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檢索頁(yè)>當前

“有意義、有意思、有可能”的教育什么模樣?

發(fā)布時(shí)間:2023-05-18 作者:袁衛星 來(lái)源: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人民教育》

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參加十四屆全國人大一次會(huì )議江蘇代表團審議時(shí)指出:“高質(zhì)量發(fā)展是全面建設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國家的首要任務(wù)?!蹦敲?,教育的高質(zhì)量發(fā)展是什么?或者說(shuō),學(xué)校教育如何實(shí)現高質(zhì)量發(fā)展?

在筆者看來(lái),學(xué)校教育的高質(zhì)量發(fā)展,包括學(xué)業(yè)性質(zhì)量、發(fā)展性質(zhì)量和生命性質(zhì)量。我們不僅要讓學(xué)生走得快,更要讓學(xué)生走得好、走得遠。要給他們扣好人生第一??圩?,要培養興趣愛(ài)好,發(fā)展個(gè)性特長(cháng),還要給予學(xué)生生涯規劃的指導。不僅要落腳孩子的當下,更要放眼他們的明天。因此要關(guān)注學(xué)生身心愉悅、內心充實(shí)的程度,讓他們在校園健康、快樂(lè )、自信、陽(yáng)光地成長(cháng)。

作為一名十二年一貫制學(xué)校的校長(cháng),對于上述質(zhì)量的提升,芹獻以下思考。

一、有意義:找到學(xué)生終身學(xué)習的不竭動(dòng)力源

關(guān)于生命意義的探尋,對于漫長(cháng)的人類(lèi)歷史而言,從來(lái)不是新題。然而,人類(lèi)生命的意義卻是由我們每個(gè)人內心的意志匯聚而成,因此對于每個(gè)鮮活的個(gè)體而言,這是一道生命的必答題。教育意義的追尋同樣如此。

面對學(xué)習意義缺乏之困,教育應當是一種喚醒。大約20年前,考上大學(xué)的學(xué)生給我寫(xiě)信提出疑問(wèn):“學(xué)習是為了什么?我們的班主任幾乎每一堂課都在強調,學(xué)習是為了考大學(xué)?,F在大學(xué)考上了,那我又該為什么去學(xué)?如果你說(shuō),是為了工作,那工作又是為了什么?”

是的,反思我們的教育不難發(fā)現,我們只關(guān)心學(xué)生“學(xué)什么”“怎么學(xué)”,卻很少關(guān)心學(xué)生“為什么學(xué)”“為誰(shuí)學(xué)”——一句話(huà),學(xué)生學(xué)習的動(dòng)力源問(wèn)題遠沒(méi)有真正解決。動(dòng)力問(wèn)題不解決,發(fā)揮學(xué)生的主體作用、激發(fā)學(xué)生的創(chuàng )造思維、創(chuàng )新意識,也便只能是空話(huà)。

奧地利精神醫學(xué)家維克多·弗蘭克爾博士提出了“意義治療法”(logotherapy),他認為遭遇巨痛的病人堅持活下去,有的是為了子女,有的是因為某項才能尚待發(fā)揮,有的則只是為了保存一個(gè)珍貴難忘的回憶?!耙饬x治療法”便是利用這些纖弱的細絲,為一個(gè)傷心人編織出意義和責任,找到“充實(shí)”。

我想,我們的教育也應當尋求意義的治療,這種治療,其實(shí)是一種喚醒。

面對學(xué)習目標為何之問(wèn),教育應當是一種培養。我認為,教育需要塑造自我實(shí)現型人格。人的生長(cháng)需要(認知和理解的需要、審美的需要、自我實(shí)現的需要)是絕不可能得到完全滿(mǎn)足的,這正是一個(gè)人不斷學(xué)習的強有力動(dòng)機。

學(xué)生在學(xué)習中大多數是把缺失需要作為自己的學(xué)習動(dòng)機。他們從愛(ài)和自尊出發(fā),渴望老師的表?yè)P、家長(cháng)的肯定、同學(xué)的認可,呈現出好學(xué)進(jìn)取的姿態(tài)。但帶來(lái)的問(wèn)題是,由于競爭激烈,一部分學(xué)生覺(jué)得自己無(wú)能,作為較為“安全”的選擇,不思進(jìn)取隨大流;一部分學(xué)生為了達到目的,運用不正當手段,如考試作弊、對老師家長(cháng)撒謊等,走上了畸形發(fā)展的道路;一部分學(xué)生達到了目的,但自尊心激活了他們的私欲,自我欲望無(wú)限膨脹,而變得心理脆弱。

