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檢索頁(yè)>當前

學(xué)區制管理和集團化辦學(xué)政策深化發(fā)展的問(wèn)題審思

發(fā)布時(shí)間:2023-05-26 作者:陳婧 李丹 來(lái)源: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人民教育》

學(xué)區制管理和集團化辦學(xué)是我國推進(jìn)基本公共教育服務(wù)優(yōu)質(zhì)均衡發(fā)展的重要舉措。各地有關(guān)學(xué)區制管理和集團化辦學(xué)的政策起步時(shí)間和具體規劃略有不同,但大部分地方已走過(guò)政策初創(chuàng )期,邁向政策的深化發(fā)展期。在此背景下,本研究總結分析全國前幾輪政策推進(jìn)中的階段性問(wèn)題,嘗試為后續政策的優(yōu)化和完善提出建議。

一、學(xué)區制管理和集團化辦學(xué)政策的重要意義

2011年左右,地方學(xué)區制管理和集團化辦學(xué)的探索經(jīng)驗被中央政府吸收,成為國家解決“大班額”“擇?!薄俺青l一體化發(fā)展”等問(wèn)題的政策方案之一。在國家政策推動(dòng)下,更多地方因地制宜推出地方版的學(xué)區制管理和集團化辦學(xué)政策。例如,上海市從2014年開(kāi)始試點(diǎn),經(jīng)過(guò)兩輪政策推進(jìn),學(xué)區和集團在全市中小學(xué)的覆蓋面超過(guò)50%。從理論上說(shuō),政策促成了形式多樣的跨組織聯(lián)盟,對于增加教育資源總量、提升教育質(zhì)量、促進(jìn)均衡發(fā)展具有重要意義。

(一)提升教育資源總量與質(zhì)量

作為學(xué)校聯(lián)盟,學(xué)區和集團在資源開(kāi)發(fā)上具有優(yōu)勢。鑒于學(xué)區和集團治理主體的多元性,教育資源供給有望突破單一中心的格局,大大拓寬來(lái)源。在財政資源上,教育行政部門(mén)對納入政策試點(diǎn)的學(xué)區、集團給予固定的經(jīng)費支持,成為學(xué)區和集團的常規財源。此外,部分學(xué)區、集團與屬地政府和社區等建立起制度性聯(lián)系,拓展了非常規財源。憑借組團優(yōu)勢,學(xué)區和集團還可以在人力資源和課程資源上發(fā)揮聯(lián)合效應,增加專(zhuān)家資源和校內外課程資源。

除數量提升外,相關(guān)政策希望學(xué)區和集團通過(guò)聯(lián)合教研、課程共建等方式,合作提升教育資源的轉化質(zhì)量,如通過(guò)教師柔性交流等方式實(shí)現人員互動(dòng),提升人力資本;通過(guò)共建課程資源庫等方式,提升課程質(zhì)量。相較于學(xué)校的原始教育資源,經(jīng)學(xué)區或集團再加工后的教育資源效率可能更高、質(zhì)量更好,更能促進(jìn)教育產(chǎn)出的優(yōu)質(zhì)化。

(二)推進(jìn)教育資源均衡配置

把教育資源從個(gè)別學(xué)校提升到學(xué)區、集團層面,展現了“不求所有,但求所用”的政策思路,本質(zhì)是變資源的“單位獨有”為“學(xué)區、集團共享”。按照政策構想,通過(guò)統一統籌和調配,學(xué)區和集團可以形成共同的“經(jīng)費銀行”、人力“蓄水池”“周轉池”和課程資源庫,使這些資源在學(xué)校間流動(dòng)起來(lái),提升優(yōu)質(zhì)資源的輻射作用和使用率,也能促進(jìn)整體資源的均衡發(fā)展。

學(xué)區制管理和集團化辦學(xué)的資源均衡路徑可以視為回歸公共教育本質(zhì)屬性的資源再分配方式。這種資源的再分配實(shí)際上是在教育資源投入一定的條件下,通過(guò)優(yōu)化資源流通來(lái)促進(jìn)均衡,提升學(xué)區和集團整體的教育水平。

