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檢索頁(yè)>當前

青少年學(xué)業(yè)壓力與心理健康:溯源分析、影響機制與應對策略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26 作者:王慧 馮廷勇 來(lái)源: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人民教育》

近年來(lái),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問(wèn)題逐步成為全社會(huì )普遍關(guān)注的教育難題,并呈現出“低齡化”趨勢[1],加強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已成為全社會(huì )的共識。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和關(guān)心廣大學(xué)生的心理健康和成長(cháng)發(fā)展,黨的二十大報告也明確提出要“重視心理健康和精神衛生”。

隨著(zhù)經(jīng)濟社會(huì )快速發(fā)展,國民文化素質(zhì)不斷提升,家長(cháng)越來(lái)越重視孩子的教育。然而,隨之而來(lái)的學(xué)業(yè)壓力也逐漸成為影響青少年心理健康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學(xué)業(yè)壓力,是指學(xué)習者對超出自己應對能力或可能威脅到自身的學(xué)業(yè)內外環(huán)境要求的反應或感受[2],它不僅影響著(zhù)學(xué)生的身心健康發(fā)展,甚至關(guān)系著(zhù)我國基礎教育事業(yè)發(fā)展的綜合水平。2023年4月,教育部等十七部門(mén)聯(lián)合印發(fā)《全面加強和改進(jìn)新時(shí)代學(xué)生心理健康工作專(zhuān)項行動(dòng)計劃(2023—2025年)》,明確提出“重點(diǎn)關(guān)注面臨學(xué)業(yè)就業(yè)壓力的學(xué)生……強化應急心理援助,有效安撫、疏導和干預”。那么,青少年學(xué)業(yè)壓力的來(lái)源有哪些?學(xué)業(yè)壓力如何影響青少年的心理健康?面對學(xué)生的學(xué)業(yè)壓力,如何有效干預?

一、青少年學(xué)業(yè)壓力的溯源分析

在教育不斷改革與發(fā)展的進(jìn)程中,學(xué)生學(xué)業(yè)負擔過(guò)重是一個(gè)長(cháng)期存在的問(wèn)題。新中國成立以來(lái),國家在減輕學(xué)生學(xué)業(yè)負擔方面作出了多次努力與嘗試。2021年,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wù)院辦公廳印發(fā)《關(guān)于進(jìn)一步減輕義務(wù)教育階段學(xué)生作業(yè)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jiàn)》,再次從國家層面出發(fā)減輕學(xué)生的學(xué)習負擔以及由此帶來(lái)的學(xué)業(yè)壓力,給青少年營(yíng)造積極的成長(cháng)空間。陳旭[3]、李田偉[4]、劉在花[5]、梁艷芳[6]等人的研究表明,就近20年來(lái)看,“改革校內課程課堂與整治校外培訓機構”這套組合拳在一定程度上確實(shí)改善了學(xué)生的學(xué)業(yè)負擔,第二個(gè)十年(2013—2022)相比第一個(gè)十年(2003—2012),學(xué)生“明面(即學(xué)校內)”上的學(xué)業(yè)負擔整體有所降低。但值得關(guān)注的是,很多學(xué)生反映自己感受到的主觀(guān)學(xué)業(yè)壓力仍在不斷上升。究其原因,可以從四個(gè)方面追根溯源。

(一)來(lái)自社會(huì )的內卷壓力

隨著(zhù)社會(huì )發(fā)展,“考大學(xué)”已經(jīng)變得非常普遍。與此同時(shí),為了提高不同層次學(xué)生的就業(yè)競爭力,社會(huì )對職業(yè)教育的關(guān)注度也進(jìn)一步凸顯。但是,很多家長(cháng)的傳統教育觀(guān)念仍然根深蒂固,認為只有通過(guò)普通高中考取大學(xué)才是所謂的“正途”,對職業(yè)教育這層身份并不認同[7]。高等教育的普及和嚴峻的就業(yè)環(huán)境讓大多數家長(cháng)提高了對孩子的學(xué)業(yè)期望,再經(jīng)過(guò)社會(huì )大環(huán)境的發(fā)酵,步步內卷、層層加碼,進(jìn)而轉變?yōu)閷W(xué)業(yè)壓力強加在青少年身上。生活中,很多孩子為了獲得更多、更優(yōu)的普通教育機會(huì ),不斷參加各種培訓班、各類(lèi)比賽、課外活動(dòng)等,時(shí)間安排非常緊張,這背后有多大的學(xué)業(yè)壓力不言而喻。

