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檢索頁(yè)>當前

吳霓:鄉村教育振興是教育強國得以實(shí)現和可持續發(fā)展的關(guān)鍵

發(fā)布時(shí)間:2023-09-22 作者:吳霓 來(lái)源: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人民教育》

建設教育強國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基礎性工程,是立足于實(shí)現第二個(gè)百年奮斗目標,圍繞實(shí)現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強國描繪的國家教育發(fā)展宏偉藍圖。強國必強鄉村,教育強國只有實(shí)現鄉村教育的“強”才能完整。

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在黨和政府的政策傾斜和大力支持下,鄉村教育發(fā)展取得了輝煌的成就。但是,由于區域經(jīng)濟社會(huì )發(fā)展的差異以及鄉村發(fā)展的滯后性,鄉村教育在教育教學(xué)質(zhì)量、優(yōu)秀師資儲備、科學(xué)管理水平等“軟件”方面還比較薄弱,這些因素嚴重制約了鄉村教育高質(zhì)量發(fā)展,也影響著(zhù)教育強國的實(shí)現。因此,在推進(jìn)中國式現代化的偉大征程中,必須進(jìn)一步加快率先實(shí)現鄉村教育振興。

一、鄉村教育振興對教育強國建設的重大意義

(一)鄉村教育振興決定教育強國建設的深度和廣度。從鄉村人口規???,截至2022年末,全國總人口約14.12億,其中鄉村人口49104萬(wàn),占比34.77%。[1]雖然隨著(zhù)我國新型城鎮化進(jìn)程穩步推進(jìn),鄉村人口及所占比重逐年下降,但其占總人口比重仍然超過(guò)三分之一。同時(shí),伴隨城鎮化率不斷提升,每年有近1000萬(wàn)鄉村人口涌入城市。從鄉村教育規???,學(xué)前教育、義務(wù)教育、高中階段教育中,鄉村教育的規模都占有非常大的比重。據2021年數據,全國鄉村幼兒園占比33.4%;鄉村小學(xué)、初中分別占比52.9%、25.6%(其中鄉村教師分別占比25.7%、13.5%);全國鄉村高中占比5.5%;[2] 全國職業(yè)院校70%以上的學(xué)生來(lái)自農村。[3]

(二)鄉村教育振興決定教育強國建設的效益和質(zhì)量。一方面,鄉村教育振興決定著(zhù)教育強國建設的效益。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教育公平取得新成效。在義務(wù)教育全面普及的基礎上,全國2895個(gè)縣全部實(shí)現義務(wù)教育基本均衡,義務(wù)教育有保障得以實(shí)現;以政府為主導、學(xué)校和社會(huì )積極參與的學(xué)生資助政策體系,對“所有學(xué)段、所有學(xué)校、所有家庭經(jīng)濟困難學(xué)生”實(shí)現全覆蓋;[4] 實(shí)施“兩為主、兩納入、以居住證為主要依據”的進(jìn)城務(wù)工人員隨遷子女入學(xué)政策,2022年義務(wù)教育階段進(jìn)城務(wù)工人員隨遷子女在公辦學(xué)校就讀和享受政府購買(mǎi)學(xué)位的比例達95.2%[5];持續實(shí)施重點(diǎn)高校招收農村和貧困地區學(xué)生專(zhuān)項計劃,擴大招生規模(招生人數累計近95萬(wàn)人);[6] 同時(shí),針對職業(yè)教育、推普脫貧、對口支援、鄉村教師隊伍建設等給予配套政策支持,為鄉村教育振興提供了政策保障。另一方面,鄉村教育振興決定著(zhù)教育強國建設的質(zhì)量。一是推動(dòng)農村學(xué)前教育普及普惠安全優(yōu)質(zhì)發(fā)展。全國新增幼兒園80%左右集中在中西部地區,2021年農村普惠性幼兒園覆蓋率達到90.6%,每個(gè)鄉鎮基本都有一所公辦中心園。廣覆蓋、?;?、有質(zhì)量的城鄉學(xué)前教育公共服務(wù)體系正逐步建成。[7] 二是城鄉義務(wù)教育一體化和均衡發(fā)展不斷開(kāi)辟新局面。堅持補短板、兜底線(xiàn),實(shí)施“全面改善貧困地區義務(wù)教育薄弱學(xué)?;巨k學(xué)條件”等重大項目,中西部農村地區辦學(xué)條件實(shí)現了質(zhì)的飛躍。[8] 三是現代職業(yè)教育體系建設明顯加快。全國1.23萬(wàn)所職業(yè)院校開(kāi)設的1300余個(gè)專(zhuān)業(yè)和12萬(wàn)余個(gè)專(zhuān)業(yè)點(diǎn),基本覆蓋鄉村振興各個(gè)領(lǐng)域。[9] 實(shí)施“職業(yè)教育東西協(xié)作行動(dòng)計劃”,瞄準建檔立卡貧困人口精準發(fā)力。四是農村教師整體學(xué)歷和能力水平持續提升,教師結構不斷優(yōu)化,教育質(zhì)量穩步提高。截至2022年,農村義務(wù)教育階段本科以上學(xué)歷專(zhuān)任教師占比達76.01%,比2012年增長(cháng)35.29個(gè)百分點(diǎn)。通過(guò)公費師范教育、“優(yōu)師計劃”等,為農村學(xué)校定向輸送一大批本科以上學(xué)歷教師。實(shí)施義務(wù)教育階段“特崗計劃”,累計有109.5萬(wàn)名高校畢業(yè)生赴中西部農村學(xué)校任教,其中本科以上學(xué)歷占比達84.8%。[10]

