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8mjwf"><object id="8mjwf"></object></button><button id="8mjwf"><object id="8mjwf"></object></button>

<s id="8mjwf"><acronym id="8mjwf"></acronym></s><legend id="8mjwf"></legend>
    1. <th id="8mjwf"></th>

      <tbody id="8mjwf"></tbody>
      首頁>檢索頁>當前

      單篇教學不過時

      發布時間:2023-04-14 作者:程翔 來源:中國教育報

      前些日子我執教了《誰是最可愛的人》。因現場沒有學生,我只好請聽課的教師充當學生,并說“暫時委屈你們了”。教師們很興奮,感覺很新鮮。我則覺得,這課上得應該很順滑,因為教師們都教過這節課的。

      然而事實出乎我的預料。第一個教學環節是概括三個故事:松骨峰戰斗、火中救兒童、防空洞談話。教師們并沒有順利、準確、精練地概括出來,而是有一個修正的過程。第二個教學環節是回答“這三個故事分別體現了什么?”教師們回答說:分別體現了中國人民志愿軍戰士的“英雄主義精神”“國際主義精神”和“樂觀主義精神”。我驚訝于這種簡單的貼標簽式的回答竟然出現在教師身上。不能說他們答錯了,但大而無當。有的教師告訴我,教師用書就是這樣寫的。我有些無奈。教師用書只是教師的參考用書,不能奉為圭臬,不能當作“標準答案”。教師必須自己動腦來深入理解文本。接下來,我抓住幾個關鍵點,引導教師們細細理解文本含義,咀嚼、品味,教師們恍然大悟:原來如此!

      課后一個教師對我說,教師們在搞大單元、大概念、群文閱讀時,注重的是比較、思辨、整體,很少有人精讀文本了,單篇教學顯得過時了。我不禁感慨萬千……

      前些天,我聽一個教師執教《雷雨》,她采用滿堂灌的方式。她說周樸園是個虛偽、冷酷、自私的資本家,這時一個學生說“是個渣男”。教師很高興,說:“說得好!周樸園就是個渣男!”就這樣,這班學生帶著“周樸園是個渣男”的理解下課了。我估計,這班學生也將帶著這個理解高中畢業,有可能這一輩子都不能正確理解曹禺塑造這個文學形象的真正目的??墒?,你能說那個教師完全講錯了嗎?似乎不能。因為用非文學的眼光來看,周樸園不是“渣男”又是什么呢?——問題在于,你上的是語文課。

      這使我想起很多年前發生的一件事。我剛執教完《雷雨》,一個聽課教師找到我,很生氣的樣子,質問我:“程教師,你怎么能這樣教《雷雨》呢?這對學生會有怎樣的影響?”我平和地注視著他。他五十歲左右,是一位老教師,我想他一定有著豐富的教學經驗,我說:“請您說具體點兒?!彼f:“周樸園對魯侍萍的感情就是虛偽的。周樸園就是一個壞人。你怎么教成了那個樣?”其實,我剛參加工作時,也像那位教師理解的一樣,就是把教參的觀點原封不動地硬搬過來講給學生聽。后來,學校邀請著名話劇表演藝術家、周樸園的扮演者鄭榕先生來作報告——《話劇的魅力》,我趁機請教他:“我們教參上說周樸園是一個虛偽、冷酷、自私的資本家的形象,他對侍萍的感情是虛偽的。您以為如何?”鄭先生一聽就笑了:“哪能那么說!”我心中咯噔一下,原來鄭先生和教參的觀點不一致。后來,鄭先生介紹了北京人藝在排演《雷雨》過程中發生的故事,我才知道人藝的演員對《雷雨》的理解也有一個復雜的過程。后來,我對《雷雨》下了一番功夫,閱讀了很多文獻資料,也撰寫了幾篇教學論文,其中《〈雷雨〉教學實錄》和《說〈雷雨〉》在國內引起了廣泛關注。2006年,我教的一屆高中生畢業20年聚會,請我到場。我說:“我要給你們重講《雷雨》,20年前我給你們講的有問題?!庇谑?,在老學生聚會活動中,我重新講了《雷雨》,算是彌補了我心中那份缺憾。從教40多年來,我最大的遺憾就是我對課文的講解錯了卻無法彌補,學生帶著錯誤理解畢業,然后走上社會。如果教師用那些不恰當的理解當作“標準答案”來考學生,就是誤人子弟!面對那位質問我的老教師,我沒有著急,更沒有生氣,而是耐心地給他解釋,并建議他去讀幾本書。

      語文教材中的課文大多是名家名篇,不僅文筆優美,而且思想深刻,教師想要讀懂它們殊非易事,非下一番苦功不可。我每教一篇課文,總要參考數十篇甚至上百篇的文獻資料,以確保不出現明顯偏差。所以,教師單篇教學備課的任務很是繁重,萬不可只看看教師用書就照本宣科。在互聯網背景下,學生掌握的信息量很大,甚至超過教師。一個教師如果不廣泛閱讀、精心備課,就有可能落后于學生。

      更讓我憂慮的是,現在剛入職的青年教師是應試模式下成長起來的,學歷雖然普遍提高了,但文本解讀能力并未隨之提高?,F在倡導大單元、大概念教學,而他們原本就缺少對文本精細研讀的功夫,若拋棄了單篇教學,那所謂的思辨、整體、比較豈不成了空中樓閣嗎?一個教師給我打電話,說她要參加教學比賽,規定要比較竇娥與魯侍萍兩個文學形象,請我指導一下。我說這太難了,我指導不了。因為二者實在沒有可比性。我說,你集中精力教好竇娥或者魯侍萍就行,別考慮那么多。我多次勸告青年教師,在“亂花漸欲迷人眼”的今天,必須“咬定青山不放松”。思辨、比較好不好?當然好,但我認為必須建立在單篇教學的基礎上。路要一步一步走,飯要一口一口吃,那種拋棄單篇、盲目跟風的做法不可取。語文教學不能趕時髦,不能拔苗助長,不能照搬外國理論,必須實事求是,必須尊重常識,必須按規律辦事。

      語文教師專業發展有一個基本點,就是具備對單篇文本精準解讀的能力,具備獨立處理教材的能力。教師的教學生涯平均是30多年,用來研讀上百篇、數百篇的課文本來就時間緊張,難度很大,若再分散精力和時間,很可能教一輩子書,到頭來兩手空空。

      當然,語文教師專業發展不僅僅要重視文本解讀能力,還有寫作能力和對教學方式方法的探究能力,等等。然而,文本解讀是基礎,單篇教學永不過時。

      (作者系北京一零一中學語文教師、特級教師、國家“萬人計劃”教學名師)

      《中國教育報》2023年04月14日第9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两性色午夜免费视频_男女高潮喷水在线观看_性欧美xxxx乳_性欧美18-19sex性高清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