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檢索頁(yè)>當前

美國跨院校領(lǐng)導力評估的三重邏輯

發(fā)布時(shí)間:2023-05-11 作者:崔文霞 顧高燕 來(lái)源: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神州學(xué)人》

[摘要]美國的跨院校領(lǐng)導力評估兼具價(jià)值邏輯、理論邏輯和實(shí)踐邏輯等三重邏輯。出于鞏固大國地位、化解領(lǐng)導力危機及注重教育投資效率的考量,美國啟動(dòng)了基于大數據測量與評估的大型國際化項目“美國跨院校領(lǐng)導力項目”,以對大學(xué)生領(lǐng)導力進(jìn)行評估。其以社會(huì )變革模型為理論框架,以“投入-環(huán)境-結果”(I-E-O)大學(xué)影響模型為概念模型,構建了包含3個(gè)一級指標、19個(gè)二級指標的指標體系。秉承精心運用基于循證的調查工具與測量、確保獲取科學(xué)全面的項目實(shí)施樣本、提供有效數據收集方法及確保數據有效性與安全性的邏輯理路,美國跨院校領(lǐng)導力評估取得突出的成績(jì),其有益經(jīng)驗對新時(shí)代中國高校進(jìn)行大學(xué)生領(lǐng)導力培養具有重要借鑒意義。

[關(guān)鍵詞]院校研究;跨院校領(lǐng)導力研究;學(xué)生領(lǐng)導力評估設計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青年興則國家興,青年強則國家強。青年一代有理想、有本領(lǐng)、有擔當,國家就有前途,民族就有希望。黨的二十大報告中又指出,當代中國青年生逢其時(shí),施展才干的舞臺無(wú)比廣闊,實(shí)現夢(mèng)想的前景無(wú)比光明[1]。在慶祝中國共產(chǎn)主義青年團成立100周年大會(huì )上的講話(huà)中,習近平總書(shū)記又專(zhuān)門(mén)提到“過(guò)去、現在、將來(lái)青年工作都是黨的工作中一項戰略性工作”[2]??梢?jiàn),大學(xué)生作為青年一代的中堅力量,是一個(gè)國家未來(lái)發(fā)展的強大資源,大學(xué)生的核心素養,尤其是領(lǐng)導力,也是未來(lái)國家競爭力的重要影響因素,最近幾十年,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各國越來(lái)越重視高校培養未來(lái)社會(huì )精英和各行業(yè)領(lǐng)軍人才。我國也正在積極推進(jìn)一流大學(xué)和一流學(xué)科建設,不斷擴大國際合作。在此背景下,推進(jìn)跨院校領(lǐng)導力評估對提升大學(xué)生領(lǐng)導力水平,引導大學(xué)生成長(cháng)成才、成為各行各業(yè)的拔尖創(chuàng )新人才,具有時(shí)代意義。然而,目前對大學(xué)生領(lǐng)導力的研究多停留在宏大敘事、理論分析上,從中觀(guān)或微觀(guān)角度切入對大學(xué)生領(lǐng)導力進(jìn)行的實(shí)證研究較少,這不利于我國大學(xué)生領(lǐng)導力理論及實(shí)踐的開(kāi)展。因此,本文深入分析跨院校領(lǐng)導力研究(Multi-Insitutional Study of Leadership,MSL)的內涵、特點(diǎn)、價(jià)值邏輯、理論邏輯及實(shí)踐邏輯等,明晰其運行的基本理路,以期為我國大學(xué)生領(lǐng)導力培養及其評價(jià)提供重要借鑒。

一、美國跨院校領(lǐng)導力評估的內涵與特點(diǎn)

跨院校領(lǐng)導力評估是指依據一定的標準,通過(guò)跨院校的合作方式系統收集學(xué)生領(lǐng)導力的信息,在對信息與標準進(jìn)行比較的基礎上作出一定的價(jià)值判斷,其目的是識別大學(xué)生領(lǐng)導力發(fā)展需求以提高高校領(lǐng)導力評估的性能。