能不能讓學(xué)生把學(xué)習動(dòng)機建立在生長(cháng)需要上?回答是肯定的。“自我實(shí)現”就是學(xué)生在對學(xué)習環(huán)境積極適應的前提下潛能得到充分發(fā)揮?!白晕覍?shí)現”意味著(zhù)充分忘我、集中全力、全神貫注地投入學(xué)習?!胺e極適應”非常重要,它體現的是進(jìn)取心,是在“適應”條件下產(chǎn)生的,它有別于欲望膨脹、畸形發(fā)展的自尊型人格的“進(jìn)取”?!斑M(jìn)取”和“適應”是相輔相成的。

塑造培養自我實(shí)現型人格需要一定條件和機制。多年來(lái),我們堅持以學(xué)生的生命成長(cháng)為主線(xiàn),圍繞學(xué)生的自然生命、社會(huì )生命和精神生命展開(kāi)專(zhuān)門(mén)化教育,引導學(xué)生認識生命、珍愛(ài)生命、發(fā)展生命,拓展生命的長(cháng)、寬、高,讓有限的生命實(shí)現最大的價(jià)值,讓每個(gè)生命成為最好的自己。我們探索出一條以專(zhuān)設課程為主導,專(zhuān)設課程與其他課程的教學(xué)及各類(lèi)教育活動(dòng)有機滲透、相互配合、共同推進(jìn)的生命教育實(shí)施機制,構建出“一體三翼五平臺”體驗式生涯教育課程體系,即以生涯課堂為主體,生涯測評、生涯體驗活動(dòng)與生涯咨詢(xún)?yōu)槿笾?,常態(tài)化推進(jìn)職場(chǎng)人士大講堂、畢業(yè)生交流會(huì )、走進(jìn)大學(xué)或職場(chǎng)、生涯人物訪(fǎng)談和模擬招聘會(huì )五個(gè)平臺的生涯體驗活動(dòng)。

2018年開(kāi)始,學(xué)校先后組織學(xué)生走進(jìn)多家知名企事業(yè)單位進(jìn)行生涯體驗。每當寒暑假來(lái)臨,全體學(xué)生會(huì )通過(guò)線(xiàn)上線(xiàn)下的方式,對自身感興趣的職業(yè)人物進(jìn)行訪(fǎng)談,并在擬寫(xiě)好訪(fǎng)談提綱的基礎上,對該職業(yè)進(jìn)行多方面了解,如該職業(yè)的前景、對大學(xué)專(zhuān)業(yè)的要求、對求職者能力的要求等,開(kāi)學(xué)后對獲得優(yōu)秀訪(fǎng)談報告的學(xué)生進(jìn)行公開(kāi)表彰。

模擬招聘會(huì ),從前期面試官的遴選、招聘攤位及招聘海報信息的確定、招聘會(huì )流程的設計,到指導學(xué)生進(jìn)行個(gè)性化簡(jiǎn)歷的設計、面試技能的培訓,再到家長(cháng)面試官的線(xiàn)上線(xiàn)下培訓、面試時(shí)的評分標準敲定、招聘會(huì )的現場(chǎng)主持,學(xué)校均反復推敲、把關(guān),只為了給學(xué)生帶來(lái)更加真實(shí)的模擬體驗。

我們還開(kāi)展職場(chǎng)人士大講堂。全國勞模、大學(xué)教授、華為高管、廣電主持人、寶安大工匠、企業(yè)創(chuàng )始人……各行各業(yè)的“大咖”走進(jìn)校園,走進(jìn)班級,用生動(dòng)有趣的案例向學(xué)生介紹各個(gè)行業(yè)人才的特征和需要具備的能力與品質(zhì),幫助學(xué)生增強生涯規劃意識,提升生涯規劃能力,初步樹(shù)立職業(yè)理想,將長(cháng)遠目標與近期目標相結合,最大限度地挖掘自身的學(xué)習潛能。人武部部長(cháng)分享軍旅生涯、聯(lián)合國維和部隊的經(jīng)歷,給學(xué)生帶來(lái)愛(ài)國主義教育;中科院研究員分享科研創(chuàng )新相關(guān)內容,點(diǎn)燃學(xué)生科創(chuàng )精神和夢(mèng)想;疫情中,還特別邀請包括醫療器械、醫藥研發(fā)領(lǐng)域的嘉賓,讓學(xué)生能夠接觸更多時(shí)事熱點(diǎn)。

