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檢索頁(yè)>當前

涉外法治人才與國內法治人才培養中的統籌問(wèn)題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1-17 作者:劉仁山 來(lái)源: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中國高等教育》

[摘 要]統籌推進(jìn)國內法治和涉外法治的關(guān)鍵點(diǎn)在于“統籌”二字。涉外法治人才的培養,應做到三個(gè)統籌:統籌涉外法治人才與國內法治人才培養的時(shí)代背景,統籌涉外法治人才與國內法治人才培養的實(shí)踐需求,統籌涉外法治人才與國內法治人才培養的著(zhù)力點(diǎn)。

[關(guān)鍵詞]涉外法治人才;國內法治人才;統籌

黨領(lǐng)導全面依法治國和社會(huì )主義法治國家建設的重大貢獻之一,就是將“涉外法治”作為依法治國的重要內容,并將其置于與“國內法治”同等重要的地位。2023年,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次集體學(xué)習時(shí)強調,加強涉外法治建設既是以中國式現代化全面推進(jìn)強國建設、民族復興偉業(yè)的長(cháng)遠所需,也是推進(jìn)高水平對外開(kāi)放、應對外部風(fēng)險挑戰的當務(wù)之急。應建設同高質(zhì)量發(fā)展、高水平開(kāi)放要求相適應的涉外法治體系和能力,為中國式現代化行穩致遠營(yíng)造有利法治條件和外部環(huán)境。習近平總書(shū)記進(jìn)一步強調,法律是社會(huì )生活、國家治理的準繩。涉外法律制度是國家法制的重要組成部分,是涉外法治的基礎,發(fā)揮著(zhù)固根本、穩預期、利長(cháng)遠的重要作用。在強國建設、民族復興新征程上,必須堅持正確政治方向,以更加積極的歷史擔當和創(chuàng )造精神,加快推進(jìn)我國涉外法治體系和能力建設。

堅持統籌推進(jìn)國內法治和涉外法治,不僅是推進(jìn)全面依法治國和法治中國建設工作中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而且是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黨領(lǐng)導推進(jìn)全面依法治國的重要實(shí)踐經(jīng)驗,也是新時(shí)代對推進(jìn)全面依法治國的基本要求。這一基本要求,尤其需要回答和解決如何進(jìn)一步完善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涉外法治體系建設,提升涉外執法司法效能,以便更好地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fā)展利益這一重大問(wèn)題。而這一目標的達成,無(wú)疑需要統籌涉外法治人才與國內法治人才的培養。

統籌涉外法治人才與國內法治人才培養的時(shí)代背景

黨的二十大報告指出,“全面依法治國是國家治理的一場(chǎng)深刻革命,關(guān)系黨執政興國,關(guān)系人民幸福安康,關(guān)系黨和國家長(cháng)治久安。必須更好發(fā)揮法治固根本、穩預期、利長(cháng)遠的保障作用,在法治軌道上全面建設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國家?!狈ㄖ稳瞬排囵B是全面依法治國和法治中國建設中的一項戰略性、先導性和基礎性工作。統籌推進(jìn)國內法治和涉外法治成為新時(shí)代推進(jìn)全面依法治國需要著(zhù)力完成的重大任務(wù),法治人才尤其是涉外法治人才的培養工作也因此備受矚目。應該說(shuō),作為堅持統籌推進(jìn)國內法治和涉外法治的重要內容,無(wú)論是涉外法治人才的培養,還是國內法治人才的塑造,都必須基于當下我國法治建設的實(shí)踐需求并服務(wù)于國家內政外交的需要。

統籌推進(jìn)國內法治和涉外法治的關(guān)鍵點(diǎn),在于“統籌”二字?!敖y籌”意味著(zhù)以系統性理念和思維來(lái)規劃我國國內和涉外兩個(gè)面向的法治工作。然而,目前對于統籌推進(jìn)國內法治和涉外法治的討論,很大程度上單維度地聚焦于涉外法治,而忽視了法律規范體系和制度框架下國內法治與涉外法治的聯(lián)系與互動(dòng)之必要性。堅持統籌推進(jìn)國內法治和涉外法治,是法治中國建設、推動(dòng)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的戰略舉措,是增強國家核心競爭力和提升現代社會(huì )治理水平的基本方略,也是參與全球治理并推動(dòng)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的重要保障。在法治人才的培養問(wèn)題上,我國既要立足于國內法治人才培養的優(yōu)化,也要加快推進(jìn)涉外法治人才的培養。由此,在法學(xué)教育中,就產(chǎn)生了涉外法治人才與國內法治人才培養中的“統籌”問(wèn)題。