(二)來(lái)自父母的期望壓力

《全國家庭教育狀況調查報告(2018)》(簡(jiǎn)稱(chēng)“調查報告”)指出,95%以上的四年級和八年級家長(cháng)都期望自己孩子的成績(jì)是班里中等或中等以上,45.9%的四年級家長(cháng)期望孩子的成績(jì)是“班里前三名”,42.7%的八年級家長(cháng)期望孩子的成績(jì)是“班里前十名”。這顯然是違背科學(xué)規律的,不可能有95%以上的孩子成績(jì)在班上中等或中等以上,也不可能有40%以上的孩子都是前三名或者前十名,因為人類(lèi)的智力或學(xué)業(yè)成績(jì)大體呈“正態(tài)分布”。有些孩子的學(xué)習能力、潛力或許可以取得名列前茅的成績(jì),但大部分孩子的學(xué)習能力確實(shí)無(wú)法達到家長(cháng)的高期望。最終,家長(cháng)對孩子成績(jì)的不合理期望便轉嫁到了對孩子學(xué)業(yè)的評價(jià)上,比如“你學(xué)習也太不認真了”“如果你再努力一點(diǎn),你肯定可以……”諸如此類(lèi)。這些言行傳遞的往往不是鼓勵,而是過(guò)多的學(xué)業(yè)監控和評價(jià)性壓力,讓孩子產(chǎn)生“如果我不能取得好成績(jì),就毫無(wú)用處”的消極信念。

(三)來(lái)自學(xué)校的競爭壓力

學(xué)校是青少年學(xué)習與發(fā)展的重要微型環(huán)境之一。其中,班級又是學(xué)生在學(xué)校生活的基本單位。班級環(huán)境對學(xué)生心理健康的影響主要有三個(gè)因素:一是學(xué)校里彌漫的“惡性”競爭文化。如果學(xué)?;虬嗉夁^(guò)分強調分數與排名,那么學(xué)生則要不斷拼命學(xué)習以保持自己的排名,這種似乎沒(méi)有盡頭的壓力極容易讓青少年產(chǎn)生抑郁、焦慮、恐懼等消極情緒,并且這些情緒容易傳染。二是不良的同伴關(guān)系。學(xué)業(yè)學(xué)習與同伴交往是青少年發(fā)展的兩大主線(xiàn)任務(wù),任何一個(gè)任務(wù)發(fā)展不良,或者兩個(gè)任務(wù)都發(fā)展不良,均會(huì )給學(xué)生帶來(lái)極大的挫敗感,減少主動(dòng)求助行為,增加學(xué)業(yè)壓力。三是沖突的師生關(guān)系。部分學(xué)生與教師的關(guān)系疏離,也會(huì )在一定程度上增加學(xué)生的學(xué)業(yè)壓力。

(四)來(lái)自?xún)仍诘臎_突壓力

著(zhù)名心理學(xué)家埃里克森將一個(gè)人發(fā)展的生命周期分為8個(gè)階段,其中青少年正處于童年期(6—12歲)與青春期(12—18 歲)。處于童年期的小學(xué)生如果能順利完成學(xué)習課程,就能夠獲得勤奮感,反之就會(huì )產(chǎn)生自卑感。處于青春期的中學(xué)生則開(kāi)始尋找自己的身份,建立自我認同,確認我是誰(shuí)以及在社會(huì )中的定位。如果在這兩個(gè)發(fā)展階段中,學(xué)生的學(xué)習期待與學(xué)習現狀產(chǎn)生較大差距,則會(huì )給他們的心理發(fā)展帶來(lái)巨大的沖突與壓力,失去對自己人生的掌控感,處理不好則會(huì )出現兩種狀態(tài):一是習得性無(wú)助,反正無(wú)論如何都達不到理想中的“學(xué)習成功”,不斷受挫后干脆破罐破摔,將失敗歸因于能力不足等內因,產(chǎn)生“我反正不行”“我注定會(huì )失敗”等負面思維,呈現出學(xué)習倦怠、厭學(xué)、拒學(xué)、網(wǎng)絡(luò )成癮等失控行為;二是認知偏差,對自己的能力缺乏客觀(guān)評估,不能準確分析學(xué)業(yè)現狀,為了堅守自己“是個(gè)好學(xué)生”的身份認同,逼迫自己更加努力投入學(xué)習,但是又因為無(wú)法解決學(xué)業(yè)問(wèn)題,從而更加焦慮,陷入惡性循環(huán)。