美國開(kāi)了跨院校領(lǐng)導力評估的先河,其中代表性案例之一即為MSL,該研究于2006年春在美國首次啟動(dòng)。研究對象包括來(lái)自全國52所高等教育機構的6萬(wàn)多名參與者。在2009年、2010年和2011年,該研究連續多次進(jìn)行大樣本數據收集。從2012年開(kāi)始,MSL實(shí)行三年一次的數據收集方式(2012年,2015年,2018年),以加強機構正確科學(xué)地使用研究結果,使其更有目的地檢測工具,使這些數據作出最大貢獻。MSL呈現以下顯著(zhù)特點(diǎn):一是國際化程度高。2009年,MSL在文化和語(yǔ)言的適應范圍內開(kāi)始走向國際化,在加拿大和墨西哥展開(kāi)數據收集。2011年,該研究擴展到加勒比地區,涉及全球102所高校10萬(wàn)多名學(xué)生。二是范圍廣泛。迄今為止,該項目已收集全球350多所機構、40多萬(wàn)名參與者的數據。某種程度上,可以說(shuō)MSL是迄今為止研究大學(xué)生領(lǐng)導力最廣泛的實(shí)證調查研究之一。三是影響深遠。MSL的影響力不局限于領(lǐng)導力教育領(lǐng)域,而且還拓展到校園氛圍、學(xué)生參與、多樣性教育等領(lǐng)域,主要研究高等教育對社會(huì )責任領(lǐng)導力和其他教育結果(如效能、抗逆力、社會(huì )觀(guān)點(diǎn)、身份發(fā)展)的影響。四是支持力度大。一些全球著(zhù)名的領(lǐng)導力組織或基金會(huì ),如阿斯彭研究所(The Aspen nstitute)、探空火箭有限責任公司(Sound Rocket,LLC)、全美領(lǐng)導力項目信息資源中心(National Clearinghouse for Leadership Program,NCLP)等都為MSL的發(fā)展作出了巨大貢獻[3]。

二、美國跨院校領(lǐng)導力評估的價(jià)值邏輯

(一)鞏固霸權地位,繼續維系“全球領(lǐng)導”形象

美國跨院校領(lǐng)導力評估具有一定的戰略目的。從1970年開(kāi)始,美蘇爭霸進(jìn)入到第二階段,暫時(shí)處于被動(dòng)的美國將目光轉向高校,將未來(lái)“全球領(lǐng)導者”的培養作為一項戰略目標,重視大學(xué)生領(lǐng)導力的培養,以確保自身在全球取得絕對的人力資本。為了繼續維系并鞏固自身的全球領(lǐng)導霸權地位,20世紀80年代以后特別是90年代后期,美國掀起了轟轟烈烈的研究型大學(xué)本科生重建運動(dòng),以期為社會(huì )各界培養富有創(chuàng )造性的領(lǐng)袖人才[4]。進(jìn)入21世紀,在全球經(jīng)濟、科技、文化和綜合國力競爭日益激烈的國際背景下,美國要想繼續維系霸權地位,就不得不重新對新一代大學(xué)生的培養作出頂層設計,一方面開(kāi)闊他們的全球視野,培養他們的戰略思維,另一方面培養他們的跨文化領(lǐng)導潛能、素養和精神,使他們能夠在未來(lái)全球對話(huà)中發(fā)揮積極的引領(lǐng)作用。斯坦福大學(xué)的人才培養目標甚至明確提出“為全球培養領(lǐng)導者”,充分彰顯了美國的國際戰略企圖?!翱缥幕I(lǐng)導力”正是未來(lái)“全球領(lǐng)導者”必須具備的一種能力和素養,跨文化領(lǐng)導力作為未來(lái)的一種寶貴財富,其價(jià)值也會(huì )日益凸顯[5]。因此,領(lǐng)導力教育及其評估在美國高等教育中占據重要地位??缭盒nI(lǐng)導力評估作為測量及評價(jià)未來(lái)大學(xué)生核心素養和關(guān)鍵能力的主要尺度,可以從根本上確保美國所需全球領(lǐng)導者的質(zhì)量,某種程度上有助于美國繼續領(lǐng)導全球。