實(shí)際上,無(wú)論是完善以憲法為核心的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法律體系,還是貫徹執行嚴格執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的新時(shí)代法治方針,以及加快建設法治國家、法治政府和法治社會(huì ),都需要培養和塑造一大批法治人才,特別是強化涉外法治人才的培養。

最近,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次集體學(xué)習時(shí)明確指出,要加強專(zhuān)業(yè)人才培養和隊伍建設。堅持立德樹(shù)人、德法兼修,加強學(xué)科建設,辦好法學(xué)教育,完善以實(shí)踐為導向的培養機制,早日培養出一批政治立場(chǎng)堅定、專(zhuān)業(yè)素質(zhì)過(guò)硬、通曉國際規則、精通涉外法律實(shí)務(wù)的涉外法治人才。在全面建設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國家、全面推進(jìn)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以及參與全球治理體系改革和推動(dòng)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的歷史征程中,必須將包括涉外法治人才在內的法治人才的培養作為一項戰略任務(wù)予以落實(shí),并切實(shí)統籌涉外法治人才與國內法治人才的培養。

統籌涉外法治人才與國內法治人才培養的實(shí)踐需求

在深入推進(jìn)全面依法治國的進(jìn)程中,應高度重視堅持統籌推進(jìn)國內法治和涉外法治所面臨的突出且緊迫的問(wèn)題,只有積極回應并有效解決這些問(wèn)題,才能使統籌涉外法治人才與國內法治人才的培養這一命題重大現實(shí)價(jià)值得到充分關(guān)注,使這一命題的實(shí)踐要求得到充分保障。

從實(shí)踐來(lái)看,我國堅持統籌推進(jìn)國內法治和涉外法治,面臨的一個(gè)突出且緊迫的問(wèn)題,是建立健全聯(lián)結國內法治和涉外法治的常態(tài)性法律機制。這不僅應通過(guò)完善的法律規范體系呈現,而且應由相關(guān)國家機構反復通過(guò)實(shí)踐進(jìn)行檢驗,還應服務(wù)于國家參與全球治理體系改革的重大需求。以此標準審視,此種常態(tài)性法律機制應主要包括以下兩方面的內容。

1.建立健全聯(lián)結國內法與外國法、國際法的涉外法律法規體系

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下,我國不僅面臨諸多風(fēng)險與挑戰,而且與外國及國際社會(huì )的聯(lián)系和互動(dòng)也空前緊密。這就要求我國必須依法規范國內事務(wù)和對外交往,特別是要處理好國內法與外國法、國際法的關(guān)系。在堅持統籌推進(jìn)國內法治和涉外法治的進(jìn)程中,我國應在立法層面系統構建聯(lián)系國內法與外國法、國際法的法律法規體系,并發(fā)揮出它的固根本、穩預期、利長(cháng)遠的重要作用。要堅持立法先行、立改廢釋并舉,形成系統完備的涉外法律法規體系。

建立健全上述涉外法律法規體系的內容主要包括:(1)建立健全開(kāi)放型經(jīng)濟新體制的法律體系。要加強知識產(chǎn)權保護,維護外資企業(yè)合法權益,用好國內國際兩類(lèi)規則,營(yíng)造市場(chǎng)化、法治化、國際化一流營(yíng)商環(huán)境。主動(dòng)對接、積極吸納高標準國際經(jīng)貿規則,穩步擴大制度型開(kāi)放,提升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水平,建設更高水平開(kāi)放型經(jīng)濟新體制。要全面提升依法維護開(kāi)放安全能力,特別是健全外商投資國家安全審查、反壟斷審查、國家技術(shù)安全清單管理、不可靠實(shí)體清單等法律制度,以及完善建設自由貿易區(包括經(jīng)濟特區、經(jīng)濟開(kāi)發(fā)區、海關(guān)特殊監管區、自由貿易試驗區和自由貿易港)的法律法規體系;(2)編纂與《民法典》相關(guān)聯(lián)、相配套并發(fā)揮聯(lián)結國內私法與外國私法的功能之中國國際私法典。這既能夠系統地為我國對外民商事交往提供行為規范和爭議解決機制,也有助于我國參與國際民商事?tīng)幾h的全球治理;(3)健全用于明確國內法與國際法關(guān)系的中國對外關(guān)系法體系。特別是與《對外關(guān)系法》相配套法律法規的構建、《外國國家豁免法》實(shí)施規則的制定、《締結條約程序法》的修訂、對外援助法律制度的構建,外國人居留管理等法律體系的建設等;(4)應完善反外國干涉、滲透、制裁、“長(cháng)臂管轄”之法律法規體系,包括《反外國制裁法》等法律法規的實(shí)施規則的制定,并加快推進(jìn)中國法域外適用法律體系的建設;(5)加強重點(diǎn)和新興領(lǐng)域涉外法律法規的建設。包括國家安全領(lǐng)域、自由貿易區和自由貿易港領(lǐng)域、網(wǎng)絡(luò )與數據、氣候變化與公共衛生領(lǐng)域等法律法規體系的健全;(6)強化涉外法律服務(wù)方面的法律法規體系的建設。要建立健全相關(guān)法律法規,保障涉外法律服務(wù)的開(kāi)展,為培育一批國際一流的仲裁機構、律師事務(wù)所提供法治保障,并促進(jìn)涉外法律服務(wù)的整合,保障一站式涉外法律服務(wù)平臺的構建和中央法務(wù)區的建設;(7)完善外國人在華生活便利服務(wù)措施和相關(guān)法律法規的體系建設。建立健全在我國常住外國人關(guān)于出入境證件、職業(yè)資質(zhì)、工作許可及商事注冊、社會(huì )保障、醫療保險、子女教育、法律咨詢(xún)、文化交流等方面的法律法規。