綜上所述,青少年的學(xué)業(yè)壓力源主要來(lái)自?xún)煞矫妫阂皇峭獠凯h(huán)境帶來(lái)的壓力,包括社會(huì )內卷、父母的不合理期待、學(xué)校的競爭環(huán)境等;二是個(gè)體內部發(fā)展壓力,包括自我認知、學(xué)習期待、學(xué)習目標等。

二、青少年學(xué)業(yè)壓力對心理健康的影響機制

學(xué)業(yè)壓力如何影響學(xué)生的心理健康?壓力包括壓力源與壓力反應兩部分,壓力源并不一定形成壓力反應。換句話(huà)說(shuō),面對同樣的壓力源,不同學(xué)生的反應并不相同。例如,對于高考前的摸底考試,有些學(xué)生躍躍欲試,有些學(xué)生則焦慮退縮。為什么不同學(xué)生會(huì )對同一壓力源有不同的反應?拉扎羅斯和富克曼(Lazarus & Folkman)的壓力認知評價(jià)理論(也稱(chēng)壓力互動(dòng)模型)提供了一個(gè)較好的解釋框架[8]。具體到學(xué)業(yè)壓力領(lǐng)域,影響機制如圖1。

圖1:學(xué)業(yè)壓力對心理健康的影響機制

(一)學(xué)業(yè)壓力源觸發(fā)認知評價(jià)

認知評價(jià)過(guò)程是最核心的過(guò)程,包括初級評價(jià)和次級評價(jià)。初級評價(jià)時(shí),學(xué)生主要評價(jià)壓力源對自身的影響,評價(jià)結果可以分為兩類(lèi):一類(lèi)是無(wú)壓力狀態(tài),即這個(gè)壓力源與自己無(wú)關(guān)或者壓力源對自己的影響是良性、積極的。比如數學(xué)老師宣布明天進(jìn)行測試,A同學(xué)特別喜歡且擅長(cháng)數學(xué),所以這個(gè)測試對A同學(xué)來(lái)說(shuō)是一個(gè)積極且快樂(lè )的事情,對于A(yíng)同學(xué)沒(méi)有壓力。另一類(lèi)是有壓力狀態(tài),即這個(gè)壓力源會(huì )給自己帶來(lái)壓力,包括傷害、損失體驗(例如考差了會(huì )被老師或同學(xué)看不起),或威脅、挑戰體驗(最近數學(xué)復習很好,自己充滿(mǎn)信心,想要挑戰一下)。如果是無(wú)壓力狀態(tài),則心理健康。如果感覺(jué)到了壓力,則進(jìn)入次級評價(jià),主要評估自己如何應對壓力,包括評價(jià)壓力源事件本身具有哪些特征、自己有哪些可用的資源或是應對方案等。比如,壓力源是數學(xué)測試,那么學(xué)生可以根據經(jīng)驗分析這次數學(xué)測試的困難程度,也可以試著(zhù)找老師或同學(xué)請教自己的短板,或者把整理的錯題集拿出來(lái)復習等。需要注意的是,對于初級評價(jià)和次級評價(jià),有觀(guān)點(diǎn)認為二者并不一定是前后發(fā)生,也可能是同時(shí)發(fā)生。

(二)個(gè)體和情境是影響認知評價(jià)的兩大因素

個(gè)體因素主要包括兩個(gè):一是個(gè)體的學(xué)業(yè)價(jià)值觀(guān),指的是學(xué)生認為什么事情是重要和有意義的。以考試為例,覺(jué)得“考試成績(jì)更重要”的學(xué)生,在面對考試時(shí)更容易感到焦慮、緊張;覺(jué)得“考試是對學(xué)習查缺補漏”的學(xué)生,在面對考試時(shí)更能客觀(guān)理解考試結果。二是個(gè)體的學(xué)業(yè)效能感,指學(xué)生對自我學(xué)習成敗的預測及信念評估。對個(gè)人學(xué)習能力充滿(mǎn)自信、擁有更多成功學(xué)習體驗的學(xué)生,對學(xué)習的認知評價(jià)更加積極。比如一個(gè)擅長(cháng)寫(xiě)作或者寫(xiě)作總是得到表?yè)P的學(xué)生,面對作文就不會(huì )感到焦慮。