二、學(xué)區制管理和集團化辦學(xué)政策的現實(shí)困境

政策教育意蘊的實(shí)現取決于政策設計的科學(xué)性以及政策的落實(shí)程度,需要不斷在政策運行中發(fā)現問(wèn)題、優(yōu)化政策、推進(jìn)政策。在政策初創(chuàng )期,委托代理關(guān)系、學(xué)校同質(zhì)化風(fēng)險等問(wèn)題曾引發(fā)學(xué)者關(guān)注,有關(guān)討論為政策實(shí)施起步提供了重要指引。當前,從筆者有限的調研來(lái)看,學(xué)區制管理和集團化辦學(xué)政策存在三個(gè)方面的現實(shí)困境。

(一)政策評價(jià)難以肯定政策目標達成

從價(jià)值意圖來(lái)看,學(xué)區制管理和集團化辦學(xué)政策的愿景“劍指”公平與均衡,“以城帶鄉”“以強扶弱”“資源融合”是其價(jià)值追求?!熬狻笔钦吣繕怂?,也應該是政策效果評價(jià)的重要關(guān)切。當前,政策效果的評價(jià)多以質(zhì)性的經(jīng)驗介紹為主,較少以量化的實(shí)證方式求索,由此得來(lái)的效果評價(jià)準確性有待商榷。在為數不多的量化評價(jià)成果中,學(xué)者所得出的結論也存在矛盾,這使得有關(guān)政策存續與優(yōu)化的進(jìn)一步討論缺乏足夠扎實(shí)的實(shí)證支持。

從政策效果的作用對象來(lái)看,研究大都認為政策有助于提升學(xué)生素質(zhì),但對教育資源的實(shí)際作用存在爭議,且發(fā)現政策對教師隊伍的均衡發(fā)展作用未達初衷。研究證明,政策對學(xué)生認知能力的影響大于對學(xué)業(yè)成績(jì)的影響,各種原因尚待實(shí)證檢驗。就學(xué)校發(fā)展資源而言,有調查認為政策增強了優(yōu)質(zhì)教育資源的輻射力,但另有研究認為學(xué)校聯(lián)盟的資源融合效率整體水平并不高。這一矛盾性的爭議,亟待進(jìn)一步的實(shí)證回答。還有研究發(fā)現,政策能縮小薄弱校與優(yōu)質(zhì)校之間教師基本配置的差異,在各種學(xué)校聯(lián)盟形式中九年一貫制最為有效,但對縮小優(yōu)質(zhì)師資差異方面,無(wú)論哪種形式,效果均不顯著(zhù)。

從政策效果的異質(zhì)性來(lái)看,城鄉、個(gè)體差異已得到證實(shí)。首先,政策的影響效應存在城鄉異質(zhì)性,城市參與校更多獲得積極作用。其次,政策的影響效應也存在個(gè)體異質(zhì)性,農村參與校中認知水平中等偏下的學(xué)生受到的負向影響最為突出。有關(guān)研究也證實(shí),政策一定程度上促進(jìn)了中心城區、城鄉接合部、市/縣城以外的三類(lèi)地區學(xué)生學(xué)業(yè)成績(jì)的均衡發(fā)展,但農村學(xué)校和其他地區的差距依然顯著(zhù)存在。換言之,政策對于義務(wù)教育“提質(zhì)”的效果或許值得肯定,但在“均衡”方面的效果卻因地域而呈現出差異。

(二)政策設計遭遇學(xué)校組織邏輯沖擊

從各級政策文本來(lái)看,學(xué)區和集團被定位為促進(jìn)學(xué)校間均衡發(fā)展的組織,貫穿了“校際均衡”的設計邏輯。然而作為一種正式組織,學(xué)校在長(cháng)期與政府、家庭和社會(huì )的互動(dòng)中形成了“以校為本”的組織邏輯,即以服務(wù)和維護好本校的利益為重要原則。這種邏輯形塑了學(xué)?;顒?dòng)的內部合法性。當與其他學(xué)校的互動(dòng)不違背這一邏輯時(shí),學(xué)??蛇m當允許互動(dòng)的發(fā)生。但當互動(dòng)觸及了學(xué)校的核心利益,學(xué)校的組織邏輯則會(huì )形成巨大的抗拒力來(lái)阻止互動(dòng)的發(fā)生。而“校際均衡”與學(xué)校的組織邏輯有一定矛盾:薄弱學(xué)?;诮M織邏輯希望通過(guò)“校際均衡”的政策設計提升本校實(shí)力;但對優(yōu)質(zhì)學(xué)校而言,在無(wú)其他利益補充的前提下,輸出自己的核心力量來(lái)追求“校際均衡”則意味著(zhù)削弱自己的相對優(yōu)勢。因此,本研究發(fā)現,難以克服的自我保護和競爭意識阻礙了學(xué)區和集團內部的深度融合。

