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檢索頁(yè)>當前

專(zhuān)項計劃實(shí)施成效及發(fā)展方向建議

發(fā)布時(shí)間:2023-07-20 作者:李涓 曹良志 王秋旺 來(lái)源: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中國民族教育》

我國的教育是以人民為中心、為人民服務(wù)的。習近平總書(shū)記多次強調,要大力發(fā)展貧困地區教育事業(yè),讓貧困地區孩子接受良好的教育,阻斷貧困代際傳遞。接受高等教育是貧困學(xué)子提高就業(yè)能力、改變家庭經(jīng)濟狀況的重要渠道。因此,為了提高貧困和農村地區學(xué)生進(jìn)入重點(diǎn)高校就讀的比例,國家從2012年開(kāi)始設置面向貧困地區和貧困人口的國家專(zhuān)項、高校專(zhuān)項和地方專(zhuān)項招生計劃(以下簡(jiǎn)稱(chēng)專(zhuān)項計劃),通過(guò)政策傾斜給予貧困學(xué)生更多進(jìn)入重點(diǎn)高校深造的機會(huì )。截至2022年,已有95萬(wàn)余名學(xué)生通過(guò)專(zhuān)項計劃進(jìn)入重點(diǎn)高校,且大部分學(xué)生進(jìn)入了層次更高的高校就讀。專(zhuān)項計劃的實(shí)施補償了因經(jīng)濟落后而導致的教育水平低下地區學(xué)生的受教育權利,為貧困地區社會(huì )經(jīng)濟發(fā)展和社會(huì )繁榮穩定作出了重要貢獻,是國家可持續發(fā)展戰略框架下的重要嘗試。

5月22日,山東省高密市第五中學(xué)的高三學(xué)生將寫(xiě)有夢(mèng)想的紙飛機拋向空中。通訊員 李海濤

專(zhuān)項計劃實(shí)施現狀

錄取生源類(lèi)型。國家專(zhuān)項招生計劃面向832個(gè)集中連片特殊困難縣、國家級扶貧開(kāi)發(fā)重點(diǎn)縣以及新疆南疆四地州。而地方專(zhuān)項招生計劃和高校專(zhuān)項招生計劃面向實(shí)施區域的農村學(xué)生,具體實(shí)施區域由各省自行確定,一般參照國家專(zhuān)項區域劃定。大多數研究結果表明,專(zhuān)項計劃整體上提高了貧困地區學(xué)生進(jìn)入更高層次大學(xué)的比例,但是分類(lèi)來(lái)看,國家專(zhuān)項錄取學(xué)生在實(shí)施縣內呈現出與教育資源水平正相關(guān)的特點(diǎn)。地方專(zhuān)項招生計劃和高校專(zhuān)項招生計劃學(xué)生學(xué)業(yè)表現和家庭背景關(guān)聯(lián)度低,生源分布分散,更體現了專(zhuān)項計劃對于弱勢學(xué)生入學(xué)機會(huì )傾斜的教育補償目的。

選拔及錄取模式。國家專(zhuān)項招生計劃和地方專(zhuān)項招生計劃是政府主導的面向貧困地區的傾斜政策,從2012年實(shí)施伊始即采用設置分省計劃的方案進(jìn)行招生。而高校專(zhuān)項招生計劃脫身于自主招生,更偏重于通過(guò)校測選拔貧困生中優(yōu)秀的學(xué)生。計劃實(shí)施之初,各高校在足額錄取的同時(shí),從人才選拔的角度盡可能選擇更加優(yōu)秀、潛力更大的學(xué)生。因此,選拔包括資格初篩、初試和復試(包括筆試、面試、體能測試)等多個(gè)環(huán)節。根據選拔測試的綜合成績(jì),學(xué)生可以享受不同分值的錄取優(yōu)惠。這種選拔模式更多體現了學(xué)校在本科生選拔上的自主權。但是,考慮到選拔成本、計劃完成度和培養定位等問(wèn)題,從2016年開(kāi)始,越來(lái)越多的高校放棄了校測,選擇編制分省計劃的模式進(jìn)行高校專(zhuān)項招生。2023年,僅有幾所高校繼續采用校測進(jìn)行選拔,高校專(zhuān)項招生模式已和國家專(zhuān)項趨同。

