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ziopq"><table id="ziopq"><span id="ziopq"></span></table></strike>
  • <rp id="ziopq"></rp>
  • <em id="ziopq"><acronym id="ziopq"><u id="ziopq"></u></acronym></em>
    1. <button id="ziopq"></button>
      首頁>檢索頁>當前

      我是研究型教師嗎?

      發布時間:2023-11-29 作者:管建剛 來源:中國教育報

      我為何要讀《研究型教師的專業發展研究》這本書?它吸引我的主要有兩點:一是這本500多頁的專著,出自三十出頭的年輕學者之手;二是題中的關鍵詞“研究型”和“專業發展”——作為一名有著30多年教齡的老教師,我很想看看年輕學者是如何定義它們,又是如何闡釋“研究型教師”以及“教師專業發展”的。

          問題一:我是研究型教師嗎?

      這是我的本能之問。

      在作者提出“研究型教師”前,已有“學者型教師”“反思型教師”“臨床專家型教師”等概念。我也略微了解以上三者的區別:“學者型教師”偏重于深厚的教學知識和學術功底,“反思型教師”偏重于自我的剖析、總結和更新,“臨床專家型教師”則偏重于解決實際教育教學問題。就我個人來講,似乎三者兼而有之,我出版了20多本書,每天以寫作來記錄和反思,我也直面一線問題——比如當前的家常課改革。于是有了蘇格拉底的哲學之問:我是誰?我屬于哪一類?

      作者認為,“研究型教師”是“學者型教師”“反思型教師”“臨床專家型教師”這三個概念的整合。他認為,“學者型教師指向研究型教師的專業知識,反思型教師指向研究型教師的思維方式,臨床專家型教師指向研究型教師的教學行動”。我欲解又不得解的困惑,在“研究型教師”這一概念中得到了明確的解答。人的發展是綜合的,不是單一的,“學者型教師”也期待有助于現實問題的解決,“臨床專家型教師”在解決實際問題中既積累經驗也豐厚學術涵養,至于“反思”則必定貫穿于所有“學者型教師”“臨床專家型教師”的成長全程。讀到這里,我便不再糾結于我的“身份確認”了。

          問題二:教師專業化還是教師專業發展?

      這是似是非是、似明非明之問。

      作者把這兩個相似度極高的概念進行了有效甄別:“教師專業化是指教師群體努力滿足專業所擁有的各種特征,特別是制度上的特征”,如學歷證書、教師資格證書,“教師專業化實際上是教師職業的專業化,是一種外化過程”。而“教師專業發展強調的是教師個體內在專業知識、技能等專業技能的提升,是一種內在提升過程”。也就是說,“教師專業化”是對教師職業而言的專業化,有著外顯的、清晰的入職標準和要求?!敖處煂I發展”則是一名具有專業資格的入職教師,必須告誡自己要終身學習,因為教師要適應教育政策,要適應課程改革,要適應不同時代的學生,要適應教育科技的日新月異……沒有“專業發展”意識和行動的教師不出五年便會落伍?!敖處煂I發展”是教師職業能力需求的必然要求,也是時代發展對教師發展的必然訴求。

      當下時有教師抱怨學生不好管,管了怕投訴,不管質量堪憂。抱怨的背后正是“教師專業發展”的危機所在。不少教師用一二十年前的手段和方法管著一二十年后的學生,相當于用過去的舊船票強行上今天的兒童的船,于是矛盾和糾紛接踵而至。每一名教師都應認識到“教師專業化”只是教師入職的門檻,“教師專業發展”則是每一名入職后的教師“與時俱進”的基本體現,可以說,“教師專業發展”的自我警覺對中國教育的高質量發展至關重要。

          問題三:教師如何成為研究者?

      這是研究型教師發展的終極之問。

      20世紀80年代,勞倫斯·斯滕豪斯就在《研究作為教學的基礎》一書中提出“教師成為研究者”。本書作者則提出,“研究型教師的專業發展過程是反思、知識、行動之間的循環過程,始于教師對自身行動的反思”。鑒于此,他提出了教師成為研究者的“三駕馬車”:教師專業閱讀、教師專業反思、教師專業行動。這三點跟朱永新教授的“一個人的精神發育史就是他的閱讀史”“專業閱讀是站在大師的肩膀上前行,專業寫作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攀升”“專業發展共同體——站在集體的肩膀上飛翔”有著異曲同工之處。作為蘇州大學新教育研究院常務副院長,作者的教育理念跟新教育琴瑟相和、互為印證,不足為奇。

      作者據此提出了研究型教師的三大標準:智慧內化,發展實踐性知識;思想重構,開展批判性反思;行動獨立,采取解放性行動。作者還由此衍生出研究型教師的八個基本特征,這就把“教師如何成為研究者”又往前推進了一步。不過,作者并沒有就此結束,而是在深入一線訪談后得出結論:教師的專業閱讀、專業反思和專業行動的激活,往往跟某個“關鍵事件”密切相關。他認為,“關鍵事件”是撬動“研究型教師成長”的一個重要支點?;叵胱约簭泥l村教師到縣市骨干教師到特級教師,再到國家萬人計劃特殊支持領軍人才,的確有著一個又一個的“關鍵事件”,如教學比賽、公開發表文章、大型賽事獲獎、出版專著等。這就給廣大一線學校和一線教師提供了切實可行的成長路徑。

      (作者單位系江蘇省蘇州市吳江經濟技術開發區長安實驗小學)

      《中國教育報》2023年11月29日第10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两性色午夜免费视频_男女高潮喷水在线观看_性欧美xxxx乳_性欧美18-19sex性高清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