2.完善聯(lián)結國內法與外國法、國際法的法律法規體系實(shí)施的法律機制

對于聯(lián)結國內法與外國法、國際法的法律法規體系之實(shí)施,無(wú)疑需要司法機關(guān)和行政機關(guān)建立相關(guān)法律機制予以保障。這不僅有助于在法治軌道上推進(jìn)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而且有利于在宣揚我國法治價(jià)值觀(guān)及捍衛國家利益的同時(shí),更有效地參與全球治理體系變革和建設,并推動(dòng)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

完善上述法律法規體系實(shí)施之法律機制的內容,主要包括兩個(gè)方面:一是強化人民法院發(fā)揮司法能動(dòng)性的法律機制,以保障人民法院跨國司法治理權。人民法院通過(guò)在司法實(shí)踐中妥當解釋和適用法律、及時(shí)公布指導性案例和典型案例、積極參與國際司法協(xié)助和跨國司法對話(huà)等手段,可以與立法機關(guān)和行政機關(guān)形成相互支撐的良性互動(dòng)格局;二是完善國家行政機關(guān)的執法機制。國家行政機關(guān)通過(guò)執法活動(dòng)將聯(lián)結國內法與外國法、國際法的法律法規體系落到實(shí)處,是運用法治方式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fā)展利益的重點(diǎn)環(huán)節。尤其是在當下我國頻繁面臨一些國家以國內法為基礎的單邊制裁和“長(cháng)臂管轄”之現實(shí)下,需要依法建立健全規范和保障相應行政執法措施的常態(tài)性法律機制,確保相關(guān)法律法規體系妥善實(shí)施。

不難看出,我國堅持統籌推進(jìn)國內法治和涉外法治面臨的上述突出且緊迫的問(wèn)題,具有廣泛性、綜合性和復雜性的顯著(zhù)特點(diǎn)。而且,無(wú)論是聯(lián)結國內法與外國法、國際法的法律法規體系之建立健全,還是規范和保障上述法律法規體系實(shí)施的法律機制之完善,均需要建立一支高素質(zhì)的法治工作隊伍,并以此確保我國協(xié)調推進(jìn)國內治理和國際治理的進(jìn)程,為立法、司法、執法、法律服務(wù)各環(huán)節供給高水平的法治人才。在此情勢下,也就必然要求我國培養并儲備一大批具有家國情懷和全球視野、立足本土法治資源、通曉國際規則、能夠參與對外法律事務(wù)、勇于推動(dòng)全球治理規則變革并善于維護國家和人民利益的涉外法治人才和國內法治人才。

統籌涉外法治人才與國內法治人才培養的著(zhù)力點(diǎn)

