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檢索頁(yè)>當前

國外數字教材建設的風(fēng)險和防控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5-23 作者:許佳美 朱文輝 來(lái)源:中國教育報

? 數字教材并非紙質(zhì)教材的電子版或數字化形式,而是突破了紙質(zhì)教材的局限性,由課程內容、移動(dòng)終端、資源平臺等要素相互架構而成的復雜產(chǎn)物。因此,單純依靠教育系統或者高科技企業(yè)的力量,很難完成這項全新而復雜的工作

? 技術(shù)是把“雙刃劍”,數字教材在煥發(fā)勃勃生機的同時(shí),也承受著(zhù)由技術(shù)所帶來(lái)的潛在風(fēng)險,包括數據流動(dòng)規范弱化、“教育屬性”讓渡于“工具理性”、應用過(guò)程中“賦能”與“負能”的效果差異等

? 國外較早進(jìn)行數字教材探索的國家,通過(guò)制定法律法規、加強多方合作和提升教師數字素養等策略,以確保數字教材建設持續健康發(fā)展

 

數字教材是以數字終端為載體、以課程知識為基準、以數字知識為補充,在形態(tài)上具有交互性、在結構上具有非線(xiàn)性、在內容承載量上具有無(wú)限性的學(xué)習材料。作為教育數字化轉型的關(guān)鍵一步,數字教材在推進(jìn)信息資源傳播流通、轉變受教育者學(xué)習路徑、提升課堂教學(xué)效果等方面具有積極作用。然而,技術(shù)是把“雙刃劍”,數字教材在煥發(fā)勃勃生機的同時(shí),也承受著(zhù)由技術(shù)所帶來(lái)的潛在風(fēng)險。國外較早進(jìn)行數字教材探索的國家,通過(guò)制定法律法規、加強多方合作和提升教師數字素養等策略,以確保數字教材建設持續健康發(fā)展。 

國外數字教材 建設現狀

在教育數字化轉型的大背景下,數字教材建設已成為國外教育改革的重要議題。在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數字技術(shù)迅猛發(fā)展的時(shí)代背景下,以傳統紙質(zhì)形式出現的教材已經(jīng)難以滿(mǎn)足師生對個(gè)性化、更新及時(shí)的教學(xué)資源的需求。數字教材作為教材建設的未來(lái)形態(tài),是以數字形態(tài)存在、由數字終端承載、在多元主體交互作用下形成的能夠快速更新的知識載體。因此,世界多個(gè)國家十分關(guān)注數字教材的研發(fā)和推廣。例如,韓國是世界上較早推行數字教材的國家,早在20世紀90年代便開(kāi)始實(shí)施“教育信息化綜合計劃”,并逐步在普通教育領(lǐng)域全面推廣和應用數字教材。美國于2001年成立了國家教育技術(shù)總監協(xié)會(huì )(SETDA),該協(xié)會(huì )長(cháng)期致力于數字教材建設,并在美國30余個(gè)州研發(fā)和推廣數字教材。

國外數字教材建設在長(cháng)期發(fā)展過(guò)程中,形成了多方協(xié)同發(fā)展模式。數字教材并非紙質(zhì)教材的電子版或數字化形式,而是突破了紙質(zhì)教材的局限性,由課程內容、移動(dòng)終端、資源平臺等要素相互架構而成的復雜產(chǎn)物。因此,單純依靠教育系統或者高科技企業(yè)的力量,很難完成這項全新而復雜的工作。國外數字教材建設呈現出了教育系統與高科技企業(yè)等協(xié)同合作的景象。如2012年,美國國家教育技術(shù)總監協(xié)會(huì )發(fā)布的《絕版:在數字時(shí)代重塑K-12教科書(shū)》報告提出,應確保數字和開(kāi)放教育的市場(chǎng)充滿(mǎn)活力,并建議州技術(shù)領(lǐng)導者、K-12學(xué)校的決策者、教育工作者和技術(shù)領(lǐng)先公司和出版商進(jìn)行合作,以保證數字教材建設的靈活運作和數字教材內容的開(kāi)放融通。