專(zhuān)項計劃投放情況。國家專(zhuān)項招生計劃學(xué)校為中央部門(mén)下屬重點(diǎn)高校,計劃數由教育部直接下發(fā);高校專(zhuān)項招生計劃學(xué)校在國家專(zhuān)項基礎上增加了一些部省合建高校,計劃數不少于學(xué)校本科招生規模的2%;地方專(zhuān)項招生計劃一般由省屬重點(diǎn)高校承擔,招生計劃原則上不少于本科一批招生規模的3%。專(zhuān)項計劃共計招生人數從最初的每年1萬(wàn)人,逐步增加到2022年的13.1萬(wàn)人,其中國家專(zhuān)項招生6.3萬(wàn)人,地方專(zhuān)項招生已逾4萬(wàn)人,這對于提高農村貧困學(xué)生重點(diǎn)大學(xué)升學(xué)率意義重大。國家專(zhuān)項招生計劃和高校專(zhuān)項招生計劃由實(shí)施高校結合生源情況,自主設置分省名額。從總體上看,貧困人口基數大的省份獲得的專(zhuān)項計劃數更大。但是考慮到生源質(zhì)量和后期培養問(wèn)題,高校在制定專(zhuān)項分省計劃時(shí)也表現出與總計劃分省比例的一致性[1]。地方專(zhuān)項計劃根據各地高等教育發(fā)展水平和辦學(xué)能力,體量不一。

高校在專(zhuān)項計劃專(zhuān)業(yè)投放上各不相同。大多數高校的專(zhuān)項計劃投放專(zhuān)業(yè)與本科一批保持均衡;部分高??紤]到專(zhuān)項計劃學(xué)生特點(diǎn),農林相關(guān)類(lèi)專(zhuān)業(yè)計劃投放比例較高,比如中國人民大學(xué)80個(gè)高校專(zhuān)項計劃中,有20個(gè)計劃招收農林經(jīng)濟管理專(zhuān)業(yè)。另有部分高校傾向在專(zhuān)項計劃中主要投放冷門(mén)專(zhuān)業(yè)。這樣既有利于高校的整體招生協(xié)調,又有助于學(xué)生在專(zhuān)業(yè)選擇上具有一定的主動(dòng)權。

專(zhuān)項計劃實(shí)施成效

改變了貧困地區人群對教育的觀(guān)念。地方專(zhuān)項招生計劃和高校專(zhuān)項招生計劃面向實(shí)施區域的農村學(xué)生,均是在各省教育資源分配上的弱勢群體。弱勢群體由于受教育層次低,更傾向于選擇風(fēng)險高、層次低的工作,但是當周?chē)⒆油ㄟ^(guò)接受高等教育而改善家庭經(jīng)濟狀況的案例越多,弱勢群體越可能傾向于選擇同樣的道路幫助家庭謀生致富。專(zhuān)項計劃實(shí)施范圍廣,對象大多是貧困人口,他們的教育觀(guān)念改變是讓家庭脫離貧困、促進(jìn)當地文化進(jìn)步的基礎。專(zhuān)項計劃的實(shí)施,引導貧困地區的居民在對子女的教育培養和成長(cháng)成才方面產(chǎn)生更高層次的追求,這種認識的進(jìn)步是教育、經(jīng)濟發(fā)展的基石,是持續推進(jìn)鄉村振興、保證農村社群良性運轉的根基。