(三)鄉村教育振興決定教育強國建設的可持續發(fā)展。鄉村教育振興夯實(shí)了教育強國建設可持續發(fā)展的文化基礎。教育是傳承、更新、創(chuàng )造鄉村文化的重要載體,對于解決文化貧困問(wèn)題具有特殊的價(jià)值引導作用。以職業(yè)教育為例,職業(yè)教育在挖掘和傳承多姿多彩的民間藝術(shù)、誠信淳樸的鄉風(fēng)民俗等方面展現出重要的作用,讓有形文化留得住、看得見(jiàn),讓活態(tài)文化有創(chuàng )新、有傳承,讓鄉土文化煥發(fā)出新時(shí)代的魅力和風(fēng)采。鄉村教育振興為教育強國建設可持續發(fā)展提供人才支撐。培養造就一支懂農業(yè)、愛(ài)農村、愛(ài)農民的“三農”工作隊伍,是推動(dòng)鄉村振興戰略的關(guān)鍵。通過(guò)學(xué)歷教育可以為鄉村培養及時(shí)傳播最新知識與技術(shù)的高端人才,通過(guò)各類(lèi)培訓教育能培養出更多新型職業(yè)農民,通過(guò)干部教育能為鄉村管理和鄉村治理培養更多高質(zhì)量的管理者。同時(shí),深入開(kāi)展教育人才支教幫扶活動(dòng),持續為鄉村教育振興和教育強國建設提供人才保障。鄉村教育振興為教育強國建設可持續發(fā)展營(yíng)造良好的生態(tài)文明基底。鄉村教育承擔著(zhù)向全民普及生態(tài)文明理念、提升全民可持續素養、重塑鄉民嶄新的價(jià)值觀(guān)和精神的重任。將生態(tài)文明理念和綠色發(fā)展方式、生活方式充分融入鄉村教育和學(xué)習體系,既是鄉村教育振興的價(jià)值取向和內在要求,也是助力教育強國建設可持續發(fā)展的關(guān)鍵策略。

二、教育強國建設背景下鄉村教育振興存在的薄弱環(huán)節

我國鄉村教育在整體上處于良好發(fā)展態(tài)勢。但也應看到,與城市相比鄉村教育還具有一定的差距,面臨的困難和挑戰仍嚴峻。

(一)鄉村普惠性學(xué)前教育仍然不足。一是部分農村幼兒園生源不足嚴重制約其生存與發(fā)展。中國教科院課題組調研結果顯示,農村幼兒園特別是民辦非普惠性幼兒園的招生計劃完成40%以下的比例占12.85%,多數農村民辦幼兒園招生計劃僅能完成60%—80%。[11] 由于農村幼兒園日常運營(yíng)經(jīng)費主要來(lái)自保教費收入,生源不足導致部分幼兒園難以為繼或僅能低水平運轉。二是農村幼兒園教師隊伍面臨數量不足和質(zhì)量不高兩大挑戰。學(xué)前教育三年行動(dòng)計劃促使農村學(xué)前教育機構及師資迅速擴充,但農村幼兒園教師在數量和質(zhì)量上仍然難以滿(mǎn)足現實(shí)需求。三是農村幼兒園辦學(xué)條件仍有待進(jìn)一步改善。部分農村幼兒園特別是村園的辦學(xué)條件僅能滿(mǎn)足開(kāi)展低水平保育教育活動(dòng)要求。農村幼兒園現有的硬件設施、玩教具及其他教學(xué)材料等,還無(wú)法滿(mǎn)足現實(shí)的發(fā)展需求,仍有較大的改進(jìn)空間。