(二)化解領(lǐng)導力危機,持續關(guān)注領(lǐng)導倫理

上世紀,隨著(zhù)美國在全球的領(lǐng)導地位越來(lái)越重要,其內部領(lǐng)導危機推動(dòng)了美國對未來(lái)領(lǐng)導者的領(lǐng)導力尤其是領(lǐng)導倫理的關(guān)注。20世紀70年代,水門(mén)事件對美國歷史及整個(gè)國際新聞界影響深遠。受此事件的影響,美國面臨前所未有的領(lǐng)導危機,這引起美國當局的思考,美國更加擔憂(yōu)未來(lái)領(lǐng)導者缺乏領(lǐng)導力和領(lǐng)導倫理,于是加大對大學(xué)生領(lǐng)導力培養的力度,從原來(lái)的精英模式轉向大眾模式與普及模式。目前,幾乎每所高校都會(huì )設立學(xué)生領(lǐng)導力中心,開(kāi)展學(xué)生領(lǐng)導力項目。在美國教育界,無(wú)論是正規的領(lǐng)導力教育還是非正規的領(lǐng)導力教育,在領(lǐng)導力課程設計或評估內容上,均開(kāi)始將領(lǐng)導力內涵拓展到領(lǐng)導倫理的范疇,如美國里士滿(mǎn)大學(xué)強調領(lǐng)導倫理的培養,設置專(zhuān)門(mén)的領(lǐng)導力學(xué)習學(xué)院——杰普森領(lǐng)導力研究學(xué)院,開(kāi)設倫理學(xué)習、領(lǐng)導倫理、歷史領(lǐng)域、社會(huì )/組織領(lǐng)域及正義與公民社會(huì )領(lǐng)域等課程[6]。在跨院校領(lǐng)導力評估中,也將重視領(lǐng)導者倫理的理念傳播到全球多所高校中,在一定程度上加大對全球領(lǐng)導者倫理的重視力度??缭盒nI(lǐng)導力評估的維度中也非常關(guān)切大學(xué)生領(lǐng)導倫理的測量,因為這直接涉及領(lǐng)導力強弱對整個(gè)人類(lèi)的終極關(guān)懷,以免出現領(lǐng)導力很強但又缺失領(lǐng)導倫理的“希特勒現象”[7]。

(三)注重教育投資效率,提升人才領(lǐng)導力水平

隨著(zhù)全球日益將高等教育提升到綜合國力競爭的重要戰略地位,國家對高等教育投資也日益擴大,因此對高等教育效益也提出新要求。在系列領(lǐng)導力課程(如科羅拉多州立大學(xué)領(lǐng)導力課程)、系列項目(如北卡羅來(lái)納大學(xué)威明頓分校的領(lǐng)導力項目)、諾爾斯領(lǐng)導力讀書(shū)俱樂(lè )部項目(Noles Leadership Book Club)、里海大學(xué)“追求卓越的個(gè)人責任”項目(Personal Responsibility in Determining Excellence)等開(kāi)展后,美國政府急需了解其在大學(xué)生領(lǐng)導力教育領(lǐng)域的“投入-產(chǎn)出比”,而MSL的使命恰恰是為教育工作者提供必要的工具,以便其進(jìn)行明智有效的經(jīng)費投入,以達到美國政府理想中的“投入-產(chǎn)出比”。MSL一是可以幫助高校從事基于證據的實(shí)踐,學(xué)??梢允褂肕SL結果設計新的項目,從領(lǐng)導力輔修專(zhuān)業(yè)和認證項目到重組部門(mén),以便更好地滿(mǎn)足學(xué)生的需要;二是可以為合理增加人力和財力提供循證依據,以確??茖W(xué)增加新的專(zhuān)業(yè)人員和額外的資金;三是可以提供給學(xué)生學(xué)習認證和機構評估的證據;四是可以給高校社區活動(dòng)提供建議,確定影響學(xué)生發(fā)展的最佳策略??偠灾?,基于循證邏輯對美國人才領(lǐng)導水平監測提供證據,從而構成美國跨院校領(lǐng)導力評估的內在動(dòng)力源泉。

