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檢索頁(yè)>當前

“人機共生”時(shí)代語(yǔ)言學(xué)的使命與擔當

——專(zhuān)訪(fǎng)語(yǔ)言學(xué)家李宇明教授

發(fā)布時(shí)間:2023-06-08 作者:郜云雁 來(lái)源: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

盡管準備采訪(fǎng)李宇明教授前,我已做了一些“功課”,但是收到他寄來(lái)的《人生初年——一名中國女孩的語(yǔ)言日志》一整套書(shū)時(shí),我仍被震撼了。這套上中下三卷本的兒童語(yǔ)言發(fā)展日志,足足有10多厘米那么厚,記錄了他的女兒冬冬從出生到6歲的兩千余天的語(yǔ)言發(fā)展,反映了漢語(yǔ)兒童的語(yǔ)言發(fā)展之路。收到這份厚重的禮物后,我十分小心地把它們擺放在書(shū)桌一角,屏住呼吸與它們對視,那一瞬,時(shí)間似乎已經(jīng)停滯,而我正開(kāi)啟與它們的對話(huà)。

終于,一個(gè)雨后的下午,我們如約在北京語(yǔ)言大學(xué)語(yǔ)言資源高精尖創(chuàng )新中心見(jiàn)面。當天,李教授穿了一件灰色的“北語(yǔ)”T恤。我知道他是著(zhù)作等身的知名學(xué)者,還曾做過(guò)10多年的教育部語(yǔ)言文字信息管理司司長(cháng)兼任教育部語(yǔ)言文字應用研究所所長(cháng),也曾擔任過(guò)華中師范大學(xué)副校長(cháng)和北京語(yǔ)言大學(xué)黨委書(shū)記。政府部門(mén)的工作經(jīng)歷帶給他更多的是洞察力和務(wù)實(shí)精神,而長(cháng)期深耕于學(xué)術(shù)研究,則讓他睿智、開(kāi)放和豁達。他笑言:“因為我終于可以不去考慮某種想法是否能實(shí)施,而是可以想得更高遠一些,更天馬行空一些?!?/p>

我本來(lái)準備了一份標準的采訪(fǎng)提綱,想圍繞兒童語(yǔ)言發(fā)展與兒童閱讀展開(kāi)對話(huà)。不過(guò)采訪(fǎng)沒(méi)多久,我就被他所提及的更深邃、更寬廣的話(huà)題所吸引,采訪(fǎng)最終變成了自由式漫談。我不再打斷他,而是認真地傾聽(tīng)。

這是一次特殊的訪(fǎng)談,3個(gè)小時(shí)的訪(fǎng)談內容雖然遠遠超出原有主題,但卻為我打開(kāi)了一小扇我所不熟悉的語(yǔ)言學(xué)領(lǐng)域的大門(mén)。訪(fǎng)談中,我一直為自己的“無(wú)知”而慚愧,同時(shí)也深感李宇明教授所言極是,“中國人的語(yǔ)言意識很弱,當中國走向世界時(shí),我們需要不斷提高語(yǔ)言覺(jué)悟,加強語(yǔ)言意識,直面‘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時(shí)代的使命與擔當?!?/p>

——對話(huà)——

中國兒童語(yǔ)言研究具有世界性影響

【中國兒童語(yǔ)言發(fā)展呈現出難以復制的獨特性,并成為不可多得的“天然語(yǔ)言實(shí)驗室”,其研究具有世界性的學(xué)術(shù)和教育價(jià)值?!?/span>

記者:作為長(cháng)期致力于兒童語(yǔ)言學(xué)研究的學(xué)者,您曾多次提到中國的兒童語(yǔ)言發(fā)展問(wèn)題一直沒(méi)有得到教育界的重視。為什么?

