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檢索頁(yè)>當前

為什么要讀經(jīng)典?怎樣讀經(jīng)典?

發(fā)布時(shí)間:2023-05-25 作者:陳斕 韓毓海 來(lái)源: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人民教育》

近日,教育部等八部門(mén)印發(fā)通知,發(fā)布《全國青少年學(xué)生讀書(shū)行動(dòng)實(shí)施方案》,要求實(shí)施“典耀中華”主題讀書(shū)行動(dòng),以引導學(xué)生“加強中華傳統經(jīng)典、紅色經(jīng)典和當代經(jīng)典閱讀”。幾年前,北京市教工委舉辦“名家領(lǐng)讀經(jīng)典”活動(dòng),很受廣大師生的歡迎。我們也有很深的感觸與收獲,有如下幾點(diǎn)閱讀經(jīng)典的體會(huì ),與大家分享。

讓自己與人類(lèi)的經(jīng)典比肩而立

讀經(jīng)典,是與人類(lèi)歷史上的文化巨人對話(huà)的過(guò)程,也是一個(gè)真正的、切實(shí)地與“名師大家”交流的過(guò)程。讀經(jīng)典就像站在巨人肩膀上。一個(gè)人的氣象有多大,抱負有多宏偉,總是與他貫古今、通中外的天下情懷有著(zhù)密切關(guān)系。

習近平總書(shū)記年輕的時(shí)候在陜北插隊,勞動(dòng)之余,讀了很多經(jīng)典著(zhù)作。這些著(zhù)作對于豐富心靈、錘煉人格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2013年五四青年節,參加主題團日活動(dòng)時(shí),他談起當年情景:“上山放羊,我揣著(zhù)書(shū),把羊拴到山坡上,就開(kāi)始看書(shū)。鋤地到田頭,開(kāi)始休息一會(huì )兒時(shí),我就拿出新華字典記一個(gè)字的多種含義,一點(diǎn)一滴積累。我并不覺(jué)得農村7年時(shí)光被荒廢了,很多知識的基礎是那時(shí)候打下來(lái)的?!彼熳x經(jīng)典、手不釋卷。有一次,習近平總書(shū)記與友人議論起《共產(chǎn)黨宣言》的中譯本問(wèn)題。談到從俄、日、德、英、法不同語(yǔ)言翻譯過(guò)來(lái)的中文本各有側重,對文本的理解也不盡相同時(shí),他感慨道:“這么一個(gè)小薄本經(jīng)典,就有這么多名堂,可見(jiàn)認識真理很不容易。”在2014年文藝工作座談會(huì )上,習近平總書(shū)記還舉了個(gè)例子,講述了自己當年讀歌德的《浮士德》的經(jīng)歷。那時(shí),他走了30里路去借這本書(shū),看完之后,再走30里地送回去。多年之后,習近平總書(shū)記去德國訪(fǎng)問(wèn),親臨其境,就把《浮士德》的段落背誦講解給大家聽(tīng)。

青少年階段是人生的“拔節孕穗期”,舉精神之旗、立精神支柱、建精神家園,都需要經(jīng)典閱讀作“底子”。有經(jīng)典為伴,心胸會(huì )豁然開(kāi)朗,而在人生的關(guān)鍵時(shí)刻,能夠使我們頂得住風(fēng)浪、經(jīng)得起挫折、沉下心來(lái)、立大志、經(jīng)大事的,往往都來(lái)源于經(jīng)典的陶冶與錘煉。事實(shí)上,一個(gè)人即使沒(méi)有上世界一流的大學(xué),甚至是沒(méi)有上過(guò)大學(xué),但他如果能夠讀書(shū),善于讀書(shū),能夠讀好書(shū),特別是讀經(jīng)典,讓自己與人類(lèi)的經(jīng)典比肩而立,那么,他也可能成為一個(gè)杰出的人物。

