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檢索頁(yè)>當前

“自我教育”助力學(xué)生成長(cháng)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4-17 作者:常生龍 來(lái)源:中國教育報

教育工作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促進(jìn)孩子全面健康地成長(cháng)。這句話(huà)說(shuō)起來(lái)簡(jiǎn)單,但真要將其落到實(shí)處并不容易,需要教育理念、結構、內容和方法等的重塑和再造。

黃全愈的《教育的基礎》一書(shū),引導讀者深入思考高質(zhì)量的教育應該具有怎樣的樣貌,新時(shí)期教育應該為學(xué)生的成長(cháng)夯實(shí)哪些基礎。書(shū)中所探討的相關(guān)話(huà)題都是近些年教育領(lǐng)域的熱門(mén)話(huà)題,有助于教育工作者厘清責任,明確使命,把立德樹(shù)人的任務(wù)更好地落到實(shí)處。

教育體系的完善

教育是一個(gè)系統工程,學(xué)校教育僅僅是這個(gè)系統的組成部分。

一談到教育,人們總是將目光聚焦到學(xué)校教育上,這與社會(huì )的變遷有直接關(guān)系。在農耕時(shí)代,家庭是最為重要的社會(huì )單元,父母要擔負起孩子學(xué)習和成長(cháng)的重要責任,所以那時(shí)教育的重心在家庭。進(jìn)入工業(yè)社會(huì )后,單位和機構逐漸成為人們工作和社會(huì )交往的主陣地,很多父母出去工作,沒(méi)有時(shí)間和精力承擔養育孩子的責任,教育的重心逐漸向學(xué)校轉移?,F在,我們又處于社會(huì )轉型的關(guān)鍵階段,正轉向以人工智能為特征的信息社會(huì )。這一新的社會(huì )形態(tài)對人的素質(zhì)提出了更高要求。這就要求人們要重新認識并進(jìn)一步健全和完善教育體系,以確保孩子全面健康地成長(cháng)。

這就是近些年來(lái)特別強調要構建家庭教育、學(xué)校教育、社會(huì )教育“三位一體”的教育體系的原因。這三種教育各有特點(diǎn),相輔相成。家庭教育是孩子成長(cháng)的核心,孩子的人格、品行、習慣等都是在家庭教育中養成的;學(xué)校教育著(zhù)力培育孩子適應未來(lái)社會(huì )發(fā)展而需要具備的關(guān)鍵能力和必備品格,幫助孩子從自然人成長(cháng)為社會(huì )人;社會(huì )教育的核心功能是為孩子的健康發(fā)展構建一個(gè)有益的文化場(chǎng)域,讓優(yōu)秀、積極的文化浸潤孩子的心田,厚實(shí)他們的精神世界,吸引他們滿(mǎn)腔熱忱地投入社會(huì )活動(dòng)中。

但在黃全愈看來(lái),除上述“三位一體”的教育結構外,教育體系中還有一個(gè)重要板塊是孩子的自我教育。學(xué)習是孩子的天性,在學(xué)習過(guò)程中不斷總結得失,不斷反思經(jīng)驗和錯誤,就是自我教育的過(guò)程。正是因為孩子會(huì )進(jìn)行包括自我選擇、自我反省、自我調控、自我總結等在內的自我教育,才促使自己從幼稚走向成熟。

黃全愈強調,一個(gè)完善的教育體系應由四個(gè)要素組成,分別是自我教育、家庭教育、學(xué)校教育和社會(huì )教育,它們構成了類(lèi)似正三棱錐的立體結構。我們熟悉的“三位一體”相當于三棱錐的“底”,自我教育則是三棱錐的“頂”。素質(zhì)教育的起點(diǎn)是人,歸宿也是人,教育的所有工作,都要圍繞人的自我教育來(lái)設計,孩子的獨立性、創(chuàng )造性、批判思維、質(zhì)疑精神、探索意識、實(shí)踐能力等都需要借由這樣的體系進(jìn)行統籌謀劃和有效實(shí)施,以便從根本上提升人才的素質(zhì)。

教育教學(xué)的轉型

既然自我教育在整個(gè)教育體系中占據最重要的地位,那么,在教育實(shí)踐中是否凸顯自我教育,就成為檢驗教育有無(wú)夯實(shí)學(xué)生學(xué)習基礎、是否促進(jìn)學(xué)生全面健康成長(cháng)的試金石。

我們都知道,一件事如果自己可以把控,可以決定什么時(shí)間做、做到什么程度,這件事往往就能做得很好。反之,如果事情是別人強加給自己的,是自己內心不想做的,而又要求限時(shí)完成,那么大多數情況下,這件事都不可能做得很好。如果學(xué)生全部的學(xué)習時(shí)間都是被安排的,幾乎沒(méi)有可以自主選擇、自由支配的時(shí)空,那這種完全失去把控感的學(xué)習,如何能體現自我教育?黃全愈說(shuō):“我們一方面說(shuō)世界的未來(lái)屬于孩子,但另一方面,世界卻不屬于孩子?!敝赃@樣說(shuō),是因為教育的所有決策和計量、想象與設計,都是成年人的事情,很難考慮到學(xué)生的內在需求。我們都知道,“我要學(xué)”學(xué)習效率高,成效明顯;“要我學(xué)”學(xué)習效率低,成效不佳。但在實(shí)踐中,“要我學(xué)”的教育又那樣普遍,這真是教育教學(xué)的一個(gè)悖論,也是教育轉型的一個(gè)著(zhù)力點(diǎn)。