我們希望學(xué)生在這個(gè)過(guò)程中可以自我發(fā)現,自我超越。通過(guò)“自我發(fā)現”,讓學(xué)生對未來(lái)目標有方向,進(jìn)而形成和完善自我實(shí)現型人格?!白晕页健?,是在自我發(fā)現之后,思考如何超越自己、成就自己。自我超越不是跟別人比,是跟自己比。鼓勵學(xué)生把自己的特長(cháng)和優(yōu)勢發(fā)揚出來(lái),找到人生偉大的目標與意義,了解職業(yè)方向不只是為了找工作,也是為了國家、民族未來(lái)的發(fā)展而奮斗。

二、有意思:豐富多元的課程實(shí)踐將“做題郎”變回“讀書(shū)郎”

課程建設是教育高質(zhì)量發(fā)展的關(guān)鍵。我們以學(xué)生發(fā)展為中心,追求課程樣態(tài)的豐富、多元,以期讓學(xué)生的校園生活和學(xué)習體驗更有意思。

有意思是順應學(xué)生天性,讓學(xué)生尋得多元審美體驗感。熱愛(ài)自然、尚美崇真是學(xué)生的天性。我們認為,具有濃郁文化氛圍的校園是寶貴的教育資源,是師生日常的“審美場(chǎng)”,是師生天性的“棲息地”,是師生成長(cháng)的“動(dòng)力源”,為此我們重視環(huán)境課程的打造。

我們打造園林式的環(huán)境,讓校園充滿(mǎn)生命的氣息,悉心呵護10多年前建校初期師生手植的百果園,雖說(shuō)并沒(méi)有100種果樹(shù),但枇杷、芒果、檸檬、楊梅、楊桃、石榴、桂圓、人參果、牛油果、臺灣大青棗……幾十種果樹(shù)可謂四季飄香;我們在樓頂天臺打造鋤禾園,每個(gè)年級一塊地,每個(gè)班級一個(gè)框,自取菜地名:“我家小院”“行行出狀園”“惠麻麻的養株場(chǎng)”……讓孩子“腳下一分土,心里一畝田,種花種樹(shù)種春天”,感受種子的期待、享受采摘的快樂(lè )、體會(huì )勞作的價(jià)值。

我們打造“書(shū)香氣”教育,讓校園充滿(mǎn)書(shū)院的氣息,建設最美圖書(shū)館。學(xué)校圖書(shū)采購遵循閱讀推廣人推薦、兒童作家指導、學(xué)生好書(shū)分享與推薦、學(xué)校課程需要、各科組老師推薦、家委團隊的建議等原則,匯聚書(shū)單,由學(xué)校統一申購,甚至干脆采用“你買(mǎi)書(shū)我買(mǎi)單”形式。我們把這些圖書(shū)請出圖書(shū)館,分門(mén)別類(lèi)設置在各個(gè)樓層的中庭及走廊邊墻壁柜上,全面開(kāi)放,自由取閱,自主管理,不設任何借閱條件和環(huán)節,讓書(shū)籍成為流動(dòng)的生命,讓學(xué)生從“做題郎”變回“讀書(shū)郎”。2020年,學(xué)校改造提升原有圖書(shū)館功能實(shí)效,將圖書(shū)館打造成集學(xué)術(shù)、沙龍、閱讀、休閑、黨史學(xué)習教育室、社區學(xué)習中心于一體的創(chuàng )意空間,改造完成后交給地方圖書(shū)館(寶安圖書(shū)館)辦分館,成為館校共建示范項目,寶安圖書(shū)館數百萬(wàn)冊圖書(shū)成為學(xué)校的流動(dòng)閱讀資源。圖書(shū)館周六、周日以及寒暑假向社區、社會(huì )開(kāi)放,學(xué)校365天不閉校,成為社區閱讀的中心、學(xué)習的中心。因為館校共建,校外資源不斷接入,教育學(xué)、文學(xué)雙博士王克強等專(zhuān)家在圖書(shū)館為師生開(kāi)展電影美學(xué)、園林文化專(zhuān)題讀書(shū)會(huì )及四大古典名著(zhù)與中國傳統文化講座,兒童文學(xué)作家郭姜燕等在圖書(shū)館與學(xué)生分享讀書(shū)、寫(xiě)作經(jīng)驗,百部名著(zhù)進(jìn)校園、與留守兒童共讀一本書(shū)等活動(dòng)接連開(kāi)展。

