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檢索頁(yè)>當前

融合·創(chuàng )生:基礎教育擴優(yōu)提質(zhì)行動(dòng)下集團化辦學(xué)的路徑探尋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19 作者:夏冰 來(lái)源: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中國民族教育》

摘要:集團化辦學(xué)是落實(shí)新時(shí)代基礎教育擴優(yōu)提質(zhì)行動(dòng)計劃的重要“切口”。浙江省湖州市愛(ài)山小學(xué)教育集團作為區域內第一批實(shí)施“名校+新?!奔瘓F化辦學(xué)學(xué)校,在實(shí)踐中不斷摸索集團化辦學(xué)方略,學(xué)校管理從“統籌”走向“自主”、文化建設從“移植”走向“共融”、師資隊伍從“稀釋”走向“再生”、課程建設從“傳承”走向“兼容”,融合方式不斷升級轉變,逐步達成“合而至強、和以共進(jìn)”的集團化辦學(xué)效果。

關(guān)鍵詞:擴優(yōu)提質(zhì);教育均衡;集團化辦學(xué)


集團化辦學(xué)是一種以契約為紐帶構建的大規模多層次組織形態(tài),是通過(guò)優(yōu)勢互補或以強帶弱,推進(jìn)教育資源優(yōu)質(zhì)均衡發(fā)展的辦學(xué)模式。浙江省湖州市愛(ài)山小學(xué)教育集團在集團化辦學(xué)的10年探索間,通過(guò)管理升級、文化融合、師資流動(dòng)、課程貫通等手段逐步破解“集而不團”“團而不化”難題,為區域內基礎教育擴優(yōu)提質(zhì)做“加法”。

追本溯源:集團化辦學(xué)的意義追尋

國家相關(guān)政策引領(lǐng)。2012年《國務(wù)院關(guān)于深入推進(jìn)義務(wù)教育均衡發(fā)展的意見(jiàn)》提出了“探索集團化辦學(xué)”;2016 年提出“采取集團化辦學(xué)”“實(shí)施集團化辦學(xué)”以擴大優(yōu)質(zhì)教育資源覆蓋面;黨的二十大報告提出,加快建設高質(zhì)量教育體系,加快義務(wù)教育優(yōu)質(zhì)均衡發(fā)展和城鄉一體化,促進(jìn)教育公平;2023年,《關(guān)于實(shí)施新時(shí)代基礎教育擴優(yōu)提質(zhì)行動(dòng)計劃的意見(jiàn)》要求“大力加強城鄉學(xué)校共同體建設,健全學(xué)區和集團辦學(xué)管理運行機制,促進(jìn)骨干教師交流輪崗和優(yōu)質(zhì)教育資源共享,加快推進(jìn)學(xué)區內、集團內學(xué)校率先實(shí)現優(yōu)質(zhì)均衡”。

區域教育發(fā)展迫切需要。實(shí)踐層面,基于人民群眾對優(yōu)質(zhì)資源需求“井噴”的實(shí)際,江浙地區對集團化辦學(xué)進(jìn)行先行探索。學(xué)校所在地區的集團化辦學(xué)要追溯到2010年,吳興區以“名校+新?!鞭k學(xué)模式成立了第一批集團化辦學(xué)學(xué)校。14年間,城區范圍內集團化學(xué)校逐步實(shí)現了數量、規模、管理、質(zhì)量等多維度升級,形成了優(yōu)質(zhì)教育資源“遍地開(kāi)花”的教育生態(tài)局面。

校本推進(jìn):集團化辦學(xué)的進(jìn)階策略

“集團統籌”到“校區自主”,實(shí)現管理“擴權”。集團化辦學(xué)是為帶動(dòng)更多學(xué)校實(shí)現優(yōu)質(zhì)發(fā)展,其深遠意義就在于促進(jìn)有質(zhì)量的教育公平。集團在規模不斷擴大過(guò)程中,要不斷完善現代管理制度,理順決策、執行、監督、保障等環(huán)節,建立起“以共同進(jìn)步為中心、以制度體系為框架、以規范程序為紐帶”[1]的集團化辦學(xué)運行機制。愛(ài)山小學(xué)現有7個(gè)校區,近4年更以每年新增一個(gè)校區的速度擴大辦學(xué)規模。過(guò)程中,學(xué)校管理團隊通過(guò)“提出模型—落地實(shí)踐—舉證問(wèn)題—迭代模型”的循環(huán)路徑,逐步實(shí)現了集團管理模式的進(jìn)階。

