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檢索頁(yè)>當前

“一帶一路”上的草業(yè)人

發(fā)布時(shí)間:2023-10-11 作者:李蕓萱 孔子俊 劉曉蕾 來(lái)源: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神州學(xué)人》

在蘭州大學(xué)生態(tài)學(xué)院龍瑞軍教授辦公室的墻上,貼著(zhù)“一帶一路”全景地圖和青藏高原地形圖,遠遠望去,這兩幅地圖仿佛將事件“空間化”,將龍瑞軍和他的團隊多年來(lái)所做的工作凝聚在這兩張小小的圖紙上。與此同時(shí),辦公室里一幅色彩鮮艷的尼泊爾風(fēng)格刺繡在灰白色的辦公室里也格外顯眼?!斑@是一位尼泊爾朋友送的?!饼埲疖娊榻B道。

從這幅美麗的刺繡作品看去,我們仿佛能夠看到在過(guò)去近30年間,龍瑞軍及其團隊在“一帶一路”沿線(xiàn)和青藏高原區域走過(guò)的身影,在武威天祝做牦?!扮P屎官”,推動(dòng)定西馬鈴薯出國參展,將甘肅的光伏水泵、太陽(yáng)能光伏板和農業(yè)機械等優(yōu)勢技術(shù)推出國門(mén),協(xié)助西藏與尼泊爾達成一項年貿易額近億元的重大飼草國際貿易,與聯(lián)合國國際原子能機構和糧農組織等國際機構合作,推動(dòng)建立“國際草原與牧民年”……

2019年4月,龍瑞軍參加尼泊爾-不丹-印度3國牦牛節

與牦牛結緣 與國際接軌

1980年高考結束,時(shí)年15歲的龍瑞軍離開(kāi)家鄉吉林農安,來(lái)到距家2500多公里的甘肅農業(yè)大學(xué)學(xué)習草原專(zhuān)業(yè)。求學(xué)期間,龍瑞軍跟隨導師胡自治做了有關(guān)武威市天祝藏族自治縣抓喜秀龍草原15種灌木能量的研究,因文章中數據分析處理得出色,經(jīng)任繼周教授和導師胡自治推薦,他接受澳大利亞新英格蘭大學(xué)的邀請和資助,于1989年赴澳參加第十屆澳大利亞動(dòng)物營(yíng)養年會(huì ),這是龍瑞軍第一次踏出國門(mén)。

1992年,龍瑞軍成功申請到聯(lián)合國國際原子能機構和糧農組織聯(lián)合資助科研項目,研究武威天祝烏鞘嶺地區通過(guò)冷季補飼提高牦牛生產(chǎn)能力,由此開(kāi)始了與國際原子能機構和糧農組織長(cháng)達近30年的連續科研合作與人才培養。他以此為契機,選定研究課題,與該研究領(lǐng)域頂尖的導師和學(xué)者共同探討?!拔覍W(xué)術(shù)生涯的成長(cháng)與國際原子能機構的資助和國際頂尖科研工作者的幫助有很大關(guān)系?!饼埲疖娬f(shuō),“在主持和參與的聯(lián)合國合作項目中,他們都會(huì )把相關(guān)領(lǐng)域各個(gè)國家優(yōu)秀的科研人員聚集起來(lái)開(kāi)展研討,共同推進(jìn)項目,這對當時(shí)我們這些年輕人幫助很大,讓我們有很多機會(huì )和許多國際頂尖的科學(xué)家探討和研究共同關(guān)心的問(wèn)題?!?/p>

在一次次的學(xué)習、匯報和培訓中,龍瑞軍與英國蘇格蘭羅維特研究所的國際著(zhù)名反芻動(dòng)物營(yíng)養學(xué)家E·R·Qrskov教授結識并結下了深厚的友誼?!八?jīng)常對我說(shuō),你要非常仔細地選擇自己的研究方向。如果你選擇的方向,全球有幾百萬(wàn)人都在做,那就會(huì )面對很大的競爭壓力?!笔躋rskov教授的影響,龍瑞軍于1997年成功申請到英國皇家學(xué)會(huì )博士后獎學(xué)金,赴羅維特研究所跟隨Qrskov教授從事反芻動(dòng)物,尤其是牦牛的營(yíng)養研究工作。出發(fā)前,他在行李箱里攜帶了100多瓶牦牛尿液樣品?!斑@可是行李里最寶貴的東西了!”龍瑞軍說(shuō)。