從表面上看,學(xué)區和集團內部資源共建共享開(kāi)展得如火如荼,然而有關(guān)活動(dòng)卻多局限在不涉及升學(xué)競爭的特色課程上。某市調查顯示,在學(xué)區和集團可共享的資源清單上,“參加藝體科技、節慶等主題活動(dòng)”“學(xué)生創(chuàng )新項目等特色活動(dòng)”“有使用學(xué)區和集團內部?jì)?yōu)質(zhì)場(chǎng)地、設備、圖書(shū)、檔案等資源的機會(huì )”的比例最大,達25.9%、22.4%和17.2%??梢?jiàn),學(xué)區、集團在綜合活動(dòng)和特色課程的共享上發(fā)揮了較大作用,卻鮮少涉及核心課程。進(jìn)一步調查后,本研究發(fā)現核心課程的共建共享受到學(xué)校私益的阻礙。在訪(fǎng)談中,某集團成員學(xué)校校長(cháng)表示:“我和集團的A中學(xué)都有初中部,表面上不競爭,但是私下肯定會(huì )有競爭。他們要是考在我們前面了,我們要去追。教師之間肯定會(huì )有這些比較的,特別是老百姓當中會(huì )有這些想法。”(引自訪(fǎng)談TX05)這一說(shuō)法在學(xué)校間得到不同程度的印證,反映了部分學(xué)?;谧晕冶Wo的觀(guān)念、在合作中有所保留的心態(tài)。當地教育行政部門(mén)也深諳此道,表示:“之所以核心課程的共享受到阻礙,還是由于校門(mén)沒(méi)有打開(kāi)。就是說(shuō),如果我把好的東西給了你,那你超過(guò)我怎么辦呢?學(xué)區制和集團化的‘腸梗阻’就在這個(gè)地方。小學(xué)段還好做,初一、初二也還可以。到初三,再談合作和共享就困難了。”(引自訪(fǎng)談GZ02)在考試評價(jià)體制不發(fā)生變化的情況下,社會(huì )對教育的評價(jià)指標是單一的,學(xué)校會(huì )將核心課程視為獲得收益差的因素,也就是“競爭優(yōu)勢”的核心要素,從而導致部分學(xué)區和集團在活動(dòng)上的選擇性回避。

上述組織邏輯問(wèn)題不僅影響了學(xué)區和集團內部的活動(dòng)選擇,而且影響到頗為關(guān)鍵的人力資源配置。英國的學(xué)校聯(lián)盟發(fā)展經(jīng)驗說(shuō)明,校長(cháng)和骨干教師(senior staff)的合作意愿十分重要,這關(guān)系到學(xué)校聯(lián)盟是否共享價(jià)值觀(guān),是否相互信任,是否形成有力的社會(huì )資本。事實(shí)上,學(xué)區和集團的各項活動(dòng)都需要落實(shí)在執行的校領(lǐng)導和教師身上。例如,教師在學(xué)區、集團內柔性流動(dòng)的真實(shí)效果高度取決于流動(dòng)教師自身共享知識經(jīng)驗的意愿。而這種意愿依賴(lài)于教師對學(xué)區和集團的價(jià)值認同,即對政策設計宗旨的認同。但訪(fǎng)談發(fā)現,不少骨干教師認為在學(xué)區、集團中的互動(dòng)并不是為“自己學(xué)校服務(wù)”“并不屬于自己本職的工作”。這說(shuō)明,受限于學(xué)校的組織邏輯,學(xué)區和集團的價(jià)值難以得到內部的廣泛認同,因此在學(xué)區、集團層面難以形成合理的分布式領(lǐng)導結構,資深教師的參與也頗為有限。