(二)實(shí)現鄉村義務(wù)教育優(yōu)質(zhì)均衡還存在一定的差距。一是城鄉經(jīng)費投入仍存在差距。2021年,全國普通初中生均一般公共預算教育事業(yè)費和基本建設支出經(jīng)費合計為17115.71元,高于農村地區1735.47元;全國普通小學(xué)生均一般公共預算教育事業(yè)費和基本建設支出經(jīng)費合計為12017.59元,高于農村地區558.11元[12]。二是辦學(xué)條件還需要大幅改善。2020年,全國小學(xué)建立校園網(wǎng)的學(xué)校比例為70.4%,其中農村為67.3%,比城市小學(xué)低17.2個(gè)百分點(diǎn)。全國初中建立校園網(wǎng)的學(xué)校比例為77.4%,其中農村為74.1%,比城市初中低12.6個(gè)百分點(diǎn)[13]。

(三)留守兒童關(guān)愛(ài)服務(wù)體系有待完善,隨遷子女升入普通高中的機會(huì )差距依然存在。根據中國教科院團隊對貴州、安徽、四川、河北等四地的實(shí)地調研,發(fā)現留守兒童關(guān)愛(ài)服務(wù)體系建設還存在如下問(wèn)題:留守兒童關(guān)愛(ài)服務(wù)政策的宣傳與實(shí)踐指導需要進(jìn)一步加強,留守兒童關(guān)愛(ài)服務(wù)隊伍的專(zhuān)業(yè)性建設需要進(jìn)一步提升,社會(huì )力量參與留守兒童關(guān)愛(ài)服務(wù)活動(dòng)的力度需要進(jìn)一步增大,留守兒童關(guān)愛(ài)服務(wù)活動(dòng)缺乏常態(tài)化運轉機制,留守兒童關(guān)愛(ài)服務(wù)質(zhì)量考核機制需要進(jìn)一步健全[14]。盡管隨遷子女升入普通高中的機會(huì )有較大增長(cháng),但普通生與隨遷生、本省隨遷生與外省隨遷生的普通高中入學(xué)機會(huì )的雙重差距依然存在。

(四)鄉村職業(yè)教育賦能產(chǎn)業(yè)發(fā)展能力還不足。民族地區職業(yè)教育吸引力不足,就業(yè)質(zhì)量不高。就業(yè)率低的結果又導致農村職業(yè)教育招生大受影響。據統計,高中階段農村職業(yè)教育招生數在2012年后總體呈下降趨勢,中等職業(yè)學(xué)校(機構)(不含技工學(xué)校)招生數在2012—2020年降幅為18.84%。中等職業(yè)學(xué)校(機構)(不含技工學(xué)校)農林牧漁類(lèi)學(xué)科招生數2012—2020年降幅為65.53%。[15]

(五)鄉村教師隊伍建設質(zhì)量仍不高。一是鄉村教師隊伍學(xué)歷水平仍低于城市地區。2021年全國專(zhuān)任教師的學(xué)歷水平比較發(fā)現,城區初中、小學(xué)、幼兒園教師為研究生學(xué)歷畢業(yè)的比例分別為8.86%、3.9%和0.41%,分別高出同學(xué)段農村教師研究生學(xué)歷畢業(yè)7.3、3.46和0.36個(gè)百分點(diǎn)。二是鄉村教師結構性短缺問(wèn)題依然存在?!耙魳?lè )”“美術(shù)”“體育”“英語(yǔ)”學(xué)科教師缺乏仍是鄉村學(xué)校的焦點(diǎn)問(wèn)題。三是鄉村教師隊伍老齡化問(wèn)題依然嚴峻。2020年對全國31個(gè)省份21278名教師的調查顯示,55歲以上教師占比,鄉村為8.8%,鎮區為4.5%,城區為3.3%,鄉村高出城區5.5個(gè)百分點(diǎn)。值得注意的是,全國省域內教師年齡結構分布并不均衡,在一些未實(shí)施“特崗計劃”的縣,29歲以下年輕教師占比不足10%,而55歲以上老齡教師占比卻高達33.8%,最高的超過(guò)了50%[16]。