李宇明:是的。兒童在早期發(fā)展中有三件事最重要:身體發(fā)育、心智成長(cháng)和語(yǔ)言發(fā)展。這三方面的發(fā)展是相互作用的。過(guò)去,我們只強調了兒童身體和心智的發(fā)展,而忽視了兒童語(yǔ)言發(fā)展的重視性。美國一項早期研究顯示,來(lái)自不同經(jīng)濟和社會(huì )地位家庭的兒童,四歲時(shí)的詞匯量差距達到驚人的“三千萬(wàn)詞鴻溝”。為此,美國曾開(kāi)展“三千萬(wàn)詞”行動(dòng)、“閱讀優(yōu)先法案”等,都是為了幫助家庭進(jìn)行兒童早期語(yǔ)言啟蒙,縮小教育鴻溝。很多研究表明,兒童早期語(yǔ)言發(fā)展與其心智發(fā)展密切相關(guān)。我國對于早期兒童語(yǔ)言發(fā)展的研究,過(guò)去更多聚焦于語(yǔ)言障礙兒童,很少關(guān)注正常兒童的語(yǔ)言發(fā)展在早期教育中的重要作用。

記者:您為什么又同時(shí)提出,中國的兒童語(yǔ)言學(xué)研究有可能正在走進(jìn)世界前列?

李宇明:中國兒童的語(yǔ)言發(fā)展環(huán)境與西方國家相比,有三大不同:一是祖輩深度介入;二是存在大范圍的獨生子女家庭;三是“二孩”政策帶來(lái)的“非自然二孩”現象(即年齡差較大)。加之城市化帶來(lái)的大規模人口流動(dòng)等所構成的特殊社會(huì )和家庭語(yǔ)言環(huán)境,這些因素使中國兒童語(yǔ)言發(fā)展呈現出難以復制的獨特性,并成為不可多得的“天然語(yǔ)言實(shí)驗室”,其研究具有世界性的學(xué)術(shù)和教育價(jià)值。

記者:國內學(xué)術(shù)界對于這種獨特優(yōu)勢是否有深刻認知?

李宇明:我想是的。我國早期的兒童語(yǔ)言發(fā)展研究主要聚焦于語(yǔ)言障礙兒童,而現在我們的研究已擴展到涉及四大類(lèi)別的17類(lèi)人群。這是一個(gè)巨大的進(jìn)步。另外,我在30多年前記錄女兒冬冬0-6歲的語(yǔ)言發(fā)展日志時(shí),用的是紙片和錄音?,F在,我們的團隊已在研究如何通過(guò)人工智能和大數據技術(shù),24小時(shí)“全天候”觀(guān)察和記錄兒童的語(yǔ)言發(fā)展,為兒童AI玩伴的研發(fā)做支撐。我們希望通過(guò)這些研究,弄清楚兒童語(yǔ)言發(fā)展的規律,最終希望能改善兒童的教育。我相信,無(wú)論是在理論還是實(shí)踐應用方面,中國的兒童語(yǔ)言研究已形成自己的學(xué)術(shù)特色。

語(yǔ)言學(xué)需要開(kāi)辟“新賽道”

【我們需要思考“人機共生”時(shí)代語(yǔ)言學(xué)的使命擔當,還要思考到2050年中文的世界地位和中國的語(yǔ)言生活狀況?!?/span>

記者:您為什么強調中國應該學(xué)會(huì )用“第三視角”看世界。

李宇明:所謂“第三視角”,也可以叫“學(xué)術(shù)視角”,就是站在高空俯瞰世界,這個(gè)世界是包括中國在內的不分“夏夷”的整個(gè)世界。我們不能只從中國的視角看世界,也不能只從世界的視角看中國,而要從一個(gè)全域的視角來(lái)看中國和世界未來(lái)的發(fā)展。二十大報告中的“加大國家通用語(yǔ)言文字推廣力度”,是國家在新征程的關(guān)鍵時(shí)刻對語(yǔ)言文字事業(yè)提出的要求。因此,語(yǔ)言學(xué)需要開(kāi)辟“新賽道”。我們需要思考,“人機共生”時(shí)代語(yǔ)言學(xué)的使命擔當,還要思考到2050年中文的世界地位和中國的語(yǔ)言生活狀況等問(wèn)題。我們要學(xué)會(huì )使用“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的世界眼光”來(lái)看待世界語(yǔ)言生活,只有這樣中國才能夠真正有話(huà)語(yǔ)權。

記者:您在10年前就提出要喚醒中國人的語(yǔ)言意識。為什么?