(三)政策主導抑制跨組織合作可持續性

在地方專(zhuān)項政策的推動(dòng)下,學(xué)區和集團得以快速成立,覆蓋面迅速擴大。然而,本研究發(fā)現,政策主導下成立的學(xué)區和集團內部合法性較低,外部合法性較高。從表面上看,跨組織合作框架初步形成,但是這類(lèi)學(xué)區和集團在自主性和可持續性上表現出諸多問(wèn)題。

首先,從發(fā)展動(dòng)力來(lái)看,這類(lèi)組織的成立主要是為了爭取外部合法性,自身動(dòng)力有限。在本研究語(yǔ)境中,學(xué)區和集團的外部合法性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政府授權。訪(fǎng)談中,在談及“為什么組建學(xué)區和集團”時(shí),不少學(xué)校表示,首要原因是“上級政府要求”或“完成政府下達的任務(wù)”,部分受訪(fǎng)者認為學(xué)校自身沒(méi)有這種需求(訪(fǎng)談GX02,GX07)。這說(shuō)明,政策主導型的學(xué)區和集團遠沒(méi)有激發(fā)出主動(dòng)性,缺乏足夠的內部合法性。相較于政策主導型的組織,本調查發(fā)現,非政策主導下自主創(chuàng )立的學(xué)區和集團具有更高的內部合法性。他們之所以自發(fā)地聯(lián)合起來(lái)創(chuàng )建學(xué)區和集團,是因為各學(xué)校意識到,無(wú)論對集體還是個(gè)體來(lái)說(shuō),這種聯(lián)合都更有益于解決發(fā)展難題。在學(xué)區和集團成立后,事實(shí)也很快印證了這一假設。例如,學(xué)區和集團的活動(dòng)提高了學(xué)校的學(xué)業(yè)質(zhì)量考試合格率、增強了學(xué)校與政府對話(huà)的資本。這一結果成為非政策主導型的學(xué)區和集團賴(lài)以維持動(dòng)力的激勵因素。

其次,從運行過(guò)程來(lái)看,這類(lèi)組織高度依賴(lài)政府指令,自主運行較少。高外部合法性的學(xué)區和集團是依靠外部組織力建立起來(lái)的,也需要外部指令才能運行。研究在跟蹤觀(guān)察某市學(xué)區和集團的歷年章程與年度規劃等文本時(shí)發(fā)現,上述文本具有高度雷同性。究其原因,在于學(xué)區和集團并沒(méi)有自主設計藍圖,主要依據政府提供的章程和規劃模板依葫蘆畫(huà)瓢。訪(fǎng)談進(jìn)一步發(fā)現,政府決定了學(xué)區和集團的劃分原則與組織成員,指定了牽頭單位和牽頭人,同時(shí)涉足內部組織規則的制定,提供組織章程和活動(dòng)規劃模板。在資源配置上,學(xué)區和集團高度依賴(lài)政府提供的專(zhuān)項經(jīng)費,即便在政府資源供給不足的情況下,也較少另外開(kāi)辟資源渠道,而是采取“有資源則辦事,沒(méi)資源就暫?!保ㄔL(fǎng)談GX01,GX04)的行動(dòng)原則。

最后,從組織延續性來(lái)看,這類(lèi)組織對自身的存續高度存疑,自主意愿較低。訪(fǎng)談中,在問(wèn)及“如果沒(méi)有后續政策推動(dòng),學(xué)區和集團還會(huì )自主延續嗎”時(shí),部分牽頭學(xué)校校長(cháng)表示:“學(xué)校間的聯(lián)系偶爾還會(huì )有,但是這種組織可能就會(huì )解體了,至少不會(huì )像現在這樣按時(shí)開(kāi)會(huì )、辦活動(dòng)、交報告。對我們來(lái)說(shuō),如果不是支持政府,也不會(huì )給自己那么大壓力了。”(訪(fǎng)談GX03,GX08)另一些成員學(xué)校也表示:“如果沒(méi)有后續政策,就說(shuō)明沒(méi)有政府的經(jīng)費支持,學(xué)區和集團就無(wú)以為繼,事實(shí)上也辦不下去。”(訪(fǎng)談GX01,GX04)這說(shuō)明,學(xué)區和集團盡管表面上成立了起來(lái),但存在一些自主性較弱的組織。如果政策導向存在不確定性,這些主體對自身的存續表示疑惑。