三、通過(guò)鄉村教育振興建設教育強國的實(shí)踐路徑

(一)植根鄉土文化,尋找鄉土教育文化自信。源于鄉土實(shí)踐的中國教育,需要深厚的文化土壤作為根基,鄉村教育的發(fā)展需要提升鄉村文明的自信,以及與外界聯(lián)絡(luò )的能力。一是從教師角度看,合理認識鄉土生態(tài)與文化的獨特價(jià)值,通過(guò)將豐富的自然資源與鄉土人文風(fēng)情相結合,幫助教師找尋鄉土育人理念的內在價(jià)值與時(shí)代內涵[17]。在國家層面研制鄉村教師專(zhuān)業(yè)發(fā)展標準,強化鄉村教師對鄉土文化的認同,同時(shí)通過(guò)政策引導轉變鄉村教師單一的育人模式,培養鄉村教師鄉土生存能力,使其能夠冷靜處理城鄉發(fā)展中的沖突與斷裂,從而有意識地形成對鄉土文化的認同感,提升鄉村教師的文化自信[18]。二是從學(xué)生層面看,在鄉村學(xué)生學(xué)習過(guò)程中,培植鄉土情感信念不僅要從學(xué)生行為轉變入手,更要把鄉村學(xué)生對鄉土文化的認同落到實(shí)處,通過(guò)在鄉村學(xué)校開(kāi)發(fā)鄉土性文化課程,將優(yōu)秀鄉土育人理念融入鄉村校本課程,不斷提升鄉村學(xué)生對鄉土風(fēng)俗、人文、歷史的認識,使得鄉村教育在提升課程建設能力的同時(shí)也培養學(xué)生情感認同。

(二)加大學(xué)前教育投入力度,優(yōu)化幼兒教師管理機制。一是加強普惠性?xún)?yōu)質(zhì)資源供給,優(yōu)化學(xué)前教育投入保障體系。政府部門(mén)應及時(shí)指導各地綜合考慮出生人口變化、鄉村振興和城鎮化發(fā)展趨勢,統籌規劃與科學(xué)布局,設立專(zhuān)項資金補齊普惠性資源短板,改善村幼辦園條件,進(jìn)一步優(yōu)化利用好農村幼兒園。二是統籌教師編制數量,落實(shí)緊缺教師崗位傾斜政策。以縣域為整體盤(pán)活教師編制存量,研制臨聘村幼教師管理辦法,明確聘任標準、考核要求及退出機制,設置“定向評價(jià)、定向使用”的村幼教師崗位,緩解招人難、留人難等問(wèn)題。統籌研制各級地方政府分擔的經(jīng)費保障機制,適當提升臨聘村幼教師工資待遇,逐步實(shí)現與在編教師“同工同酬”,以此穩定臨聘村幼教師隊伍,不斷提高其工作積極性及保教水平。

(三)加快義務(wù)教育優(yōu)質(zhì)均衡發(fā)展,健全鄉村教師發(fā)展體系。一是擴大優(yōu)質(zhì)資源供給,健全城鄉學(xué)校幫扶激勵機制。積極探索集團化辦學(xué)、聯(lián)盟共建等多種辦學(xué)實(shí)踐,逐步擴大城鎮優(yōu)質(zhì)學(xué)校與農村薄弱學(xué)校結對幫扶,發(fā)揮好集團化辦學(xué)輻射作用。嚴格執行教學(xué)常規管理,提高鄉村教師教育教學(xué)能力和管理者管理水平。二是補齊配足鄉村學(xué)校薄弱學(xué)科教師,加大鄉村教師培訓力度。深入實(shí)施特崗計劃、銀齡講學(xué)計劃、大學(xué)生實(shí)習支教計劃等,加大對鄉村學(xué)校支持力度。將“國培計劃”“區培計劃”向鄉村傾斜,加大鄉村學(xué)校(園)書(shū)記、校(園)長(cháng)、教師培訓力度,建立引人留人激勵機制和科學(xué)的治理體系。

