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檢索頁(yè)>當前

指向五育并舉的中小學(xué)過(guò)程性評價(jià):內涵、問(wèn)題與建議

發(fā)布時(shí)間:2023-11-28 作者:劉堅 馮娉婷 董瑤瑤 劉啟蒙 來(lái)源: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人民教育》

指向五育并舉的過(guò)程性評價(jià)是新時(shí)代教育改革與發(fā)展的重大命題。黨的二十大報告指出:“全面貫徹黨的教育方針,落實(shí)立德樹(shù)人根本任務(wù),培養德智體美勞全面發(fā)展的社會(huì )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020年10月,中共中央、國務(wù)院印發(fā)《深化新時(shí)代教育評價(jià)改革總體方案》(簡(jiǎn)稱(chēng)《總體方案》)提出:改革學(xué)生評價(jià),促進(jìn)德智體美勞全面發(fā)展,創(chuàng )新德智體美勞過(guò)程性評價(jià)辦法。研究指向五育并舉的中小學(xué)過(guò)程性評價(jià),既是新時(shí)代教育評價(jià)改革的重大課題,更是貫徹落實(shí)黨的教育方針的重要體現。

一、指向五育并舉過(guò)程性評價(jià)的基本內涵

五育并舉育人體系建設是一個(gè)復雜的系統工程,其評價(jià)涉及教育發(fā)展的背景、投入、過(guò)程、成效等方方面面。實(shí)施德智體美勞五育并舉過(guò)程性評價(jià)應遵循生態(tài)思想和系統思維,綜合考查學(xué)生學(xué)習與成長(cháng)的政策環(huán)境、資源投入、實(shí)施過(guò)程以及在這樣的特定環(huán)境條件下可能取得的成效。20世紀60年代提出的CIPP評價(jià)模式,可為理解育人體系建設以及開(kāi)展過(guò)程性評價(jià)提供理論參考。[1] CIPP評價(jià)模式,亦稱(chēng)決策導向或改良導向評價(jià)模式,它認為評價(jià)就是為管理者做決策提供信息服務(wù)的過(guò)程,評價(jià)者通過(guò)為決策者、政策制定者、教師和其他需要評價(jià)信息的人服務(wù),從而更好地為教育服務(wù)。[2] 該模式從背景(Context)、投入(Input)、過(guò)程(Process)、成效/結果(Product)四個(gè)方面加以評價(jià),從教育決策者的視角出發(fā)關(guān)注學(xué)生發(fā)展全過(guò)程,并將評價(jià)的目的從證明教育發(fā)展成效轉變?yōu)榇龠M(jìn)教育改進(jìn)提升,[3] 讓評價(jià)伴隨學(xué)生成長(cháng)發(fā)展,為教師改進(jìn)教育教學(xué)提供實(shí)證依據。

開(kāi)展指向五育并舉的過(guò)程性評價(jià),用評價(jià)引領(lǐng)教育回歸育人本質(zhì)。本研究所說(shuō)的過(guò)程性評價(jià),既有上一級黨委、政府對下一級黨委、政府和廣大中小學(xué)校五育并舉實(shí)施狀況的督導與問(wèn)責,更有本級黨委、政府和學(xué)校為了辦讓人民滿(mǎn)意的高質(zhì)量教育而制度化開(kāi)展的自我評估、自我診斷;評估的目的在于改進(jìn),評估的內容就是德智體美勞五育實(shí)施狀況,評估的責任主體和接受評估的主要對象是地方黨委、政府的主要負責人和廣大中小學(xué)校的校長(cháng)教師,評估過(guò)程中如果需要采集學(xué)生信息,目的不是為了評價(jià)學(xué)生而是為了通過(guò)學(xué)生更全面了解教育系統五育實(shí)施水平。由此可見(jiàn),這樣的過(guò)程性評價(jià)系統的建設與完善必將成為一個(gè)地方或學(xué)校教育治理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反映一個(gè)國家教育治理水平高低的重要標志。因此,指向五育并舉的過(guò)程性評價(jià),不是在原有針對學(xué)生學(xué)業(yè)進(jìn)行終結性評價(jià)的基礎上,增加各種花樣翻新、以學(xué)生為主要評估對象的過(guò)程性評價(jià);不是“無(wú)時(shí)無(wú)刻”考學(xué)生、“時(shí)時(shí)處處”評學(xué)生,并對學(xué)生的所有言行(每一個(gè)可觀(guān)測的行為)都要評出好壞高低;不是將學(xué)生日常生活、學(xué)習行為的方方面面(各種現象、行為、作品等)打上分數、記上名次、加權累計,從而方便對學(xué)生個(gè)體或群體判斷是優(yōu)是劣、是獎是罰。相反,服務(wù)于建設教育強國、指向五育并舉的過(guò)程性評價(jià),是以延遲競爭、淡化攀比、去除功利,為少年兒童提供生動(dòng)活潑、主動(dòng)發(fā)展的良好教育生態(tài)為前提。