李宇明:所謂語(yǔ)言意識,就是意識到語(yǔ)言之于人生、之于社會(huì )和國家的意義。語(yǔ)言意識、語(yǔ)言政策和語(yǔ)言行為,是語(yǔ)言規劃的支撐“三角”。一個(gè)社會(huì )如果缺乏語(yǔ)言意識,就會(huì )帶來(lái)語(yǔ)言政策和語(yǔ)言行為的滯后甚至落后。舉例來(lái)說(shuō),我國城鎮化率已超過(guò)50%,這不但改寫(xiě)了中國的語(yǔ)言地圖,而且也帶來(lái)了一系列語(yǔ)言新問(wèn)題。然而城市規劃者很少意識到需要做城市語(yǔ)言規劃,頂多只考慮到英語(yǔ)使用的一些問(wèn)題,這使得政府的信息發(fā)布渠道受限制,城市的信息傳遞無(wú)章法,外來(lái)人員獲取信息的權利需維護。新農村建設也很少關(guān)注語(yǔ)言流失問(wèn)題,缺乏鄉村語(yǔ)言保護意識。

記者:語(yǔ)言為何還與國家安全相關(guān)?

李宇明:很多人會(huì )對“語(yǔ)言安全”一詞很陌生,但提到“信息戰”或“輿論戰”可能就不陌生了,還有國際話(huà)語(yǔ)權、語(yǔ)種話(huà)語(yǔ)權等。另外,當我們要“面向世界講好中國故事”時(shí),我們就不能只用英語(yǔ)講,我們至少要能用上百種語(yǔ)言來(lái)講中國故事。世界上有7000余種語(yǔ)言,這些語(yǔ)言及其方言與大大小小的語(yǔ)言共同體關(guān)聯(lián),與部族、民族、國家和超國家共同體關(guān)聯(lián)。所以,美國早就制定了“關(guān)鍵語(yǔ)言戰略”,因為他們知道,語(yǔ)言與國家安全關(guān)系密切,特別今日之戰爭首先是信息戰和語(yǔ)言戰,受制于國家的語(yǔ)言能力,包括語(yǔ)言信息化能力。理論上語(yǔ)言是一律平等的,而現實(shí)中語(yǔ)言是有強有弱的。語(yǔ)言強弱不僅是國家強弱盛衰的象征,而且語(yǔ)言也會(huì )促進(jìn)國家的發(fā)展強大。語(yǔ)言是文化的基礎、民族的象征,是“軟國力”的核心。如何喚醒中國人的語(yǔ)言安全意識,也是我們應該不斷思考和實(shí)踐的問(wèn)題。

父母與兒童的交談是最好的教科書(shū)

【父母要相信自己是孩子早期語(yǔ)言發(fā)展最好的老師,多和孩子交流互動(dòng),多讀書(shū)給孩子聽(tīng),提供盡量豐富的外部語(yǔ)言環(huán)境?!?/span>

記者:您一直在致力于建立“中國兒童語(yǔ)料庫”。為什么?

李宇明:我在國家語(yǔ)委工作時(shí),就大力支持語(yǔ)料庫建設,到現在已做了將近20年。國家語(yǔ)言資源監測與研究平面媒體中心,跟蹤全國上百份報紙,統計分析漢語(yǔ)的發(fā)展變化,了解漢語(yǔ)的真實(shí)面貌。語(yǔ)料庫對傳統語(yǔ)言學(xué)的更新,甚至是人類(lèi)發(fā)展的理念更新,都有重要意義?!爸袊鴥和Z(yǔ)料庫”則有其更獨特的價(jià)值。語(yǔ)言研究需要建立在語(yǔ)料的分析研究基礎上。目前,全世界獲得的兒童發(fā)展語(yǔ)料、特別是自幼跟蹤記錄的語(yǔ)料不多,也只有為數不多的兒童語(yǔ)言發(fā)展語(yǔ)料庫對外開(kāi)放。我國以往的兒童語(yǔ)言研究,比較關(guān)注兒童語(yǔ)言結構系統的發(fā)展,如語(yǔ)音、詞匯、語(yǔ)法的發(fā)展等,但是對兒童語(yǔ)言應用的能力關(guān)注不夠。造成這種狀態(tài)有認識上的問(wèn)題,也有語(yǔ)料搜集困難的原因。事實(shí)上,語(yǔ)用能力才是真實(shí)的語(yǔ)言能力,只有了解兒童的語(yǔ)用狀況,才能了解兒童如何與社會(huì )互動(dòng),父母和教師應如何與兒童交談。語(yǔ)言在兒童成長(cháng)中具有重要作用,中國兒童語(yǔ)言研究的重要意義就在于,我們要按照兒童的語(yǔ)言發(fā)展規律來(lái)促進(jìn)兒童全面健康發(fā)展。

記者:對于兒童是如何能迅速地學(xué)會(huì )一門(mén)語(yǔ)言的,似乎一直是一個(gè)謎。這方面的研究對于父母和教育工作者意味著(zhù)什么?