歷史文化的自覺(jué)和自信與經(jīng)典閱讀緊密結合在一起

何為“經(jīng)”或者“經(jīng)典”?在中華傳統文明的語(yǔ)境中,“經(jīng),織也”?!敖?jīng)”是直線(xiàn),上下貫穿,這個(gè)字不知不覺(jué)就有了“歷史長(cháng)河”的意味。再加緯線(xiàn),就可以“織線(xiàn)成面”。所以,中文的“經(jīng)”既意味著(zhù)時(shí)間的可長(cháng)可久,也意味著(zhù)空間的可寬可宏。

從歷史的角度看,經(jīng)典的內容與研究重心不斷變化。“六經(jīng)”的說(shuō)法,最初來(lái)自《莊子》:孔子治詩(shī)、書(shū)、禮、易、樂(lè )、春秋,“自以為久矣”。南朝陳后主時(shí)代,則把《老子》《莊子》《論語(yǔ)》《孝經(jīng)》《爾雅》并列,稱(chēng)為“五經(jīng)”。宋以來(lái),以朱熹為代表的經(jīng)典研究者與解讀者,則以《大學(xué)》《中庸》《孟子》配講《論語(yǔ)》,形成了以“四書(shū)”為核心的理學(xué)經(jīng)典譜系。到了清代,從“四書(shū)”的研究走向了更為廣泛的中華文明經(jīng)典研究,特別是對地理學(xué)、數學(xué)、天文學(xué)、語(yǔ)言學(xué)與文字學(xué)等的研究,使中華經(jīng)典研究與閱讀不斷走向現代化。

到了現在,中華傳統經(jīng)典已形成一個(gè)豐富的寶庫。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工作座談會(huì )上的講話(huà)中指出:中華文明歷史悠久,從先秦子學(xué)、兩漢經(jīng)學(xué)、魏晉玄學(xué),到隋唐佛學(xué)、儒釋道合流、宋明理學(xué),經(jīng)歷了數個(gè)學(xué)術(shù)思想繁榮時(shí)期。在漫漫歷史長(cháng)河中,中華民族產(chǎn)生了儒、釋、道、墨、名、法、陰陽(yáng)、農、雜、兵等各家學(xué)說(shuō),涌現了老子、孔子、莊子、孟子、荀子、韓非子、董仲舒、王充、何晏、王弼、韓愈、周敦頤、程顥、程頤、朱熹、陸九淵、王守仁、李贄、黃宗羲、顧炎武、王夫之、康有為、梁?jiǎn)⒊?、孫中山、魯迅等一大批思想大家,留下了浩如煙海的文化遺產(chǎn)。

歷史文化的自覺(jué)與自信,與經(jīng)典研究和閱讀的系統性、連續性是緊密結合在一起的。歷史告訴我們:中華文明獨一無(wú)二的連續性,體現為經(jīng)典閱讀、研究的持續性,同時(shí),持續的經(jīng)典閱讀、解讀與研究,也是構成中華文明連續性的重要抓手。對于青少年學(xué)生來(lái)說(shuō),各類(lèi)中華傳統經(jīng)典都可以涉獵,但需要特別關(guān)注科學(xué)與治國理政方面的經(jīng)典著(zhù)作。正如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的那樣:中國古代大量鴻篇巨制中包含著(zhù)豐富的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內容、治國理政智慧,為古人認識世界、改造世界提供了重要依據,也為中華文明提供了重要內容,為人類(lèi)文明作出了重大貢獻。

如嚴復翻譯《天演論》,就是以“易”理來(lái)闡釋科學(xué),把中國的經(jīng)典與西方的經(jīng)典結合起來(lái)。在嚴復看來(lái),中、西世界觀(guān)中,都有科學(xué)的基礎,不同在于,中國的科學(xué)世界觀(guān)偏于理論與精神層面的玄想,而西方的科學(xué)世界觀(guān)則偏重于物質(zhì)和技術(shù)層面的積累,需要把兩者的長(cháng)處相結合。他說(shuō):“中土文明,理重于數,而西國則數勝于理。重理,或流于空談而鮮實(shí)際;泥數,或偏于物質(zhì)而遺精神?!币浴吨芤住逢U釋科學(xué)世界觀(guān),嚴復的影響極其巨大。一個(gè)鮮明的例證,就是清華大學(xué)的校訓——“自強不息,厚德載物”,這句充滿(mǎn)科學(xué)精神的話(huà),就來(lái)自《周易》這部經(jīng)典。

