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檢索頁(yè)>當前

無(wú)限的可能——世界高等教育數字化發(fā)展報告(2023)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3-18 作者:世界高等教育數字化發(fā)展報告課題組 來(lái)源: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中國高等教育》

[摘  要]數字技術(shù)引發(fā)高等教育理念、模式、結構、流程、內容等方面的系統性“數字顛覆”。推動(dòng)高等教育數字化發(fā)展,要創(chuàng )設互聯(lián)互通的教育數字化基礎環(huán)境,構建靈活開(kāi)放的數字學(xué)習成果互認機制,培育數智素養持續提升的高水平教師隊伍,完善數據賦能的高等教育治理體系,共建高等教育數字化研究網(wǎng)絡(luò )與合作平臺。

[關(guān)鍵詞]高等教育數字化;數字技術(shù);人工智能;數字素養

人類(lèi)發(fā)明技術(shù),技術(shù)改變社會(huì )。技術(shù)在改造教育外部環(huán)境的同時(shí),也在改變教育內部的核心關(guān)系,從教與學(xué)的電子化到多媒體到數字化再到智能化,技術(shù)迭代加速了全新的教育資源供給體系的塑造,為教與學(xué)的方法創(chuàng )新提供基礎工具,促使教育評價(jià)方式不斷進(jìn)步,使得大規模因材施教成為可能,實(shí)現了高等教育在育人方式、辦學(xué)模式、管理體制、保障機制等方面的重塑。同時(shí),在推進(jìn)高等教育數字化轉型中,我們也面臨著(zhù)迅速加劇的人工智能鴻溝、不容忽視的技術(shù)倫理風(fēng)險、日漸模糊的技術(shù)應用邊界、前景不明的人機協(xié)同模式等諸多挑戰。我們要以教育數字化為突破口,準確把握數字技術(shù)在高等教育中的應用發(fā)展趨勢,用合作的精神、共同的行動(dòng),推動(dòng)教育變革與創(chuàng )新,不斷開(kāi)辟教育發(fā)展新賽道、塑造教育發(fā)展新優(yōu)勢。

數字技術(shù)推動(dòng)高等教育深度變革

數字技術(shù)推動(dòng)高等教育變革可以分為五個(gè)階段。第一個(gè)階段是視聽(tīng)化教學(xué)階段,其主要特征是利用廣播、電視、錄音等技術(shù)幫助教學(xué)的開(kāi)展,為擴大教學(xué)規模提供了原始技術(shù)基礎;第二個(gè)階段是計算機輔助教學(xué)階段,其主要特征是利用計算機、多媒體、程序等技術(shù)解放教育生產(chǎn)力,為教育環(huán)境、資源和方式的變革提供了手段;第三個(gè)階段是網(wǎng)絡(luò )教育階段,其主要特征是利用網(wǎng)絡(luò )、通信傳輸、信息軟件等技術(shù)發(fā)展出無(wú)處不在的信息化學(xué)習環(huán)境和開(kāi)放共享的教育資源,師生的技術(shù)素養也在這一階段正式成為教育的一個(gè)要素;第四個(gè)階段是移動(dòng)互聯(lián)網(wǎng)教育階段,其主要特征是移動(dòng)設備的廣泛應用,使得“人人皆學(xué)、處處能學(xué)、時(shí)時(shí)可學(xué)”成為可能;第五個(gè)階段是智慧教育階段,其主要特征是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shù)的應用,促進(jìn)人機協(xié)同智慧泛在的教育變革。

數字技術(shù)作為教育發(fā)展過(guò)程中的一種新型生產(chǎn)力,在不同階段推動(dòng)教育教學(xué)在學(xué)習環(huán)境、教育資源、師生素養、教學(xué)方法和教學(xué)評價(jià)方面發(fā)生系統性變革。準確把握教育內部生產(chǎn)關(guān)系在技術(shù)驅動(dòng)下發(fā)生變化的邏輯內涵,才能正確地處理育人方式、辦學(xué)模式、管理體制、保障機制等外部生產(chǎn)關(guān)系的變化與影響。

