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檢索頁(yè)>當前

教育家精神:“大國良師”的時(shí)代畫(huà)像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25 作者:黃濤 謝姣 來(lái)源: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人民教育》

放眼寰宇,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加速演進(jìn),全球各領(lǐng)域、全方位競爭日趨激烈,教育作為科技創(chuàng )新變革和人類(lèi)社會(huì )發(fā)展的重要基礎,始終占據著(zhù)國際競爭的關(guān)鍵領(lǐng)域。教師是教育工作的中堅力量,有高質(zhì)量的教師,才會(huì )有高質(zhì)量的教育。我國現有各級各類(lèi)專(zhuān)任教師1800多萬(wàn),打造一支高素質(zhì)專(zhuān)業(yè)化創(chuàng )新型教師隊伍,是推進(jìn)教育現代化和高質(zhì)量發(fā)展的制勝關(guān)鍵,更是加快建設教育強國、科技強國、人才強國的不拔之基。黨中央、國務(wù)院始終高度重視教師隊伍建設,以教育家型師資培育為主線(xiàn),立體化布局、全方位施策,逐步形成了中國特有的教育家精神實(shí)體及其價(jià)值載體。在2023年全國優(yōu)秀教師代表座談會(huì )上,習近平總書(shū)記深刻闡釋了中國特有的教育家精神,更進(jìn)一步明確了“大國良師”的精神旨要和理想形塑,為全面深化新時(shí)代教師隊伍建設提供了根本遵循和進(jìn)步導引。

教育家精神充分體現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對教師隊伍建設的持久關(guān)注和深入思考,彰顯了加快建設教育強國戰略部署的核心關(guān)切與高遠布局。從發(fā)展脈絡(luò )而言,教育家精神是對“四有”好老師、“四個(gè)引路人”“四個(gè)相統一”,“經(jīng)師”和“人師”的統一者,學(xué)生為學(xué)、為事、為人的“大先生”等系列重要論述的內涵延展與高度凝練,具有鮮明的中國特色和時(shí)代特征[1];從內涵本源而言,教育家精神根植于源遠流長(cháng)的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立足于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的中國實(shí)踐,孕育于波瀾壯闊的教育改革發(fā)展歷程,是新時(shí)代優(yōu)秀教師崇高理想的表征、先進(jìn)能量的體現,更是教育家精神譜系的賡續。對教育家精神的叩問(wèn),應充分依托其文化土壤與時(shí)代背景,指向教育強國建設的未來(lái)圖景,探解其深厚的思想內涵與價(jià)值意蘊,從而建構起優(yōu)秀教師得以競相涌現的實(shí)然路徑與策略體系。

一、何因:教育家精神的價(jià)值意蘊

國將興,必貴師而重傅。教育家精神是個(gè)體價(jià)值與社會(huì )價(jià)值的有序統一,是家國情懷與國際視野的有機融合,可以從教育載道、教育強國、教育惠民三個(gè)方面攬觀(guān)其價(jià)值意蘊。

一是載道:民族文化成其精神內核。中國教育積厚流光、澤被千秋,歷代“先生”以文化人、薪火相傳。從“育才造士,為國之本”的信念之源到“教之以事而喻諸德者”的立德之本,從“教學(xué)之法,本于人性,磨揉遷革,使趨于善”的開(kāi)智之明到“格物致知,誠意正心”的求善之道,從“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兼愛(ài)之心到“教育為公以達天下為公”的濟世之志,教育家精神浸潤著(zhù)民族文化的人格氣韻,升華了中國特有的師道精神,形成了“大國良師”的時(shí)代畫(huà)像,彰顯了新時(shí)代優(yōu)秀教師的精神風(fēng)貌。大力弘揚教育家精神,是勢之所趨、道之所往、理之所及,將進(jìn)一步完善教師群體價(jià)值旨歸和中國師道文化體系,進(jìn)一步彰顯人民至上的文化底蘊和“國之大者”的挺膺擔當,為廣大教師立足中國大地、踐行育人使命提供豐厚的精神土壤和不竭的動(dòng)力源泉。