三、美國跨院校領(lǐng)導力評估的理論邏輯

理論框架、概念模型及指標體系共同構成了美國跨院校領(lǐng)導力評估運行的理論邏輯。

(一)理論框架:社會(huì )變革型領(lǐng)導理論

MSL的理論框架是社會(huì )變革型領(lǐng)導理論(Social Change Model of Leadership Development,SCM)(如上圖)。該理論被認為是高等院校領(lǐng)導力項目中使用最多的領(lǐng)導力理論,由亞歷山大·艾斯丁和海倫·艾斯丁推動(dòng)一批領(lǐng)導學(xué)者和教育工作者為大學(xué)生群體創(chuàng )設而成。該模式強調兩個(gè)核心。第一,領(lǐng)導力被認為是與社會(huì )責任天生捆綁在一起的,而且表明為公共利益而變革。第二,社會(huì )變革建立在逐漸提高個(gè)人自我認知水平和與他人合作共事能力的基礎上。這種領(lǐng)導力的實(shí)現是通過(guò)幫助學(xué)生跨越七個(gè)至關(guān)重要的價(jià)值觀(guān):自我覺(jué)醒、言行一致、承擔義務(wù)、公共目標、共同合作、文明爭辯、公民行為等,凸顯第八個(gè)價(jià)值觀(guān),即為公共利益而變革的價(jià)值觀(guān)。這些價(jià)值觀(guān)主要包括個(gè)人價(jià)值、團體價(jià)值及社會(huì )/共同體價(jià)值三大維度[8]。它衡量的是大學(xué)生的社會(huì )責任領(lǐng)導力,其中心原則是通過(guò)描述學(xué)生自我覺(jué)醒水平和與他人合作能力的核心價(jià)值觀(guān)來(lái)評估大學(xué)生的領(lǐng)導力水平[9]。

社會(huì )變革模型背后有著(zhù)廣泛的理論基礎,一是當代領(lǐng)導理論,如真誠領(lǐng)導、關(guān)系型領(lǐng)導、情感智能領(lǐng)導、服務(wù)型領(lǐng)導、變革型領(lǐng)導等理論模式,二是社會(huì )心理學(xué)和人類(lèi)發(fā)展理論,三是基于批判和公正視角的理論。之所以選擇社會(huì )變革模型作為理論框架的考慮如下:第一,它與廣泛學(xué)科的當代領(lǐng)導理論一致;第二,它專(zhuān)門(mén)針對大學(xué)生有效參與社會(huì )變革而創(chuàng )建;第三,它一直被評為最著(zhù)名和最實(shí)用的學(xué)生領(lǐng)導力模型之一[10];第四,社會(huì )變革模型是一種有目的的、協(xié)作的、基于價(jià)值觀(guān)的過(guò)程,它能帶來(lái)積極的社會(huì )變革[11]。

(二)概念模型:I-E-O大學(xué)影響模型

阿斯廷(Astin)提出的“投入-環(huán)境-結果”(I-E-O)大學(xué)影響模型為MSL提供了概念模型[12]。其中,I(Input)指投入變量,包括人口統計學(xué)、類(lèi)預測測量及大學(xué)前的知識與經(jīng)歷;E(Experiences)指環(huán)境變量,主要包括大學(xué)期間經(jīng)歷;O(Outcome)指結果變量,主要包括與領(lǐng)導力相關(guān)的結果,如個(gè)人價(jià)值(自我覺(jué)醒、言行一致、承擔責任)、公民行為(社會(huì )/共同體價(jià)值)及團體價(jià)值(共同合作、公共目標、文明爭辯)方面的結果?!巴度?環(huán)境-結果”(I-E-O)大學(xué)影響模型為跨院校領(lǐng)導力研究項目提供了概念模型。

(三)美國跨院校領(lǐng)導力評估的指標體系

在I-E-O大學(xué)影響模型的基礎上,跨院校領(lǐng)導力研究建構了測量維度的關(guān)鍵變量(見(jiàn)表)。

四、美國跨院校領(lǐng)導力評估的實(shí)踐邏輯

(一)精心運用基于循證的調查工具與測量

MSL調查問(wèn)卷由現有和新創(chuàng )建的量表組成,旨在衡量概念和理論框架的要素。用于循證實(shí)踐的數據量很大,并且可以在高等教育各個(gè)領(lǐng)域(領(lǐng)導力項目、宿舍生活、多元文化事務(wù)等)中遷移運用。MSL調查發(fā)揮以下作用:一方面,可以捕獲最廣泛的學(xué)生人口統計數據,對理論框架中嵌入的正義方法進(jìn)行建模。這包括捕獲種族群體成員、族裔亞群體成員身份和種族身份顯著(zhù)性的數據;納入性別和性認同的標志;廣泛的宗教信仰以及能力的多個(gè)維度等。另一方面,檢查大學(xué)經(jīng)歷和教育結果,包括身份和發(fā)展結構(例如復雜的認知技能、抗逆力、社會(huì )觀(guān)點(diǎn)、精神發(fā)展等)。表中呈現了投入變量、環(huán)境變量和結果變量3個(gè)一級指標及18個(gè)二級指標的關(guān)鍵信息??傮w來(lái)看,MSL調查包括400多個(gè)變量與多個(gè)測量維度[13],社會(huì )責任領(lǐng)導量表(SRLS)是MSL調查工具的核心,且在創(chuàng )建SRLS時(shí)使用了嚴謹的方法以保證其內容的有效性[14]。在MSL工具的早期試點(diǎn)研究以及2006年和2009年的研究迭代中,研究者進(jìn)一步檢驗了SRLS的結構效度和信度。