李宇明:兒童學(xué)習語(yǔ)言的天賦確實(shí)令人著(zhù)迷。他們可以在很短的時(shí)間和有限的經(jīng)驗下,快速掌握一種復雜的語(yǔ)言。而且,世界各國兒童學(xué)會(huì )一種語(yǔ)言所需的時(shí)間大致相同,也就是說(shuō)他們的語(yǔ)言發(fā)展具有驚人的一致性??梢?jiàn),兒童似乎天生具有一種獲得語(yǔ)言的能力,這種能力具有生物遺傳性,同時(shí)隨著(zhù)人的成熟而下降。父母和教育工作者需要了解,兒童學(xué)習語(yǔ)言不是通過(guò)語(yǔ)言規則而進(jìn)行的,而是通過(guò)在語(yǔ)言環(huán)境下的大量?jì)A聽(tīng)和交流習得的,是在生活中學(xué)習的。所以,父母要相信自己是孩子早期語(yǔ)言發(fā)展最好的老師,多和孩子交流互動(dòng),多讀書(shū)給孩子聽(tīng),提供盡量豐富的外部語(yǔ)言環(huán)境。父母與兒童的交談,是兒童早期最好的教科書(shū)。兒童詞匯量的積累,同樣也是思維和理解力的訓練,單純的“背單詞”并沒(méi)有顯著(zhù)的意義,更重要的是通過(guò)詞匯的學(xué)習與生活體驗相結合,用學(xué)會(huì )的語(yǔ)言去精確地表達。

記者:您于1995年出版的《兒童語(yǔ)言的發(fā)展》,據說(shuō)并沒(méi)有被教育界特別關(guān)注,反而是受到兒科醫生的歡迎。

李宇明:是的,我也沒(méi)想到這本書(shū)竟然被醫學(xué)界所關(guān)注,主要是耳鼻喉科的醫生。他們通過(guò)這本書(shū)來(lái)了解兒童早期的語(yǔ)言發(fā)展情況,并據此進(jìn)行特殊兒童包括聾啞兒童的診斷。如果我們對正常兒童的語(yǔ)言發(fā)展標準缺乏研究,就不能準確判斷誰(shuí)是特殊兒童,誰(shuí)需要特殊幫助。關(guān)于特殊兒童的甄別標準,過(guò)去主要是醫學(xué)界在研究和制定,其實(shí)教育界應該更多參與進(jìn)來(lái),并發(fā)揮更大作用。另外,對于有一定聽(tīng)力的聾啞兒童,應該提倡讓他們和正常兒童一起“融合”學(xué)習。當然,談到特殊兒童,還包括那些語(yǔ)言天才,他們可以輕松掌握數種語(yǔ)言。我們對這種有語(yǔ)言天賦的超常兒童幾乎沒(méi)有關(guān)注,他們其實(shí)可以在國家語(yǔ)言安全和情報領(lǐng)域發(fā)揮重要作用,是國家的寶貴財富。

符號能力和語(yǔ)言能力是人的兩大核心能力

【不要把喜歡讀圖看成是一種閱讀能力的衰敗。人類(lèi)已經(jīng)進(jìn)入“超語(yǔ)言”和“融媒體”時(shí)代,教育不能停留在印刷術(shù)時(shí)代?!?/strong>