二是強國:教育強國就其動(dòng)力之源。教育是全面推進(jìn)強國建設、民族復興偉業(yè)的重要途徑。當前,全球數字化奔涌式發(fā)展,數字變革牽引教育未來(lái)已然勢不可當,我們迫切需要培養具有家國情懷和國際視野的時(shí)代新人,迫切需要以數字教育的新動(dòng)能新優(yōu)勢鞏固中國式教育現代化的話(huà)語(yǔ)體系。教育家精神有利于讓廣大教師應勢而為,積極推動(dòng)教育變革,為教育現代化建設和高質(zhì)量發(fā)展固本夯基。教育家精神既有以人為本的內核持重、求進(jìn)向善的動(dòng)力維穩,又彰顯著(zhù)與時(shí)俱進(jìn)的進(jìn)步意義和言傳身教的示范效用,有助于引領(lǐng)和帶動(dòng)教師隊伍正面迎接數智時(shí)代的教育挑戰,積極探索利用數字技術(shù)破解傳統教育資源之寡境、評價(jià)之藩籬、質(zhì)效之困局、個(gè)性之迷失等諸多難題,持續推動(dòng)教育高質(zhì)量發(fā)展。當代中國迫切需要教育家,當代中國更能產(chǎn)生教育家。

三是惠民:人民滿(mǎn)意為其目標導向。人民滿(mǎn)意是教育的最高宗旨和價(jià)值旨歸,也是廣大教師的時(shí)代使命和理想追求。教師是立教之本、興教之源,是教育發(fā)展的第一資源。大力弘揚教育家精神,積極培育教育家梯隊,有助于激發(fā)廣大教師自我完善、不斷超越的精神動(dòng)力,增強教師隊伍崇教愛(ài)生、求真育人的創(chuàng )新活力,形成全社會(huì )尊師重教、崇智尚學(xué)的良好氛圍。一批又一批教育家將以身作則踐行中國特有的教育家精神,身體力行成就“為人民辦教育、辦好人民滿(mǎn)意教育”的先進(jìn)典型,當之無(wú)愧地成為屹立于民族之林、造福于一方百姓的“高山”。

二、何以:教育家精神的結構內涵

一是教育家精神的“六個(gè)維度”。教育家精神是一批又一批教育家在長(cháng)期投身教育、奉獻教育的實(shí)踐中所凝練出來(lái)的理想追求、情感價(jià)值、職業(yè)操守、道德風(fēng)范等的總和,[2] 既是中國教育實(shí)踐的思想結晶和精神升華,更是新時(shí)代教師力行致遠的內生動(dòng)力和精神指引。[3] 探析教育家精神,有利于教師引為鏡鑒、觀(guān)照自身,不斷汲取成長(cháng)力量。

以“心有大我、至誠報國的理想信念”立根。《學(xué)記》有云“古之王者,建國君民,教學(xué)為先”,體現了社會(huì )本位論的教育目的觀(guān),彰顯了教育的政治功能,也反映了教育家應有的國本意識和家國情懷。廣大教師從事的是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教育事業(yè),培養的是社會(huì )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就必須堅持貫徹黨的教育方針,全面落實(shí)立德樹(shù)人根本任務(wù),堅持為黨育人、為國育才,這既體現了教師心懷“國之大者”的價(jià)值志向與忠誠信仰,更彰顯了中華民族自古“先天下之憂(yōu)而憂(yōu),后天下之樂(lè )而樂(lè )”的風(fēng)骨氣度,既是立德之源,更是立功之本。[4]

以“言為士則、行為世范的道德情操”立德。清識難尚,至德可師。教師被譽(yù)為“人類(lèi)靈魂的工程師”,是“太陽(yáng)底下最光輝的職業(yè)”,自古被賦予“高山仰止,景行行止”的職業(yè)規范、行為準則、道德操守和人格力量?!抖Y記》有道:“師也者,教之以事而喻諸德也?!毖詡魃斫淌墙逃倔w功能的有力呈現,教師克己慎獨、明善誠身,學(xué)生耳濡目染、不學(xué)以能,則教育春風(fēng)化雨、厚德廣惠。廣大教師肩負著(zhù)培根鑄魂的偉大使命,更應立德垂范、教化育人,以身作則引導學(xué)生踐行社會(huì )主義核心價(jià)值觀(guān),健全人格,全面發(fā)展,為文明賡續、社會(huì )和諧、國家繁榮作出積極貢獻。