德國理論物理學(xué)家哈肯(H.Haken)認為,從組織的進(jìn)化形式來(lái)看,可以將其分為“他組織”和“自組織”。從調研來(lái)看,部分政策主導型的學(xué)區和集團高度依賴(lài)政策這種外部力量來(lái)維系組織生命。在組織初創(chuàng )期,這種現象是合理的。因為高外部合法性能夠幫助組織快速建立并適應環(huán)境。但當運行幾年之后,高外部合法性、低內部合法性則抑制了組織向自組織進(jìn)化,其自主性和可持續性大打折扣。因而,政策應該反思,如何才能培育起學(xué)區和集團的高內部合法性,促使其邁向自組織階段。

三、學(xué)區制管理和集團化辦學(xué)政策的突圍建議

針對當前階段的政策問(wèn)題,應從科學(xué)的政策效果評價(jià)入手,以實(shí)證數據為依據對政策進(jìn)行改進(jìn)。同時(shí),升級更新已有的政策設計,加強學(xué)區和集團的組織文化建設。最后,應適當向有一定基礎的學(xué)區和集團加大賦權,努力增加跨組織合作的內部合法性。

(一)加強政策評價(jià)研究,改進(jìn)政策工具規劃

政策效果評價(jià)結果與政策目標的距離可能是由政策研究和政策規劃兩方面原因所導致的。

一方面,政策研究還需要進(jìn)一步加強。當前,政策效果的評估并不充分。近年來(lái),我國涌現出一些政策效果評估實(shí)證研究,實(shí)現了難得的突破。目前研究多采用描述統計或回歸分析,結論可能存在遺漏變量偏誤和內生性風(fēng)險。因此,有必要在后續研究中使用準實(shí)驗設計澄清因果機制,通過(guò)科學(xué)嚴謹的設計來(lái)識別政策效果,回應學(xué)界爭議。此外,在已有評估的基礎上,還需要進(jìn)一步追問(wèn)的是,政策是否縮小了學(xué)區、集團內部的校際差異?何種類(lèi)型的學(xué)區、集團能實(shí)現更好的政策效果?何種類(lèi)型的學(xué)區、集團活動(dòng)最有益于政策效果?上述問(wèn)題關(guān)系到后續政策的優(yōu)化,亟待得到科學(xué)的解答。

另一方面,政策工具的選擇有待改進(jìn)。目前,各地方政策多以權威工具和激勵工具為主,能力建設工具和系統變革工具為輔。在政策初期,權威工具和激勵工具具有不可替代的必要性,它們有利于宣揚政策目標和教育意蘊,以便快速、自上而下推動(dòng)政策落地。事實(shí)也證明,在這些工具的推進(jìn)下,大量的學(xué)區和集團如雨后春筍般建立起來(lái)。但在政策中后期,則應加大能力建設工具和系統變革工具的使用。能力建設工具,有助于幫助有關(guān)主體適應學(xué)區和集團這種新型跨組織合作的治理單位,尤其是提升各學(xué)校校領(lǐng)導和學(xué)區、集團執行者在新型組織中的治理能力。這對于改進(jìn)已暴露出的教育資源均衡發(fā)展問(wèn)題具有重要意義。通過(guò)能力建設,有望促進(jìn)學(xué)區和集團內部資源的深度融合、擴大輻射力度。系統變革工具,有助于調整學(xué)區和集團的組織運行方式和權力配置,整體性改進(jìn)學(xué)區、集團及各成員學(xué)校的組織文化。這一工具對推動(dòng)薄弱學(xué)校、農村學(xué)校的整體性變革有積極意義,為相關(guān)學(xué)生群體的發(fā)展提供了有利生態(tài)。因此,為有效提升政策效果,應更加有針對性地豐富政策工具,著(zhù)力提升學(xué)區和集團的內部治理能力,推進(jìn)整體變革。