一是技術(shù)驅動(dòng)學(xué)習環(huán)境變革。學(xué)習環(huán)境隨著(zhù)時(shí)代的發(fā)展和技術(shù)的革新而迭代升級。自20世紀以來(lái),視聽(tīng)和多媒體技術(shù)的發(fā)展,促進(jìn)學(xué)習環(huán)境從“靜態(tài)”轉向“動(dòng)態(tài)”;移動(dòng)互聯(lián)網(wǎng)等信息通信技術(shù)對學(xué)習環(huán)境的創(chuàng )新發(fā)展起到了關(guān)鍵作用,促進(jìn)了學(xué)習環(huán)境開(kāi)放互聯(lián);5G、互聯(lián)網(wǎng)、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興技術(shù)推動(dòng)了學(xué)習環(huán)境從數字化、網(wǎng)絡(luò )化向智能化的躍遷。近年來(lái),隨著(zhù)深度學(xué)習和自然語(yǔ)言處理等領(lǐng)域的突破,生成式人工智能迅猛發(fā)展,為高等教育人機協(xié)同的智慧學(xué)習環(huán)境提供了新的可能,助力高等教育打造更沉浸、更開(kāi)放、更智能、更人性化的環(huán)境。

二是技術(shù)優(yōu)化教育資源供給。教育資源是教育現代化進(jìn)程中推動(dòng)教育創(chuàng )新與變革的基礎。高等教育的教育資源既包括課程、教材資源,也包括視聽(tīng)媒體資源、直觀(guān)教學(xué)資源、多媒體資源、在線(xiàn)開(kāi)放教育資源等數字化教育資源。未來(lái),隨著(zhù)人工智能技術(shù)的應用,教育資源生產(chǎn)將逐步轉變?yōu)槿藱C共同驅動(dòng)的模式,高等教育資源生產(chǎn)力將進(jìn)一步釋放,各國政府、企業(yè)、教育機構及個(gè)體需要共同參與教育資源的數字化治理。

三是技術(shù)推動(dòng)師生素養發(fā)展。技術(shù)的應用促進(jìn)學(xué)習環(huán)境和學(xué)習資源的變革,進(jìn)而推動(dòng)師生素養轉型發(fā)展。隨著(zhù)新一代信息技術(shù)和人工智能技術(shù)逐漸應用于高等教育教學(xué),師生的信息素養正在成為技術(shù)融入教與學(xué)的關(guān)鍵。高校師生不僅要關(guān)注學(xué)科知識,更要重視以批判性思維能力、創(chuàng )新能力、溝通能力和協(xié)作能力為代表的高階思維能力的培養。教師可以為不同個(gè)性特點(diǎn)的學(xué)生建立智能化學(xué)習模型,打造個(gè)性化學(xué)習路徑,篩選精準化學(xué)習資源,提高學(xué)習的吸引力,提升學(xué)習效果。

四是技術(shù)助力教學(xué)方法迭代。縱觀(guān)技術(shù)應用于教育的整體發(fā)展歷程,其角色從輔助到支撐,從賦能到引領(lǐng),推動(dòng)高等教育教與學(xué)的理念、技術(shù)、方法和模式的變革,助力高等教育人才培養改革與創(chuàng )新。當前,虛擬現實(shí)與增強現實(shí)、教育大數據挖掘等多種技術(shù)的涌現正在掀起教與學(xué)的新浪潮,加速促進(jìn)教與學(xué)的個(gè)性化、精準化發(fā)展。例如,智能技術(shù)的應用不僅可以利用人工智能創(chuàng )建、編輯和審核教學(xué)內容,實(shí)現沉浸式和情境性教學(xué)體驗,還可以動(dòng)態(tài)監測教學(xué)數據、常態(tài)追蹤教學(xué)狀態(tài)以及精準輔助評估學(xué)習成效。