這種意義上的過(guò)程性評價(jià)具有以下特征:更加強調教育系統的生態(tài)特征和復雜性與多樣性;更加強調各級黨委、政府和廣大學(xué)校在落實(shí)五育并舉目標中的主體責任;更加強調對未成年人發(fā)展權的尊重和對青少年自主成長(cháng)與發(fā)展需要的滿(mǎn)足;更加強調基于客觀(guān)事實(shí)和證據的多元主體間的對話(huà)與協(xié)商。也因此,本課題組嚴格區分以學(xué)生為主要評價(jià)對象的過(guò)程性評價(jià)與以黨委、政府和學(xué)校為主要評價(jià)對象的過(guò)程性評價(jià),并將研究重心鎖定在一個(gè)復雜的教育生態(tài)系統中,其政策環(huán)境、資源投入、學(xué)校課程等一系列條件與過(guò)程是如何影響、保障和促進(jìn)學(xué)生五育發(fā)展的。

基于上述認識,本研究通過(guò)對已有政策文件的系統梳理和相關(guān)研究的綜述,在調研過(guò)程中發(fā)掘國內外典型實(shí)踐案例,結合各方深度訪(fǎng)談、核心小組研討和專(zhuān)家意見(jiàn)征詢(xún),深入剖析指向五育并舉的過(guò)程性評價(jià)現象和存在的主要問(wèn)題,進(jìn)而面向區域和學(xué)校兩個(gè)層面提出一系列行動(dòng)建議。

二、指向五育并舉過(guò)程性評價(jià)的問(wèn)題剖析

(一)過(guò)程性評價(jià)整體生態(tài)失衡,評價(jià)對象過(guò)度聚焦于學(xué)生,政府評價(jià)、學(xué)校評價(jià)相對缺位

目前,人們對于過(guò)程性評價(jià)的理解容易窄化為以學(xué)生為主要對象的過(guò)程性評價(jià),從而導致整個(gè)過(guò)程性評價(jià)生態(tài)體系失衡。這種觀(guān)點(diǎn)和現象首先體現在指向學(xué)生的各種測評過(guò)于頻繁密集,無(wú)論課前摸底、課后測試、知識點(diǎn)檢測、單元過(guò)關(guān),堂堂清、日日清、周考、月考、段考,還是事事評估、樣樣評估、時(shí)時(shí)評估,以及自評、同學(xué)評、家長(cháng)評、老師評等,都以“強化過(guò)程性評價(jià)”的改革姿態(tài)強力介入兒童的日常生活,給學(xué)生成長(cháng)和發(fā)展帶來(lái)巨大的壓力與困擾。其次,這類(lèi)評價(jià)往往過(guò)度關(guān)注細節、過(guò)早進(jìn)行價(jià)值判斷,缺乏對學(xué)生成長(cháng)性和發(fā)展性的整體把握。例如,學(xué)生的哪些必備品格和關(guān)鍵能力應該予以關(guān)注?學(xué)校的五育實(shí)踐與學(xué)生核心素養發(fā)展到底存在怎樣的內在聯(lián)系?如何處理好青少年成長(cháng)發(fā)展階段性、多樣性與個(gè)體差異性的關(guān)系?在什么樣的特定時(shí)間與空間可以有效采集德智體美勞五育發(fā)展信息?最后,失衡的過(guò)程性評價(jià)與現代技術(shù)的結合可能導致對學(xué)生的關(guān)注變得無(wú)處不在,學(xué)生任何一點(diǎn)細微的變化或成長(cháng)過(guò)程中自然出現的某個(gè)“失誤”都會(huì )第一時(shí)間傳遞到相關(guān)當事人,還可能會(huì )引起教師、同學(xué)、家長(cháng)、學(xué)校的聯(lián)動(dòng)甚至過(guò)激反應,不斷壓縮著(zhù)學(xué)生個(gè)體自主發(fā)展、健康成長(cháng)的空間。

