法更加細致,但其內涵并未發(fā)生改變。2015年,聯(lián)合國可持續發(fā)展峰會(huì )通過(guò)的17個(gè)可持續發(fā)展目標中,第4項目標包含了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指標,技術(shù)合作小組(TCG)推動(dòng)了該指標進(jìn)一步標準化和規范化,以更加準確和全面地展現全球高等教育圖景。

2.我國自主推進(jìn)的兩次主要調整

伴隨著(zhù)我國高等教育的快速發(fā)展、教育形式的日趨多樣,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包含的內容越來(lái)越豐富,這也使我國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的內涵和計算方法發(fā)生了兩次主要變動(dòng),以凸顯中國特色和時(shí)代特征。

增加非傳統形式并擴大年齡組別。在20世紀80年代,我國教育研究領(lǐng)域就開(kāi)始廣泛使用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指標開(kāi)展國內外比較分析。1998年,為確保與國際計算口徑保持同步,也為更加準確客觀(guān)地反映國內高等教育發(fā)展實(shí)際狀況,我國論證并調整了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的算法,將之前未納入計算的學(xué)歷文憑考試、自考等學(xué)生計入,體現了我國對繼續教育的認可與重視,及對青年通過(guò)自學(xué)取得個(gè)人進(jìn)步的鼓勵和多途徑發(fā)展高等教育的思路。同時(shí),學(xué)齡人口的年齡段也調整為國際通行的五歲年齡組。調整后的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在科學(xué)性、準確性和國際可比性上都有了較大提升。

再次調整在校生計算范圍。繼1998年采用新的內涵界定和統計口徑后,我國高等教育又有了新的發(fā)展。繼續教育形式不斷豐富,參與人數迅速增長(cháng),學(xué)習者素質(zhì)明顯提升,而學(xué)歷文憑考試、電大注冊視聽(tīng)生等則隨時(shí)代發(fā)展趨勢逐步停招,各類(lèi)在校生的計算系數需調整重設。因此,在2005年前后,我國再一次修訂了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的算法,分子包含13類(lèi)不同層次、不同形式的學(xué)生,基本涵蓋了我國高等教育的各種類(lèi)型,部分類(lèi)型的系數也得到調整。隨后,在2015年發(fā)布的《中國教育監測與評價(jià)統計指標體系》中,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分子包含的在校生類(lèi)型精簡(jiǎn)到10類(lèi),成人本專(zhuān)科等類(lèi)型的系數又一次調整,反映出對繼續教育質(zhì)量要求的不斷提升。為使公式更具有適用性,2020年版《中國教育監測與評價(jià)統計指標體系》中的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在表達上更加精簡(jiǎn)明了。

教育強國建設對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指標的新需求

從全球視野來(lái)看,在世界各國和國際組織開(kāi)展的教育評價(jià)和國際比較中,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都是一個(gè)不可或缺的重要指標。進(jìn)入21世紀以來(lái),世界高等教育規模不斷擴大,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持續攀升。2021年,世界教育強國的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幾乎都在70%以上。從發(fā)展趨勢看,過(guò)去20多年,除個(gè)別毛入學(xué)率過(guò)高的國家出現了小幅回調,多數教育強國在過(guò)去20年里基本保持了增長(cháng)或波動(dòng)上升趨勢。留學(xué)生規模的持續擴大、高等教育的數字化轉型、非全日制靈活的學(xué)習方式和學(xué)齡外人群的廣泛參與是世界教育強國的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提升的主要動(dòng)力。當前,教育強國建設賦予高等教育新的歷史使命,也要求我們重新審視和定義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這一關(guān)鍵指標,賦予其新的內涵與意義。面對迅速變化的人口、經(jīng)濟和社會(huì )發(fā)展態(tài)勢,迫切需要以科學(xué)合理的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指標來(lái)指引教育發(fā)展,為教育強國建設提供有力支撐。