我們強調經(jīng)典的閱讀,也包括人類(lèi)歷史上創(chuàng )造的其他經(jīng)典,如西方自然科學(xué)和社會(huì )科學(xué)經(jīng)典。西方的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是怎么形成的?其主要核心觀(guān)點(diǎn)是什么?資本主義制度是怎樣產(chǎn)生的?為什么社會(huì )主義是人類(lèi)社會(huì )的必然選擇?要回答這些問(wèn)題,就要深入閱讀西方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的經(jīng)典作品。當然,我們在閱讀西方經(jīng)典時(shí)要注意,西方的學(xué)說(shuō)是建立在西方的語(yǔ)言與歷史之上,他們面對問(wèn)題、表述問(wèn)題的方式,是由他們的歷史與文化所決定的,不能照抄照搬。我們在讀這類(lèi)經(jīng)典時(shí),一定要立足中華文明的特點(diǎn),一定要注意不同的文明在思考問(wèn)題、處理問(wèn)題、表述問(wèn)題方面的差異。

談?wù)勛x經(jīng)典的方法

今天,知識日益碎片化。簡(jiǎn)單的讀書(shū)和獵奇,已經(jīng)不能解決我們所面臨的問(wèn)題。重讀經(jīng)典,不是簡(jiǎn)單的讀書(shū)和增長(cháng)知識,而是因為經(jīng)典著(zhù)作中包含著(zhù)人類(lèi)面對和處理時(shí)代所提出的重大問(wèn)題、根本問(wèn)題時(shí)的思考。但是經(jīng)典與閱讀者之間,往往存在不小的時(shí)間距離??追蜃邮侵腥A經(jīng)典的整理者、閱讀者,他曾經(jīng)感慨說(shuō)“久矣!吾不復夢(mèng)見(jiàn)周公”,這就是感慨自己離經(jīng)典產(chǎn)生的歷史語(yǔ)境很遠了,而今天的青少年學(xué)生離經(jīng)典的時(shí)代恐怕就更加遠。于是,我們閱讀經(jīng)典,就要掌握一定的方式方法。

首先,聯(lián)系實(shí)際閱讀經(jīng)典。所謂讀萬(wàn)卷書(shū),行萬(wàn)里路,讀書(shū)一定要與行路、實(shí)踐聯(lián)系在一起。乾隆時(shí)代的歷史地理學(xué)家顧祖禹的《讀史方輿紀要》是一部重要的歷史地理經(jīng)典,毛澤東同志青年時(shí)代在湖南第一師范讀書(shū)期間,最喜讀此書(shū)。在此后的革命生涯中,毛澤東同志在長(cháng)征路上,在走遍祖國大地的過(guò)程中,總是對照此書(shū),更加深入地理解與認識祖國的江山,直到晚年,毛澤東同志還與當時(shí)的北京軍區司令員談道:《讀史方輿紀要》這本書(shū)你看過(guò)嗎?北京為什么叫燕京?最初的燕京在哪里?華北與山西的形勢是什么樣的?