五是技術(shù)賦能教學(xué)評價(jià)創(chuàng )新。數字技術(shù)推動(dòng)了高等教育教學(xué)評價(jià)的發(fā)展和進(jìn)步,使教學(xué)評價(jià)的不同主體從既往“評與被評”的主客體關(guān)系轉向“共同參與”的主體間關(guān)系,使教學(xué)評價(jià)的目的從“甄別選拔”轉向“因材施教”。數字技術(shù)促使教學(xué)評價(jià)更加科學(xué),通過(guò)教學(xué)評價(jià)為教育者提供智能實(shí)時(shí)診斷,精準反饋問(wèn)題并提供針對性的指導,最終實(shí)現人才培養的重要創(chuàng )新。

數字技術(shù)助力高等教育范式再造

以互聯(lián)網(wǎng)、大數據、人工智能、元宇宙為代表的數字技術(shù)對高等教育的內涵與外延產(chǎn)生深刻影響,引發(fā)高等教育理念、模式、結構、流程、內容等方面的系統性“數字顛覆”。數字技術(shù)帶給高等教育無(wú)限可能,數字化已成為眾多國家推進(jìn)高等教育高質(zhì)量、可持續發(fā)展的戰略支撐和必由之路。

第一,催生更加個(gè)性精準的育人方式。一方面,數字技術(shù)如虛擬仿真、數字孿生、元宇宙等不斷涌現,為教育注入了新的生命力。這些技術(shù)不僅豐富了教育的內容和形式,還有助于培養學(xué)生的創(chuàng )新能力和實(shí)際操作能力,將更多的情景模擬和交互性元素融入教學(xué),使學(xué)習過(guò)程既生動(dòng)又貼近實(shí)際。另一方面,人工智能融入教學(xué)已成為不可逆轉的趨勢,教師與人工智能的合作模式需要不斷創(chuàng )新。當人工智能協(xié)助完成課堂管理、評分、反饋等任務(wù)時(shí),教師能夠把更多時(shí)間和精力投入到課程設計、學(xué)生輔導和教學(xué)研究中。通過(guò)人機合作,不僅可以減輕教師的工作負擔、提升教師的工作效率,還有助于激發(fā)教師的教育創(chuàng )新活力。

第二,創(chuàng )新更加開(kāi)放共享的辦學(xué)模式。數字技術(shù)和數字化工具的應用促使高等教育辦學(xué)模式發(fā)生新的變化。一是跨國合作辦學(xué)與跨校學(xué)分互認。隨著(zhù)數字技術(shù)的發(fā)展,全球范圍內許多高校嘗試突破傳統辦學(xué)邊界,積極探索構建跨國合作、校內校外融通的辦學(xué)模式,推出微證書(shū)、學(xué)分互認等創(chuàng )新舉措,實(shí)現學(xué)習資歷的互鑒、互通、互認。二是基于網(wǎng)絡(luò )平臺的資源融通辦學(xué)。網(wǎng)絡(luò )平臺是推進(jìn)高校教育資源集成與共享、在線(xiàn)教學(xué)與學(xué)習、教育服務(wù)以及數據分析評估的載體,各國致力于構建互聯(lián)互通的國家級教育平臺,逐步形成網(wǎng)絡(luò )平臺互聯(lián)互通的教育資源與服務(wù)共享模式,促進(jìn)高等教育公平辦學(xué)、優(yōu)質(zhì)發(fā)展。三是基于智能平臺的產(chǎn)教融合辦學(xué)。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shù)與教育的深度融合推動(dòng)教學(xué)方法、研究模式和產(chǎn)業(yè)創(chuàng )新,高校與企業(yè)積極探索跨界聯(lián)合辦學(xué)模式,發(fā)揮校企合作辦學(xué)優(yōu)勢,通過(guò)創(chuàng )新教學(xué)與學(xué)習環(huán)境培養符合產(chǎn)業(yè)需求的人才,提高研究成果在實(shí)際生產(chǎn)中的轉化效率,實(shí)現產(chǎn)學(xué)研用協(xié)同高質(zhì)量發(fā)展。四是元宇宙支持的無(wú)校區開(kāi)放辦學(xué)。無(wú)時(shí)空限制的元宇宙可將現實(shí)世界與虛擬空間連接,提供與現實(shí)世界類(lèi)似的真實(shí)體驗。通過(guò)打造虛實(shí)融合、沉浸體驗的開(kāi)放式、移動(dòng)式辦學(xué)新生態(tài),如虛擬大學(xué)和元宇宙大學(xué)等,能夠打破教育教學(xué)的時(shí)間空間、經(jīng)濟文化壁壘。