隨著(zhù)2018年全國教育大會(huì )召開(kāi),特別是《總體方案》發(fā)布以來(lái),中央一系列針對地方各級黨委、政府和學(xué)校的政策文件和評價(jià)舉措相繼出臺。但是,調研表明,一些地方黨委、政府未能建立起評價(jià)區域、學(xué)校、社會(huì )為促進(jìn)學(xué)生五育發(fā)展提供所需環(huán)境基礎和條件保障的制度化框架,對五育并舉工作應有的硬件建設、人力配置、經(jīng)費保障、社會(huì )資源供給等缺少可持續保障機制,對中小學(xué)育人實(shí)踐的科學(xué)引導和有效監管缺位;學(xué)校層面不能按照國家頒布的中小學(xué)課程方案、課程標準實(shí)施各類(lèi)課程與活動(dòng)的現象仍有發(fā)生,學(xué)校貫徹落實(shí)五育并舉、五育融合的措施與成效的專(zhuān)業(yè)化、科學(xué)化水平亟待提高。試問(wèn),如果一個(gè)地區主要領(lǐng)導只看“一本率”甚至“北清率”,我們怎么能期待中小學(xué)校全面貫徹落實(shí)黨的教育方針?如果一所學(xué)校音體美勞師資力量配備嚴重不足、課程資源匱乏、課時(shí)隨意減停,我們有什么資格去考核評價(jià)學(xué)生品德、學(xué)業(yè)、體質(zhì)、審美、勞動(dòng)與社會(huì )實(shí)踐等諸方面的發(fā)展狀況?

(二)過(guò)程性評價(jià)價(jià)值取向功利化,過(guò)于關(guān)注評價(jià)的甄別鑒定功能,在診斷基礎上的反饋改進(jìn)不足

即便是針對學(xué)生的過(guò)程性評價(jià),隨著(zhù)工作不斷推進(jìn),過(guò)程性評價(jià)也呈現出比較嚴重的功利化取向。比如,與傳統學(xué)業(yè)水平考試相關(guān)的科目評價(jià)指標越來(lái)越細,但是體育、藝術(shù)、勞動(dòng)教育的過(guò)程性評價(jià)進(jìn)展比較緩慢;部分區域、學(xué)校在實(shí)施過(guò)程性評價(jià)時(shí),沿用結果性評價(jià)的價(jià)值取向,認為評價(jià)的目的是評等分級、鑒定管理,強調選拔、控制和獎懲,缺少對學(xué)校診斷提升、教師反思改進(jìn)、學(xué)生自我內化的過(guò)程性教育,這樣的評價(jià)使得學(xué)校、學(xué)生作為被評價(jià)的對象,其發(fā)展被外在評價(jià)標準所“綁架”,容易失去發(fā)展的自覺(jué)性和主動(dòng)性。過(guò)程性評價(jià)看似有著(zhù)精細化的評價(jià)指標體系,但是需要注意防止糾結于細枝末節而未能把握教育教學(xué)的核心問(wèn)題;而功利化“過(guò)關(guān)應考式”的過(guò)程性評價(jià),既難以傳遞正確的價(jià)值導向,也無(wú)法對學(xué)校教育教學(xué)工作的實(shí)施起到及時(shí)反饋和正向激勵作用。

(三)過(guò)程性評價(jià)體系亟待建設,評價(jià)內容、工具、結果使用等方面的專(zhuān)業(yè)化、科學(xué)化相對滯后

指向五育并舉的過(guò)程性評價(jià)體系尚未有效建立,評價(jià)內容、工具、程序、結果使用等方面的專(zhuān)業(yè)化和科學(xué)化水平亟待提高。一是評價(jià)內容存在結構性缺失,難以充分發(fā)揮育人效能。五育并舉過(guò)程性評價(jià)的內容在體現多樣性、契合課程改革趨勢、關(guān)注學(xué)生素養發(fā)展等方面還有較大距離。具體表現如各育的評價(jià)指標體系結構過(guò)于偏重外顯的評價(jià)指標,以學(xué)生的認知、行為代替學(xué)生素養的整體發(fā)展;片面強調運用統一的評價(jià)標準,評價(jià)標準與不同年齡學(xué)生的發(fā)展程度、發(fā)展特點(diǎn)匹配不充分,難以全面兼顧學(xué)生在成長(cháng)環(huán)境、文化背景、個(gè)性特征、認知能力等方面的差異。二是評價(jià)工具及應用場(chǎng)景不豐富,難以滿(mǎn)足過(guò)程性評價(jià)訴求。在過(guò)程性評價(jià)工具的設計與開(kāi)發(fā)中,缺乏可參考的國家或行業(yè)標準、評價(jià)量規以及配套的實(shí)施工具手冊,評價(jià)的主觀(guān)性較強、信效度難以保障??傮w上,可能會(huì )將過(guò)程性評價(jià)局限于學(xué)生在考試學(xué)科課程和活動(dòng)中的表現,評價(jià)方式仍以紙筆測試作業(yè)和課堂表現的教師打分為準,對表現性評價(jià)任務(wù)的開(kāi)發(fā)與使用、學(xué)生發(fā)展真實(shí)情況的有效記錄和成長(cháng)刻畫(huà)等重視程度不足。三是評價(jià)結果應用未形成閉環(huán),難以實(shí)現以評促學(xué)、以評促教的科學(xué)反撥機制。一些地區嘗試將五育并舉的過(guò)程性評價(jià)納入督導,但過(guò)于關(guān)注經(jīng)費、場(chǎng)地、設備、師資等外在因素,而忽視學(xué)生的情感體驗和滿(mǎn)意度等內在因素;一些學(xué)校在評價(jià)結果運用方面也容易走向簡(jiǎn)單化的誤區,忽視評價(jià)結果反饋對于構建完整評價(jià)閉環(huán)的作用。