為建立數字教材使用的長(cháng)效機制,國外數字教材建設的關(guān)注點(diǎn)正逐漸向教師轉移。相較于傳統的紙質(zhì)教材,數字教材引發(fā)了學(xué)習形態(tài)、知識呈現方式、師生交往時(shí)空的極大變革。很多國家逐漸認識到,高質(zhì)量的數字教材并不必然帶來(lái)學(xué)生學(xué)習動(dòng)機的提升和學(xué)習成績(jì)的提高。建立數字教材使用的長(cháng)效機制,關(guān)鍵在于教師對待數字教材的態(tài)度及其對數字化教材內容的靈活調整和有機整合。因此,國外數字教材建設的側重點(diǎn)正逐步從數字設施普及轉向教師能力提升。如在《美國國家教育技術(shù)標準·學(xué)生版》的基礎上,美國于2006年發(fā)布了《美國國家教育技術(shù)標準·教師版》,為教師使用數字教材提供了基本的行為指南。2017年,歐盟發(fā)布了《數字教育行動(dòng)計劃(2018—2020)》,旨在幫助教師“更好地利用數字技術(shù)進(jìn)行教學(xué)”,以確保歐盟成員國教育數字化轉型的順利推進(jìn)。

國外數字教材建設存在潛在風(fēng)險

數字教材建設作為教育數字化轉型的重要構成,豐富了教與學(xué)的形式和內容,但梳理國外相關(guān)經(jīng)驗可以發(fā)現,數字教材建設和管理也易遭遇以下多重困境。

首先,由于立法滯后和相關(guān)政策不健全,數字教材建設面臨數據流動(dòng)規范弱化的問(wèn)題。數字教材作為迎合教育改革潮流的新型技術(shù)產(chǎn)物,已經(jīng)超出了傳統紙質(zhì)教材建設的制度范疇和管理辦法。一方面,以廣泛共享為顯著(zhù)特征的數字教材,正面臨知識資源的監管缺位現象。數字教材建設極大地改變了傳統教材資源的獲取方式,但由于相關(guān)政策和法規尚不健全,數字資源的盜版侵權等問(wèn)題層出不窮。另一方面,數字教材建設的安全保障能力不足,容易誘發(fā)個(gè)人信息泄露等現象。如美國發(fā)布的《2022年國家教育技術(shù)趨勢報告》顯示,2021至2022年間,美國基本解決了學(xué)校的硬件和網(wǎng)絡(luò )質(zhì)量問(wèn)題。但由于學(xué)校網(wǎng)絡(luò )安全屏障較弱,美國多所學(xué)校遭遇網(wǎng)絡(luò )攻擊,這也揭示了數字教材使用中可能存在的風(fēng)險,即用戶(hù)數據的安全性難以得到有效保障。

其次,由于存在技術(shù)沉溺和科技濫用傾向,數字教材建設正遭遇“教育屬性”讓渡于“工具理性”的挑戰。國外數字教材建設往往以高科技企業(yè)為主體,以經(jīng)濟技術(shù)投入為重要推動(dòng)力,這使得數字教材建設易受市場(chǎng)競爭等非教育因素影響。一方面,企業(yè)將技術(shù)迭代作為“創(chuàng )收”手段,過(guò)度關(guān)注數字教材的“技術(shù)產(chǎn)品”屬性。在經(jīng)濟利益支配下,這些企業(yè)往往通過(guò)技術(shù)產(chǎn)品的更新?lián)Q代吸引眼球,這不僅為使用者設下消費陷阱,甚至會(huì )使數字教材淪為資本產(chǎn)物。另一方面,過(guò)分放大數字技術(shù)的“工具”價(jià)值,有可能?chē)乐赝{人在教育活動(dòng)中的主體地位。數字教材以促進(jìn)人的發(fā)展為終極指向,但其在教學(xué)過(guò)程中的過(guò)度介入,易使教學(xué)活動(dòng)偏離育人本質(zhì)。韓國的一項調查顯示,學(xué)生長(cháng)期過(guò)度使用數字教材不僅會(huì )誘發(fā)生理性病癥,也會(huì )引發(fā)學(xué)生注意力減退、人際互動(dòng)減少、網(wǎng)絡(luò )成癮等心理健康問(wèn)題。

最后,由于實(shí)際應用效果不佳,數字教材建設出現了“賦能”與“負能”的效果差異。數字教材能發(fā)揮何種效用,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教師在數字教材與學(xué)生之間中介角色的發(fā)揮。但放眼國外,數字教材的實(shí)施效果仍不盡如人意。一方面,數字教材應用的技術(shù)門(mén)檻較高,廣大教師群體缺乏必備的技術(shù)素養。歐盟統計局2019年的數據顯示,面對數字教材席卷而至,只有39%的教師在使用數字技術(shù)方面感覺(jué)良好,大多數教師仍未做好應對數字教材的各種準備。另一方面,技術(shù)的強勢介入削減了教師的教學(xué)掌控力,容易造成教師在數字化背景下的角色模糊。數字教材在編寫(xiě)上多采用基于場(chǎng)景的設計方式,在實(shí)際應用中可能會(huì )出現技術(shù)預設過(guò)強而互動(dòng)空間弱化的問(wèn)題,以至于削弱教師在教學(xué)過(guò)程中的主導地位。