第三,實(shí)現更加高效靈活的管理體制。通過(guò)數字技術(shù)、平臺與數據驅動(dòng)促進(jìn)高等教育管理形態(tài)與模式、資源與內容、技術(shù)與手段、結果與評價(jià)等更加高效化與精準化,重塑高校治理體系。一是基于智慧校園的數字化治理。當前,借助數字化加強智慧校園建設已逐漸成為共識,數據化管理、智能化決策和效能化服務(wù)可以助力實(shí)現高效、智能和綜合的學(xué)校管理和運營(yíng)。二是基于數據大腦的業(yè)務(wù)流程再造。數據大腦和管理駕駛艙推動(dòng)高校業(yè)務(wù)流程再造與管理機制優(yōu)化,使教育教學(xué)管理走向全量化、扁平化、精準化。三是全過(guò)程智能在線(xiàn)教育管理模式。高等教育機構持續推動(dòng)數字技術(shù)與各類(lèi)平臺、綜合系統以及管理資源的深度融合,努力提升教育管理服務(wù)效能,建立了全過(guò)程智能在線(xiàn)教育管理模式。四是基于區塊鏈的協(xié)同與信任管理。數字技術(shù)有助于加深跨國高校間的交流,催生跨國跨校數字化協(xié)同教育管理體系。同時(shí),區塊鏈和信息安全等技術(shù)的納入,有助于構建安全可信的教育體系,為數字證書(shū)、學(xué)業(yè)證明管理的認定與推行提供有力支持。

第四,構建更加規范可靠的保障機制。政府、高校、企業(yè)為確保高等教育數字化安全、健康、優(yōu)質(zhì)、高效、可持續發(fā)展,采取了系列策略、措施、行動(dòng)和準則。一是數智融合的智慧校園一體化保障。高校正在打破單一技術(shù)布局和技術(shù)變化造成的技術(shù)壁壘,將5G、人工智能、大數據、物聯(lián)網(wǎng)等新興技術(shù)融入高等教育全業(yè)務(wù)、全流程,夯實(shí)高等教育數字化轉型數字基座,建設數智融合的數字教育生態(tài)系統,形成基于智慧校園的普惠便捷保障機制新形態(tài)。二是人本取向的教育服務(wù)伴隨式保障。在資源優(yōu)化、人才優(yōu)化的雙重加持下,高等教育形成覆蓋全流程、全業(yè)務(wù)的伴隨式保障模式。高校堅持以學(xué)生為中心,將人本價(jià)值作為高等教育數字化轉型服務(wù)的核心取向,改進(jìn)和重組技術(shù)服務(wù)生態(tài)系統,改善終端用戶(hù)體驗,提升高等教育保障服務(wù)的靈活性、敏捷性和增值性。三是“?!蟆甭?lián)動(dòng)的教育信息安全保障。數字技術(shù)發(fā)展與應用可能引發(fā)隱私泄露、算法偏見(jiàn)等問(wèn)題,這也對教育信息安全保障提出了更高要求。高校、政府、企業(yè)凝聚共識、形成合力,協(xié)同保障教育信息和數據安全。四是跨界融通、系統規范的教育質(zhì)量保障。為滿(mǎn)足新時(shí)代教育高質(zhì)量發(fā)展需求,高校以教育評價(jià)改革為抓手牽引數字化發(fā)展,構建教學(xué)質(zhì)量、辦學(xué)水平、育人效果綜合評價(jià)模型,實(shí)現不同領(lǐng)域、不同學(xué)科、不同形式之間的教育評估過(guò)程與結果相互滲透融合,助推全方位、多領(lǐng)域、高效率的監測創(chuàng )新與服務(wù)共享。

