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檢索頁(yè)>當前

為中國式現代化注入科技創(chuàng )新動(dòng)力

發(fā)布時(shí)間:2022-12-21 作者:朱永官 來(lái)源: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神州學(xué)人》

在剛剛結束的中國共產(chǎn)黨第二十次全國代表大會(huì )上,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報告中有44次提到科技,其頻率顯著(zhù)高于黨的十八大和十九大報告,這充分體現了黨中央一以貫之又不斷加強的對科技創(chuàng )新工作的重視。報告明確提出科技是第一生產(chǎn)力,人才是第一資源,創(chuàng )新是第一動(dòng)力?!叭齻€(gè)第一”吹響了在實(shí)現中國式現代化道路上向高水平科技進(jìn)軍的號角,是對全國科技工作者的總動(dòng)員令。

改革開(kāi)放以來(lái),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國家在經(jīng)濟社會(huì )各個(gè)領(lǐng)域都發(fā)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在交通、能源和信息等多個(gè)基礎設施領(lǐng)域都進(jìn)入世界前列。這些變化實(shí)實(shí)在在地提升了老百姓的生活品質(zhì)。未來(lái)高質(zhì)量的發(fā)展給科技提出了更高要求,需要在原始創(chuàng )新、關(guān)鍵技術(shù)突破和科技成果產(chǎn)業(yè)化等方面有更快的發(fā)展。通過(guò)科技的持續進(jìn)步支撐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有力推動(dòng)中華民族盡早進(jìn)入世界舞臺中央,進(jìn)而引領(lǐng)世界科技前沿,這是科技創(chuàng )新工作和科技工作者在中國式現代化過(guò)程中應該發(fā)揮的作用。

p12.jpg

作者在英國帝國理工學(xué)院留學(xué)時(shí)在校園內留影

見(jiàn)證科技自強,融入國家發(fā)展大潮

1994年年初,我通過(guò)中國科學(xué)院與英國皇家學(xué)會(huì )的合作計劃(Fellowship Program)前往英國留學(xué),并在帝國理工學(xué)院取得了博士學(xué)位。隨后,我于1998年6月從英國前往澳大利亞工作,并在2001年入選中國科學(xué)院“引進(jìn)海外杰出人才計劃”,2002年1月全職回國工作。在過(guò)去近30年的科研生涯中,我恰好見(jiàn)證了我國科技快速發(fā)展并從“跟跑”到自立自強的轉變過(guò)程。

1994年剛到英國時(shí),我深深地感受到我國在科研基礎設施和國際化方面與西方發(fā)達國家的巨大差距。那時(shí)候計算機和互聯(lián)網(wǎng)在國內還很不普及,到英國一下子接觸互聯(lián)網(wǎng)、電子郵件和數字圖書(shū)系統,我就像“劉姥姥進(jìn)了大觀(guān)園”。在實(shí)驗工作中,導師建議首先通過(guò)數字圖書(shū)系統查詢(xún)相關(guān)研究進(jìn)展,找出知識空白,形成自己的創(chuàng )新科學(xué)假設。由于對互聯(lián)網(wǎng)的新鮮感,我經(jīng)?!俺龄稀庇谏暇W(wǎng),如饑似渴地查閱歐美著(zhù)名大學(xué)和科研機構的網(wǎng)站,了解他們的科研進(jìn)展。記得在2000年之前,國際刊物上中國人的科技論文非常少,那時(shí)我們主要處于學(xué)習追蹤階段。

1998年我前往澳大利亞阿德萊德大學(xué)工作,那時(shí)中國科學(xué)院和國內一些大學(xué)的對外交流不斷增加,因此我常常參與接待來(lái)自國內的代表團。在與國內代表團交流的過(guò)程中,我了解到中國科學(xué)院?jiǎn)?dòng)了知識創(chuàng )新工程,科研基礎設施和人才隊伍建設突飛猛進(jìn)。當時(shí)我所在的阿德萊德大學(xué)和澳大利亞聯(lián)邦科學(xué)與工業(yè)研究組織的負責人和科學(xué)家對中國科技的快速發(fā)展表達了由衷的敬佩。我在工作期間也多次陪同校領(lǐng)導訪(fǎng)問(wèn)國內科學(xué)研究機構,推動(dòng)雙邊研討會(huì )和聯(lián)合研究項目。進(jìn)入21世紀,我在和外國同事的交流過(guò)程中深深地感覺(jué)到他們開(kāi)始對與中國開(kāi)展科技合作展示了濃厚的興趣。如果之前和中國的科技合作更多帶有援助的性質(zhì),到了2000年后逐漸發(fā)生了從援助向共贏(yíng)的轉變。