(四)多措并舉,加快建設留守兒童關(guān)愛(ài)服務(wù)體系。一是健全留守兒童關(guān)愛(ài)服務(wù)體系,建立考核激勵機制。一方面,通過(guò)完善兒童督導員和兒童主任工作的跟蹤機制,依托全國農村“三留守”人員信息管理系統,對兒童督導員和兒童主任實(shí)行實(shí)名制管理,獎優(yōu)罰劣,打造一支懂業(yè)務(wù)、負責任、充滿(mǎn)活力的兒童關(guān)愛(ài)服務(wù)工作隊伍;另一方面,定期對學(xué)校管理者和教師進(jìn)行工作考評獎勵,強化對留守兒童關(guān)愛(ài)活動(dòng)過(guò)程的管理;再則,推動(dòng)學(xué)校完善關(guān)愛(ài)留守兒童工作考核方案,建立考核激勵制度,提高隊伍工作的積極性。二是激發(fā)教育內生力,構筑并夯實(shí)多方協(xié)同的關(guān)愛(ài)大格局。留守兒童關(guān)愛(ài)服務(wù)體系建設的效用關(guān)系到是否能夠阻斷貧困代際傳遞,促使“輸血式”扶貧向“造血式”脫貧成功轉變,并最終助力鄉村振興。同時(shí),民政、財政等政府部門(mén)和群團組織要與教育行政部門(mén)配合發(fā)揮協(xié)同作用。要將關(guān)愛(ài)服務(wù)與社會(huì )體系建設結合起來(lái),實(shí)施鄉村振興、產(chǎn)業(yè)服務(wù),讓外出務(wù)工的家長(cháng)自覺(jué)回流,回鄉創(chuàng )業(yè)。要通過(guò)夯實(shí)“發(fā)展教育脫貧一批”工作,對留守兒童給予特殊關(guān)愛(ài),并細化多主體責任,形成社會(huì )齊抓共管、多措并舉、互為支撐的關(guān)愛(ài)留守兒童大格局。

(五)創(chuàng )新發(fā)展職業(yè)教育,助力鄉村振興戰略實(shí)施。一是優(yōu)化專(zhuān)業(yè)結構布局,探索“產(chǎn)教研學(xué)創(chuàng )”協(xié)同育人模式。應建立專(zhuān)業(yè)預警與動(dòng)態(tài)調整機制,適時(shí)調整“9+3”計劃招生專(zhuān)業(yè)范圍,優(yōu)先考慮現代農牧業(yè)、生態(tài)旅游業(yè)、康養產(chǎn)業(yè)以及服務(wù)新經(jīng)濟、新技術(shù)、新業(yè)態(tài)的相關(guān)專(zhuān)業(yè),暢通升學(xué)和就業(yè)通道,合理解決農牧民子女未來(lái)發(fā)展的后顧之憂(yōu)。整合多方資源、集聚多方力量深化職業(yè)教育教學(xué)改革,促進(jìn)職業(yè)教育高質(zhì)量發(fā)展。二是優(yōu)化“智能+”與職業(yè)教育深度融合,大力支持實(shí)訓基地建設。充分借助現代信息技術(shù)和虛擬仿真技術(shù),統籌國家級、省級、州(市)級各類(lèi)支持計劃,設立專(zhuān)項資金用于支持民族地區職業(yè)學(xué)校虛擬仿真實(shí)訓項目和基地建設。注重拓展產(chǎn)教融合、校企合作渠道與方式,加大涉農專(zhuān)業(yè)招生支持力度,培養一批“下得去、用得上”的農業(yè)類(lèi)高素質(zhì)技術(shù)技能人才。

(六)完善對口幫扶手段,推進(jìn)教育數字化賦能鄉村教育振興。一是實(shí)施鄉村教育數字化戰略行動(dòng),促進(jìn)鄉村教育快速發(fā)展。高度重視數字化幫扶工作,積極構建資源共享機制,推進(jìn)國家中小學(xué)智慧教育平臺應用試點(diǎn)工作,促進(jìn)教育信息技術(shù)與教育教學(xué)深度融合,加強教育信息化基礎設施建設和應用,通過(guò)填平補齊原有缺口,不斷改善中小學(xué)信息化基礎條件。同時(shí),對鄉村學(xué)校教師開(kāi)展線(xiàn)上線(xiàn)下相結合的培訓,提高教師信息素養和能力。二是實(shí)施一校一策,精準施策。要實(shí)現鄉村教育發(fā)展從量到質(zhì)的轉變,助力民族地區教育跨越式發(fā)展,應實(shí)事求是,精準施策,實(shí)行一地一策、一校一策、一事一策,依據特情合理配置資源,確保資源得到最大限度利用。同時(shí)要加強教育數字化行政管理人員培訓,提升管理質(zhì)量和水平,充分調動(dòng)和發(fā)揮學(xué)校作為教育數字化運用主體的作用,實(shí)現教育質(zhì)量的提升。