第一階段,集團一體化管理。集團僅有兩校區情況下,采用一體化管理方式,即兩校區同一黨委、同一套行政班子、同一中層團隊,實(shí)行層級式管理。該管理方式能實(shí)現兩個(gè)校區相對均衡發(fā)展的短期目標。

第二階段,集團統籌,條塊結合。集團到達四校區時(shí),迭代原有管理方式,采用集團統籌,條塊結合管理方式,即同一個(gè)黨委,同一套行政班子,行政班子中設分管工作副校長(cháng),各校區配備完整中層隊伍。具體工作由分管副校長(cháng)統籌各校區落實(shí)。但各校區因人員結構和應用環(huán)境的不同,教育質(zhì)量存在差異;學(xué)校管理人員在“集團人”與“校區人”這一雙重身份下存在工作職權不清晰、工作任務(wù)煩冗復雜的問(wèn)題。

第三階段,集團統籌,校區自主。當集團達到五校區以上辦學(xué)規模時(shí),集團統籌、條塊結合管理方式逐漸暴露出規劃落實(shí)不到位、管理系統不科學(xué)、決策制約不完善等問(wèn)題,從而轉型升級至“集團統籌、校區自主”模式,即“人事管理統一、財務(wù)管理統一、制度建設統一、質(zhì)量評價(jià)統一、評估考核統一”,其他日常工作均由校區自主管理。校區在日常運作和特色發(fā)展上擁有更多的自主權。

“文化移植”到“文化融合”,實(shí)現內涵“擴容”。“名校+新?!蹦J降募瘓F化辦學(xué)過(guò)程中,原有名校均有一條貫穿教育教學(xué)的文化生命線(xiàn),視為師生的共同遵循。但新生校區或后加入校區,在初進(jìn)入集團階段,“身份標簽”“強弱地位”等邊界屬性依然明顯。為獲得價(jià)值認同與情感聯(lián)結,學(xué)校不應主張原有文化的“強勢嵌入”,而應主張讓“集團文化”與“校區文化”相互滋養浸潤,讓每個(gè)校區在共同的價(jià)值追求和愿景目標基礎上,弘揚迭代,找到屬于自己的文化內在。愛(ài)山小學(xué)在辦學(xué)理念的融合與發(fā)展上,就采用“橫縱”聯(lián)合推進(jìn)策略,有效實(shí)現學(xué)校辦學(xué)文化從“單向移植”向“整合新生”轉變。

橫向輸出,確保辦學(xué)文化連通與融入。集團將凝聚學(xué)校原有文化精髓的制度、管理、師資等輸出到新校;把學(xué)校教育理念“愛(ài)的教育”融入各校區辦學(xué)行為、辦學(xué)環(huán)境等多方面。尤其面對教師隊伍不斷擴容,將理念傳承作為首要任務(wù),及時(shí)向新加入集團的教師傳遞學(xué)?!皭?ài)的教育”主張。同時(shí),各校區顯性文化如校標、?;?、校歌、文化陣地、各領(lǐng)域品牌建設等處處都融入“愛(ài)”元素。

縱向迭代,實(shí)現辦學(xué)文化創(chuàng )新與豐厚。在一定移植基礎上,各新校區通過(guò)榜樣引領(lǐng)、信息弘揚、人文孵化等舉措,對集團原有內涵文化進(jìn)行與時(shí)俱進(jìn)的迭代打造。以集團新增的某校區為例,其原為國有民辦學(xué)校,在政策因素下,于2022年成為集團又一校區。在此背景下,該校區與集團原有校區之間的管理方式、學(xué)校文化等有諸多不同。集團考量吸收新增校區的原有文化內涵,將該校區原有的“德才兼備”的學(xué)生培養目標與集團“愛(ài)的教育”素養目標糅合打通,互為補充。