學(xué)校里最讓孩子們流連的地方除了圖書(shū)館就是中庭的魚(yú)池,魚(yú)翔淺底、龜臥池石,不僅是孩子們愛(ài)用眼睛捕捉的風(fēng)景,還是美術(shù)老師帶著(zhù)孩子們寫(xiě)生的極好素材。教學(xué)樓前的一棵大樹(shù)死了,我們沒(méi)有把它移走,而是加固后在樹(shù)的周?chē)N上凌霄花。一年過(guò)后,凌霄花爬滿(mǎn)枯樹(shù),樹(shù)又變綠了,樹(shù)又復活了,樹(shù)還開(kāi)花了……所有這些,形成校園獨特的審美場(chǎng),成為師生詩(shī)意的棲息地。

有意思是尊重孩子個(gè)性,讓學(xué)生在課程選擇中獲得幸福感。在我們看來(lái),課程資源是一切可利用的人力、物力、經(jīng)驗、文化等,從空間上可以分為學(xué)校內部資源、社區資源、學(xué)生家庭資源。在課程資源建設上,我們從自身挖潛、社區引入、家庭支持幾個(gè)層面多管齊下。

為了使課程資源更加豐富,課程更加“有意思”,我們加大學(xué)校課程的開(kāi)發(fā)與建設力度,開(kāi)設了近百門(mén)供學(xué)生自主選擇的“素養課”,對接中國學(xué)生發(fā)展核心素養中的“自主發(fā)展”,滿(mǎn)足學(xué)生全面而有個(gè)性發(fā)展的需要?!八仞B課”的師資,除了學(xué)校教師外,其余就是柔性使用家長(cháng)、機構及社會(huì )人士。比如,擺地攤賣(mài)草編的民間藝人、跳街舞的業(yè)余團隊,也被我們請進(jìn)課堂。

我們制訂了《“體育1+N”特色發(fā)展實(shí)施方案》,全面實(shí)施體育特色發(fā)展自選課程,即在課內外體育與健康教育活動(dòng)中,學(xué)生可以根據自己的興趣愛(ài)好去選擇體育項目,讓每個(gè)學(xué)生在小學(xué)階段能夠掌握兩項終身受益的體育運動(dòng)技能,以實(shí)現“讓每個(gè)學(xué)生都有體育鍛煉的愛(ài)好,并得到專(zhuān)業(yè)的指導”的目標。

我們加速推進(jìn)科學(xué)藝體學(xué)科提升工程,創(chuàng )立“科創(chuàng )中心”“傳媒中心”“體藝中心”等,打造“科學(xué)藝體”尤其是“科創(chuàng )”品牌,打造以信息、物化、科學(xué)為主體的科技創(chuàng )新教育師資隊伍,以課程開(kāi)發(fā)為引領(lǐng),以學(xué)生社團為依托,堅持科學(xué)與人文并重并舉,實(shí)踐技能、創(chuàng )新技能、勞動(dòng)技能融合為一,促進(jìn)學(xué)生在科技創(chuàng )客、體育與藝術(shù)等方面的專(zhuān)長(cháng)特優(yōu)發(fā)展。

有意思還在于發(fā)展學(xué)生靈性,讓學(xué)生在學(xué)科融合中贏(yíng)得成就感。學(xué)科課程融合,不僅要推行在課堂里,還應實(shí)踐在一事一物的校園生活里。

2019年9月,我將兩只流浪鴨帶到校園,放到學(xué)校魚(yú)池飼養。學(xué)生對于兩只小鴨十分好奇,每節課間都去魚(yú)池駐足。誰(shuí)料,兩只小鴨長(cháng)大后在魚(yú)池中亂咬剛種下的睡蓮。它們不僅吃蓮葉,更吃蓮花,甚至還會(huì )把蓮根咬斷?!斑@該怎么辦?”這無(wú)疑是一次極好的教育契機。我寫(xiě)信向全?!扒笾?,公開(kāi)征集“校鴨”的管理辦法。公開(kāi)信發(fā)布后,全校學(xué)生便開(kāi)動(dòng)小腦筋,紛紛獻計獻策。我認真回復了每位學(xué)生的意見(jiàn),并牽頭成立“校鴨管理委員會(huì )”,任命教師和學(xué)生為委員會(huì )成員,共同參與管理。與此同時(shí),我們基于家庭、學(xué)校、社會(huì )三位一體,通過(guò)親子互動(dòng)研究、家長(cháng)講師進(jìn)課堂等方式開(kāi)展相關(guān)主題父母課堂;通過(guò)主題班會(huì )、“鴨龜魚(yú)和諧共處”小論壇、和諧校園生態(tài)探究小課題等開(kāi)展跨學(xué)科融合探究;通過(guò)學(xué)生利用節假日參觀(guān)農場(chǎng)、華大基因、科技館等社會(huì )場(chǎng)所及邀請中科院等專(zhuān)家學(xué)者進(jìn)校園開(kāi)展生命與科學(xué)相關(guān)主題講座等融合利用社會(huì )資源,助力學(xué)生探究、創(chuàng )造與成長(cháng)。