(二)確保獲取科學(xué)全面的項目實(shí)施樣本

MSL在測量中體現了如下特點(diǎn):一是抽樣方法科學(xué)?;诮y計功率分析的MSL抽樣方法有助于確保結果在全球的適用性。各參與院校須從其總人數中抽取4000名本科生(包括全日制和非全日制)作為樣本。如果學(xué)生人數不到4000名,MSL將對所有本科生進(jìn)行取樣。二是確保調查數據安全。MSL邀請學(xué)生通過(guò)電子郵件參與調查,并協(xié)助學(xué)校滿(mǎn)足倫理審查委員會(huì )(Institutional Review Board,IRB)的所有要求,以確保數據的機密性。三是設置比較樣本。比較樣本大小不限、范圍不限,住校生、被某個(gè)專(zhuān)業(yè)錄取的學(xué)生、同伴教育者等都可加入。四是反對欠抽樣(undersampling)。MSL將與學(xué)校一起界定采樣參數及從整個(gè)樣本中提取研究所需的隨機樣本,其希望學(xué)校在樣本文件中插入學(xué)生身份證號碼作為附加變量之一,這有助于將MSL的結果與其他學(xué)生信息或調查數據如全國學(xué)生參與度調查(National Survey of Student Engagement,NSSE)、院校研究合作項目(Coperative Institutional Research Program,CIRP)等項目聯(lián)系起來(lái),以確保獲取科學(xué)全面的項目實(shí)施樣本。

(三)提供有效的數據收集方法

MSL由探空火箭有限責任公司在線(xiàn)管理,該公司是一家獨立研究機構,具有跨院校研究的專(zhuān)業(yè)知識,其前身為調查科學(xué)集團有限責任公司(Survey Sciences Group,SSG),該公司所有數據均基于網(wǎng)絡(luò )調查研究的經(jīng)驗性證據標準來(lái)收集[15]。MSL的在線(xiàn)形式使學(xué)生在任何方便的時(shí)間和地點(diǎn)都可以分享他們的經(jīng)驗及對MSL作出反應。MSL已經(jīng)與探空火箭公司合作進(jìn)行了該項研究的“元研究”,這使MSL能夠更好地基于經(jīng)驗證據收集目標數據,以證明如何以最小的成本和最大的回報率更好地收集學(xué)生的信息。

數據收集時(shí)間一般從1月持續到4月底,每所學(xué)校都會(huì )選擇一個(gè)三周空窗期進(jìn)行數據收集,通過(guò)個(gè)人電子郵件邀請學(xué)生們參與。每份郵件都概述研究?jì)热?,討論保密性和協(xié)議的問(wèn)題,并提供調查工具的鏈接,有時(shí)學(xué)生可能會(huì )收到多達4封郵件。在調查時(shí),探空火箭公司還通過(guò)郵件或電話(huà)提供全面的受訪(fǎng)者支持,以減少給學(xué)生帶來(lái)麻煩。該服務(wù)還允許學(xué)生通過(guò)回復任何MSL通信并請求將其從數據庫中刪除自己的信息而退出調查。當然,為了提高學(xué)生的回復率,MSL調查有時(shí)也為參與學(xué)生舉辦抽獎畫(huà)展,學(xué)生所在高校將決定獎品的數量、種類(lèi)和價(jià)值。此外,MSL還提供一些國家層面的獎勵,以激勵學(xué)生參加評估。

(四)確保數據的有效性與安全性

SSG完全保證調查數據的機密性和安全性,主要以?xún)煞N方式處理安全性問(wèn)題:一是協(xié)議,保護研究參與者及他們填寫(xiě)數據的機密性;二是技術(shù)系統,防止不必要的人員從外界訪(fǎng)問(wèn)數據。