“做事要有牦牛的精神”

全世界以谷物飼養動(dòng)物為主的工業(yè)化、集約化養殖消耗了糧食總產(chǎn)量的30%-40%,在全球還有1億左右的人吃不飽飯的情況下,這樣的糧食消耗無(wú)疑是對全球糧食安全的巨大挑戰。與此同時(shí),世界上很多無(wú)法耕種的地區卻是飼養牛羊的絕佳牧場(chǎng),青藏高原就是其中之一。但在工業(yè)化養殖為主流的今天,天然牧區放養系統并未得到足夠重視。

2007年9月,蘭州大學(xué)與英國麥考利土地利用研究所共同成立蘭州大學(xué)青藏高原生態(tài)系統管理國際中心,當時(shí)龍瑞軍曾說(shuō):“做人要有草原的胸懷、牧民的淳樸;做事要有青藏的高度、牦牛的精神?!痹谇嗖馗咴瓙毫拥淖匀粭l件影響下,牦牛是不可或缺的“全能家畜”,藏族人民的衣食住行都離不開(kāi)牦牛,即使是牦牛糞曬干后也是天然的生活燃料。

此外,牦牛作為在亞洲高原分布較廣的大型哺乳動(dòng)物,除中國以外,蒙古、吉爾吉斯斯坦、俄羅斯、塔吉克斯坦、不丹、尼泊爾、印度、阿富汗、巴基斯坦等“一帶一路”沿線(xiàn)國家和地區同樣飼養牦牛。研究好牦牛問(wèn)題,不僅能幫助國人,還能惠及周邊國家和地區的高原人民。

正是因為看到了牦牛在整個(gè)高原社會(huì )的重要作用,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lái),龍瑞軍和他的團隊一直在甘肅、青海、西藏和四川的高原牧場(chǎng)上,甘做草地生態(tài)的“守護者”、牦牛畜群的“放養者”和牧民群眾的“服務(wù)者”,持續研究牦?!俺允裁?、吃多少、怎么吃”,探尋放牧動(dòng)物的營(yíng)養代謝特征、適應青藏高原的生理與生態(tài)學(xué)機制,以及高原牦牛產(chǎn)業(yè)高質(zhì)量可持續發(fā)展的有效途徑,提出了基于草地生態(tài)-畜牧生產(chǎn)-牧民生活“三生”功能的高原草畜可持續管理金字塔模式。

動(dòng)物福利,指的是滿(mǎn)足動(dòng)物自然地表達天性的需求,是在自然環(huán)境下動(dòng)物所得到的“自由感、幸福感”。動(dòng)物福利越高,意味著(zhù)產(chǎn)品附加值越高。龍瑞軍介紹,傳統工業(yè)化、集約化養殖下的動(dòng)物,被關(guān)在籠中飼養,擁擠不堪,日?;顒?dòng)和天性受到限制。而在青藏高原的草地生態(tài)畜牧業(yè)中,因地廣人稀,牦牛和藏羊長(cháng)期在天然高寒草地上自然放養,仍處于“半野生”狀態(tài),天性較完整地保留下來(lái)。

在這樣的情況下,憑借地理優(yōu)勢和放牧傳統,高原畜牧業(yè)具有高動(dòng)物福利的潛在優(yōu)勢,不僅可以增加牦牛產(chǎn)品的附加值,提升直接經(jīng)濟效益,還可以講好牦牛文化故事,將文化加持到產(chǎn)品上,推動(dòng)牦牛產(chǎn)業(yè)高質(zhì)量可持續發(fā)展?!胺▏t酒的出名不僅因為酒本身,更因其背后的故事。做好動(dòng)物福利工作,就能講好牦牛生產(chǎn)的故事,人們被故事吸引,牦牛也就不僅僅是一種動(dòng)物,更是文化和理念的象征?!?/p>