基于上述實(shí)踐需求,對于涉外法治人才與國內法治人才培養中的“統籌”問(wèn)題,應從以下方面著(zhù)力。

1.緊扣涉外法治人才和國內法治人才培養的共通性

2023年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wù)院辦公廳印發(fā)的《關(guān)于加強新時(shí)代法學(xué)教育和法學(xué)理論研究的意見(jiàn)》(以下簡(jiǎn)稱(chēng)《意見(jiàn)》)明確指出,把思想政治工作貫穿法學(xué)教育教學(xué)全過(guò)程,加強理想信念教育和社會(huì )主義核心價(jià)值觀(guān)教育,強化愛(ài)國主義、集體主義、社會(huì )主義教育,深入推進(jìn)法學(xué)專(zhuān)業(yè)課程思政建設,將思想政治教育有機融入課程設置、課堂教學(xué)、教材建設、師資隊伍建設、理論研究等人才培養各環(huán)節,教育引導廣大師生做社會(huì )主義法治的忠實(shí)崇尚者、自覺(jué)遵守者、堅定捍衛者。對于國內法治人才和涉外法治人才的培養,在培養目標上,都需要堅持立德樹(shù)人、德法兼修,培養造就具有堅定理想信念、強烈家國情懷、扎實(shí)法學(xué)根底的法治人才,為建設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法治體系、建設社會(huì )主義法治國家、推動(dòng)在法治軌道上全面建設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國家提供有力人才保障。

從知識結構上來(lái)看,涉外法治人才和國內法治人才的知識體系具有共通性。本國法是國內法治人才培養的基礎,也是涉外法治人才培養的根基。涉外法治人才作為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法治人才體系的組成部分,必須全面系統地掌握本國法的知識體系及其運用方法。因此,同國內法治人才一樣,涉外法治人才也需要具備堅實(shí)的國內法知識體系。涉外法治人才只有系統地掌握本國法律知識,才有可能對涉外法治問(wèn)題提出中國方案,更好地服務(wù)全面依法治國戰略布局和法治中國建設的深入推進(jìn)。當然,涉外法治人才的培養在教學(xué)上應更側重于國內法中含有涉外內容的部分。

與此同時(shí),對國內法治人才的培養,也需要基于全球視野進(jìn)行謀劃。伴隨著(zhù)全球化進(jìn)程和全球治理的興起,各國法學(xué)教育呈現國際化趨勢。單一的本國法教育已難以滿(mǎn)足實(shí)踐需要。法學(xué)教育需要在全球化趨勢中培養學(xué)生的國際視野和比較能力。這種全球問(wèn)題意識和思維是指:將法律問(wèn)題置于全球范圍而不局限于本國或地方加以考量的思維習慣和傳統,在具體解決法律問(wèn)題的過(guò)程中,能夠比較和運用外國法并借鑒其有益之處,能夠充分考量國際規則與我國利益的關(guān)系。因此,對于國內法治人才的培養,有必要適度重視國際法、國別法、比較法的課程,以全球視野審視國內法治人才培養的標準、內容、層次和機制,從而使培養的國內法治人才面向市場(chǎng)時(shí)具有國際化的適應能力和競爭能力。這種國內法治人才培養的國際化,也體現在很多國家的法學(xué)教育實(shí)踐中。尤其是作為各國普遍接受和遵循的國際法規則和制度之理論載體,國際法學(xué)課程在西方國家法律人才培養中占據了較為重要的地位。顯然,與涉外法治人才培養相同的是,國內法治人才的培養也需要高度重視國際法、外國法、比較法知識的傳授。

正因如此,《意見(jiàn)》明確指出,應完善涉外法學(xué)相關(guān)學(xué)科專(zhuān)業(yè)設置,支持能夠開(kāi)展學(xué)位授權自主審核工作的高等學(xué)校按程序設置國際法學(xué)相關(guān)一級學(xué)科或碩士專(zhuān)業(yè)學(xué)位類(lèi)別,支持具有法學(xué)一級學(xué)科博士學(xué)位授權點(diǎn)的高等學(xué)校按程序自主設置國際法學(xué)相關(guān)二級學(xué)科,加快培養具有國際視野,精通國際法、國別法的涉外法治緊缺人才。這既是解決涉外法治人才培養的專(zhuān)業(yè)歸屬問(wèn)題,對涉外法治人才培養在學(xué)科、專(zhuān)業(yè)上提供保障的需要;同時(shí),也是提升國內法治人才國際化視野和素養的需要。

2.突顯不同培養單位在人才培育上的差異性

在對外開(kāi)放不斷走向深入的趨勢下,我國以負責任大國參與國際事務(wù),不僅要依法與其他國家開(kāi)展對外交往,也必須善于進(jìn)行涉外法治斗爭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fā)展利益,還需要在全球治理的進(jìn)程中,積極參與國際規則制定,做全球治理變革進(jìn)程的參與者、推動(dòng)者、引領(lǐng)者。這意味著(zhù)相對于國內法治人才而言,實(shí)踐層面對涉外法治人才在專(zhuān)業(yè)知識、外語(yǔ)水平、跨文化溝通和協(xié)調能力等方面提出了更高要求。