1.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是教育強國建設的重要指標

提高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是補足高等教育發(fā)展短板的重要內容。盡管我國已進(jìn)入高等教育普及化階段,但尚處于普及化初期。2023年我國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為60.2%,與中高等收入國家平均水平(62.8%,2022年)基本相當,與15個(gè)教育強國的均值(87.1%,2021年)有一定差距。我們仍需要通過(guò)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指標來(lái)度量我們與教育強國之間的差距,不斷擴大高等教育機會(huì )供給、優(yōu)化高等教育招生政策,進(jìn)一步縮小教育差距,充分保障每一位公民的受教育權利,踐行可持續發(fā)展目標中教育目標(SDG4.3)提出的“確保人人享有負擔得起的優(yōu)質(zhì)高等教育”,從而構建一個(gè)更加公平、包容和高質(zhì)量的高等教育體系。

提高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是提升國家創(chuàng )新能力的重要支撐。全球創(chuàng )新指數、世界競爭力排名等具有較大影響力的排行榜均將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納入其評價(jià)體系中,使之成為衡量一個(gè)國家創(chuàng )新潛力的重要依據。在全球科技革命和產(chǎn)業(yè)變革的背景下,科技創(chuàng )新正成為重塑?chē)H格局的關(guān)鍵力量,各國都在尋求“科技突圍”,積極構建強大科研網(wǎng)絡(luò ),而這離不開(kāi)高等教育輸送的大規模創(chuàng )新人才。與發(fā)達國家相比,我國R&D人員投入強度仍然偏低,科技人才隊伍結構有待優(yōu)化。提高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能使更多年輕人接受高等教育,成為具備科學(xué)精神、創(chuàng )新能力和批判性思維的科技創(chuàng )新主力軍,從而提升我國創(chuàng )新能力和科技競爭力。

提高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是培育和發(fā)展新質(zhì)生產(chǎn)力的重要基礎。以高端人力資本和技術(shù)為核心的新型綜合競爭優(yōu)勢是培育和發(fā)展新質(zhì)生產(chǎn)力的關(guān)鍵,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數值越高,意味著(zhù)更多人口接受了高等教育,勞動(dòng)者的能力和素養水平也就越高。尤其是大規模理工科人才的培養,對于加強基礎研究力量、實(shí)現科技高水平自立自強和培育新質(zhì)生產(chǎn)力具有決定性的意義。隨著(zhù)我國高等教育的快速發(fā)展,我國25歲及以上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從2012年的8.6年提升到2022年的9.5年,新增勞動(dòng)力平均受教育年限達14年,后發(fā)優(yōu)勢明顯。同時(shí),我國面臨人口規模紅利消失、人力資本改善速度明顯放緩,新增勞動(dòng)力增量減少等趨勢,迫切需要我國加快從“人口紅利”向“人才紅利”轉化。高等教育作為影響人力資本積累的重要因素,已成為促進(jìn)新舊動(dòng)能轉換的關(guān)鍵支撐,提升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將為戰略性新興產(chǎn)業(yè)和未來(lái)產(chǎn)業(yè)發(fā)展奠定堅實(shí)的人力資本基礎。

2.提升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面臨的問(wèn)題與挑戰

面向2035建成教育強國的目標,我國高等教育發(fā)展面臨難得機遇,同時(shí)也存在諸多難題,反映在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指標上,主要受以下三方面的影響。

一是高等教育學(xué)齡人口的變化。與基礎教育相比,高等教育受人口變化的影響存在一定的滯后性。未來(lái)十年,高等教育學(xué)齡人口并不會(huì )出現忽高忽低、大起大落的情況,但其在2032年左右達到峰值后將緩慢減少,并在2035年后快速下降,之后將面臨較為嚴重的適齡人口生源危機。由于在學(xué)總規模無(wú)法在短時(shí)間內急劇擴大或縮減,因此在2032年之前,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將面臨很大的上升壓力,而2035年之后,則可能出現陡然升高的狀況,并引發(fā)資源閑置等一系列問(wèn)題,若不提前謀劃和干預,前期投入的高等教育資源將難以收縮和回調。