“為什么五萬(wàn)首唐詩(shī)中沒(méi)有‘西瓜’?為什么新疆的西瓜特別甜?少年閏土在西瓜地里的形象是怎樣的?‘撿了芝麻丟了西瓜’蘊含著(zhù)怎樣的哲學(xué)道理?為什么產(chǎn)地的西瓜和超市的西瓜價(jià)格相差那么大?”鋤禾園里學(xué)生自種的西瓜熟了,我們在線(xiàn)上組織開(kāi)展“一堂西瓜課——五個(gè)博士與您分享”跨學(xué)科主題課程,讓收成的喜悅與成就感更深刻。我們通過(guò)網(wǎng)絡(luò )聯(lián)播,柔性整合運用教師資源,讓五位分布在上海、深圳、江蘇的博士相聚課堂,分別從生命教育、經(jīng)濟學(xué)、古詩(shī)詞、傳統文化、經(jīng)典小說(shuō)等角度進(jìn)行跨學(xué)科教育教學(xué),不僅傳授給孩子相關(guān)常識、知識,更拓展孩子的見(jiàn)識、見(jiàn)解,同時(shí)也培養孩子與閱讀為友、與生活為友、與大師為友、與真理為友的態(tài)度。

三、有可能:相信和激發(fā)孩子的無(wú)限潛能

看見(jiàn)學(xué)生,相信學(xué)生,激發(fā)學(xué)生,教育方有無(wú)限可能。

因勢利導,讓每一次挑戰成為成長(cháng)的機遇。日常教育教學(xué)中,我們總會(huì )遇到各種挑戰。如若我們能及時(shí)調整,積極應對,挑戰則是教育的良機,是助力學(xué)生成長(cháng)的絕佳機遇。

疫情期間,一度取消了期末考試。孩子歡呼雀躍,家長(cháng)卻憂(yōu)心忡忡,而很多老師茫然無(wú)措。眼看離放假還有一段時(shí)間,我們發(fā)起“校長(cháng)杯”學(xué)生命題比賽:以往都是老師出卷子考學(xué)生,這回請學(xué)生出卷子考老師。

命題范圍主要為各科所學(xué)知識,參賽形式分為單一試題(原創(chuàng ))和整張試卷兩種形式,均含試題及參考答案,整張試卷可采用中考試卷形式,可發(fā)揮主觀(guān)能動(dòng)性進(jìn)行自制試卷,鼓勵組成小組(成員不超過(guò)5人)合作完成。

命題比賽過(guò)程中,孩子們首先梳理出知識要點(diǎn),總結出重點(diǎn)、難點(diǎn)、易錯點(diǎn)。有的學(xué)生迅速精心組隊,以團隊的力量命制整張試卷;有的學(xué)生查閱大量資料學(xué)習命題方式、方法和技巧;有的學(xué)生以全新視角去理解、研究、分析、編寫(xiě)試題……

比賽分為班級初賽、年級復賽兩個(gè)環(huán)節。經(jīng)過(guò)班級初賽評比環(huán)節后,各學(xué)科分別組織年級復賽,制訂復賽方案,明確比賽要求和評審規則,抽簽產(chǎn)生比賽順序,不同年級老師進(jìn)行交叉評審。同時(shí),對說(shuō)題內容、語(yǔ)言表達、臺風(fēng)儀態(tài)三部分進(jìn)行量化打分。不少老師說(shuō),這次命題比賽是一種全新的嘗試,對學(xué)生有了新的認識,應充分相信學(xué)生的能力,給他們舞臺。

兩個(gè)意想不到:第一,聽(tīng)說(shuō)要考老師,孩子們參與的積極性極高,800多名學(xué)生參賽,發(fā)出去1600多張獎狀;第二,孩子們命制的題目質(zhì)量都挺高,有的甚至還制定了雙向細目表。