2002年回到中國科學(xué)院工作之后,我利用在歐洲和澳大利亞的合作網(wǎng)絡(luò ),很快開(kāi)展了廣泛的國際合作,包括成立了中澳聯(lián)合實(shí)驗室,通過(guò)中英、中澳以及中德的雙邊合作基金開(kāi)展合作研究和人員互訪(fǎng)。開(kāi)始階段,我們主要是把年輕人送往國外,到了2004年前后,我的實(shí)驗室每年都迎來(lái)發(fā)達國家的青年學(xué)者。在科研工作中我們也完成了從通過(guò)合作利用外方實(shí)驗條件到我們也能為外方提供實(shí)驗條件的轉變。這種轉變可以說(shuō)是從“跟跑”到并行的跨越。

到2010年前后,我感受到我國科技發(fā)展在某些領(lǐng)域開(kāi)始由并行向“領(lǐng)跑”挺進(jìn),并有幸參與了中國科學(xué)院城市環(huán)境研究所的初創(chuàng )和發(fā)展。其間,我也有幸領(lǐng)銜了一個(gè)中國科學(xué)院知識創(chuàng )新工程重大項目和戰略性先導專(zhuān)項。這些重大項目在立項、執行和項目結題中都引入了國際評估,我們取得的成果得到國際同行的高度評價(jià)。以我所從事的環(huán)境科學(xué)和土壤學(xué)領(lǐng)域為例,通過(guò)重大項目和專(zhuān)項的實(shí)施,我們圍繞中國的實(shí)際問(wèn)題在科學(xué)前沿產(chǎn)出了一批得到國際同行高度認可的成果。在這個(gè)過(guò)程中,盡管我們每次都需要準備中英文的雙語(yǔ)材料,但這些投入和付出是值得的,是我國科技走向國際舞臺必須經(jīng)歷的過(guò)程。我也在國際同行中成為“傳說(shuō)中比較富有的科學(xué)家”,由此也引來(lái)了新一輪互利共贏(yíng)的國際合作項目。

p13.jpg

作者(右)在英國女王大學(xué)留學(xué)時(shí)與導師和同事合影

弘揚科學(xué)精神,傳承創(chuàng )新基因

科學(xué)研究的根本是敢闖“無(wú)人區”,大膽探索未知的自然規律,并以科學(xué)發(fā)現推動(dòng)技術(shù)革新,提升解決重大關(guān)鍵問(wèn)題的能力,最終促進(jìn)經(jīng)濟社會(huì )可持續發(fā)展。檢驗科學(xué)研究成就的根本遵循是創(chuàng )新,也就是突破已有的認知,解決尚待解決的科學(xué)問(wèn)題,抑或是提出解決老問(wèn)題的新途徑。簡(jiǎn)言之,創(chuàng )新就是發(fā)展新理論、提出新方法和創(chuàng )立新方案。

近代以來(lái),中國科技落后于西方國家,飽嘗了落后就要挨打的滋味。新中國成立以來(lái),特別是改革開(kāi)放后,我國科技發(fā)展突飛猛進(jìn),為經(jīng)濟發(fā)展注入了持久的活力。當前,世界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科技創(chuàng )新變得尤為重要,創(chuàng )新型國家的建設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關(guān)鍵之所在。