二是教育數字化的變革。數字技術(shù)全方位影響了我們的生活和生產(chǎn)方式,也改變了我們獲取知識的途徑。高等教育的傳統學(xué)習模式正在經(jīng)歷深刻變革,數字化教育平臺和在線(xiàn)學(xué)習工具的廣泛應用,打破了時(shí)間和空間的限制,為學(xué)生提供了更加靈活、便捷的學(xué)習方式,讓更多的人有機會(huì )通過(guò)非正規教育、非正式教育接受優(yōu)質(zhì)高等教育。教育數字化在擴大了高等教育受眾面的同時(shí),也影響了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的計算。如何建立適應數字化時(shí)代的教育認證機制,確保非正規、非正式學(xué)習成果得到合理認證是高等教育未來(lái)發(fā)展面臨的一大難題,也是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能否準確反映高等教育普及程度和人才培養實(shí)際效果所需解決的一大難題。

三是高等教育資源的限制。充足的資源和有效的分配是維持教育可持續發(fā)展的基礎。但當前,教育資源的供給卻無(wú)法跟上迅速擴大的高等教育需求,辦學(xué)條件已成為制約我國高等教育在學(xué)總規模持續擴大的重要因素,進(jìn)而影響教育質(zhì)量的提升。2022年,我國高校生師比已超過(guò)18∶1,生均宿舍面積也尚未達到最新標準,不少高校已采用縮短住宿時(shí)間、“清理”超期研究生、僅向部分學(xué)生提供住宿等非常規手段,緩解住宿壓力。與此同時(shí),我國高校校均規模逐年擴大,對辦學(xué)條件、學(xué)校管理、教學(xué)質(zhì)量等都提出了較大挑戰。是通過(guò)新建高校消化規模增量,還是靈活引入市場(chǎng)機制,或是采取其他手段來(lái)緩解辦學(xué)條件緊張問(wèn)題,是持續提升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過(guò)程中需要充分考慮、嚴密論證的重要問(wèn)題。

科學(xué)應用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指標的政策建議

全面辯證地認識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關(guān)鍵是要透過(guò)數字看其背后所蘊含的對教育高質(zhì)量發(fā)展的需求。要在教育強國建設中正確認識和科學(xué)應用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指標,為更好地發(fā)揮高等教育龍頭作用提供指引。

1.理性對待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的數值變化

在使用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衡量教育發(fā)展水平時(shí),一是要遵循事物發(fā)展的客觀(guān)規律,看清我國在高等教育入學(xué)機會(huì )方面的數據表現,已從對發(fā)達國家的“線(xiàn)性追趕”轉向“穩步逼近”,現在已處于“高位振蕩”狀態(tài)。因此在思想上要扭轉指標數值“只增不減”的片面觀(guān)念,允許其在合理范圍內小幅波動(dòng)或短暫下調。二是在確定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目標時(shí)應處理好整體與局部、當下與未來(lái)、規模與質(zhì)量的關(guān)系,把握好未來(lái)一段時(shí)期不同階段規劃目標之間的內在聯(lián)系。在目標值表達上,可使用數據域值替代數據點(diǎn)值,明確指標的上下限區間,既為我國精準施策和彈性調控提供依據和方向,也為不同地區教育發(fā)展提供空間和回旋余地,推動(dòng)教育指標回歸真實(shí)、準確和客觀(guān)本性。三是在基于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等指標開(kāi)展國際比較的過(guò)程中,既要放眼世界,尋求國際可比,也要立足本土,強調中國特色。要對數值背后的問(wèn)題進(jìn)行深刻剖析,認清我們的真正短板,更要認清我國教育制度的優(yōu)越性,筑牢教育發(fā)展的底氣。