記者:很多父母對于孩子喜歡讀漫畫(huà)書(shū)很擔憂(yōu),而您卻提出要把讀圖作為一種新的能力來(lái)培養。

李宇明:我一直想告訴大家,不要把青少年喜歡讀圖看成是一種閱讀能力的衰敗。人類(lèi)從來(lái)都不只是用一種模態(tài)的信號進(jìn)行信息交流的。實(shí)際上,人類(lèi)有一種很強“圖符”能力,就像兒童的涂鴉繪畫(huà)的能力,這種能力不應該被看作是專(zhuān)門(mén)的藝術(shù)能力,而應該被看作是人類(lèi)獲取信息和表達信息的能力。人類(lèi)發(fā)展到今天,已經(jīng)進(jìn)入“超語(yǔ)言”和“融媒體”時(shí)代,符號和讀圖能力反而應該成為人類(lèi)的一種新的能力來(lái)培養。我們現在已成立了一個(gè)兒童涂鴉研究組,就是要研究孩子是怎樣通過(guò)畫(huà)畫(huà)來(lái)進(jìn)行表達的。在融媒體時(shí)代,語(yǔ)言學(xué)家要從過(guò)去主要研究文字到研究圖符,包括圖表、圖標、公式、圖像、視頻等。所以,我們認為符號能力和語(yǔ)言能力是未來(lái)人類(lèi)生存的兩大核心能力,我們不把讀圖看作是一種衰敗行為,而是看作人類(lèi)的進(jìn)步,這種圖符能力會(huì )和語(yǔ)言能力共同發(fā)展。

記者:融媒體”和“超語(yǔ)言”時(shí)代,與印刷術(shù)時(shí)代的信息有何不同?

李宇明:印刷術(shù)時(shí)代的媒介信息特點(diǎn)是系統的、單一和平面化的,也是標準化和規范化的?!叭诿襟w”和“超語(yǔ)言”時(shí)代的信息則具有碎片化、交互性和跨界聯(lián)通的特點(diǎn)??缃缏?lián)通意味著(zhù)不同媒體之間、不同數據庫之間以及虛擬空間與現實(shí)空間的聯(lián)通??梢钥吹?,進(jìn)入人工智能時(shí)代后,會(huì )出現語(yǔ)言智能時(shí)代,或者叫作ChatGPT時(shí)代,它是真正以數據驅動(dòng)的時(shí)代。未來(lái)誰(shuí)有能力處理大規模語(yǔ)言數據,特別是讓機器人掌握語(yǔ)言數據,誰(shuí)將立于不敗之地。

記者:這種“超語(yǔ)言”時(shí)代對學(xué)校教育提出了哪些挑戰?

李宇明:教育工作者至少要做三件事,一是教育學(xué)生適應這種新的媒體形式;二是推動(dòng)這些新技術(shù)應用到教育和社會(huì )中;三是培養一批新媒體應用的杰出人才,推動(dòng)社會(huì )發(fā)展和進(jìn)步。反觀(guān)我們的教育教學(xué),其實(shí)仍停留于平面媒體時(shí)代和“印刷術(shù)思維”。我們不能“關(guān)起門(mén)”來(lái)辦教育,如何教會(huì )學(xué)生處理碎片化、交互式和跨界式信息,應該是教育界必須關(guān)注的新任務(wù),必須重視培養學(xué)生除文字以外的,處理圖像、視頻以及各種碎片化信息的能力。另外,人的閱讀能力還反映在能否處理大量的專(zhuān)有名詞上,包括人名、地名、科技名詞以及各種新出現的術(shù)語(yǔ)上,這也是很重要的語(yǔ)文能力。目前在我們的語(yǔ)文教學(xué)中很少關(guān)注這部分內容。

閱讀是最重要的基礎性和支撐性能力

【一定要重視青少年的閱讀,并通過(guò)科學(xué)的分級閱讀標準為青少年精準提供匹配其閱讀能力的最佳讀物?!?/span>

記者:作為語(yǔ)言學(xué)家,您如何看待閱讀與青少年的成長(cháng)?

李宇明:我覺(jué)得,在聽(tīng)說(shuō)讀寫(xiě)等能力中,閱讀是最重要的基礎性和支撐性能力,因為閱讀同時(shí)在支撐口語(yǔ)表達和聽(tīng)的能力。我還想加一項“譯”的能力,譯不只是指外語(yǔ)翻譯能力,而是包括從方言到普通話(huà),從古漢語(yǔ)到現代文,從口語(yǔ)到書(shū)面語(yǔ)……這些都是“譯”的過(guò)程,它是一種重要的跨文化交際能力。閱讀除了是重要的語(yǔ)言能力,還是人的發(fā)展能力。人的時(shí)間是有限的,所以我們對歷史和世界的把握、對不同文化的理解和認識,都需要通過(guò)閱讀來(lái)完成,閱讀將建立你與世界的聯(lián)系。最后,閱讀是對思維的訓練,沒(méi)有良好的閱讀,就不能有良好的思維訓練。因此,我們一定要重視青少年的閱讀,并通過(guò)科學(xué)的分級閱讀標準,為青少年精準提供匹配其閱讀能力的讀物。

記者:兒童是語(yǔ)言學(xué)習的天才。那么,對于青少年的語(yǔ)言學(xué)習,相關(guān)的語(yǔ)言規則或語(yǔ)法學(xué)習重要嗎?