以“啟智潤心、因材施教的育人智慧”立業(yè)。《論語(yǔ)·述而》有云:“不憤不啟,不悱不發(fā)?!睂W(xué)生是教育的邏輯起點(diǎn),也是教育的過(guò)程終端,更是教育的本位主體。教育家作為教師隊伍中的業(yè)務(wù)翹楚,必須深諳教育規律和學(xué)生成長(cháng)規律,更具發(fā)展思維和教育人文素養,能夠尊重學(xué)生主體地位和獨立人格,因人而異、因勢利導開(kāi)展教育活動(dòng),讓學(xué)生在啟迪智慧、潤養心靈的過(guò)程中實(shí)現全面而個(gè)性化的成長(cháng)。育人智慧是教師的理念主張、價(jià)值取向、策略?xún)A好、行為風(fēng)格、職業(yè)境界等的“集大成者”,是廣大教師的立業(yè)之本、履職所求,更是弘揚和賡續教育家精神的關(guān)鍵載體和重要內容。

以“勤學(xué)篤行、求是創(chuàng )新的躬耕態(tài)度”立學(xué)。《論語(yǔ)》有言:“百工居肆以成其事,君子學(xué)以致其道?!睂W(xué)習、實(shí)踐和創(chuàng )新是教師必須具備的終身能力,是教師的專(zhuān)業(yè)勝任力、時(shí)代適應力及其發(fā)展可持續性的關(guān)鍵要素。陶行知先生認為唯有日日論教方得其樂(lè ),也強調有敢探新理之深的創(chuàng )造精神、有敢入邊境之遠的開(kāi)辟精神者,即為“第一流的教育家”??梢?jiàn),躬耕態(tài)度是一種教人向學(xué)的內在力量和使人向新的直接驅動(dòng),表明了教師對知行合一的不懈追求,彰顯了教師愿與時(shí)俱進(jìn)的革新志向,為教師終身踐履育人本職提供內生動(dòng)力和重要引擎。

以“樂(lè )教愛(ài)生、甘于奉獻的仁愛(ài)之心”立魂。教育家夏尊先生形容教育里的愛(ài),就像池塘里的水,沒(méi)有愛(ài)就沒(méi)有教育。教育是對生命的高度覺(jué)醒,愛(ài)就是教育的靈魂。教育家于漪老師進(jìn)一步指出,師愛(ài)的最高境界叫作“仁愛(ài)”?!叭蕫?ài)”是一種博大而深邃的情懷,是中華民族道德精神的象征,既孕育著(zhù)教師春蠶吐絲、蠟炬成灰的高尚情操,也彰顯了教師厚德載物、無(wú)私奉獻的寬厚胸懷?!叭蕫?ài)”的教育溫潤“仁愛(ài)”的社會(huì ),“仁愛(ài)”的社會(huì )滋養“仁愛(ài)”的教育,“仁愛(ài)”的民族同心同德,就是強國建設的精神支柱和理想之魂。

以“胸懷天下、以文化人的弘道追求”立志。《孟子·盡心上》云“夫君子所過(guò)者化,所存者神,上下與天地同流”,講的就是兼善天下、弘道養正的精神力量。教師自古身負建國君民、教化人倫的社會(huì )責任,是真理的發(fā)現者、生產(chǎn)者和傳播者,作為“弘道”的主體,具有崇高的濟世理想和精神境界。在中國式現代化新征程上,教育家更應具有大格局、大情懷、大志向,堅守正道、堅定衛道、堅持弘道,樹(shù)立全球視野、跨文化理解和可持續發(fā)展思維,培育學(xué)生正確的世界觀(guān)、人生觀(guān)、價(jià)值觀(guān),矢志成為全人類(lèi)共同價(jià)值的捍衛者和倡導者,成為“大道之行、天下為公”的守衛者和踐履者。

二是教育家精神的“兩種結構”。教育家精神的六個(gè)維度之間邏輯嚴密、結構嚴謹,形成了相互依存、有機統一的精神整體。解構教育家精神,有利于教師重塑價(jià)值觀(guān)念,重構知識方法,更好地理解教育家精神的生成邏輯、作用機制和提升路徑,不斷明晰奮進(jìn)方向。

從生成機理來(lái)看。教育家精神的六個(gè)維度有如生長(cháng)之樹(shù)木,“理想信念”和“道德情操”如同樹(shù)根,觸達孕育教育家精神的沃野,發(fā)揮了“培養皿”的作用;“育人智慧”和“躬耕態(tài)度”恰似樹(shù)干,疏通滋養教育家精神的營(yíng)養,起到了“供給站”的功能;“仁愛(ài)之心”和“弘道追求”宛如樹(shù)冠,承接成就教育家精神的陽(yáng)光雨露,提供了“啟明星”的價(jià)值??梢哉f(shuō),此三者從“真、善、美”的角度,循序漸進(jìn)地闡明了教育家精神的內部邏輯和生長(cháng)機理。