在我們的日常教學(xué)中,幾乎所有知識都是通過(guò)課本傳遞、教師講述呈現給學(xué)生的,學(xué)生通過(guò)反復訓練自以為“掌握”了所學(xué)知識,但這種經(jīng)由別人加工而形成的經(jīng)驗是否真的可靠,是否反映了知識的本來(lái)面貌,是否促進(jìn)了學(xué)生素養的提升?學(xué)習內容包括兩大板塊,一個(gè)是間接經(jīng)驗,另一個(gè)是直接經(jīng)驗,它們就像天平兩側的承載物,只有兩者質(zhì)量相等,才能維持天平的平衡?;A教育階段培養拔尖創(chuàng )新人才,核心是讓學(xué)生像科學(xué)家一樣思考問(wèn)題。黃全愈為此指出,需要在教育實(shí)踐中突出科學(xué)的三要素:一是科學(xué)的目的——去發(fā)現各種規律;二是科學(xué)的精神——質(zhì)疑、獨立、唯一;三是科學(xué)的方法——邏輯化、定量化、實(shí)證化。這些都需要通過(guò)學(xué)生的親身實(shí)踐,特別是在聯(lián)系現實(shí)生活的實(shí)踐學(xué)習中才能得到很好的培育。

自我教育的實(shí)現

將教育的重心從教師傳授轉向學(xué)生的自我教育,并非只有打破現有課程體系才能實(shí)現,并非必須借助各種眼花繚亂的新學(xué)習方式才能達成,關(guān)鍵在于教學(xué)目標指向的是讓學(xué)生“學(xué)會(huì )”還是讓學(xué)生“會(huì )學(xué)”,是訓練“考生”還是培養“學(xué)生”。在黃全愈看來(lái),知識可以分為兩類(lèi)。一類(lèi)是已知的、有確切答案的知識,如果學(xué)習只是要求學(xué)生熟練掌握這類(lèi)知識,通過(guò)各種方式讓學(xué)生來(lái)證實(shí)這類(lèi)知識,我們就是在教學(xué)生“學(xué)會(huì )”,就是在訓練“考生”。另一類(lèi)是未知的、沒(méi)有確切答案的知識,引導學(xué)生探究、發(fā)現未知世界的過(guò)程,就是培養學(xué)生“會(huì )學(xué)”,就是在培養“學(xué)生”。而要做到這一點(diǎn),需要理念和實(shí)踐層面的系統變革,從原來(lái)教師們最擅長(cháng)的以學(xué)科邏輯來(lái)組織課程資源、設計教學(xué)流程轉向將學(xué)生的學(xué)習邏輯作為教學(xué)起點(diǎn)。學(xué)科邏輯通常采取庖丁解牛的分析法,將原本完整的事物分解為一個(gè)個(gè)細小單元或知識點(diǎn)來(lái)加以研究,讓學(xué)生只見(jiàn)樹(shù)木不見(jiàn)森林。學(xué)習邏輯通常采取整合的方式,以現實(shí)生活中的實(shí)際問(wèn)題、學(xué)生有切身體驗的具體問(wèn)題作為研究的起點(diǎn),采取整合—分析—整合的探究路徑,讓學(xué)生既見(jiàn)樹(shù)木又見(jiàn)森林,充分感受知識的應用之美,從而激發(fā)學(xué)生持續探究各類(lèi)知識的內在動(dòng)機。

好奇心是一個(gè)人自主學(xué)習、自我教育的前提。人為什么會(huì )有好奇心?是因為他所面對的世界有很多問(wèn)題找不到答案。為了能找到一個(gè)問(wèn)題的答案,他努力學(xué)習各種知識,著(zhù)力提升自己分析和解決問(wèn)題的本領(lǐng)。但在這一過(guò)程中,又發(fā)現更多問(wèn)題,從而激發(fā)更大的好奇……這樣無(wú)休止的循環(huán)過(guò)程,就是一個(gè)人不斷成長(cháng)的過(guò)程,也是一個(gè)人自我教育的過(guò)程。我們需要經(jīng)常追問(wèn):今天的教育活動(dòng)是否激發(fā)了學(xué)生的好奇心,是否讓學(xué)生產(chǎn)生更多問(wèn)題和困惑?讓問(wèn)題在學(xué)生頭腦中不斷涌現,是衡量一堂課是否具備高質(zhì)量的重要標志。一堂好課,總是能讓學(xué)生帶著(zhù)幾個(gè)問(wèn)題走進(jìn)來(lái),離開(kāi)時(shí)又有更多新問(wèn)題冒出。把通過(guò)教學(xué)讓學(xué)生沒(méi)有問(wèn)題作為衡量教學(xué)成功的標志,這其實(shí)是一種誤讀?!皩W(xué)貴知疑,小疑則小進(jìn),大疑則大進(jìn)?!睂W(xué)生學(xué)習后不能發(fā)現問(wèn)題,問(wèn)題就會(huì )發(fā)現學(xué)生,并“解決”學(xué)生。

(作者系上海市教育考試院副院長(cháng))

《中國教育報》2024年04月17日第10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guān)閱讀

最新發(fā)布
熱門(mén)標簽
點(diǎn)擊排行
熱點(diǎn)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版權所有,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