“資源稀釋”到“資源再生”,實(shí)現師資“提素”。集團化辦學(xué)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要破解“人”的難題,科學(xué)聯(lián)動(dòng)的教師人力資源管理尤為重要。當各校區聯(lián)結成集團整體時(shí),在師資管理上應實(shí)行統一管理,每學(xué)年根據各校區所需進(jìn)行統一調配,在職稱(chēng)評聘、績(jì)效考核、評優(yōu)評先等方面,應實(shí)行統一標準、統一實(shí)施。[2]同時(shí),建立統一師訓模式,形成梯隊培養機制,構建教師發(fā)展共同體。愛(ài)山小學(xué)積極依托“用好職評、流動(dòng)‘指揮棒’”“搭建專(zhuān)業(yè)成長(cháng)‘腳手架’”兩條路徑協(xié)同推進(jìn)教師隊伍建設,不斷激發(fā)各校區自身活力和潛力、實(shí)現教育質(zhì)量的持續提升,完成了從“輸血”到“造血”的過(guò)程。

一是優(yōu)化機制,用好職評、流動(dòng)“指揮棒”。集團作為職稱(chēng)改革試點(diǎn)學(xué)校,立足實(shí)際,針對“直聘、均衡學(xué)科”等要求,對職稱(chēng)評聘的“方案”“標準”等進(jìn)行逐年修訂完善。同步完善校區間教師流動(dòng)辦法,明確了“一級職稱(chēng)需集團內兩個(gè)校區執教經(jīng)驗”等規定。在幾年實(shí)踐中,逐步達成了調劑教師余缺、優(yōu)化教師結構、實(shí)現師資共享的目標效果。以2023學(xué)年為例,教師在校區間流動(dòng)64人,流動(dòng)比例達10%,學(xué)校共評聘一級教師28名、二級教師44名。

二是培養賦能,搭建專(zhuān)業(yè)成長(cháng)“腳手架”。集團持續激發(fā)“人才集聚”效應,采用校區間師訓聯(lián)動(dòng)機制,通過(guò)“隊伍、科研、課程、資源、活動(dòng)、成果支撐”六個(gè)重點(diǎn)建設路徑,打造形成“名師工作室—班輔工作坊—新青成長(cháng)營(yíng)—校區研修團—學(xué)科研究組”的教師成長(cháng)培養鏈,營(yíng)造師資高質(zhì)量發(fā)展生態(tài)。尤其是以集團名義打造20個(gè)校級名師工作室,帶動(dòng)各校區200多位骨干教師成長(cháng)。以班輔名師工作室為例,大力開(kāi)展“效能溝通情境對話(huà)”等校本培訓,實(shí)現團隊從“經(jīng)驗型”向“研究型”轉變;以數學(xué)名師工作室為例,就采用“三段十步”教研模式圍繞整合教學(xué)研究進(jìn)行了50余次的課例研討。

“固守成規”到“兼容并蓄”,實(shí)現課程“提效”。集團學(xué)校在課程改革中具有得天獨厚的資源優(yōu)勢。在課程實(shí)踐中,一方面,應給予統一課程管理與實(shí)施等“規定動(dòng)作”;另一方面,基于校區資源豐富,課程建設各有特色的辦學(xué)實(shí)際,應鼓勵各校區在課程實(shí)施上創(chuàng )新“自選動(dòng)作”,利用師資、場(chǎng)域、原有校本課程等,實(shí)現“生長(cháng)”和“增值”,達到既統一又富有個(gè)性的集團化辦學(xué)狀態(tài)。愛(ài)山小學(xué)堅守兒童立場(chǎng),采集各校區特色資源,升級校本課程體系,并開(kāi)展浸潤式的行動(dòng)體驗。兩項行動(dòng)整體聚合、彼此支持,構成了促進(jìn)學(xué)生品格提升的具體實(shí)施內容。