情境因素包括壓力源事件和應對壓力源的時(shí)間。壓力源事件本身的新穎性、可預測性和不確定性,會(huì )給學(xué)生帶來(lái)不同的認知評價(jià)。比如某次考試具有高度不確定性并且考試內容從來(lái)沒(méi)考過(guò),學(xué)生更可能感覺(jué)到壓力。除此以外,應對壓力源的時(shí)間是否緊迫、是否持久等也可能引發(fā)學(xué)生不同的認知評價(jià),“明天考試”和“下個(gè)月才考試”帶給學(xué)生的壓力肯定是有差異的。

(三)認知評價(jià)結果激活應對方式

當學(xué)生的評估結果表明壓力源可能給自己帶來(lái)負性體驗,并且自己無(wú)力應對時(shí),更有可能采取聚焦情緒的應對方式(emotion-focused coping),比如回避、疏遠、緊張、焦慮、選擇性注意等。當學(xué)生的評估結果表明壓力源充滿(mǎn)挑戰性,可能給自己帶來(lái)積極體驗,而且自己可以通過(guò)努力應對壓力事件時(shí),學(xué)生更可能采用聚焦問(wèn)題的應對方式(problem-focused coping),比如解讀學(xué)業(yè)問(wèn)題,找找突破點(diǎn)在哪里,有沒(méi)有資源或者方法可以幫助自己降低學(xué)業(yè)壓力等。值得注意的是,兩種應對方式均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減輕壓力源本身對學(xué)生造成的危害,但前者是一種較為消極的應對方式,而后者是一種更加積極的應對方式。還是以考試舉例,可以選擇最近不看任何與考試有關(guān)的物品(聚焦情緒),或者努力復習、查漏補缺(聚焦問(wèn)題),表面上看兩種方式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減輕學(xué)生由考試這件事帶來(lái)的學(xué)業(yè)壓力,但前者只是暫時(shí)的情緒緩解,后者則是著(zhù)眼于長(cháng)遠的問(wèn)題解決。

(四)應對方式影響心理健康

如果壓力應對得當,學(xué)生則維持健康的心理狀態(tài);如果壓力應對不當,則可能帶來(lái)社會(huì )功能、精神面貌、軀體健康等方面的異常。

社會(huì )功能主要體現在學(xué)生的各種適應性行為方面,需要重點(diǎn)關(guān)注學(xué)生的兩種非適應行為:一是自卑或逃避行為。長(cháng)期的學(xué)習壓力下,部分青少年可能會(huì )覺(jué)得自己失去了對學(xué)業(yè)、生活的掌控力,進(jìn)而出現自卑或逃避行為,比如拖延學(xué)習、對作業(yè)敷衍甚至不做、缺乏好奇心、沉迷網(wǎng)絡(luò )等。二是攻擊性行為。學(xué)習壓力過(guò)大的青少年易激惹、攻擊性強,發(fā)泄情緒的欲望強烈,一件小事也可能觸發(fā)“情緒開(kāi)關(guān)”,出現言語(yǔ)攻擊或者身體攻擊。并且,這種攻擊行為既可能對外(攻擊他人)也可能對內(攻擊自己,比如用自殘自傷的行為來(lái)發(fā)泄情緒)。

精神面貌則主要體現在學(xué)生經(jīng)歷學(xué)業(yè)壓力后產(chǎn)生的積極或消極情感體驗。比如突擊測試帶來(lái)的刺激與緊張,被其他人“反超”帶來(lái)的焦慮,無(wú)論如何努力都達不到他人或自己期待的挫敗感等。

過(guò)度的學(xué)業(yè)壓力還可能給學(xué)生帶來(lái)一些軀體健康方面的影響。長(cháng)期的學(xué)習壓力,可能會(huì )導致情緒緊繃、睡眠困難,甚至身體不適;軀體健康問(wèn)題也會(huì )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學(xué)習狀態(tài)和心態(tài),進(jìn)而加劇學(xué)業(yè)壓力,導致惡性循環(huán)。

三、青少年學(xué)業(yè)壓力的應對策略

根據青少年感受到的學(xué)業(yè)壓力源以及壓力認知評價(jià)理論的解釋框架,青少年的學(xué)業(yè)壓力應對可以從兩方面入手:對內,可以加強自我發(fā)展建設,獲得掌控感;對外,可以加強社會(huì )支持體系建設,獲得安全感。