其一是為師為真。千教萬(wàn)教,使人求真。教師歷來(lái)肩負著(zhù)培養社會(huì )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的光榮使命,擁有堅定的理想信念和高尚的道德情操是為師的重要基礎和必要條件,更是扎根中國大地辦教育的人格寫(xiě)照,廣大教育家正是因為胸懷“國之大者”,才能潤己澤人、垂范世人,彰顯教師本真。

其二是盡責盡善。善之本在教,教之本在師。教育是一種使教育者和受教育者都更加完善的活動(dòng)。篤行從教、躬身傳教、因材施教、圖新強教等無(wú)一不是教育家職業(yè)精神的鮮明刻畫(huà),這種盡職盡責、求道求善、成己成人的精神養分潤養著(zhù)教育家的職業(yè)理想,更促生了“教人至難,必盡人材”的實(shí)踐具象。

其三是向上向美?!盀樘斓亓⑿?、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xué)、為萬(wàn)世開(kāi)太平”寄托著(zhù)中國文人的志向抱負與情懷擔當,“大道之行,天下為公”更體現了無(wú)數仁人志士的不懈堅守和境界追求。廣大教師尤其是教育家承擔著(zhù)塑造靈魂、傳承文明的重要使命,更應放眼世界、洞察時(shí)代,努力涵養大視野、大格局、大情懷、大智慧,培育具有中國精神、舉目全球發(fā)展、可堪復興重任的時(shí)代新人,為加速實(shí)現“美美與共、天下大同”的全球化發(fā)展格局貢獻教育力量。

從邏輯理路來(lái)看。教育家精神的六個(gè)維度又如視域之整合,“道德追求”和“仁愛(ài)之心”是從本體層面解析教育家的具體內涵;“理想信念”和“弘道追求”是從價(jià)值層面探討教育家的精神品質(zhì);“育人智慧”和“躬耕態(tài)度”則是從實(shí)踐層面揭示教育家的行為特質(zhì)。此三者從“知、信、行”的角度,“三位一體”地明確了教育家精神的概念要義及其功能結構。

其一是從本體論而言。有教無(wú)類(lèi),仁者愛(ài)人?!傲⒌隆迸c“樹(shù)人”既是教育家的功能本體與目標本則,更是教育家精神的內涵本質(zhì)與價(jià)值本源,體現了教育家“德被八方”的高尚品德和“仁及萬(wàn)物”的深厚情懷。深刻認識和大力弘揚教育家精神,必須厚植其文化土壤、扎根其教育事業(yè),鑄造以?xún)?yōu)秀教師引領(lǐng)教育創(chuàng )新變革的先進(jìn)典范。

其二是從價(jià)值論而言。報國信念與弘道追求彰顯了“家國天下”的價(jià)值取向和“育人載道”的價(jià)值實(shí)踐,是教育人民立場(chǎng)、政治屬性、社會(huì )價(jià)值的生動(dòng)體現,揭示了教育家之于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建設及實(shí)現全人類(lèi)共同價(jià)值的獨特作用,詮釋了“為人類(lèi)謀進(jìn)步,為世界謀大同”的教育應然價(jià)值與發(fā)展方向,體現了教育家的創(chuàng )新性和進(jìn)步性。

其三是從實(shí)踐論而言。馬克思主義認為:“全部社會(huì )生活在本質(zhì)上是實(shí)踐的?!苯逃揖裰笇V大教師在從教生涯中保持虛懷若谷、求知若渴的態(tài)度,涵養守正創(chuàng )新、開(kāi)拓進(jìn)取的意念,提升教無(wú)常師、教學(xué)相長(cháng)的認識,形成循循善誘、諄諄教導的智慧,不斷在實(shí)踐中鍛造意志品格,凝練獨到見(jiàn)解和教學(xué)風(fēng)格,努力成為能夠以一己之力影響一方的“教育大家”。

三、何為:教育家精神的實(shí)踐路向

從“三個(gè)層面”攬觀(guān)教育家精神的內涵要義是為“知其然”,從“六個(gè)維度”和“兩種結構”探析其邏輯理路是為“知其所以然”,而要鍛造數以萬(wàn)計的教育家型教師更當“知其所以必然而后然”。教育家精神是廣大人民教師的精神標識和時(shí)代圖騰,能夠激發(fā)教師安心從教、熱心從教、精心從教的內生力量,極大助益更加公平、更高質(zhì)量、更可持續的教育體系建設。只有堅持全過(guò)程全方位全員涵養和弘揚教育家精神,才能引導更多教師躬耕教壇、垂范桃李,從中建立價(jià)值歸屬感、職業(yè)幸福感和集體榮譽(yù)感,加快形成教育家精神引領(lǐng)下的優(yōu)秀人才爭相從教、敬業(yè)愛(ài)教、極能施教的良好局面,為教育強國建設強基賦能。