數字技術(shù)在高等教育中的應用趨勢

數字技術(shù)已成為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chǎn)業(yè)革命的核心驅動(dòng)力,在未來(lái)十年里,數字技術(shù)將持續發(fā)展和不斷演進(jìn),重塑我們的生活方式、經(jīng)濟模式和社會(huì )結構。新一代互聯(lián)網(wǎng)、物聯(lián)網(wǎng)、大數據、區塊鏈、生成式人工智能、元宇宙等數字技術(shù)的發(fā)展對教育教學(xué)領(lǐng)域的影響愈發(fā)顯著(zhù),將深入推進(jìn)高等教育育人方式、辦學(xué)模式、管理體制和保障機制變革,形成數字化、網(wǎng)絡(luò )化和智能化高等教育新生態(tài)。

第一,新一代互聯(lián)網(wǎng)強化教育要素新聯(lián)結。新一代互聯(lián)網(wǎng)將凸顯零距離、平臺化、高聯(lián)通的管理理念,掙脫傳統思維和觀(guān)念桎梏,在管理體制互聯(lián)互通中尋求新的突破點(diǎn)和增長(cháng)點(diǎn)。高校將構建多元主體參與的共治網(wǎng)絡(luò ),運用新一代互聯(lián)網(wǎng)推動(dòng)教育管理體制改革,更好地提供確定性服務(wù)和差異化服務(wù),優(yōu)化師生交互體驗;充分發(fā)揮互聯(lián)網(wǎng)平臺優(yōu)勢,在注重建設應用子系統的同時(shí),促進(jìn)高校各系統之間的銜接聯(lián)結與融會(huì )貫通,支持更多實(shí)時(shí)應用,實(shí)現應聯(lián)盡聯(lián),推動(dòng)創(chuàng )新、提高效率,促進(jìn)教育公平。

第二,物聯(lián)網(wǎng)助力打造數字教育新空間。物聯(lián)網(wǎng)推動(dòng)大學(xué)基礎設施應用持續轉型升級,加快智慧校園、智慧教室等新型教育教學(xué)空間構建。尤其是人工智能和物聯(lián)網(wǎng)技術(shù)相結合,打造了智能化的物聯(lián)網(wǎng)系統,其在課堂教學(xué)中主要體現為物聯(lián)網(wǎng)感應設備與智能系統間的實(shí)時(shí)交互。物聯(lián)網(wǎng)感應設備大多安置于物理空間、依附于教學(xué)設備或穿戴于師生身上,能夠實(shí)時(shí)捕獲師生在課堂中的語(yǔ)言、動(dòng)作以及情緒等各類(lèi)信息,實(shí)現多模態(tài)數據的采集。而智能系統則圍繞教學(xué)問(wèn)題進(jìn)行特征抽取、數據融合以及動(dòng)態(tài)建模,并實(shí)時(shí)反饋給教師和學(xué)習者,以便及時(shí)調整教與學(xué)的策略。二者有機結合,創(chuàng )新課堂教學(xué)環(huán)境,使得新形態(tài)課堂成為現實(shí)。

第三,大數據有力支撐精準化教育服務(wù)新范式。大數據與高等教育的深度融合支撐精準化的教育服務(wù)新范式生成,有效提升信息利用率和教育服務(wù)效能。課堂教學(xué)方面,可基于大數據分析學(xué)生的行為數據和表現數據,如學(xué)習行為、出勤情況、社交互動(dòng)等,以精準掌握學(xué)生學(xué)習情況并發(fā)現潛在問(wèn)題,教師可以根據分析結果提供針對性的支持和干預,及時(shí)解決學(xué)生的學(xué)業(yè)問(wèn)題。教育管理方面,大數據可以為管理者提供可視化分析結果和關(guān)鍵數據支持,精準呈現教育系統整體運行狀態(tài)和具體存在問(wèn)題,并基于數據驅動(dòng)制定和調整決策,優(yōu)化教育資源分配,提升教育質(zhì)量和效果。