三、指向五育并舉過(guò)程性評價(jià)的行動(dòng)建議

針對上述問(wèn)題,我們從地方各級黨委、政府和學(xué)校兩個(gè)層面提出以下行動(dòng)建議,旨在以過(guò)程性評價(jià)切實(shí)推動(dòng)育人方式改革、辦學(xué)模式改革、管理體制改革、保障機制改革,進(jìn)而促進(jìn)學(xué)生德智體美勞全面發(fā)展。

(一)提高目標站位,以評價(jià)目標引領(lǐng)育人全過(guò)程

地方各級黨委、政府要提高站位,把“堅持立德樹(shù)人、落實(shí)五育并舉”作為評價(jià)區域、學(xué)校教育質(zhì)量的根本標準,承擔起政策支持、條件保障、督導實(shí)施的責任。做好指向五育并舉過(guò)程性評價(jià)的頂層設計,依法將中央政策、國家課程標準等相關(guān)要求轉化為推進(jìn)本地區過(guò)程性評價(jià)的制度框架并逐一落實(shí)到位;把五育并舉的實(shí)施情況納入教育督導和質(zhì)量監測體系,制定督導評估具體實(shí)施辦法,定期督導檢查地方各級黨委、政府和有關(guān)部門(mén)是否為育人目標的實(shí)現提供保障。以德育過(guò)程性評價(jià)為例,發(fā)展性是基礎教育階段德育評價(jià)的基本屬性,從本質(zhì)上講任何與德育有關(guān)的評價(jià)都屬于發(fā)展性過(guò)程評價(jià);德育過(guò)程性評價(jià)必須關(guān)注德育工作全過(guò)程,關(guān)注德育過(guò)程中人的成長(cháng)與變化,及時(shí)尋找產(chǎn)生變化的原因;通過(guò)正確價(jià)值觀(guān)的引領(lǐng),讓評價(jià)成為地方黨委、政府完善德育決策、優(yōu)化德育過(guò)程、激勵道德成長(cháng)的有力推手;必須“注重提高學(xué)生自我評價(jià)、自我反思的能力”“嚴格遵守評價(jià)的倫理規范,尊重學(xué)生人格,保護學(xué)生自尊心”,以實(shí)現立德樹(shù)人根本任務(wù)。

各中小學(xué)校要突出育人目標的價(jià)值引領(lǐng),堅決擯棄“重智育,輕德育、體育、美育和勞動(dòng)教育”的錯誤觀(guān)念,淡化評價(jià)的功利性和工具性。制定學(xué)校的育人目標和課程實(shí)施計劃,突出不同學(xué)段學(xué)生教育目標的階段性;在設計過(guò)程性評價(jià)方案時(shí),全面體現、充分落實(shí)立德樹(shù)人目標,以過(guò)程性評價(jià)牽引學(xué)校課程教學(xué)改革,以教師發(fā)展性評價(jià)鼓勵教師積極嘗試,以豐富的課程和活動(dòng)激發(fā)學(xué)生反思與領(lǐng)悟,幫助學(xué)生成為主動(dòng)積極的學(xué)習者。如學(xué)校在體育過(guò)程性評價(jià)方案的頂層設計中要全面落實(shí)體育目標,落實(shí)全校每個(gè)相關(guān)部門(mén)、教職工的體育責任,在學(xué)校每一項教育教學(xué)活動(dòng)中做好體育評價(jià)目標的拆解和整合,用評價(jià)目標引領(lǐng)評價(jià)內容、評價(jià)對象、評價(jià)方式和評價(jià)成果產(chǎn)出;以體育過(guò)程性評價(jià)推動(dòng)體育教學(xué)改革,激發(fā)學(xué)生在體育課程和活動(dòng)中的反思與領(lǐng)悟,促進(jìn)學(xué)生成為體育的積極參與者和終身運動(dòng)者。無(wú)法想象,如果一所學(xué)校的主要文化課都在任意爭搶課時(shí)、超綱教學(xué)、加班加點(diǎn)、頻繁考試,學(xué)生能夠有強健體魄和健全心態(tài)?!