一是縱向延伸,全過(guò)程涵養教育家精神。教師是最具主觀(guān)能動(dòng)性及生成增值性的教育資源,教師的發(fā)展過(guò)程可能成為教育家的成長(cháng)史,而教育家的成長(cháng)史可能影響教育的發(fā)展過(guò)程。培育和弘揚教育家精神,要全面深化教師教育振興行動(dòng)計劃,貫徹落實(shí)教育部“強師計劃”“優(yōu)師計劃”等,著(zhù)力完善教師專(zhuān)業(yè)成長(cháng)閉環(huán),將教育家精神納入教師資格準入、繼續教育、績(jì)效考評、職稱(chēng)評聘等職業(yè)生涯全周期各環(huán)節,成為教師專(zhuān)業(yè)發(fā)展的“硬指標”,推動(dòng)教師變被動(dòng)接受培訓為主動(dòng)建構知識,建立職業(yè)自信和專(zhuān)業(yè)自覺(jué),實(shí)現心智涵養和精神升華。要著(zhù)力打造適應新技術(shù)變革的數字師資,推動(dòng)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數字技術(shù)與教師隊伍建設深度融合,建設全要素、多元化、成體系、持續性、增值式的教師專(zhuān)業(yè)發(fā)展質(zhì)量監測系統,伴隨式、聯(lián)通化、多模態(tài)采集教師教、學(xué)、研、管等行為數據,繪制教師專(zhuān)業(yè)群像和個(gè)性畫(huà)像,對教師擇業(yè)動(dòng)機傾好、就業(yè)價(jià)值取向、職業(yè)認同程度等多方面進(jìn)行追蹤評價(jià),量身定制高價(jià)值取向、強隱私保護、可永久存儲的電子檔案,為教師提供問(wèn)題診斷、資源推薦、發(fā)展導航、聯(lián)盟互助等精準化、個(gè)性化服務(wù),打造教師“一對一”智能助手,切實(shí)提高教育家培養的針對性、持續性和實(shí)效性。同時(shí),要切實(shí)維護教師權益和尊嚴,著(zhù)力完善績(jì)效評定標準,改善專(zhuān)業(yè)職稱(chēng)結構,提升教師待遇保障,探索“教育博士”和“教育家”雙線(xiàn)并軌、交叉培養或預備培育等機制,打造一批切實(shí)熱心愛(ài)教、扎實(shí)躬身從教、務(wù)實(shí)科研促教的高素質(zhì)專(zhuān)業(yè)化創(chuàng )新型教育家隊伍。

二是橫向拓展,全方位弘揚教育家精神。教師是社會(huì )的寶貴資源,是培養未來(lái)人才的重要力量。只有全社會(huì )尊師重教、蔚然成風(fēng),教育家精神才能得到滋養,優(yōu)秀教育家才能不斷涌現。要著(zhù)力完善相關(guān)政策和體制機制建設,整合師范院校、科研機構、中小學(xué)校、社會(huì )組織等各方優(yōu)勢,打通教師職前教育、跟崗實(shí)習、在職研訓、興趣培養、選拔評先等活動(dòng)環(huán)節,統籌大規模集中服務(wù)和關(guān)鍵性節點(diǎn)支撐,支持教師可持續、多元化、個(gè)性化發(fā)展,為教育家的涌現夯實(shí)沃土。要靈活借力區域教師聯(lián)盟作用,因地制宜打造集課程資源開(kāi)發(fā)、教學(xué)創(chuàng )新實(shí)踐、教師專(zhuān)業(yè)發(fā)展、教育行動(dòng)研究、綜合指揮調度等多模塊為一體的區域教育發(fā)展中心,推進(jìn)教師結群互助、資源置換、能力互補,構建區域教育改革發(fā)展策源地和單元體,最大化實(shí)現教師能力溢價(jià)和團體增智,推進(jìn)教育家的本地化培育及教育體系化變革。要著(zhù)力完善全民尊師重教的社會(huì )氛圍,充分發(fā)揮數字融媒體作用,形成全方位、多角度的宣傳矩陣,讓“教育故事”在全社會(huì )廣為流傳,讓一批又一批教育家典型及其優(yōu)秀事跡走進(jìn)千家萬(wàn)戶(hù),帶動(dòng)廣大教師向榜樣致敬、向先鋒學(xué)習,形成全社會(huì )尊師敬師愛(ài)師的良好風(fēng)氣。要堅持對外開(kāi)放,讓中國教育家走上國際教育舞臺,提升我國教育的世界影響力和話(huà)語(yǔ)權,讓更多教育智慧如璀璨繁星惠及后人。