2.推動(dòng)高等教育更好服務(wù)全民終身學(xué)習需要

從全球視野來(lái)看,高等教育的辦學(xué)理念正從市場(chǎng)驅動(dòng)轉向服務(wù)于人類(lèi)共同利益,高等教育的職能愈加豐富,對象趨于異質(zhì),方式逐漸多樣。學(xué)齡以外人口對高等教育的參與體現了高等教育的開(kāi)放性和包容性,展現了高等教育機構在促進(jìn)終身學(xué)習方面的巨大作用和強大潛力。在生源方面,高等教育應將學(xué)齡外學(xué)習者作為新的增長(cháng)點(diǎn),并擴大中等職業(yè)教育學(xué)生參與高等教育的比例,充分發(fā)揮高等教育在促進(jìn)全民技能提升和全面發(fā)展方面的作用。在手段方面,將數字化作為推動(dòng)教育普及公平和增加其可持續性的的重要手段,拓寬高等教育參與途徑,滿(mǎn)足不同區域、不同群體的學(xué)習需求,最大限度彌合資源差距。在制度方面,探索實(shí)施彈性學(xué)制,允許不同年齡、不同背景的學(xué)生根據自身需要靈活選擇學(xué)習年限和學(xué)習內容,為更多人能夠享受高等教育資源提供制度支撐。在技術(shù)方面,與時(shí)俱進(jìn)調整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統計口徑,將更多符合分類(lèi)標準、順應時(shí)代發(fā)展趨勢的情況納入考慮,通過(guò)指標的更新迭代來(lái)體現高等教育發(fā)展理念的轉變。

3.以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的提升助力高質(zhì)量教育體系建設

在教育強國建設中,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的增長(cháng)并非簡(jiǎn)單的數值增加,而是高水平內涵提升和質(zhì)變。要以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提升為抓手,實(shí)現高等教育更高水平的普及,高標準滿(mǎn)足人民對更好教育的新要求新期待。要在規劃目標引領(lǐng)下,通過(guò)建立貫穿從學(xué)前到終身所有教育階段的一體化人才培養模式,培育更多可堪大用、能擔重任的棟梁之材。通過(guò)高等教育普及培養更多創(chuàng )新人才、優(yōu)化人才結構,實(shí)現高質(zhì)量教育體系對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強的高效率支撐。要以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提升為契機,推動(dòng)高校不斷提高教學(xué)質(zhì)量,加強課程建設,改進(jìn)教學(xué)方法,滿(mǎn)足不同學(xué)生的學(xué)習需求和社會(huì )發(fā)展需要。此外,還要促進(jìn)來(lái)華留學(xué)教育高質(zhì)量發(fā)展,提高來(lái)華留學(xué)生源質(zhì)量,優(yōu)化來(lái)華留學(xué)教育規模與結構,提升我國高等教育的國際地位和影響力。

4.合理配置資源以促進(jìn)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持續提升

提高高等教育毛入學(xué)率,意味著(zhù)需要更多的資源滿(mǎn)足更多人的學(xué)習需要。教育管理部門(mén)和高校必須更加科學(xué)地規劃和分配教育資源,注重配置的公平、效率和前瞻性。服務(wù)教育科技和人才一體化發(fā)展戰略,高等教育規模的增量要向圍繞國家戰略需求和“卡脖子”技術(shù)領(lǐng)域相關(guān)的學(xué)科專(zhuān)業(yè)傾斜,向高層次人才傾斜,加強我國高端人才自主培養能力。要基于社會(huì )經(jīng)濟發(fā)展狀況、人口變化和人才需求趨勢,結合學(xué)生流動(dòng)、就業(yè)選擇等現實(shí)條件,充分利用高等教育分布引導人才流動(dòng),最終實(shí)現教育、科技、人才的協(xié)調布局。注重資源使用效益,加強對高等教育的監管和評估,確保每一份投入都能產(chǎn)生最大的教育產(chǎn)出,實(shí)現規模速度與質(zhì)量效益的有機統一。

【作者馬筱瓊 馬曉強,單位:中國教育科學(xué)研究院教育統計分析研究所】

(原載2024年第9期《中國高等教育》)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guān)閱讀

最新發(fā)布
熱門(mén)標簽
點(diǎn)擊排行
熱點(diǎn)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版權所有,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