在2021年召開(kāi)的聯(lián)合國糧食系統峰會(huì )“中國說(shuō)”對話(huà)會(huì )上,蘭州大學(xué)草地與牦牛實(shí)驗室龍瑞軍團隊獲得了動(dòng)物福利領(lǐng)域的“年度最佳實(shí)踐獎”。

2019年6月,與巴基斯坦吉爾吉特紅旗拉普村民委員會(huì )座談

發(fā)展與保護和諧共贏(yíng)的中國方案

龍瑞軍曾說(shuō),“要全球思維、區域目標、本地行動(dòng),全面系統地做研究?!彼哪抗?,也從青藏高原望向了更廣闊的“一帶一路”。

興都庫什-喀喇昆侖-帕米爾高原-瓦罕走廊地處巴基斯坦、阿富汗、塔吉克斯坦和中國新疆西部交匯的“世界屋脊”地區,包括巴基斯坦北部山區的奇特拉爾和吉爾吉特-巴爾蒂斯坦、阿富汗瓦罕走廊、塔吉克斯坦帕米爾高原和中國新疆的塔什庫爾干縣。該地區總面積近20萬(wàn)平方公里,人口約200萬(wàn)人,其中80%以上為農村居民,涉及瓦基人、吉爾吉斯人、薩拉人、塔吉克人、哈薩克人、維吾爾人和帕米爾人等族群。這里不僅是古代絲綢之路的核心區和東西方人文交流的樞紐,更是當代絲綢之路經(jīng)濟帶中巴經(jīng)濟走廊向西的門(mén)戶(hù)區域,具有豐富的文化多樣性。

同時(shí),這里也涵蓋了阿富汗、中國、巴基斯坦和塔吉克斯坦6個(gè)相連的自然保護區,總占地面積約6.75萬(wàn)平方公里。該地區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擁有50多座7000米以上的山峰,伴隨著(zhù)高寒干旱半干旱氣候, 形成了一個(gè)高度脆弱的高山生態(tài)系統,具有獨特的生物多樣性。橫亙其上的有除兩極之外的3條世界上最長(cháng)的冰川,這3條冰川與其他冰川一道,孕育了阿姆河、印度河和塔里木河,源源不斷地為下游3.5億人提供著(zhù)生態(tài)系統支撐。

然而,與此同時(shí),該地區一直受大國博弈的深刻影響,部分地區地方性武裝沖突頻發(fā),恐怖主義威脅嚴重。再加上該地區地勢高亢、生態(tài)環(huán)境惡劣、生物資源稟賦有限、技術(shù)缺乏和社區基礎條件差等制約因素,導致該區域除塔什庫爾干縣外,整體社會(huì )和經(jīng)濟發(fā)展落后,糧食短缺,農牧民普遍生活在貧困線(xiàn)以下。

多年來(lái),龍瑞軍團隊充分利用蘭州大學(xué)和甘肅省在“一帶一路”和中巴經(jīng)濟走廊民生發(fā)展合作與技術(shù)方面的優(yōu)勢,遵循聯(lián)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fā)展議程》,與當地及國際合作伙伴一起,從實(shí)地綜合考察調研、保護發(fā)展規劃制訂、技術(shù)品種模式輸出、試驗示范實(shí)訓推廣、生態(tài)環(huán)境文化保護等多維度著(zhù)力,改善生計、促進(jìn)民生發(fā)展,為構建絲綢之路經(jīng)濟帶保護與發(fā)展和諧共贏(yíng)作出努力。