首先,升級體現特色的校本課程。集團采集校區優(yōu)勢,合理規劃、精心打造并逐步成熟指向學(xué)生“賢達、智慧、創(chuàng )新、博愛(ài)、樂(lè )觀(guān)”等素養發(fā)展的課程體系,架構“鴻漸之翼”陽(yáng)光健身課程、“東坡書(shū)院”藝術(shù)陶冶課程、“見(jiàn)賢思齊”社會(huì )體驗課程、“明體達用”博學(xué)探究課程、“崇賢仁愛(ài)”尚德敦行課程等五大課程群??v向貫通學(xué)段,橫向打通校區,探索育人模式。在此頂層設計下,校區各有側重,借助不同資源優(yōu)勢開(kāi)設與校區特色適性的校本課程,引導學(xué)生關(guān)愛(ài)自我、關(guān)愛(ài)他人、關(guān)愛(ài)自然、關(guān)愛(ài)社會(huì )。以集團下仁西校區為例,聯(lián)動(dòng)校內外名師資源,采用“6+3”模式,開(kāi)設“益智游戲”“雕版印刷”等具體內容,實(shí)現晚托課程化,滿(mǎn)足學(xué)生個(gè)性化發(fā)展需要。

其次,開(kāi)展多樣態(tài)浸潤式行動(dòng)體驗。不同校區圍繞“心中有愛(ài)”主題開(kāi)展不同樣態(tài)的浸潤式行動(dòng)體驗,努力挖掘“愛(ài)的文化”所蘊含的多維精神內核。例如,圍繞“愛(ài)國主義”教育,鳳西校區就側重加強紅色教育,開(kāi)展“紅色信物百年傳”等實(shí)踐項目;奧體校區則側重于將傳統文化中的書(shū)法、戲曲等引進(jìn)校園,浸潤式體驗厚重的文化底蘊,指向培養有文化自信的孩子。

行動(dòng)反思:集團化辦學(xué)的未來(lái)可行探索

集團化學(xué)校內的優(yōu)質(zhì)教育資源絕對總量有限。隨著(zhù)集團化矩陣擴大,優(yōu)質(zhì)資源孵化的速度跟不上需求增長(cháng)的速度,就會(huì )導致資源供給與提升集團化學(xué)校優(yōu)質(zhì)發(fā)展所需資源之間的缺口逐漸擴大,[3]集團化辦學(xué)可能存在“大而不強”“行動(dòng)緩慢”的問(wèn)題,制約擴優(yōu)提質(zhì)效度。

愛(ài)山小學(xué)在2020年以后,每年都新增校區,已形成七校區辦學(xué)規模,教師達640多人,學(xué)生達12000余名。發(fā)展過(guò)程中就出現了校區發(fā)展不均衡、教師成長(cháng)不均衡、學(xué)生家長(cháng)滿(mǎn)意度不均衡等制約因素。在未來(lái)實(shí)踐中,集團也將在教育行政部門(mén)的引領(lǐng)下,就“最優(yōu)規?!焙汀巴顺鰴C制”嘗試探索,從而達成集團的可持續發(fā)展。

綜上所述,集團化辦學(xué)是為基礎教育擴優(yōu)提質(zhì)做“加法”的創(chuàng )新之路。實(shí)施集團化辦學(xué)的學(xué)校應積極作為,通過(guò)管理“擴權”、文化“擴容”、師資“提素”、課程“提效”等手段,逐步實(shí)現辦學(xué)從“擴優(yōu)”到“提質(zhì)”的轉向,從而促進(jìn)集團化辦學(xué)的利益最大化發(fā)展。

參考文獻:

[1] 范小梅,戴暉,柏松江. 學(xué)區化與集團化關(guān)系考辨[J]. 教育與教學(xué)研究,2022(5):1-12.

[2] 楊曉瑩,楊小微. 共享發(fā)展:基礎教育集團化辦學(xué)的路徑探尋[J]. 教育發(fā)展研究,2020(2):34-41.

[3] 余曉堰,寧本濤. 優(yōu)化機制,統籌學(xué)區,推進(jìn)城鄉教育一體化[N]. 光明日報,2023-9-19(13).

(作者系浙江省湖州市愛(ài)山小學(xué)教育集團副校長(cháng))

責任編輯:徐楊

《中國民族教育》2024年第6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guān)閱讀

最新發(fā)布
熱門(mén)標簽
點(diǎn)擊排行
熱點(diǎn)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版權所有,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