(二)明確主體責任,構建多元協(xié)同參與的評價(jià)體系

各級地方黨委、政府及教育行政部門(mén)要制定指向五育并舉的過(guò)程性評價(jià)實(shí)施規劃,建立年度工作臺賬制度,定期銷(xiāo)賬;將規劃實(shí)施推進(jìn)情況納入政府履行教育職責評價(jià)的重要內容,接受人大、政協(xié)監督;全面梳理相關(guān)政策規定,列出負面清單,做到立行立改、令行禁止;構建政府、學(xué)校、社會(huì )等多元參與的評價(jià)體系,鼓勵各校積極探索實(shí)施過(guò)程性評價(jià)規劃的有效機制,推動(dòng)“一校一案”讓五育并舉扎實(shí)落地。教育督導部門(mén)要完善教育監測評估機制,開(kāi)展教育規劃實(shí)施情況年度監測、中期評估和總結評估,及時(shí)發(fā)現問(wèn)題,提出改進(jìn)策略。以美育為例,地方政府及各地教育行政部門(mén)要制定明確的基礎教育美育工作中長(cháng)期發(fā)展規劃和年度計劃;有加強和改進(jìn)美育工作的資金投入、場(chǎng)地配套、師資隊伍、輿論環(huán)境、獎勵措施等配套政策;建立區域內劇場(chǎng)、圖書(shū)館、美術(shù)館、展覽館、社區少兒活動(dòng)中心、鄉村文化館、藝術(shù)家工作室對中小學(xué)生免費開(kāi)放的保障措施;指導中小學(xué)校園建設、美育課程體系建設、美育活動(dòng)實(shí)施方案等;規范校內外美育實(shí)踐基地及美育設備設施等符合新時(shí)代美育工作要求和國家規定的相關(guān)標準;規范學(xué)校文化建設能夠融入高雅、健康的美育元素,彰顯優(yōu)秀文化傳承;能夠保障鄉鎮學(xué)校開(kāi)展美育課程及活動(dòng)的設施設備、教學(xué)資料、活動(dòng)材料及工具,美育教師教學(xué)與評價(jià)能力提升計劃與實(shí)施方案得到有效落實(shí)。以上各方面需要形成政府督導、人大問(wèn)責、社會(huì )公示的監督保障機制。

各中小學(xué)校作為連接地方政府、家庭、社區間的重要橋梁,要做好過(guò)程性評價(jià)責任的分擔和評價(jià)任務(wù)分解工作;定期向上級教育行政部門(mén)、教師代表大會(huì )、家長(cháng)委員會(huì )報告本校教育規劃、進(jìn)展及核銷(xiāo)負面清單情況,主動(dòng)接受上級教育行政部門(mén)的指導、問(wèn)詢(xún)和家長(cháng)監督;調動(dòng)教師、家庭、社區和社會(huì )組織參與過(guò)程性評價(jià)的積極性,引進(jìn)高校等專(zhuān)業(yè)力量為各主體履行過(guò)程性評價(jià)職責提供指導,支持家校社協(xié)同開(kāi)展過(guò)程性評價(jià)。如對于德育過(guò)程性評價(jià)來(lái)說(shuō),要打破單純依靠教師評價(jià)的主體性缺陷,建構教師、家長(cháng)、同伴和學(xué)生本人參與協(xié)商的多元評價(jià)體系。學(xué)校要統整學(xué)?!彝ァ鐣?huì )“三位一體”的德育場(chǎng)景,探索學(xué)生、家長(cháng)、教師以及社區等多主體參與評價(jià)的有效方式,客觀(guān)記錄學(xué)生品行日常表現和突出表現,做好反映學(xué)校育德水平的過(guò)程性評價(jià)。

(三)豐富評價(jià)內涵,系統設計五育并舉過(guò)程性評價(jià)內容

各級地方黨委、政府及教育行政部門(mén)要制定明確的基礎教育工作中長(cháng)期發(fā)展規劃和年度計劃,構建系統科學(xué)、全面合理的學(xué)校評價(jià)指標體系;教育督導部門(mén)要把政策措施落實(shí)情況、學(xué)生發(fā)展狀況、綜合素質(zhì)測評情況和支持學(xué)校開(kāi)展育人工作情況等納入教育督導評估范圍;教研部門(mén)要根據義務(wù)教育課程方案及課程標準,豐富過(guò)程性評價(jià)內容,形成課程、教學(xué)、評價(jià)相一致的過(guò)程性評價(jià)指導意見(jiàn),指導學(xué)校因地制宜、根據不同場(chǎng)景科學(xué)合理開(kāi)展過(guò)程性評價(jià)。以勞動(dòng)教育為例,地方政府及教育行政部門(mén)要著(zhù)重營(yíng)造熱愛(ài)勞動(dòng)的環(huán)境氛圍、確定各級勞動(dòng)教育培養目標、形成勞動(dòng)教育保障體系;要將督導機制統籌融入過(guò)程性評價(jià)體系,加強學(xué)校、教師、家庭、社區、社會(huì )開(kāi)展勞動(dòng)教育過(guò)程性評價(jià)的監督,保障評價(jià)內容與國家課程標準要求相契合。同時(shí),根據《義務(wù)教育勞動(dòng)課程標準(2022年版)》,積極運用現代教育評價(jià)理論,結合當地實(shí)際情況,建立學(xué)生勞動(dòng)素養評價(jià)指標體系;建立健全各學(xué)段學(xué)生勞動(dòng)素養監測機制,建立涵蓋日常生活勞動(dòng)、生產(chǎn)勞動(dòng)和服務(wù)性勞動(dòng)的考查機制。