李宇明:語(yǔ)言規則和語(yǔ)法的學(xué)習當然是有用的,尤其是到中學(xué)階段,應該給學(xué)生講一些語(yǔ)言學(xué)和邏輯學(xué)。一個(gè)有趣的現象是,現在我們中國人的語(yǔ)法知識,很多是通過(guò)學(xué)習英語(yǔ)語(yǔ)法時(shí)獲得的。曾有一個(gè)階段,我們的學(xué)校教學(xué)是“規則驅動(dòng)”下的教學(xué),忽視了學(xué)生的語(yǔ)言生活實(shí)踐?,F在,我們又過(guò)于淡化語(yǔ)言規則的學(xué)習,包括“淡化語(yǔ)法”。語(yǔ)言運用需要語(yǔ)言運用的實(shí)踐經(jīng)驗,也需要關(guān)于語(yǔ)言的理性認識。語(yǔ)文教學(xué)只講語(yǔ)言應用,在中學(xué)教育中缺乏應有的語(yǔ)言學(xué)教育,提起漢語(yǔ)語(yǔ)句中的主語(yǔ)謂語(yǔ)賓語(yǔ),許多人都說(shuō)不清楚。所以,從這個(gè)角度看,我們整個(gè)社會(huì )的語(yǔ)言知識水平是到了一個(gè)低谷階段。

記者:您強調閱讀是最重要的基礎性能力,但又認為保護和激發(fā)閱讀興趣是第一位的。

李宇明:我覺(jué)得在讀書(shū)方面,父母和教師都要尊重孩子,孩子的興趣和喜好是需要保護的。我們喜歡的圖書(shū),比如一些經(jīng)典文學(xué)作品,孩子如果不喜歡,不要去強求。我的兩個(gè)外孫女很典型,一個(gè)“愛(ài)書(shū)如命”,天天抱著(zhù)書(shū)看,但是她有自己的喜好,喜歡看一些在我們看來(lái)可能沒(méi)有太多“營(yíng)養”的書(shū)。另一個(gè)外孫女的興趣點(diǎn)則完全不在閱讀上,我們會(huì )尊重她們的選擇。盡管閱讀很重要,但閱讀并不是人生的全部。首先,我會(huì )鼓勵孩子們先去“閱讀”大自然這本書(shū),多走進(jìn)自然、親近自然。另外,我會(huì )強調成年人比孩子更應該多些讀書(shū),包括退休后的老年人。不讀書(shū),你就離這個(gè)時(shí)代更遠了。我現在就覺(jué)得更有時(shí)間讀書(shū)了,在思考和認知方面也可以想得更深入和高遠一些。

努力將學(xué)術(shù)產(chǎn)品轉化為社會(huì )產(chǎn)品

【學(xué)術(shù)產(chǎn)品只能影響學(xué)術(shù)界,只有轉化為政策產(chǎn)品后才能成為社會(huì )產(chǎn)品,并最終推動(dòng)社會(huì )進(jìn)步?!?/strong>

記者:您剛才提到中文分級閱讀標準。有人認為,這種專(zhuān)業(yè)性標準應該由國家來(lái)運作和實(shí)施。您怎么看?