2017年7月和2019年7月,蘭州大學(xué)“一帶一路”團隊與國際山地綜合發(fā)展中心專(zhuān)家兩次對興都庫什-喀喇昆侖-帕米爾高原地區進(jìn)行了綜合科學(xué)考察,通過(guò)學(xué)術(shù)會(huì )議、實(shí)地考察、樣本采集、專(zhuān)家訪(fǎng)談、群眾座談、資料查閱等方式,獲得了大量一手資料。他們發(fā)現,該區域在氣候類(lèi)型、地理地貌、植被類(lèi)型、農業(yè)生產(chǎn)、牧業(yè)養殖、種植等方面與甘肅相似。因此,甘肅形成“小而美,惠民生”項目的優(yōu)勢產(chǎn)業(yè),如作物、牧草、果蔬、畜禽、育種、制種、檢疫、加工、農機、光伏、電商等及其配套技術(shù)與模式,可直接輸出至興都庫什-喀喇昆侖-帕米爾高原地區,用于改善當地民生與生態(tài)環(huán)境,實(shí)現發(fā)展與保護和諧共贏(yíng)的巨大效益。

在深入走訪(fǎng)巴基斯坦當地農民社區時(shí),龍瑞軍發(fā)現,巴基斯坦北部山區陽(yáng)光充足,冰川融雪形成的河流雖然水量充沛,卻因為電力匱乏無(wú)法用于農業(yè)灌溉。針對這一問(wèn)題,龍瑞軍將甘肅太陽(yáng)能泵介紹給巴基斯坦合作伙伴,可以通過(guò)太陽(yáng)能泵將河流水引至幾十米高的臺地農田中,解決灌溉問(wèn)題,提高農作物產(chǎn)量。龍瑞軍還向巴方提議充分利用北部豐富的冰雪資源,發(fā)展相關(guān)冰雪運動(dòng)項目,帶動(dòng)當地旅游業(yè)發(fā)展。

2017年-2022年間,龍瑞軍團隊依托山地生態(tài)農業(yè)甘肅省國際科技合作基地,通過(guò)國際山地綜合發(fā)展中心合作渠道,陸續向巴基斯坦北部山區和不丹合作伙伴提供苜蓿、燕麥、紅豆草和黑麥草等多個(gè)優(yōu)質(zhì)培育牧草品種,通過(guò)試種試驗,篩選出適宜當地種植的品種并進(jìn)行推廣和示范,在當地畜牧產(chǎn)業(yè)發(fā)展和牧戶(hù)減貧增收方面發(fā)揮了積極作用。甘肅省在山地農牧業(yè)的技術(shù)、設施及人才優(yōu)勢、發(fā)展模式和扶貧經(jīng)驗,為這些地區的農牧業(yè)產(chǎn)業(yè)轉型升級奠定了基礎。這些惠民措施有力提升了“一帶一路”沿線(xiàn)國家和地區農牧區經(jīng)濟發(fā)展與民生福祉,為推動(dòng)共建“一帶一路”高質(zhì)量發(fā)展、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作出了貢獻。

互惠互利 共同發(fā)展

結束巴基斯坦的“旅行”,龍瑞軍的目光又轉向了尼泊爾。尼泊爾北部山區海拔高,馬鈴薯是主要的糧食作物,但40%依靠進(jìn)口,糧食安全不能得到保障??吹竭@個(gè)問(wèn)題,龍瑞軍立刻想到了甘肅定西的馬鈴薯產(chǎn)業(yè),作為馬鈴薯之鄉,“定西有三寶:土豆、洋芋、馬鈴薯”的諺語(yǔ)一直為人熟知。2017年12月,經(jīng)龍瑞軍推薦,定西一位馬鈴薯種植的企業(yè)家參加了“興都庫什喜馬拉雅適應創(chuàng )新科技成果展”。展會(huì )上,定西馬鈴薯系列產(chǎn)品大受歡迎,雙方達成了合作事宜,相關(guān)企業(yè)家還受到尼泊爾總統的親切接見(jiàn)。