在2021年的兩院院士大會(huì )上,習近平總書(shū)記要求兩院院士做“四個(gè)表率”。作為一名生態(tài)環(huán)境領(lǐng)域的科技工作者,我深感“四個(gè)表率”的意義所在。我們的研究工作要聚焦國家生態(tài)文明建設的重大需求。我國在經(jīng)濟快速發(fā)展過(guò)程中正面臨許多生態(tài)環(huán)境問(wèn)題,這些問(wèn)題應該成為我們科技創(chuàng )新的出發(fā)點(diǎn)和落腳點(diǎn)。我們必須緊緊圍繞這些“卡脖子”問(wèn)題,扎根中國大地做出創(chuàng )新性的工作。這樣的研究成果一方面可為解決國家的重大需求提供科技支撐,另一方面應該為世界知識寶庫提供中國智慧。其實(shí),一個(gè)科技工作者個(gè)體的力量非常渺小,只有把我們的智慧匯入到國家發(fā)展的大潮中才能體現人生的價(jià)值,彰顯時(shí)代的意義。當然,解決中國問(wèn)題并不意味著(zhù)“閉門(mén)造車(chē)”,而是要具有全球視野。

作為一名改革開(kāi)放后成長(cháng)起來(lái)的科技工作者,我親歷了國家快速發(fā)展的歷程。面向未來(lái),我們適逢國家向全面建成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強國的第二個(gè)百年奮斗目標邁進(jìn)的歷史關(guān)口,必將肩負起承上啟下的歷史使命。我們有責任營(yíng)造寬松、自由和平等的創(chuàng )新文化,為年輕一代科學(xué)家的成長(cháng)樹(shù)榜樣、鋪道路、搭梯子。青年人朝氣蓬勃,青年人是未來(lái),是希望。創(chuàng )新就是要讓青年學(xué)者脫穎而出,讓他們的青春活力在創(chuàng )新的生態(tài)系統里茁壯成長(cháng)。我深感,自己每一步成長(cháng)都離不開(kāi)老一輩科學(xué)家的引導和栽培,而我們對年輕一代的培養正是對老一輩科學(xué)家的回報。作為新一代的科技工作者,我們必須更加求真務(wù)實(shí)、腳踏實(shí)地,給年輕人樹(shù)立榜樣,努力培養更多青年人才,把創(chuàng )新的基因一代代傳下去,為民族復興和全球可持續發(fā)展盡綿薄之力。我們必須肩負起這樣的歷史使命,必須和全體科技工作者匯聚在一起,推進(jìn)中華民族科技創(chuàng )新的車(chē)輪滾滾向前。

革故鼎新,卓越致遠

正如黨的二十大報告所指出,我們的工作還存在一些不足,面臨不少困難和問(wèn)題。發(fā)展不平衡不充分問(wèn)題仍然突出,推進(jìn)高質(zhì)量發(fā)展還有許多卡點(diǎn)和瓶頸,科技創(chuàng )新能力還不強。因此,面向未來(lái),面向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建設,我國的科技創(chuàng )新還存在諸多新挑戰和新機遇。當前我國科技進(jìn)入到前所未有的新發(fā)展階段,為了更好推進(jìn)科技創(chuàng )新工作的發(fā)展,我們必須堅持刀刃向內,克服以往工作中的不足,從而實(shí)現更好的發(fā)展。

當前,我國科技投入水平在不斷提高,但是如何優(yōu)化科技資助體系,提高資助效率,減少不必要的評審環(huán)節,無(wú)疑是擺在眼前的現實(shí)問(wèn)題。未來(lái)科技項目和成果的評審和考核應更加注重里程碑式的研究進(jìn)展,應對標國際水平凸顯“0-1”的原始創(chuàng )新,而不是簡(jiǎn)單依賴(lài)數量指標。同時(shí)也要努力構建更加風(fēng)清氣正、透明公平的同行評議文化,因為公正透明的同行評議是保障科技創(chuàng )新長(cháng)遠發(fā)展的關(guān)鍵。只有確保把有限的科研經(jīng)費用來(lái)支持最有活力的科研人員和最具挑戰性的科學(xué)問(wèn)題,我們才能真正走在時(shí)代的最前列,成為科技的弄潮兒。