國外數字教材建設風(fēng)險防控對策

為保障數字教材的持續健康發(fā)展,國外較早進(jìn)行教育數字化變革的國家,正在逐步調整步調、加強管理,朝著(zhù)提升數字教材質(zhì)量的路徑前進(jìn)。

首先,完善相關(guān)法律法規,從政策上為數字教材建設營(yíng)造良好的外部環(huán)境。如2022年2月,澳大利亞聯(lián)邦政府在《對2021年版權法修正案(版權獲取改革)征求意見(jiàn)稿的回應》中表示,允許教育機構根據教育法定許可證,向學(xué)生和教職人員提供教育用途的在線(xiàn)資料,但應確保在僅查看的前提下,通過(guò)用戶(hù)名和密碼在一個(gè)封閉環(huán)境中使用,以確保數字版權材料不被大范圍復制傳播。2022年,美國在發(fā)布的《網(wǎng)絡(luò )安全框架:K-12管理須知》中指出,應幫助引導學(xué)校管理者結合自身資源和技術(shù)能力,恰當有效地防范學(xué)校面臨的網(wǎng)絡(luò )安全問(wèn)題,減少網(wǎng)絡(luò )事件對學(xué)校運營(yíng)的不良影響,確保學(xué)生和教職人員的隱私安全。

其次,技術(shù)與教育協(xié)同共振,為數字教材建設搭建合作的橋梁。為避免技術(shù)在數字教材建設中的無(wú)序擴張,國外的數字教材建設正朝著(zhù)多方合作、優(yōu)勢互補的方向發(fā)展。一方面,多國正著(zhù)手制定數字教材建設標準,為數字教材提供有效參考和合理權重。如2019年新加坡教育部將《信息通信技術(shù)教育總體規劃》正式更名為《教育技術(shù)(EdTech)計劃》,旨在進(jìn)一步深化支持技術(shù)驅動(dòng)型學(xué)習的積極合作伙伴關(guān)系,采用以用戶(hù)為中心并響應變化的教育技術(shù)規劃流程,以滿(mǎn)足用戶(hù)在數字教材使用中的各種需求。另一方面,調整數字教材建設主體的合作機制,為數字教材建設打造宜人生態(tài)。美國的霍頓·米夫林·哈考特(HMH)出版公司基于美國教育部門(mén)認可的教育干預框架,與各領(lǐng)域的高水平專(zhuān)家和組織達成緊密合作,擴展數字教材涵蓋的科目和功能,開(kāi)發(fā)切實(shí)滿(mǎn)足使用者需求的數字教材。

最后,提升教師的數字素養,為數字教材實(shí)施積蓄長(cháng)效動(dòng)力。數字教材育人效果的真正發(fā)揮需要消解教師的技術(shù)焦慮,讓教師以創(chuàng )新的方式使用數字教材。為改變數字教材實(shí)施效果不佳的問(wèn)題,世界多國都非常重視提升教師的數字素養及其對數字教材的把控能力,避免教師群體在面對數字教材時(shí)產(chǎn)生無(wú)力感和對抗情緒。2019年,美國的州教育技術(shù)主管協(xié)會(huì )在其公布的《州基礎教育教學(xué)材料領(lǐng)導力趨勢概貌》中提出,為幫助基礎教育領(lǐng)域的教育工作者選擇和應用數字教材,全美有約50%的州提供了相關(guān)的專(zhuān)業(yè)學(xué)習機會(huì )。2021年,美國教育部教育技術(shù)辦公室發(fā)布了《教師數字學(xué)習指南》,旨在為教師提供專(zhuān)業(yè)的信息化培訓課程。西班牙則于2022年5月發(fā)布最新版本的《教師數字能力參考框架》,以期在2024年讓70萬(wàn)名中小學(xué)教師達到數字應用能力標準。韓國教育部認識到教師在教育數字化轉型中發(fā)揮關(guān)鍵作用,因此在“2024年教育綜合改革計劃”中明確,將為教師提供共計15萬(wàn)人次的能力建設培訓,以確保教師在教學(xué)中有效使用數字教材,進(jìn)而使學(xué)生從數字技術(shù)中獲益。

(作者單位系東北師范大學(xué)教育學(xué)部,朱文輝系該部教授、博士生導師;本文系國家社會(huì )科學(xué)基金教育學(xué)一般課題“中國共產(chǎn)黨百年教材思想的系譜學(xué)研究”[BHA210148]成果)

《中國教育報》2024年05月23日第9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guān)閱讀

最新發(fā)布
熱門(mén)標簽
點(diǎn)擊排行
熱點(diǎn)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版權所有,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