推動(dòng)了貧困地區經(jīng)濟發(fā)展和經(jīng)濟結構優(yōu)化。習近平總書(shū)記強調,民族要復興,鄉村必振興。推進(jìn)鄉村振興,迫切需要一批了解鄉村管理、農業(yè)生產(chǎn)經(jīng)營(yíng)的人才。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高校通過(guò)“三下鄉”、對口支援等活動(dòng),從教育、科技、管理等各個(gè)層面助力鄉村振興。專(zhuān)項計劃的實(shí)施,是高校落實(shí)國家教育扶貧、直接面向貧困家庭的重要舉措,為國家把近百萬(wàn)貧困學(xué)子培養成才。有研究顯示,專(zhuān)項計劃學(xué)生畢業(yè)后選擇就業(yè)的比例更高,而且去農村地區就業(yè)和創(chuàng )業(yè)的傾向更明顯[2][3],并且在一定程度上推動(dòng)了地方經(jīng)濟的發(fā)展[4]。農村地區經(jīng)濟發(fā)展又帶動(dòng)了當地教育水平的進(jìn)一步提升,最終達到農村地區社會(huì )螺旋向上發(fā)展的成效。同時(shí),專(zhuān)項計劃學(xué)生通過(guò)接受高等教育擁有了技術(shù)和認識,回鄉創(chuàng )業(yè)偏重技術(shù)含量高、文化層次高、現代化程度高的產(chǎn)業(yè),優(yōu)化了農村生產(chǎn)方式和產(chǎn)業(yè)結構,推動(dòng)農村經(jīng)濟可持續發(fā)展。

暢通了貧困個(gè)體通過(guò)受教育獲得自我價(jià)值實(shí)現的渠道。專(zhuān)項計劃作為教育補償政策,幫助更多貧困學(xué)生實(shí)現人生目標,讓個(gè)人價(jià)值實(shí)現的通道更加通暢,更有利于社會(huì )穩定。雖然對于大多數農村學(xué)生來(lái)說(shuō),進(jìn)入大學(xué)后的表現和普通學(xué)生有一定的差距[5][6],但是,因為專(zhuān)項計劃實(shí)施主體為重點(diǎn)高校,具有落實(shí)立德樹(shù)人培養目標的自覺(jué)和能力,所以從計劃開(kāi)始之初就積極干預,通過(guò)經(jīng)濟補助、學(xué)業(yè)指導、生涯規劃等多個(gè)方面舉措[7],讓近百萬(wàn)貧困學(xué)生穩妥地成才。甚至有高校設置專(zhuān)款,調動(dòng)全校力量成立專(zhuān)班,協(xié)助專(zhuān)項計劃新生盡快融入大學(xué)生活,適應大學(xué)學(xué)習節奏,更好地發(fā)展和成長(cháng)。這些由專(zhuān)項計劃招生而進(jìn)入大學(xué)的學(xué)生超過(guò)半數已經(jīng)步入職場(chǎng),去實(shí)現更高的人生追求,反哺家庭,服務(wù)社會(huì )。

為高校服務(wù)教育公平探索了一條可行之道。我國高等教育入學(xué)方式一直采取全國統一考試、分省計劃錄取的模式,這種模式確保了選拔程序的公平公正。但是在我國現在的教育生態(tài)下,同一個(gè)省份的考生在一個(gè)賽道競爭,教育資源的不均衡依舊會(huì )產(chǎn)生廣義上的不公平。為了補償弱勢群體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huì ),教育部指導重點(diǎn)高校在招生計劃設置上進(jìn)行分類(lèi),把原先按照省切割的計劃再細分為針對不同弱勢群體的計劃,民族班、貧困專(zhuān)項均為此類(lèi)。民族、經(jīng)濟狀況、教育水平等均是目前計劃分配考慮的因素,由此實(shí)現政策設置之初對于弱勢群體進(jìn)行傾斜的目標。由于高校在招生計劃公布之時(shí)就已經(jīng)進(jìn)行了分類(lèi),不同類(lèi)型考生在不同賽道進(jìn)行競爭,高校執行意愿強,政策落地和操作流程都執行平穩,高校反響良好。

提高了高校生源多樣性,保障了學(xué)生綜合素質(zhì)提升。通過(guò)專(zhuān)項計劃的實(shí)施,重點(diǎn)高校農村學(xué)生比例顯著(zhù)提升。雖然大多數重點(diǎn)高校農村學(xué)生總量仍然比城鎮學(xué)生少,但是較計劃實(shí)施前增量明顯。城鎮學(xué)生和農村學(xué)生從小生活環(huán)境不同,價(jià)值觀(guān)念及行為習慣差異明顯,對于世界的認知各有局限。通過(guò)大學(xué)共同生活和學(xué)習的經(jīng)歷,讓不同教育背景和成長(cháng)環(huán)境的學(xué)生充分碰撞和交流,為學(xué)生樹(shù)立正確的世界觀(guān)、價(jià)值觀(guān)和人生觀(guān)發(fā)揮了積極作用。正確的“三觀(guān)”既可以保證學(xué)生未來(lái)發(fā)展的方向符合社會(huì )和國家的需要,也能幫助學(xué)生提升眼界格局、培養綜合素養,為將來(lái)更好地發(fā)展打下基礎。