(一)加強青少年的自我發(fā)展建設,獲得掌控感

1.形成積極的自我認知,提升抗逆力

壓力具有一定的傷害性,但同時(shí)也可能是挑戰和機遇。若能引導學(xué)生從優(yōu)勢視角出發(fā),建立積極的學(xué)業(yè)價(jià)值觀(guān),正確認識自己的學(xué)習能力與潛力,充分挖掘身邊的可用資源,提升自己面對學(xué)業(yè)壓力時(shí)的“抗逆力”,將有利于將壓力轉變?yōu)槌砷L(cháng)動(dòng)力?!翱鼓媪Α弊鳛閮?yōu)勢視角的理論內核,有三個(gè)構成要素:內在優(yōu)勢因素(I am),外部支持因素(I have)以及效能因素(I can)。因此,學(xué)業(yè)壓力教育可以圍繞“3I”設計相應活動(dòng)(如圖2)。一是提升學(xué)生的“I am”,培育學(xué)生積極應對壓力的內部?jì)?yōu)勢或心理品質(zhì),如希望、樂(lè )觀(guān)、堅持、自信、韌性等,幫助學(xué)生科學(xué)認識同伴競爭、父母期待、學(xué)業(yè)挫折、考試成績(jì)、自我期待等,建立積極的學(xué)業(yè)價(jià)值觀(guān);二是拓展學(xué)生的“I have”,幫助學(xué)生形成對外部支持的積極認知,意識到學(xué)習道路上不是只有自己孤獨前行,還有父母的支持、朋友的支持、教師的引導,能求助、愿求助、敢求助;三是加強學(xué)生的“I can”,形成積極的學(xué)業(yè)效能感,鼓勵學(xué)生遇到壓力或逆境時(shí)快速穩定情緒,調整學(xué)習目標,制訂學(xué)習計劃,調動(dòng)人際支持……積極提升學(xué)習能力,建立“面對壓力我可以”的積極信念。

圖2:優(yōu)勢視角下的學(xué)業(yè)壓力認知

2.激發(fā)積極的學(xué)習動(dòng)機,提升內驅力

20世紀80年代初,德維克(Dweck,1988)等人的成就目標理論認為,學(xué)生的學(xué)業(yè)目標取向可以分為兩類(lèi):掌握目標(mastery goals)和表現目標(performance goals)。具有掌握目標的學(xué)生,其學(xué)習是為了個(gè)人成長(cháng),如果犯錯或受挫,他們相信自己可以戰勝困難,敢于接受學(xué)習挑戰,并堅持到底;具有表現目標的學(xué)生,其學(xué)習是為了向他人證明自己的能力,通俗地說(shuō),就是做給別人看,會(huì )更多關(guān)注成績(jì)、關(guān)注勝負,對競爭更加敏感。因此,培養學(xué)生成為掌握目標型的學(xué)習動(dòng)機者,能夠幫助學(xué)生更好地調適學(xué)習期待、學(xué)習目標,科學(xué)評估學(xué)習過(guò)程和學(xué)習結果,提升學(xué)習內驅力,在較大程度上緩解學(xué)習壓力。

(二)加強青少年的支持體系建設,獲得安全感

1.家庭:與孩子站在一起,做孩子的堅強后盾

因為學(xué)習引發(fā)的親子沖突頻繁上熱搜新聞,這不禁引發(fā)思考:家庭在孩子成長(cháng)過(guò)程中扮演的角色,究竟是溫暖的港灣,還是廝殺的戰場(chǎng)?當孩子面對學(xué)業(yè)問(wèn)題的時(shí)候,家長(cháng)應該與孩子站在一邊共同去解決問(wèn)題,而不是與問(wèn)題站在一邊共同去“對付”孩子。于家庭而言,建議從三個(gè)方面著(zhù)力。

第一,確立合理的期望?!捌谕本哂芯薮蟮牧α?,積極的期待可以激發(fā)人們的積極性,促進(jìn)個(gè)人發(fā)展和進(jìn)步?!案改钢異?ài)子,則為之計深遠”,家長(cháng)為孩子的未來(lái)?yè)?,對孩子抱有期待,這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期望一定要合理(即在孩子可控的能力范圍以?xún)龋?,包括學(xué)業(yè)成績(jì)、學(xué)業(yè)排名和個(gè)人成長(cháng)等,過(guò)高的期望不僅不能促進(jìn)孩子成長(cháng),反而會(huì )帶來(lái)巨大壓力,讓孩子無(wú)所適從。家庭教育需要轉變觀(guān)念,成績(jì)不是評判孩子的唯一標準,做錯題不等于做錯人。