第四,區塊鏈加速釋能學(xué)習新評價(jià)。區塊鏈具備的特殊數據結構與運作機理,具有去中心化、共識機制、可追溯性及高度信任等特征,在學(xué)習認證、資源質(zhì)量與服務(wù)評價(jià)等領(lǐng)域具有較大應用潛力。如區塊鏈可實(shí)現互聯(lián)網(wǎng)學(xué)分記錄、認證與轉換的數字代碼化,使學(xué)歷驗證更有效、安全和簡(jiǎn)單,推動(dòng)終身學(xué)習成果評價(jià)體系構建。同時(shí),區塊鏈可構建數字資源及平臺運行新模式,實(shí)現資源上傳、認證、流轉等工作自動(dòng)化執行。

第五,生成式人工智能重構教育教學(xué)新形態(tài)。依托移動(dòng)通信技術(shù)和互聯(lián)網(wǎng)平臺,生成式人工智能將觸角延伸到每一位用戶(hù)。在教學(xué)層面,生成式人工智能推動(dòng)建構多元化、智能化、綜合化的教學(xué)體系,成為人類(lèi)教師的工作助理,加速教學(xué)模式從“師—生”二元結構轉變?yōu)椤皫煛獧C—生”三元結構,推動(dòng)教學(xué)內容從人工創(chuàng )造轉向智能生成,促進(jìn)教學(xué)評價(jià)從單一評價(jià)轉向多元評價(jià)。在學(xué)習層面,生成式人工智能在信息檢索、知識問(wèn)答等方面賦予學(xué)生更大的自主權和選擇權,打造泛在化、個(gè)性化、協(xié)作化的學(xué)習形態(tài),重塑學(xué)習空間、學(xué)習過(guò)程、學(xué)習方式,形成“以學(xué)生發(fā)展為中心”的育人模式。

第六,元宇宙推動(dòng)形成虛實(shí)一體教育新場(chǎng)域。元宇宙的虛擬與現實(shí)融合特征推動(dòng)網(wǎng)絡(luò )空間由平面轉向立體,形成沉浸、多維的虛實(shí)融合空間,極大拓展教與學(xué)的時(shí)空邊界,推動(dòng)高等教育向更加靈活化、個(gè)性化、互動(dòng)化和全球化的方向發(fā)展,實(shí)現教育系統全要素虛實(shí)融合升級。元宇宙將虛擬化身引入教育場(chǎng)域,使得學(xué)習者可以在與同伴或虛擬化身的“在場(chǎng)”互動(dòng)中釋放其內在特質(zhì)、個(gè)性和能力,根據自身興趣和學(xué)習需求選擇課程活動(dòng),真正實(shí)現有教無(wú)類(lèi)和因材施教。同時(shí),通過(guò)連接學(xué)校各類(lèi)教育政務(wù)服務(wù)信息化平臺,進(jìn)行虛實(shí)雙空間教育教學(xué)全過(guò)程數據的實(shí)時(shí)采集,結合智能建模、學(xué)習分析、精準干預等技術(shù),形成數據驅動(dòng)的教育決策方式,持續優(yōu)化教育監測與管理效能。

數字技術(shù)在高等教育中應用所面臨的挑戰

隨著(zhù)科技的飛速發(fā)展,數字技術(shù)已經(jīng)深入到教育全領(lǐng)域。然而,數字技術(shù)為高等教育發(fā)展帶來(lái)機遇的同時(shí),也面臨諸多現實(shí)挑戰。