三是導向突出,全員化發(fā)展教育家精神。一直以來(lái),教師被賦予“人梯”“蠟燭”“園丁”等美譽(yù),這既是對優(yōu)秀教師的集體褒揚,更是對教師職業(yè)的形象要求。面對當前教師隊伍存在的結構失衡、質(zhì)量失準、管理失序、道德失范等問(wèn)題,亟須以教育家精神為引領(lǐng)、以教師為主體,推進(jìn)師德自肅和角色重塑,讓更多教師基于職業(yè)實(shí)現理想自我,從“教書(shū)匠”“窮書(shū)生”轉向正心、正脊、正道的“人民教育家”。要引導教師革新教育理念,深刻思索為什么投身教育、想辦什么樣的教育、怎樣辦好教育等核心問(wèn)題,讓教師在“自問(wèn)自答自究”中積淀教育思想,確立教育主張,凝練教學(xué)風(fēng)格,形成獨特育人藝術(shù),在三尺講臺書(shū)寫(xiě)“人生教案”,以一腔熱血丈量“樹(shù)人長(cháng)征”,真正將教育家精神植入職業(yè)發(fā)展“基因鏈”。要引導教師主動(dòng)擁抱數字變革,充分釋放數智驅動(dòng)、具身交互、群智涌現等技術(shù)功能,探索運用數字技術(shù)優(yōu)化教學(xué)、強化教研、深化教改的方式方法,促進(jìn)教師經(jīng)驗迭代、認知重構、理念重塑,切實(shí)提升數字化教學(xué)適應力、勝任力和創(chuàng )造力,做“數字原住民”的良師益友,培養更多適應未來(lái)的創(chuàng )新人才。要借助互聯(lián)網(wǎng)實(shí)時(shí)交互、高速觸達、開(kāi)放共享等特征,一方面積極整合社會(huì )資源,推進(jìn)不受時(shí)空、領(lǐng)域等多重限制的在線(xiàn)學(xué)習集群與學(xué)分認證,幫助教師汲取育人智慧、記錄成長(cháng)軌跡,不斷實(shí)現自我超越,同時(shí)支持教師線(xiàn)上組班授課、拓寬三尺講臺,讓智慧結晶惠及更多教育同人;另一方面,要依托互聯(lián)網(wǎng)長(cháng)久存儲并廣泛傳播教育家精神之典范,倍增教育家精神的影響范圍和作用程度,逐步完善教育家培育生態(tài)鏈,讓教育家精神釋放出更加強大的文化先導力和時(shí)代感召力。

本文系寧夏教育廳2024年度美育教學(xué)研究課題“數字化賦能基礎教育美育教學(xué)研究”(課題編號:MY2024002)的研究成果

注釋?zhuān)?/span>

[1] 潘玉騰. 教育強國視域下弘揚教育家精神的邏輯理路[J]. 國家教育行政學(xué)院學(xué)報,2023,(10):36-45.

[2] 程斯輝. 弘揚教育家精神是推動(dòng)中國教育事業(yè)發(fā)展的內生力量[J]. 湖北教育(政務(wù)宣傳),2023,(10):6-7.

[3] 龐立生,李鐵錚. 中國特有的教育家精神的本質(zhì)內涵與價(jià)值旨趣[J]. 東北師大學(xué)報(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版),2023,(06):8-14.

[4] 張志勇,史新茹.“中國特有的教育家精神”的演進(jìn)邏輯、本質(zhì)內涵和時(shí)代價(jià)值[J]. 中國教育學(xué)刊,2023,(11):1-6+96.

(作者黃濤系華中師范大學(xué)人工智能教育學(xué)部教授、博士生導師,教育大數據應用技術(shù)國家工程技術(shù)研究中心副主任;謝姣系華中師范大學(xué)人工智能教育學(xué)部博士研究生)

《人民教育》2024年第10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guān)閱讀

最新發(fā)布
熱門(mén)標簽
點(diǎn)擊排行
熱點(diǎn)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版權所有,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