第二,加強親子溝通。良好的溝通可以讓青少年的負性情緒得到較好釋放,也更能激活青少年在困境下的求助行為。調查報告顯示“兩成多家庭幾乎沒(méi)有親子溝通”,在這樣嚴峻的形勢下,家長(cháng)更需要花時(shí)間與孩子待在一起,從關(guān)注身邊小事開(kāi)始,用溫和語(yǔ)言、目光接觸、點(diǎn)頭贊許、撫摸擁抱等方式與孩子建立積極的情感投入,加強與孩子的語(yǔ)言溝通、行為溝通,陪伴孩子面對壓力、緩解壓力,不能讓孩子“看父母臉色行事”。

第三,保持家庭和諧。調查報告中,孩子認為人生最重要的事情首位是“有溫暖的家”。溫暖的家代表了和諧親密的家庭關(guān)系(夫妻、親子等)、充足有力的家庭支持、接納互信的家庭氛圍。研究表明,和諧的家庭氛圍能減少孩子孤獨、焦慮等消極情緒,促進(jìn)孩子會(huì )合作、負責任、有韌性等積極社會(huì )品質(zhì)的發(fā)展。

2.學(xué)校:營(yíng)造樂(lè )學(xué)氛圍,促進(jìn)學(xué)生全面發(fā)展

2021年的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的調查顯示,很多初中生不能在晚上11點(diǎn)前入睡,而早上最遲也要在6點(diǎn)半起床,睡眠時(shí)間嚴重不足,戶(hù)外運動(dòng)少,學(xué)業(yè)壓力大。與其如此,我們更提倡讓學(xué)生快樂(lè )學(xué)。

第一,建立同伴支持。如果青少年擁有較好的同伴支持資源,那么學(xué)業(yè)壓力對其產(chǎn)生的負面心理影響相對較小,同伴支持能夠緩沖學(xué)業(yè)壓力與抑郁之間的關(guān)系[9]。因此,在平時(shí)的教學(xué)中,需要倡導、鼓勵、營(yíng)造良性的同伴競爭氛圍,引導學(xué)生既能與同學(xué)分享知識也能共擔學(xué)業(yè)挫折帶來(lái)的情緒,這樣可以大大降低學(xué)生的學(xué)習壓力。在良性競爭中體驗到快樂(lè )的青少年會(huì )更從容地面對競爭。

第二,提供成長(cháng)空間。學(xué)校教育需要尊重學(xué)生發(fā)展的多樣性,為學(xué)生的多元成長(cháng)提供平臺與空間。一是鼓勵學(xué)生拓展生活樂(lè )趣,勞逸結合,體育、美育、勞動(dòng)教育均能幫助學(xué)生積蓄更多的內心能量,更有底氣面對壓力。二是教會(huì )學(xué)生應對學(xué)業(yè)困難的具體方法,比如引導學(xué)生運用SMART原則設置合理的學(xué)習目標,清晰地衡量理想與現實(shí)之間的差距,進(jìn)而更好地調整學(xué)習節奏。三是改善教學(xué)方式,教師尊重青少年的認知發(fā)展規律,采用因材施教、互動(dòng)教學(xué)、鼓勵探究的教學(xué)方式開(kāi)展教學(xué),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提高學(xué)生的學(xué)習興趣,緩解學(xué)習帶來(lái)的壓力。

第三,優(yōu)化教師言行。青少年的大多數時(shí)間都在學(xué)校里度過(guò),師生之間不僅是教育關(guān)系,還有因心理聯(lián)結形成的情感關(guān)系,因此教師的言行對學(xué)生有重要影響。研究表明,教師積極的關(guān)懷行為能夠影響學(xué)生的學(xué)習投入、學(xué)業(yè)自我效能感、學(xué)業(yè)成績(jì),緩解學(xué)生的學(xué)業(yè)壓力[10],關(guān)懷行為包括穩定的情緒、鼓勵的語(yǔ)言、容錯的心態(tài)、合理的期待等。