各中小學(xué)校要立足課程標準,堅持素養導向,全面關(guān)注學(xué)生的課程學(xué)習、校內外活動(dòng)參與、行為習慣養成、標準達成及素養養成等過(guò)程性評價(jià)關(guān)鍵要素,構建教學(xué)評一體化的校本過(guò)程性評價(jià)指標體系。針對學(xué)校的教育教學(xué)工作建立內控自評機制,包含對育人目標規劃、軟硬件資源建設、教師隊伍建設、課程活動(dòng)組織實(shí)施、成效和滿(mǎn)意度等方面的評價(jià);優(yōu)化學(xué)生綜合素質(zhì)評價(jià)內容,形成將學(xué)生五育發(fā)展情況納入綜合素質(zhì)評價(jià)的有效機制。如各學(xué)校在課程設置上,要有落實(shí)國家美育政策和藝術(shù)課程標準的課程體系;學(xué)校有美育課程審議委員會(huì ),確保課程內容與學(xué)校辦學(xué)宗旨、特點(diǎn)及教育條件相協(xié)調,與不同學(xué)段美育階段性特點(diǎn)相適切,與新時(shí)代國家美育目標相一致;在學(xué)校各項課程活動(dòng)中體現心靈美、禮樂(lè )美、語(yǔ)言美等美育元素;在教師隊伍建設上,要通過(guò)各種培訓、實(shí)踐等教研活動(dòng),引導全體教師能夠根據具體學(xué)習內容設計審美活動(dòng),指導學(xué)生發(fā)現美、欣賞美,涵養人格、陶冶情操;要求藝術(shù)教師能夠通過(guò)設計豐富多樣的學(xué)習方式,充分開(kāi)發(fā)學(xué)校及本地特色資源,設計美育實(shí)踐作業(yè),加深學(xué)生對審美的認知理解與實(shí)踐體驗;在美育過(guò)程性評價(jià)指標上,既要反映學(xué)生在藝術(shù)課程中的學(xué)業(yè)水平,更要反映學(xué)生在藝術(shù)課程上的積極態(tài)度、溝通能力、進(jìn)步幅度,既要收集學(xué)生藝術(shù)活動(dòng)中的階段性作品、成果,更要收集學(xué)生在藝術(shù)活動(dòng)中表現出來(lái)的專(zhuān)注、個(gè)性和一絲不茍的作風(fēng)。此外,既要全面反映學(xué)生在藝術(shù)活動(dòng)中的點(diǎn)滴進(jìn)步與成果,更要發(fā)現學(xué)生在學(xué)校各門(mén)課程、活動(dòng)或家庭和社會(huì )生活中發(fā)現美、欣賞美、表現美、創(chuàng )造美的點(diǎn)滴瞬間表現。

(四)創(chuàng )新評價(jià)工具,增強不同評價(jià)對象的育人自覺(jué)