鑒于涉外法治人才與國內法治人才培養的要求不同,黨和國家應統籌協(xié)調相關(guān)單位在涉外法治人才和國內法治人才培養方面的主攻方向。以服務(wù)國家發(fā)展大局、適應區域法治人才需求為根本,調整優(yōu)化法學(xué)院校區域布局?;谖覈▽W(xué)教育資源分布不均衡的客觀(guān)現實(shí),應當鼓勵和支持不同法治人才的培養單位結合自身特長(cháng)和優(yōu)勢,分別確定其法治人才培養的重點(diǎn)方向和領(lǐng)域,并在此基礎上形成各自的育人特色。當然,在涉外法治人才的培養上,基于服務(wù)國家外交政策和涉外工作戰略布局的需求,相關(guān)培養單位可以結合自身區位優(yōu)勢、辦學(xué)傳統和教研專(zhuān)長(cháng),進(jìn)一步明確涉外法治人才培養的方向設置與教學(xué)模式,突顯涉外法治人才的差異化培養,如外國法和區域法法治人才、海洋海事法治人才、外語(yǔ)外貿法治人才、國際爭端預防與解決法治人才、國際治理法治人才、國際組織和外交法治人才等。同時(shí),無(wú)論是涉外法治人才,還是國內法治人才的培養,應鼓勵法學(xué)院校突出特色,形成差異化發(fā)展格局。實(shí)踐中,各培養單位應主要依據其所在地的區位條件、辦學(xué)傳統與特色、跨院??绮块T(mén)辦學(xué)基礎等客觀(guān)因素,謀劃其育人特色,充分彰顯法治人才培養的比較優(yōu)勢,避免法治人才培養的同質(zhì)化。

3.實(shí)現涉外法治人才與國內法治人才培養的融通性

法學(xué)院校是法治人才培養的第一陣地,在法治人才培養中發(fā)揮著(zhù)基礎性和先導性作用。就世界范圍內頂尖法學(xué)院的課程設置來(lái)看,盡管存在不同程度的差異,但至少在相關(guān)課程設計上凸顯了體系化、模塊化的特點(diǎn),而且相關(guān)課程的內容非常廣泛。大部分法學(xué)院并未以國別法(外國法)、國際法或比較法為中心設置涉外法律或涉外法治方面的課程板塊。少數法學(xué)院特別強調給JD項目的學(xué)生提供國際法和比較法的課程。

上述事實(shí)在一定程度上說(shuō)明涉外法治人才與國內法治人才的培養具有融通性。實(shí)踐中,對于涉外法治人才與國內法治人才的培養,均可以采取境內培養和境外培養相互結合、理論部門(mén)與實(shí)務(wù)部門(mén)相互合作的方式。同時(shí),在人才培養的相關(guān)制度設計上,應鼓勵和支持涉外法治人才與國內法治人才之間的開(kāi)放流動(dòng),基于人才培養“寬口徑、厚基礎”的原則,最大程度實(shí)現涉外法治人才與國內法治人才培養的融通性。

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次集體學(xué)習時(shí)強調,涉外法治作為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法治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事關(guān)全面依法治國,事關(guān)我國對外開(kāi)放和外交工作大局。推進(jìn)涉外法治工作,根本目的是用法治方式更好維護國家和人民利益,促進(jìn)國際法治進(jìn)步,推動(dòng)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因此,無(wú)論是國內法治人才的培養,還是涉外法治人才的培養,都必須在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法治道路這一根本前提下進(jìn)行。

總之,在推進(jìn)全面依法治國和法治中國建設的征程中,必須將法治人才的培養工作置于戰略性、先導性和基礎性的地位。為統籌推進(jìn)國內法治和涉外法治,應以統籌國內法治人才和涉外法治人才的培養工作為基礎,緊扣涉外法治人才和國內法治人才培養的共通性,突顯不同培養單位在涉外法治人才與國內法治人才培育上的差異性,實(shí)現涉外法治人才與國內法治人才培養的融通性,從而為我國高水平對外開(kāi)放、積極參與全球治理以及推動(dòng)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提供堅實(shí)的人才保障。

【作者劉仁山:中南財經(jīng)政法大學(xué)黨委常委、副校長(cháng)】

原載2023年第24期《中國高等教育》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guān)閱讀

最新發(fā)布
熱門(mén)標簽
點(diǎn)擊排行
熱點(diǎn)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版權所有,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