日喀則地處我國西南邊陲、雅魯藏布江上游地區,是西藏自治區重要的畜牧業(yè)生產(chǎn)基地,牧民以飼養牛羊家畜為主業(yè),但由于當地自然環(huán)境嚴酷,飼草料供給能力有限,需從甘肅酒泉等地購買(mǎi)苜蓿、燕麥等飼草料,而兩地相距2000多公里,運輸成本大。與此相對應的是,尼泊爾南部平原一年可種四季作物,冬季種植青貯玉米可生產(chǎn)大量青貯飼料,該地區與日喀則邊境口岸直線(xiàn)距離僅有300多公里。根據這一情況,龍瑞軍協(xié)助日喀則與尼泊爾達成重大國際貿易合作,尼泊爾每年計劃生產(chǎn)日喀則地區急需的青貯飼料并銷(xiāo)往西藏,既能解決日喀則冬季牧業(yè)生產(chǎn)的缺草問(wèn)題,提高家畜生產(chǎn)能力,增加牧民收入,又能減輕當地草地壓力,保護生態(tài),涵養水源,同時(shí)促進(jìn)尼泊爾農業(yè)發(fā)展,改善民生?!斑@正是‘一帶一路’互惠共贏(yíng)的核心理念?!?023年7月,首批尼泊爾青貯飼料已經(jīng)西藏吉隆海關(guān)進(jìn)入西藏,不久的將來(lái),該項目有望成為尼泊爾首個(gè)年貿易額超億元的對華出口項目。

“每個(gè)國家都有各自最迫切需要的東西,有時(shí)部分國家的需求是相似的,但這些需求又是有優(yōu)先痛點(diǎn)順序的,在和這些南亞、中亞國家交往時(shí),應根據他們所需的優(yōu)先級和我們國內的優(yōu)勢資源對應起來(lái),這樣才能更快地促進(jìn)高質(zhì)量合作?!饼埲疖娬f(shuō)。

在國際社會(huì )發(fā)出中國聲音

2022年3月15日,對龍瑞軍來(lái)說(shuō)是個(gè)值得高興的日子。這一天,聯(lián)合國大會(huì )全體會(huì )議決議通過(guò)2026年為“國際草原與牧民年”,該決議得到全球包括中國在內的102個(gè)國家以及303個(gè)國際組織的一致支持,這是國際牧民聯(lián)盟運動(dòng)的里程碑事件。早在2014年前后,龍瑞軍便作為推動(dòng)國際草原與牧民年國際支持牧人小組(ISG)成員及后來(lái)的東亞區主席,和全球協(xié)調小組成員及其他成員一道為這一事件奔走呼吁。經(jīng)過(guò)8年多的努力,這一工作圓滿(mǎn)完成?!斑@意味著(zhù)草牧業(yè)工作越來(lái)越受到各國人民的關(guān)注,對中國這個(gè)草原資源大國來(lái)說(shuō)無(wú)疑是件好事?!?/p>

2023年5月底,在國際山地綜合發(fā)展中心召開(kāi)的區域草原管理與多重效益研討會(huì )上,龍瑞軍提議的成立“亞洲高原草牧業(yè)協(xié)會(huì )(Asian Highland Pastoral Association)”和“亞洲高原游牧民節(Asian Highland Nomadic Festival)”被納入2023-2026年區域合作計劃,并將于2023年內分別在中國和不丹啟動(dòng)。

未來(lái),龍瑞軍和他的團隊將繼續深耕青藏高原草畜生態(tài)系統完整性管理和產(chǎn)業(yè)轉型升級及高質(zhì)量可持續發(fā)展,加強與“一帶一路”沿線(xiàn)國家和地區技術(shù)合作與示范推廣,促進(jìn)甘肅優(yōu)勢產(chǎn)業(yè)“走出去”,把更多的政策便利、技術(shù)優(yōu)勢和科研成果變現,講好“中國故事”、推廣“中國模式”,提升中國在相關(guān)領(lǐng)域的國際影響力。(文|李蕓萱 孔子俊 本刊記者  劉曉蕾)

來(lái)源:《神州學(xué)人》(2023年第9-10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guān)閱讀

最新發(fā)布
熱門(mén)標簽
點(diǎn)擊排行
熱點(diǎn)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版權所有,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