保護研究參與者的機密性是SSG工作人員最關(guān)心的問(wèn)題。所有SSG員工都將簽署保密協(xié)議書(shū),并接受維護保密和隱私程序方面的培訓。數據存儲在具有密碼保護的SSG內部服務(wù)器上。網(wǎng)絡(luò )調查數據在數據文件中沒(méi)有任何個(gè)人標志。個(gè)人標志保存在一個(gè)單獨文件中,位于本地文件服務(wù)器上的安全空間中。此外,SSG不會(huì )將學(xué)生個(gè)人信息出租、出售或提供給任何第三方,學(xué)生在調查中提供的任何信息都會(huì )被嚴格用于研究。

SSG建立了物理屏障以保護參與者的數據,確保其安全傳輸和存儲。數據通過(guò)有密碼保護的128位SSL加密技術(shù)進(jìn)行接收和傳輸。提交的調查數據在通過(guò)SSG網(wǎng)站參與者的PC端/筆記本電腦傳輸到SSG的安全服務(wù)器之前會(huì )進(jìn)行加密。數據保存在安全的服務(wù)器中,由合適的人員通過(guò)密碼保護的網(wǎng)絡(luò )進(jìn)行訪(fǎng)問(wèn),同時(shí)使用獨立網(wǎng)絡(luò )和防火墻來(lái)保護數據免受外部網(wǎng)絡(luò )攻擊。許多網(wǎng)站使用“cookie”來(lái)存儲用戶(hù)的信息,以便在將來(lái)訪(fǎng)問(wèn)該網(wǎng)站時(shí)快速完成填寫(xiě)。但SSG在網(wǎng)站上從不使用cookie。在MSL的網(wǎng)站或任何網(wǎng)絡(luò )調查中,從用戶(hù)那里收集到的唯一信息就是用戶(hù)提供的信息。此外,SSG監控行業(yè)可確保其在遵守最新的法律法規基礎上保護參與者的數據。他們通常在研究倫理、隱私和保密方面嚴格遵守行業(yè)標準。

五、美國跨院校領(lǐng)導力評估的啟示

當前,我國正在積極推進(jìn)一流大學(xué)和一流學(xué)科建設,在新時(shí)代背景下,高校要落實(shí)立德樹(shù)人根本任務(wù),思考和建構學(xué)生領(lǐng)導力培養理論與模式、進(jìn)行學(xué)生領(lǐng)導力培養刻不容緩。

首先,在人才培養理念方面,高校需注重對“領(lǐng)導者”的培養。進(jìn)入21世紀以來(lái),隨著(zhù)從“領(lǐng)導力教育”到“領(lǐng)導力學(xué)習”的理念轉變,“為變革而領(lǐng)導”“為學(xué)習而領(lǐng)導”“為全球共同體而領(lǐng)導”的新理念日益興起,并逐漸發(fā)展成為新時(shí)代的領(lǐng)導力教育潮流。目前,全球范圍內的領(lǐng)導力發(fā)展新動(dòng)向開(kāi)始與公民社區參與、情商、整合與跨學(xué)科學(xué)習、全球領(lǐng)導力、倫理道德等主題相結合。這引發(fā)了將“領(lǐng)導力”引入21世紀科技發(fā)展新趨勢下的大學(xué)生核心素養培育過(guò)程中的熱點(diǎn)話(huà)題[16]。

其次,在領(lǐng)導力課程實(shí)施方面,需從院校層面切實(shí)踐行領(lǐng)導力課程。當前國內也有一些高校開(kāi)展了大學(xué)生領(lǐng)導力培養的實(shí)踐活動(dòng),如學(xué)生社團活動(dòng)、領(lǐng)導力選修課程、領(lǐng)導力相關(guān)講座等。然而,這些領(lǐng)導力培養活動(dòng)比較分散,沒(méi)有明確的部門(mén)負責,也缺少明確的理論指導和科學(xué)合理的培養資源與策略,更缺乏科學(xué)的領(lǐng)導力評估標準。因此,需在領(lǐng)導力課程的目標、資源、內容、組織、實(shí)施與評價(jià)方面進(jìn)行更深一步的中國式探討。