此外,對社會(huì )環(huán)境也有三點(diǎn)呼吁:一是給予學(xué)生更多元的學(xué)業(yè)評價(jià),不以考試成績(jì)作為唯一的升學(xué)標準,建議多方面評價(jià)學(xué)生的項目作業(yè)、實(shí)踐能力、團隊合作、創(chuàng )造性思維等,進(jìn)行德智體美勞全面教育評估。二是打造更包容的心理咨詢(xún)與就醫環(huán)境,摒棄病恥感,建立“家—?!t—社”共育的心理健康模式,讓有心理困擾或障礙的學(xué)生可以得到及時(shí)、專(zhuān)業(yè)的心理咨詢(xún)或治療。三是對癥下藥全員進(jìn)步,不能“大人得病孩子吃藥,社會(huì )得病個(gè)人吃藥”,在學(xué)生努力的同時(shí),家長(cháng)、教師的心理教育素養也要同步提升,為青少年提供一個(gè)能在放松狀態(tài)下學(xué)習和生活的環(huán)境。

青少年心理健康問(wèn)題是事關(guān)強國復興、中華民族現在和未來(lái)的重要問(wèn)題,習近平總書(shū)記多次對“培養擔當民族復興大任的時(shí)代新人”提出要求、寄予厚望。學(xué)業(yè)壓力作為影響青少年心理健康的重要問(wèn)題之一,需要家庭、學(xué)校、社會(huì )乃至國家各個(gè)層面不斷付出努力,更需要所有人把減輕學(xué)生學(xué)業(yè)壓力貫徹到課堂教學(xué)、家校協(xié)同、教育管理的方方面面,全員、全時(shí)、全程關(guān)注青少年的身心健康發(fā)展,培養德智體美勞全面發(fā)展的社會(huì )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

本文系2021年度四川省成都市教育科研規劃重點(diǎn)課題“中小學(xué)生心理危機預防、預警、干預模式研究”(CY2021Z14)的研究成果

注釋?zhuān)?/span>

[1] 朱英杰. 中小學(xué)生心理健康需科學(xué)干預、協(xié)同關(guān)注[N]. 人民政協(xié)報,2023-07-12009.

[2][3] 陳旭. 中學(xué)生學(xué)業(yè)壓力、應對策略及應對的心理機制研究[D]. 西南師范大學(xué),2004.

[4] 李田偉,陳旭,廖明英. 社會(huì )支持系統在中學(xué)生學(xué)業(yè)壓力源和應對策略間的中介作用[J]. 心理發(fā)展與教育,200701):35-40.

[5] 劉在花. 學(xué)業(yè)壓力對中學(xué)生學(xué)習投入的影響:學(xué)業(yè)韌性的調節作用[J]. 中國特殊教育,201612):68-76.

[6] 梁艷芳.“雙減”背景下的初中生學(xué)業(yè)壓力現狀與教育對策[J]. 中小學(xué)心理健康教育,202319):14-19.

[7] 李鵬,石偉平. 中國職業(yè)教育類(lèi)型化改革的政策理想與行動(dòng)路徑——《國家職業(yè)教育改革實(shí)施方案》的內容分析與實(shí)施展望[J]. 高校教育管理,2020,1401):106-114.

[8] Lazarus,R. S.,& Folkman,S.1984. Stress,Appraisal,and Coping. New York,NYSpringer.

[9] 李海壘,張文新.青少年的學(xué)業(yè)壓力與抑郁:同伴支持的緩沖作用[J]. 中國特殊教育,201410):87-91.

[10] 蔣俊杰,王旭,喻婧等. 教師關(guān)懷行為對中學(xué)生學(xué)業(yè)壓力的影響:睡眠質(zhì)量的中介作用和生命意義感的調節作用[J]. 心理與行為研究,2023,2102):260-265.

[作者王慧系北京師范大學(xué)未來(lái)教育學(xué)院博士研究生,四川省成都市東光實(shí)驗小學(xué)發(fā)展室主任、心理教研組長(cháng);馮廷勇系西南大學(xué)二級教授,博士生導師,教育部全國學(xué)生心理健康工作咨詢(xún)委員會(huì )專(zhuān)家(西南片區副組長(cháng))]

《人民教育》2024年第9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guān)閱讀

最新發(fā)布
熱門(mén)標簽
點(diǎn)擊排行
熱點(diǎn)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版權所有,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