這是一次“項目化學(xué)習”的生動(dòng)實(shí)踐和探索。我們化挑戰為機遇,幫助學(xué)生圍繞“命題”這一中心任務(wù),進(jìn)行了自主、合作、探究性學(xué)習,促進(jìn)了學(xué)生知識的建構和鞏固,有效提升了學(xué)生的綜合素質(zhì)與能力。

因材施教,讓每一個(gè)學(xué)生成為最好的自己。小睿是一名特殊兒童,患有嚴重的自閉癥,智力僅相當于幼兒。家長(cháng)發(fā)現他有音樂(lè )天賦,十多年堅持不棄。2017年,我校接受了這名孩子入學(xué),隨班就讀初中。在師長(cháng)們的鼓勵和支持下,他進(jìn)步飛快,架子鼓水平已經(jīng)達到Rock School現代搖滾音樂(lè )六級水平,2018年參加第六屆深圳打擊樂(lè )比賽榮獲“優(yōu)秀獎”“最佳表現獎”“魅力鼓手”,2019年參加九拍中國未來(lái)之星廣東賽獲全省少年組銅獎(排名前十)。他是深圳市愛(ài)特樂(lè )團的主力鼓手,每年都參加深圳飛揚971電臺舉辦的“星星音樂(lè )會(huì )”,還經(jīng)常外出參加社會(huì )公益演出。在生活中,他學(xué)會(huì )了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例如洗衣服、晾衣服、拖地、煮飯炒菜等。去年畢業(yè)的時(shí)候,他給所有的老師畫(huà)了一幅畫(huà),表達對老師們的感恩之情;同時(shí)還在學(xué)校慈善活動(dòng)中義拍他的作品,拍賣(mài)所得用于支持留守兒童教育。

小睿只是眾多融合教育成功案例之一,他的一系列經(jīng)歷說(shuō)明,社會(huì )、學(xué)校、家庭需要為這些孩子的成長(cháng)創(chuàng )造包容、共生、和諧、共享的環(huán)境,這也是我們學(xué)校努力創(chuàng )設和踐行的方向。

我任職校長(cháng)后第一件事就是請班主任將上課趴臺的學(xué)生調至教室第一排,調回對這些孩子的關(guān)注,調出孩子的自尊和自信,對每一個(gè)學(xué)生不拋棄,不放棄。學(xué)校曾經(jīng)有兩名特別的學(xué)生,由于特殊家庭原因產(chǎn)生了厭學(xué)情緒,經(jīng)常曠課甚至違紀,讓老師頭疼。我將這兩名學(xué)生聘為“校長(cháng)助理”,協(xié)助管理全校學(xué)生的校內外安全,并帶學(xué)生去職業(yè)學(xué)校參觀(guān),為他們指引升學(xué)出路。最終,兩人順利畢業(yè)。此外,有一名因為家庭原因產(chǎn)生嚴重抑郁、休學(xué)三年的學(xué)生,我校接納了這名學(xué)生,從助力家庭教育、幫助家長(cháng)成長(cháng)、疏導學(xué)生心理抓起,最終這名學(xué)生不僅走出抑郁,融入家庭,融入班級,融入集體,而且學(xué)業(yè)進(jìn)步非???,最終被廣東省一流藝術(shù)學(xué)校附屬中學(xué)提前錄取。

一個(gè)孩子要長(cháng)大成人,進(jìn)而長(cháng)大成才,在我看來(lái),從孩子的生存、生活和生命出發(fā),離不開(kāi)五個(gè)系統的健全發(fā)育,那就是體格、知識、能力、審美、價(jià)值系統。我們不能過(guò)度強調知識系統和能力系統的構建,而對其他三個(gè)系統有所忽略。中高考成績(jì),我認為需要交給時(shí)間去洗滌、去歷練,看最終能否“吹盡狂沙始到金”。如果今天以高分進(jìn)了名校,但沒(méi)有責任擔當,沒(méi)有正確的價(jià)值觀(guān),也成不了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的建設者和接班人,成不了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生力軍,只是一個(gè)“精致的利己主義者”,這樣的中高考成績(jì)也走不遠。

(袁衛星 作者系廣東省深圳市寶安中學(xué)(集團)校長(cháng)、特級教師)

《人民教育》2023年第6期,原題為《追求“有意義、有意思、有可能”的教育——學(xué)校高質(zhì)量發(fā)展的思考與實(shí)踐》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guān)閱讀

最新發(fā)布
熱門(mén)標簽
點(diǎn)擊排行
熱點(diǎn)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版權所有,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