今后應進(jìn)一步優(yōu)化招生對象及選拔模式

經(jīng)過(guò)專(zhuān)項計劃這10年的探索,不管是社會(huì )反響、育人成效,還是貧困學(xué)生個(gè)人發(fā)展,均達到了預期效果。如今,雖然脫貧攻堅已經(jīng)取得了全面勝利,但是經(jīng)濟困難的家庭依然存在,弱勢群體的學(xué)生仍舊需要社會(huì )的關(guān)懷和幫扶。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教育公平是社會(huì )公平的重要基礎,要不斷促進(jìn)教育發(fā)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體人民,以教育公平促進(jìn)社會(huì )公平正義。因此,專(zhuān)項計劃還應該繼續堅持實(shí)施。

現階段需要深入研究的是,如何在未來(lái)的教育實(shí)施過(guò)程中,繼續發(fā)揮專(zhuān)項計劃的教育補償作用,更好更準地幫助弱勢群體,用教育的公平推進(jìn)農村社會(huì )經(jīng)濟持續穩定發(fā)展??紤]到近10年不同地區貧困人口和貧困程度的變化,我們建議進(jìn)一步優(yōu)化專(zhuān)項計劃的面向對象以及相匹配的選拔模式,保證計劃精準惠及真正需要幫助的人群。此外,從基層教育部門(mén)到計劃實(shí)施高校,仍需進(jìn)一步加大專(zhuān)項計劃的宣傳,不斷完善公開(kāi)公示機制,讓群眾對教育充滿(mǎn)信心,讓教育真正成為推動(dòng)社會(huì )發(fā)展、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首選。

參考文獻:

[1]曹妍,張瑞娟,候玉娜.補償還是選拔?國家專(zhuān)項計劃補償機會(huì )在地區間分配的精準性分析[J].中國高教研究,2018(08).

[2]權小娟,邊燕杰.城鄉大學(xué)生在校表現比較研究[J].中國青年研究,2017(03).

[3]肖璐,范明.社會(huì )資本的城鄉差異及其對大學(xué)生擇業(yè)的影響[J].教育與經(jīng)濟,2015(02).

[4]羅雪萍,李亞杰.基于復合PSM模型的國家專(zhuān)項計劃對地區經(jīng)濟的影響研究[J/OL].首都師范大學(xué)學(xué)報(自然科學(xué)版):1-9[2023-05-24].http://kns.cnki.net/kcms/detail/11.3189.n.20230318.

1244.002.html.

[5]文雯,連志鑫,楊帆.招生傾斜政策下的弱勢學(xué)生群體:入學(xué)機會(huì )和教育公平——基于某重點(diǎn)大學(xué)入學(xué)數據的實(shí)證研究[J].清華大學(xué)教育研究,2018(02).

[6]王曦,王輝,劉鶴.用政策關(guān)懷打開(kāi)教育資源分配中弱勢群體的上升通道——基于吉林大學(xué)國家專(zhuān)項計劃錄取情況的實(shí)證分析[J].管理觀(guān)察,2017(20).

[7]王嚴淞,馬莉萍.“雙一流大學(xué)招生傾斜政策下弱勢學(xué)生發(fā)展的追蹤研究[J].復旦教育論壇,2021(01).

(作者李涓系西安交通大學(xué)招生辦公室主管,曹良志系西安交通大學(xué)招生辦公室主任,王秋旺系西安交通大學(xué)本科生院副院長(cháng)、教務(wù)處處長(cháng))

《中國民族教育》2023年第6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guān)閱讀

最新發(fā)布
熱門(mén)標簽
點(diǎn)擊排行
熱點(diǎn)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版權所有,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