各級地方黨委、政府及教育行政部門(mén)要充分意識到過(guò)程性評價(jià)是情境、任務(wù)、活動(dòng)、工具、量規等多要素整合的結果,要創(chuàng )新五育并舉的過(guò)程性評價(jià)方法,將量化評價(jià)與質(zhì)性評價(jià)有機結合;將學(xué)校的育人成效納入義務(wù)教育質(zhì)量評價(jià)監測體系,對不同學(xué)段學(xué)生的素養發(fā)展狀況開(kāi)展追蹤式監測,并形成對學(xué)校層面教育工作和學(xué)生素養發(fā)展的特征概括。結合不同學(xué)校軟硬件條件,組織專(zhuān)業(yè)隊伍研發(fā)并提供任務(wù)列表、評價(jià)量規、書(shū)面評語(yǔ)、檔案袋等評價(jià)工具與配套使用方法;充分運用人工智能、大數據等現代信息技術(shù),收集學(xué)生發(fā)展證據。教研部門(mén)要加強過(guò)程性評價(jià)研究,為教師運用測評工具開(kāi)展過(guò)程性評價(jià)提供系統培訓和專(zhuān)業(yè)指導。以德育為例,要積極探索德育過(guò)程性評價(jià)方法,有針對性地對縣域內政府、社會(huì )、家庭和學(xué)校的德育工作和學(xué)生品德發(fā)展進(jìn)行評價(jià);地方教育部門(mén)應根據不同年齡的學(xué)生品德發(fā)展水平,圍繞“知情意行”各個(gè)維度,進(jìn)行通用描述性量規的開(kāi)發(fā)和運用,提升教師全員德育過(guò)程性評價(jià)的專(zhuān)業(yè)性;鼓勵專(zhuān)業(yè)機構結合不同學(xué)校軟硬件條件,研發(fā)并提供過(guò)程性評價(jià)工具與配套使用方法,運用人工智能、大數據等現代信息技術(shù),客觀(guān)采集學(xué)生在各種真實(shí)場(chǎng)景中的表現證據。

各中小學(xué)校要貫通校內外、課內外等評價(jià)場(chǎng)景,以表現性評價(jià)作為抓手,對學(xué)生日常行為和素養發(fā)展的關(guān)鍵事件進(jìn)行記錄;積極利用人工智能、大數據等現代信息技術(shù),建構基于實(shí)證、關(guān)注增值的學(xué)生素養發(fā)展報告單;創(chuàng )新評價(jià)工具,除了采用傳統的紙筆考試、教師述評等,還可以利用成長(cháng)記錄冊、實(shí)踐紀實(shí)作品、日常觀(guān)察、個(gè)別訪(fǎng)談等多種方式對學(xué)生進(jìn)行多維度、多側面的評價(jià)。尤其是在智育過(guò)程性評價(jià)中,將定量評價(jià)與定性評價(jià)相結合,采用分項等級評價(jià)與寫(xiě)實(shí)記錄客觀(guān)描述學(xué)生各方面的水平與發(fā)展;將正式評價(jià)與非正式評價(jià)相結合,重視發(fā)揮非正式評價(jià)對教師和學(xué)生的激勵作用。

(五)優(yōu)化結果運用,重視發(fā)揮評價(jià)的診斷改進(jìn)功能

各級地方黨委、政府及教育行政部門(mén)要遵循“低利害、重激勵、增內驅”的原則,克服“唯分數、唯升學(xué)”的功利化傾向,完善過(guò)程性評價(jià)結果運用制度,建立常態(tài)化的區域學(xué)校教育風(fēng)險預警機制,綜合發(fā)揮評價(jià)的導向、鑒定、診斷、調控和改進(jìn)作用,形成“評價(jià)—分析—反饋—應用—發(fā)展”的過(guò)程性評價(jià)工作閉環(huán)。督導部門(mén)要將區域五育并舉的情況納入縣域義務(wù)教育優(yōu)質(zhì)均衡發(fā)展督導評估指標體系,在對各級政府教育履職評價(jià)中,著(zhù)重關(guān)注過(guò)程性數據是否發(fā)揮了風(fēng)險預警作用,對未達到要求的地區適當加以懲戒。教育行政部門(mén)要重點(diǎn)發(fā)掘運用過(guò)程性評價(jià)結果實(shí)現以評促教的典型案例,發(fā)揮示范引領(lǐng)作用;對評價(jià)結果運用成效進(jìn)行中長(cháng)期追蹤研究,追溯篩選對學(xué)生全面可持續發(fā)展具有重要影響的過(guò)程性評價(jià)要素,以結果倒推過(guò)程優(yōu)化,不斷完善區域過(guò)程性評價(jià)體系。以美育為例,要把美育工作納入義務(wù)教育質(zhì)量評價(jià)監測體系和縣域義務(wù)教育優(yōu)質(zhì)均衡發(fā)展督導評估指標體系,建立中小學(xué)美育發(fā)展年度報告制度。要在科學(xué)評價(jià)的基礎上對評價(jià)結果進(jìn)行合理解讀,通過(guò)美育評價(jià)結果的運用,促進(jìn)美育工作進(jìn)一步落實(shí)。對于評價(jià)結果的解讀,既要對評價(jià)過(guò)程中所搜集的數據進(jìn)行科學(xué)的歸納、分析,也要關(guān)注無(wú)法用數據呈現的學(xué)生表現情況,形成“實(shí)踐—評價(jià)—反饋—實(shí)踐”的良性循環(huán),提高美育教學(xué)質(zhì)量,提升學(xué)生的審美趣味和人文素養,促進(jìn)學(xué)生的人格養成。