一是傳統教育范式亟待重塑。當前,教育改革與發(fā)展已不再局限于教育系統內部,而是與科學(xué)技術(shù)進(jìn)步、社會(huì )結構變遷和國際局勢演變等息息相關(guān)。智能技術(shù)對教育產(chǎn)生了巨大的外驅力,并對人才規格、人才質(zhì)量等提出了新訴求,進(jìn)而促使教育的各要素發(fā)生連鎖式變化,以適應未來(lái)社會(huì )的發(fā)展。二是人工智能鴻溝日益加深。以ChatGPT為代表的新一代人工智能迅速崛起,為高等教育教學(xué)帶來(lái)了全新的可能。但同時(shí),不同主體(個(gè)體、學(xué)校、企業(yè)、國家)之間,對于人工智能技術(shù)掌握和應用能力上的差距及數字?zhù)櫆媳纫酝訃谰?span style="font-family: 宋體, SimSun; font-size: 16px; margin-bottom: 10px; line-height: 2em;">三是網(wǎng)絡(luò )安全威脅愈發(fā)嚴峻。高等教育機構利用人工智能技術(shù)收集和存儲語(yǔ)料、知識,匯聚大量與教學(xué)、科研、管理相關(guān)的信息與數據,已成為數據富集部門(mén)。隨著(zhù)人工智能深度融入高等教育,數據安全、內容安全、隱私保護等成為未來(lái)高等教育發(fā)展中無(wú)法回避的重要課題。四是算法偏見(jiàn)加劇倫理風(fēng)險。隱藏在“數字紗幕”之后的歧視言論與虛假信息引發(fā)師生對“過(guò)濾泡沫”與“信息繭房”的擔憂(yōu)。五是數字素養差距逐漸加大。智能技術(shù)的發(fā)展使得社會(huì )對人才的數字素養需求越來(lái)越高,但許多國家和地區的教育體系尚未適應這一變化,一些高等教育機構還沒(méi)有條件及時(shí)調整學(xué)科專(zhuān)業(yè)布局,以應對人工智能帶來(lái)的挑戰。六是人機協(xié)同呼喚全球合作。人類(lèi)與人工智能之間的協(xié)作已成為人工智能時(shí)代的一大趨勢,人機協(xié)作正在迅速成為全球高等教育的重要內容與教育目標。探討出一種恰當的、創(chuàng )新的人機協(xié)同模式成為迫在眉睫的課題。

未來(lái)高等教育數字化發(fā)展的行動(dòng)策略

數字化轉型是全球范圍內教育轉型的重要載體和新方向,為高等教育創(chuàng )新路徑、重塑形態(tài)、實(shí)現可持續發(fā)展提供了重大機遇,也帶來(lái)了嚴峻挑戰。各國政府、國際組織、高等學(xué)校及教育機構、研究部門(mén)和企業(yè),應當攜起手來(lái)共同行動(dòng),把握和適應數字變革,尋求解決全球教育問(wèn)題的新方案,積極穩妥地推動(dòng)高等教育數字化變革走向深入。

一是創(chuàng )設互聯(lián)互通的教育數字化基礎環(huán)境。未來(lái),應貫徹“聯(lián)結為先、內容為本、合作為要”理念,加快數字化設施系統升級、服務(wù)升級和功能升級,推動(dòng)教育大數據中心建設,深化新一代互聯(lián)網(wǎng)、云計算、人工智能、大數據、虛擬現實(shí)等數字技術(shù)在教育場(chǎng)景中的應用。應協(xié)同制定和推廣更加統一的教育數字化技術(shù)標準和協(xié)議、技術(shù)標準更新機制、數據標準和交換格式、安全協(xié)議和隱私保護標準,共建技術(shù)標準體系,推動(dòng)平臺互聯(lián)互通、資源共建共享,依托廣泛聯(lián)通的數字平臺惠及更廣泛的群體,助力填補高等教育數字?zhù)櫆?,提升高等教育質(zhì)量。

二是構建靈活開(kāi)放的數字學(xué)習成果互認機制。數字學(xué)習成果的認定和互認,是積聚高等教育發(fā)展新動(dòng)能、開(kāi)辟高等教育新疆域的關(guān)鍵制度。應協(xié)同構建高等教育機構之間靈活開(kāi)放的數字學(xué)習成果互認機制,支持各類(lèi)數字教育途徑、教育場(chǎng)景下課程學(xué)分、學(xué)歷、學(xué)位和資格的認定、積累和轉換。探索建立被廣泛認可和應用的數字學(xué)習成效評估技術(shù)和數字教育質(zhì)量標準與評估體系,確保數字學(xué)習質(zhì)量。深化區塊鏈、可信計算等先進(jìn)技術(shù)應用,實(shí)現學(xué)分銀行、微證書(shū)、數字認證、電子文憑等互認互通,推動(dòng)建立可靠、透明的數字化學(xué)習過(guò)程和成果互認信息管理系統,確保數字學(xué)習過(guò)程可追溯、學(xué)習成果真實(shí)可信。