李宇明:從國際上看,推動(dòng)閱讀包括研發(fā)分級閱讀標準,多是公司化行為,然后由政府來(lái)購買(mǎi)相關(guān)服務(wù)。如何把學(xué)術(shù)成果轉化為學(xué)術(shù)產(chǎn)品和政策產(chǎn)品,并最終轉化為社會(huì )產(chǎn)品,是很重要的問(wèn)題。我們的很多學(xué)術(shù)成果還是“就學(xué)術(shù)而學(xué)術(shù)”,止于發(fā)論文、出書(shū)和評職稱(chēng)層面。另一方面,一個(gè)產(chǎn)品如果沒(méi)有學(xué)術(shù)研究作支撐,很難成為一個(gè)好產(chǎn)品。20多年前,一些出版社知道我做兒童語(yǔ)言研究,就想邀請我去講兒童幾歲可以開(kāi)始學(xué)外語(yǔ)。我雖然知道學(xué)習外語(yǔ)越早越好,但是我不知道兒童學(xué)外語(yǔ)會(huì )對母語(yǔ)產(chǎn)生什么影響。所以,我幾乎沒(méi)有提倡過(guò)在幼兒期學(xué)外語(yǔ)。我覺(jué)得這些都是科學(xué)問(wèn)題,沒(méi)有弄清楚之前不能隨便說(shuō)。另外,學(xué)術(shù)產(chǎn)品只能影響學(xué)術(shù)界,只有轉化為政策產(chǎn)品后,才能成為社會(huì )產(chǎn)品,并最終推動(dòng)社會(huì )進(jìn)步。我認為,學(xué)術(shù)界和政府間的良好合作需要有“旋轉門(mén)”,把學(xué)界、業(yè)界和政界整合起來(lái),缺少其中任何一方,都做不好。

記者:近年來(lái),家庭語(yǔ)言規劃正成為語(yǔ)言政策與規劃研究的新熱點(diǎn)。為什么?

李宇明:家庭語(yǔ)言規劃或稱(chēng)“家庭語(yǔ)言政策”,之所以成為一個(gè)新熱點(diǎn),與語(yǔ)言規劃越來(lái)越關(guān)注自下而上的路向有關(guān),也與全球化、城市化進(jìn)程中的移民語(yǔ)言傳承危機、移民身份認同危機相關(guān)。在西方很早就有家庭語(yǔ)言政策,比如一個(gè)家庭,父親是法國人,母親是德國人,父母會(huì )有意識地通過(guò)“一人一語(yǔ)”的家庭語(yǔ)言策略,讓孩子同時(shí)掌握法語(yǔ)和德語(yǔ)。西方研究界也一直關(guān)注如何把語(yǔ)言意識、語(yǔ)言實(shí)踐與語(yǔ)言管理的模式,應用到家庭領(lǐng)域中,深入研究家庭語(yǔ)言及家庭成員之間的語(yǔ)言使用關(guān)系。家庭語(yǔ)言政策也應運而生。家庭語(yǔ)言規劃研究在中國起步較晚,早期主要涉及少數民族語(yǔ)言的傳承、三峽移民的語(yǔ)言問(wèn)題、農民工家庭子女的語(yǔ)言教育、特殊兒童的語(yǔ)言康復、海外華語(yǔ)的傳承等。隨著(zhù)城市化進(jìn)程的加快、人口政策的變遷,中國家庭的語(yǔ)言教育正發(fā)生著(zhù)巨大變化,家庭語(yǔ)言規劃也開(kāi)始成為中國學(xué)界的熱門(mén)話(huà)題??梢哉f(shuō),家庭語(yǔ)言規劃關(guān)系到家庭語(yǔ)言的和諧,特別是祖孫兩輩人的交流;關(guān)系到孩子的多語(yǔ)能力培養,包括文化的傳承和對家鄉、民族及國家的認同;關(guān)系到國家語(yǔ)言資源的保護和國家語(yǔ)言能力的提升。因此,需要我們加強理論研究和實(shí)踐應用。(中國教育報-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記者 郜云雁 采寫(xiě))

李宇明簡(jiǎn)介

北京語(yǔ)言大學(xué)教授,中國辭書(shū)學(xué)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中國語(yǔ)言學(xué)會(huì )語(yǔ)言政策與規劃專(zhuān)業(yè)委員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曾任國家語(yǔ)委副主任、教育部語(yǔ)言文字信息管理司司長(cháng)、教育部語(yǔ)言文字應用研究所所長(cháng)、北京語(yǔ)言大學(xué)黨委書(shū)記、華中師范大學(xué)副校長(cháng)等職。主要研究領(lǐng)域為理論語(yǔ)言學(xué)、語(yǔ)法學(xué)、兒童語(yǔ)言發(fā)展和語(yǔ)言規劃等。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guān)閱讀

最新發(fā)布
熱門(mén)標簽
點(diǎn)擊排行
熱點(diǎn)推薦
  • 紙 媒
  • 網(wǎng) 媒
  • 微 信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版權所有,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