各中小學(xué)校應遵循教育規律和少年兒童成長(cháng)與發(fā)展規律,做好過(guò)程性評價(jià)結果的搜集、分析和應用;健全家校溝通機制,科學(xué)、專(zhuān)業(yè)、有效運用過(guò)程證據;緊扣育人目標,建立基于評價(jià)數據的證據體系,發(fā)揮以評促學(xué)、以評促教的功能,探索建立涵蓋五育的學(xué)生成長(cháng)數據檔案;淡化評價(jià)數據衍生的鑒定、比較和篩選功能,充分發(fā)揮評價(jià)的激勵、引導和促進(jìn)功能。如在勞動(dòng)教育過(guò)程性評價(jià)方面,學(xué)??赏ㄟ^(guò)建立勞動(dòng)清單、勞動(dòng)教育評價(jià)手冊等制度,明確勞動(dòng)課的具體內容和要求,設計勞動(dòng)教育相關(guān)任務(wù)、活動(dòng)或課程來(lái)收集學(xué)生過(guò)程性表現證據;優(yōu)化勞動(dòng)教育過(guò)程紀實(shí)評價(jià),規范公示、審核制度。再以體育為例,加強學(xué)校體育工作信息的公開(kāi)與宣傳,及時(shí)公開(kāi)學(xué)校各類(lèi)體育與健康課程開(kāi)展情況、學(xué)生體育活動(dòng)或賽事結果、各類(lèi)體育與健康督導報告等,形成家校協(xié)同育人合力;鼓勵社會(huì )機構和社區積極參與各類(lèi)體育過(guò)程性評價(jià)活動(dòng);完善中小學(xué)生體質(zhì)健康報告書(shū)制度,及時(shí)公示學(xué)生體質(zhì)健康總體狀況;強化體育教育評價(jià)的倫理規范,嚴格注重各類(lèi)評價(jià)對象隱私的保護,保障各級各類(lèi)評價(jià)對象的基本合法權益。教師要深入挖掘過(guò)程性評價(jià)在“評價(jià)所學(xué)習,評價(jià)促學(xué)習,評價(jià)即學(xué)習”等方面起到的作用;全面關(guān)注學(xué)生的身心健康和體育素養的發(fā)展變化,在尊重學(xué)生體質(zhì)健康發(fā)展差異的基礎上,突出對學(xué)生參與體育過(guò)程的個(gè)性化診斷、激勵和指導。

本文系2021年度教育部教育管理與改革專(zhuān)項課題研究項目“德體美勞教育過(guò)程性評價(jià)框架研究”(項目號:21JGWT0027)子課題“基礎教育德體美勞教育過(guò)程性評價(jià)框架專(zhuān)題研究”的研究成果

課題組長(cháng):劉堅、羅強;核心成員:馮娉婷、劉啟蒙、董瑤瑤、王晴、任海林、張陽(yáng)、金光

致謝:報告研制過(guò)程中得到以王殿軍、張羽為主要負責人的總課題組指導和張卓玉、李晶、陸志平、柳夕浪、彭建偉、王健、張豐、王月芬、劉長(cháng)銘、田俊、劉可欽、劉希婭、章巍、吳忠魁、班建武、李凌艷、李燕芳、李佑發(fā)、王紅、肖萍、黃瑾、蔣德仁等專(zhuān)家的大力支持,在此一并表示感謝!

(作者劉堅系北京師范大學(xué)教授,中國基礎教育質(zhì)量監測協(xié)同創(chuàng )新中心首席專(zhuān)家,北京師范大學(xué)中國教育創(chuàng )新研究院院長(cháng);馮娉婷系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區教育評估與監測中心評價(jià)研究員;董瑤瑤系北京師范大學(xué)中國基礎教育質(zhì)量監測協(xié)同創(chuàng )新中心博士生;劉啟蒙系博士、北京師范大學(xué)中國基礎教育質(zhì)量監測協(xié)同創(chuàng )新中心助理研究員,中國教育創(chuàng )新研究院院長(cháng)助理)

注釋?zhuān)?/span>

[1] Worthen B. R., Sanders J. R., Fitzpatrick J. L. Program evaluation: Alternative approaches and practical guidelines [M]. New York: Longman, 1997.

[2] 肖遠軍. CIPP教育評價(jià)模式探析[J]. 教育科學(xué),200303):42-45.

[3] Finney T. L. Confirmative evaluation: New CIPP evaluation model[J]. Journal of Modern Applied Statistical Methods, 2019, 182, eP3568.

(劉堅、馮娉婷、董瑤瑤、劉啟蒙)

《人民教育》2023年第20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guān)閱讀

最新發(fā)布
熱門(mén)標簽
點(diǎn)擊排行
熱點(diǎn)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版權所有,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