要讓科技真正成為第一生產(chǎn)力,我們還需提升科技成果轉化的力度,優(yōu)化科技產(chǎn)業(yè)化的體制和機制,構建“基礎研究-技術(shù)研發(fā)-科技金融-市場(chǎng)拓展”系統融合的科技產(chǎn)業(yè)體系,培育科技企業(yè)家精神,從而全面激發(fā)科技創(chuàng )新的活力,使其研究成果更好更快地轉化為現實(shí)生產(chǎn)力。當前國家引導企業(yè)作為科技創(chuàng )新和科技產(chǎn)業(yè)化的主體,但目前我國企業(yè)的科技創(chuàng )新隊伍尚未完善,創(chuàng )新潛力有待激發(fā)。為了有效推動(dòng)企業(yè)的創(chuàng )新工作,現階段可以鼓勵企業(yè)和科研院所聯(lián)合建立創(chuàng )新中心,構建科技創(chuàng )新和科技需求無(wú)縫對接的平臺,通過(guò)需求導向的倒逼機制讓科技創(chuàng )新從一開(kāi)始就能瞄準現實(shí)問(wèn)題。

科技創(chuàng )新需要厚植創(chuàng )新文化。當前急需改變“帽子”被異化成“指揮棒”的現實(shí),要把“帽子”回歸為純粹的學(xué)術(shù)榮譽(yù)。必須杜絕以“帽子”取代透明公正的學(xué)術(shù)爭鳴,在學(xué)術(shù)界大力弘揚理性批判和獨立思考的精神??萍紕?chuàng )新必須要著(zhù)眼于未來(lái),不能急功近利,因此要在全社會(huì )營(yíng)造“板凳甘坐十年冷”的科學(xué)鉆研精神。

對照歐美科技強國,我國在科學(xué)傳播和科學(xué)普及方面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間。一方面我們要大力發(fā)展我國自主品牌的科技期刊,但也不應盲目擴張,要堅持質(zhì)量為上,以提升學(xué)術(shù)鑒賞力和科技編審水平為目標有序推進(jìn)。在發(fā)展傳統的科技出版業(yè)的同時(shí),應積極思考,利用數字技術(shù)等先進(jìn)的傳播手段變革科學(xué)傳播,實(shí)現科技出版業(yè)的跨越式發(fā)展。同時(shí),我們也應鼓勵優(yōu)秀的科技工作者投身科普事業(yè),要為公眾,特別是中小學(xué)生講好科學(xué)故事,在全社會(huì )培育肥沃的科學(xué)土壤。為此,應鼓勵有專(zhuān)長(cháng)的科學(xué)家們投入一些時(shí)間和精力為社會(huì )提供優(yōu)質(zhì)的科學(xué)“養料”——科普讀物。

p14.jpg

澳大利亞阿德萊德大學(xué)校長(cháng)和院長(cháng)一行在作者(后排右二)回國前為其送行

海納百川,奔流不息

黨的二十大報告指出,擴大國際科技交流合作,加強國際化科研環(huán)境建設,形成具有全球競爭力的開(kāi)放創(chuàng )新生態(tài)。

經(jīng)過(guò)改革開(kāi)放40多年的積累,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的快速發(fā)展,我國整體科技創(chuàng )新能力不斷攀升,已經(jīng)成為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大國。要從科技大國向科技強國邁進(jìn),我們還要加大力度吸納世界先進(jìn)的創(chuàng )新成果和團結海外頂尖的創(chuàng )新人才。中國科學(xué)家要以更加自信的姿態(tài)參與全球科技合作,通過(guò)國際合作來(lái)提升中國科技創(chuàng )新的國際影響力,從而在國際舞臺上獲得更多的話(huà)語(yǔ)權。必須也必將能夠以更多的科學(xué)發(fā)現為世界知識寶庫提供中國智慧,以更多的技術(shù)發(fā)明為全球性的挑戰提供中國方案??萍紕?chuàng )新的國際影響力應該是國家“軟實(shí)力”的“硬內核”。