再次,在領(lǐng)導力評估方面,需研制領(lǐng)導力評估標準,啟動(dòng)領(lǐng)導力評估,進(jìn)行跨院校合作領(lǐng)導力評估研究。加強對學(xué)生領(lǐng)導力評估的“為何評估、以何評估及如何評估”探討,以研究帶動(dòng)實(shí)施,促進(jìn)跨院校領(lǐng)導力評估高效進(jìn)行。

總之,美國在基于價(jià)值邏輯、理論邏輯及實(shí)踐邏輯的基礎上進(jìn)行了跨院校領(lǐng)導力研究,這為美國大學(xué)生領(lǐng)導力評估提供了基本框架,對我國大學(xué)生領(lǐng)導力評估具有一定的借鑒作用。但需注意的是,美國大學(xué)生領(lǐng)導力評估以西方高校為研究參照系,不能簡(jiǎn)單將其移植到中國大學(xué)生領(lǐng)導力評估上,需結合中國實(shí)際進(jìn)行有目的性地借鑒,以促進(jìn)我國大學(xué)生領(lǐng)導力的培養。(作者崔文霞系華東政法大學(xué)馬克思主義學(xué)院講師,顧高燕系北京師范大學(xué)國際與比較教育研究院博士后。本文系2019年度教育部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研究重大課題攻關(guān)項目“一帶一路”國家與區域教育體系研究[項目編號:19JZD052]研究成果)

參考文獻:

[1]習近平.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huì ) 奪取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偉大勝利——在中國共產(chǎn)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huì )上的報告[EB/OL].(2017-10-27)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19cpcnc/2017-10/27/c_1121867529.htm.

[2]新華網(wǎng).慶祝中國共產(chǎn)主義青年團成立100周年大會(huì )在北京舉行[EB/OL].(2022-05-10)http://www.xhby.net/tuijian/202205/t20220510_7536819.shtml.

[3]The MSL Research Team and Partners[EB/OL].https://www.leadershipstudy.net/research-team-partners,2021.

[4]劉寶存.為未來(lái)培養領(lǐng)袖:美國研究型大學(xué)本科生教育重建[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1.

[5]崔文霞,黃志成.全球化視域下跨文化領(lǐng)導力發(fā)展階段與模式探究[J].比較教育研究,2014(6):2-5.

[6]University of Richmond[EB/OL].https://involved.richmond.edu/,2022-11.

[7]Ciulla J B, Uhl-Biel M, Werhane P H. Theoretical Aspects of Leadership Ethics[M].SAGE,2013.Introduction.xxvi.

[8]Susan R. Komives, Wendy Wagner. Leadership for A Better World:Understanding the Social Change Model of Leadership Development. A publication of the National Clearinghouse for Leadership Programs[M].San Francisco, CA:Jossey-Bass.2009:20-29.

[9]Higher Education Research Institute(HERI).A social Change Model of Leadership Development(versionⅢ)[M].Los Angeles: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 Higher Education Research Institute,1996:48-49.

[10]Owen J,Rabinovitch R. On the Class of Elliptical Distributions and their Applications to the Theory of Portfolio Choice[J].The Journal of Finance,1983,38(3):8.

[11]Komives,S.R.,Wagner,W.&Associates.Leadership for a better world: Understanding the social change model of leadership development. A publication of the National Clearinghouse for Leadership Programs[M].San Francisco,CA:Jossey-Bass.2009:12.

[12]Astin,Alexander W.,Astin,Helen S. Undergraduate Science Education:The Impact of Different College Environments on the Educational Pipeline in the Sciences. Final Report[J].Biology,1992:384.

[13]Psychometrics&Design Considerations[EB/OL].https://static1.squarespace.com/static/5873de271e5b6c645d5b5ac3/t/5894c0f0f5e231f1ead11ed6/1486143728648/psychometrics1.pdf,2021.

[14]Tyree,T. M..Designing An Instrument To Measure Socially Responsible Leadership Using the Social Change Model of Leadership Development[J]. Dissertation Abstracts International,1998:59(06).

[15]Sound Rocket.Who is Sound Rocket?[EB/OL].(2018-11-21)http://www.soundrocket.com/who-is-soundrocket/.

[16]張應強,張洋磊.從科技發(fā)展新趨勢看培養大學(xué)生核心素養[J].高等教育研究,2017,38(12):73-80.

來(lái)源:《神州學(xué)人》(2023年第5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guān)閱讀

最新發(fā)布
熱門(mén)標簽
點(diǎn)擊排行
熱點(diǎn)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版權所有,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