也許,大家都知道魏源的《海國圖志》,因為它起到了開(kāi)眼看世界的作用,但魏源還有一部著(zhù)作叫《圣武記》,這部著(zhù)作對于我們認識祖國的邊疆,非常有意義。例如,在歷史上,特別是元代之后,蒙古分哪幾個(gè)部分?喀爾喀蒙古、瓦剌蒙古、青海蒙古、科爾沁蒙古的關(guān)系是怎么樣的?它們是今天的哪些地方?這本書(shū)都有非常深入的研究。如果我們能對照著(zhù)這樣的經(jīng)典著(zhù)作行走在祖國的大地上,就能加深我們對中華民族文化形成的理解,從而激發(fā)起愛(ài)國主義情懷,切實(shí)增加文化自信。

其次,閱讀經(jīng)典,一定要帶著(zhù)問(wèn)題讀,要堅持實(shí)事求是的態(tài)度。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談到自己讀過(guò)的一些經(jīng)典著(zhù)作時(shí)說(shuō):“一個(gè)重要感受就是這些著(zhù)作都是時(shí)代的產(chǎn)物,都是思考和研究當時(shí)當地社會(huì )突出矛盾和問(wèn)題的結果?!贝蠹抑?,馬克思的許多著(zhù)作,都是以手稿的形式形成的,如《1844年經(jīng)濟學(xué)哲學(xué)手稿》《政治經(jīng)濟學(xué)批判(1857—1858年草稿)》等,為什么是手稿呢?因為馬克思說(shuō)過(guò),他寫(xiě)作的目的,首先是要解決自己所面對的問(wèn)題,而不是為了發(fā)表。馬克思在青年時(shí)代寫(xiě)下《青年在選擇職業(yè)時(shí)的考慮》這篇作文,其中提出了青年人選擇職業(yè)的標準是什么——這個(gè)問(wèn)題,當然是今天的青年人也要面對的問(wèn)題,因此,我們只有和馬克思一起思考,從馬克思提出的問(wèn)題出發(fā),才能真正地去讀懂馬克思、理解馬克思。

什么是對待經(jīng)典的實(shí)事求是的態(tài)度?簡(jiǎn)單地說(shuō),就是從經(jīng)典所要面對、思考和處理解決的具體時(shí)代問(wèn)題出發(fā),而不是從記誦、照搬經(jīng)典的詞句、結論出發(fā)。我們學(xué)習研究經(jīng)典,關(guān)鍵是掌握經(jīng)典中處理問(wèn)題的方法,而不是把經(jīng)典作為唯一的準則、唯一的結論來(lái)對待。

最后,要把自主閱讀與閱讀分享結合起來(lái)。把讀書(shū)與自由討論、辯論結合起來(lái),是中國讀書(shū)人的傳統,也是我們前人閱讀經(jīng)典的重要方式。從歷史上看,它極為鮮明地表現在書(shū)院講讀這種形式之中。書(shū)院主要采用讀書(shū)討論的形式,書(shū)院產(chǎn)生于唐,極盛于宋明,公元976年創(chuàng )辦的岳麓書(shū)院,是中國四大書(shū)院之一。1167年,朱熹曾經(jīng)在此與書(shū)院主持人張展開(kāi)討論與辯論,史稱(chēng)“朱張會(huì )講”;1176年,朱熹與陸九淵在信州的鵝湖寺圍繞著(zhù)“心”與“理”,展開(kāi)了對儒家經(jīng)典的闡述,他們的討論吸引了許多學(xué)者,旁聽(tīng)和參與討論者都極為投入,有的人甚至“動(dòng)容下淚”。1507年,王陽(yáng)明也在岳麓書(shū)院講學(xué)。后來(lái),他與大家的討論內容,結集為《傳習錄》?!秱髁曚洝肪褪峭蹶?yáng)明讀書(shū)以及與門(mén)人討論的成果,這一讀書(shū)討論的成果,對后世產(chǎn)生了極大影響。

可見(jiàn),思想的火花總是在碰撞中產(chǎn)生的。這種把自己讀書(shū)與大家討論結合在一起的方式,是我們前人讀經(jīng)典的好傳統,也值得我們在新時(shí)代發(fā)揚光大。

(文章作者:陳斕 系北京大學(xué)中文系博士,韓毓海 系北京大學(xué)中文系教授)

《人民教育》2023年第8期,原題為《閱讀經(jīng)典: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guān)閱讀

最新發(fā)布
熱門(mén)標簽
點(diǎn)擊排行
熱點(diǎn)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版權所有,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