三是培育數智素養持續提升的高水平教師隊伍。數字化增加了教師數字社會(huì )交往、數字技能提升、數字倫理修養的迫切性,也賦予不同國家間教師交流新途徑。各國、各高校應充分尊重和發(fā)揮教師在推動(dòng)高等教育數字化變革中的主體作用,充分利用數字化手段,有組織、常態(tài)化地開(kāi)展數字技能培訓,幫助教師掌握混合式教學(xué)技術(shù)、智能教學(xué)系統和智能教學(xué)助手等工具。應支持建設國際教師協(xié)作網(wǎng)絡(luò ),促進(jìn)教師交流互鑒,培養教師跨學(xué)科和跨文化教學(xué)能力,以適應不同背景學(xué)生的需求,提高教學(xué)的包容性。

四是制定教育數字化技術(shù)倫理安全規范。為應對數字化帶來(lái)的不確定性和日趨嚴峻的倫理安全挑戰,必須始終堅守安全底線(xiàn),確保數字教育技術(shù)安全運行。以強化數據網(wǎng)絡(luò )安全、個(gè)人隱私保護、知識產(chǎn)權保護、反算法歧視等為重點(diǎn),依托國際組織和多種國際合作平臺,攜手確立相關(guān)國際共識、公約、準則,推動(dòng)各國完善相關(guān)法律,制定數字教育技術(shù)產(chǎn)品質(zhì)量和安全標準,建立技術(shù)倫理和安全規范。加強師生數字倫理和安全教育培訓,提高數字教育參與者的法律、安全和風(fēng)險防范意識,構建更安全、公正和負責任的全球數字教育環(huán)境。

五是完善數據賦能的高等教育治理體系。數字化為開(kāi)辟高等教育新賽道提供難得機遇和無(wú)限可能,高等學(xué)校要本著(zhù)應用為王、服務(wù)至上的原則,強化以人工智能為核心的學(xué)科交叉,更新研究范式,探索數智時(shí)代的產(chǎn)學(xué)研深度融合路徑。要加速推進(jìn)信息系統與數據平臺深度整合和一體化建設,提升數字化教育教學(xué)組織保障與協(xié)同協(xié)作力度,綜合應用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shù),實(shí)現業(yè)務(wù)協(xié)同、流程優(yōu)化、結構重塑、精準管理,推動(dòng)教育決策和治理向以數據為核心的模式轉變,實(shí)現從經(jīng)驗驅動(dòng)到數據驅動(dòng)的重大躍升。

六是共建高等教育數字化研究網(wǎng)絡(luò )與合作平臺。無(wú)論是數字技術(shù)本身的發(fā)展、教育范式變革、教育形態(tài)重塑,還是由此引發(fā)的倫理和安全挑戰,都需要凝聚全球智慧共同面對。世界各國需要就此持續開(kāi)展對話(huà)交流,不斷凝聚共識,進(jìn)行卓有成效的合作。為此,應積極倡導建立國際高等教育數字化研究與合作聯(lián)盟,協(xié)同推進(jìn)數字教育規劃、標準制定、監測評估,開(kāi)展知識產(chǎn)權保護、數據安全管理、數字倫理風(fēng)險防范和隱私保護等方面的研究與合作,持續推動(dòng)優(yōu)質(zhì)資源在全球范圍內共建共享,讓更多國家和人民搭乘數字時(shí)代的快車(chē)、共享數字教育發(fā)展成果,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建設貢獻全球高等教育的強大力量。

【本文由王烽、王繁整理。整理人單位:王烽,中國教育科學(xué)研究院;王繁,教育部高等教育司】

原載2024年第3/4期《中國高等教育》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guān)閱讀

最新發(fā)布
熱門(mén)標簽
點(diǎn)擊排行
熱點(diǎn)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版權所有,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