本文是中國教育科學(xué)研究院2023年度基本科研業(yè)務(wù)費專(zhuān)項資金院級重點(diǎn)項目“以數字化轉型促進(jìn)教育返貧防控的教育新形態(tài)研究”(批準號:GYB2023004)研究成果之一

注釋?zhuān)?/span>

[1] 國家統計局. 中華人民共和國2022年國民經(jīng)濟和社會(huì )發(fā)展統計公報[EB/OL]. http://www.stats.gov.cn/sj/zxfb/202302/t20230228_1919011.html, 2023-05-22.

[2] 學(xué)前教育、義務(wù)教育、普通高中方面的數據來(lái)自教育部官網(wǎng)2021年教育統計數據,百分比為根據基礎數據計算所得,詳見(jiàn)http://www.moe.gov.cn/jyb_sjzl/moe_560/2021/quanguo/.

[3] 晉浩天. 發(fā)展面向鄉村振興的職業(yè)教育:人才如何“向農而行”. 光明日報[N]. http://www.moe.gov.cn/jyb_xwfb/xw_zt/moe_357/2023/2023_zt05/zjsy/202305/t20230511_1059250.html, 2023-02-28.

[4][6] 教育部. 數說(shuō)“教育這十年”[EB/OL]. http://www.moe.gov.cn/fbh/live/2022/54875/sfcl/202209/t20220927_665124.html, 2023-05-22.

[5] 教育部. 義務(wù)教育階段進(jìn)城務(wù)工人員隨遷子女在公辦學(xué)校就讀比例達95.2%[EB/OL]. http://www.moe.gov.cn/fbh/live/2022/54875/mtbd/202209/t20220927_665337.html, 2023-05-22.

[7] 周韻曦. 以?xún)?yōu)質(zhì)均衡教育為億萬(wàn)兒童插上“逐夢(mèng)之翼”——新時(shí)代兒童事業(yè)發(fā)展成就系列報道之一. 中國婦女報[N]. http://www.moe.gov.cn/jyb_xwfb/s5147/202205/t20220531_

633265.html,2022-05-30.

[8] 教育部. 2022年全國教育事業(yè)發(fā)展基本情況[EB/OL]. http://www.moe.gov.cn/fbh/live/2023/55167/,2023-05-22.

[9] 劉貴華,岳偉. 論教育在生態(tài)文明建設中的基礎作用[J]. 教育研究,2013,3412):10-17

[10] 楊潤勇. 中國農村教育發(fā)展報告(2010-2020[M]. 北京:科學(xué)出版社,2021.5

[11] 根據中國教科院“教育大調研”課題組數據整理。

[12] 根據《2022中國教育經(jīng)費統計年鑒》計算得出。

[13] 鄔志輝、秦玉友.中國農村教育發(fā)展報告(2020-2022[M]. 北京:科學(xué)出版社,2022.12

[14] 吳霓. 我國農村留守兒童關(guān)愛(ài)服務(wù)體系的政策、實(shí)踐與對策研究[J].湖南師范大學(xué)教育科學(xué)學(xué)報,2021,2005):59-68.

[15] 根據《2021中國教育統計年鑒》計算得出。

[16] 王陽(yáng). 藝體教師短缺根源在教育評價(jià)體系[N]. 法治日報,http://epaper.legaldaily.com.cn/fzrb/content/20210201/Articel04003GN.htm ,2021-02-01.

[17] 姜麗娟,劉義兵. 鄉村教師專(zhuān)業(yè)發(fā)展內生動(dòng)力的生成及培育[J]. 教育研究與實(shí)驗,2021,No.20205):79-83.

[18] 申衛革. 鄉村教師文化自覺(jué)的缺失與建構[J]. 教育發(fā)展研究,2016,3622):47-52+57.

《人民教育》2023年第13-14

(吳霓 中國教育科學(xué)研究院教育戰略與宏觀(guān)政策研究所所長(cháng)、研究員、博士生導師)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guān)閱讀

最新發(fā)布
熱門(mén)標簽
點(diǎn)擊排行
熱點(diǎn)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版權所有,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