為了深層次、全方位推動(dòng)國際科技合作,我們要以更加開(kāi)放的姿態(tài)走出去,主動(dòng)融入國際科技共同體。同時(shí),也要以更加包容的胸懷吸引各國科學(xué)家來(lái)華開(kāi)展廣泛的合作,并通過(guò)國際合作使國際同行在中國科技創(chuàng )新發(fā)展的道路上有更多參與感和獲得感。為了推進(jìn)深層次的國際科技合作,我們必須加強國際化科研環(huán)境的建設,包括如何讓外籍科學(xué)家在中國有良好的生活環(huán)境。同時(shí),我們要利用中國的大科學(xué)裝置和相關(guān)的科研經(jīng)費有力推動(dòng)由中國科學(xué)家主導的國際科學(xué)研究計劃,把人類(lèi)科學(xué)認知不斷推向最前沿。我們也要圍繞全球可持續發(fā)展所面臨的共同挑戰,以生態(tài)文明建設為抓手,圍繞氣候變化應對、生物多樣性保護和環(huán)境污染防治等開(kāi)展更多的聯(lián)合研究,為實(shí)現人與自然和平共處貢獻中國方案。

為了構建全球最具影響力的開(kāi)放創(chuàng )新生態(tài)系統,我們應整合全社會(huì )力量建立一批類(lèi)似于德國洪堡基金會(huì )和英國牛頓基金會(huì )的科學(xué)基金會(huì ),更好地吸引全球最富創(chuàng )新活力的青年科學(xué)家來(lái)華開(kāi)展科學(xué)研究。近年來(lái),我們欣喜地看到像丘成桐、姚期智、蒲慕明等一批活躍在世界科學(xué)前沿的科學(xué)家已經(jīng)或正在回歸祖國,但這還不夠。我們還可以成立類(lèi)似于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的新型機構,為像愛(ài)因斯坦一樣的世界級科學(xué)大師提供自由開(kāi)展科研的舞臺,讓他們的智慧能夠更加近距離地感染中國學(xué)者。

世界正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正處于關(guān)鍵時(shí)期,我們前進(jìn)的道路必定會(huì )崎嶇不平、迂回曲折。然而,中華民族雖歷經(jīng)磨難,卻變得更加堅韌,更具有生命力。

黨的二十大報告發(fā)出“以中國式現代化全面推進(jìn)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號召。作為一名科技工作者,我深深感到科技的現代化應該成為中國式現代化的重要和有機組成部分??茖W(xué)技術(shù)的進(jìn)步,既要面向我國現代化道路上需要解決的各種問(wèn)題,也要充分地借鑒和吸收全人類(lèi)的智慧,并為人類(lèi)文明進(jìn)步作出更多的貢獻。同時(shí),中國科技的發(fā)展要主動(dòng)服務(wù)和推動(dòng)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的構建和人類(lèi)健康福祉的增長(cháng)。因此,中國式現代化離不開(kāi)科技的進(jìn)步和青年人才的培養。

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和科技創(chuàng )新發(fā)展相輔相成,互為因果。作為一名科技工作者,我為科技已經(jīng)融入到國家各項工作中而感到由衷的欣慰??萍紕?chuàng )新已經(jīng)成為推動(dòng)中華民族復興的強大動(dòng)力,我們慶幸生長(cháng)在這樣一個(gè)偉大的時(shí)代。

登高望遠,眺望祖國的山川平原,我仿佛看到了這個(gè)偉大的東方民族正像長(cháng)江黃河之水,海納百川,朝著(zhù)既定的方向奔涌向前,奔向更加美好的未來(lái)。

縱觀(guān)歷史,緬懷先輩的豐功偉績(jì),我們應滿(mǎn)懷家國情懷和報國之志,不忘初心,砥礪前行。我堅信,我國科技自立將為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提供強有力的科技支撐。(作者朱永官系中國科學(xué)院院士,發(fā)展中國家科學(xué)院院士,中國科學(xué)院城市環(huán)境研究所和中國科學(xué)院生態(tài)環(huán)境研究中心研究員)

來(lái)源:《神州學(xué)人》(2022年第12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guān)閱讀

最新發(fā)布
熱門(mén)標簽
點(diǎn)擊排行
熱點(diǎn)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版權所有,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