(二)升級組織緊密程度,增強系統文化建設

學(xué)校的組織邏輯是多種制度長(cháng)時(shí)間共同運作的結果,其破解之道也在于多種制度的系統變革。當前,隨著(zhù)教師“縣管校聘”人事管理制度改革以及校長(cháng)、教師交流輪崗制度的實(shí)行,學(xué)校的組織邊界有可能受到影響。部分地方還試圖通過(guò)捆綁式評價(jià)來(lái)突破學(xué)校的組織邊界邏輯。在實(shí)際運行中,以牽頭學(xué)校及校長(cháng)為主要責任單位和主體,在其年度考核中增加學(xué)區制管理和集團化辦學(xué)的相關(guān)管理指標。這一舉措對于壓實(shí)牽頭學(xué)校責任具有一定作用,但其他成員學(xué)校卻不在評價(jià)對象之列,牽頭學(xué)校及校長(cháng)也并沒(méi)有獲得評價(jià)成員學(xué)校的權力,這就留下了“搭便車(chē)”的制度空間。這種“捆綁”只能算是“半捆綁”,難以將捆綁的效果作用于全體學(xué)校。在此基礎之上,應提升評價(jià)激勵機制的“捆綁”程度,從“半捆綁”邁向“全捆綁”。在成員學(xué)校的評價(jià)中增加對學(xué)區和集團的參與度、貢獻度指標,將評價(jià)權賦予學(xué)區和集團,促進(jìn)所有學(xué)校的深度融合。

在更深層的分析上,對于跨組織伙伴關(guān)系而言,組織緊密度在很大程度上不是制度或方法的問(wèn)題,而是態(tài)度和文化的問(wèn)題,是一個(gè)如何建構相互信任和求同存異的問(wèn)題。因此,未來(lái)政策應大力提倡公共教育家情懷,鼓勵校長(cháng)教師關(guān)注教育公平、分配正義的道德規范,把對一所學(xué)校的關(guān)懷放大到更大范圍,以服務(wù)廣大社會(huì )為追求。只有如此,才能讓學(xué)校中的個(gè)體真正內化“校際均衡”的邏輯價(jià)值,從根本上破解狹隘的學(xué)校組織邊界邏輯。

(三)提升內部合法性,降低外部管理熵

要提升學(xué)區和集團的可持續性則需要增強其內部合法性,這對政策主導型的學(xué)區和集團尤為重要。

為提高學(xué)區和集團的內部合法性,應該讓學(xué)校明確參與政策的積極意義。首先,利用新媒體等手段,擴大政策宣傳覆蓋面。有針對性地擴大社區與全社會(huì )對學(xué)區和集團的知曉率,以此優(yōu)化教育治理生態(tài)。其次,提煉學(xué)區和集團的治理經(jīng)驗與成效,提升優(yōu)秀學(xué)區和集團的榜樣示范作用,增強學(xué)校對政策價(jià)值的認同和期待。再次,搭建學(xué)區和集團交流平臺,建立跨區域的學(xué)區和集團互訪(fǎng)、學(xué)習與研究機制,促進(jìn)治理主體之間的相互借鑒。最后,在對政策主導型的學(xué)區和集團給予充分培育與扶持后,可重新在政策主導型與非政策主導型的學(xué)區和集團中遴選更有政策參與意愿、更具政策參與基礎的組織予以重點(diǎn)資助,通過(guò)激勵機制調整引導學(xué)區和集團增強內部合法性。

同時(shí),隨著(zhù)政策的深入,政府應該適時(shí)調整自身職權和行為方式,注重培育學(xué)區和集團的自主性。這并不意味著(zhù)政府退出治理結構,而是轉變參與形式。首先,政府要發(fā)揮好常規供給者的作用,保障學(xué)區和集團的資金及其他人力、物質(zhì)資源。其次,政府要發(fā)揮好“掌舵者”職責,把資源配置的自決權交給學(xué)區和集團。這里的“自決權”是一個(gè)復數概念,它不僅包括對各類(lèi)有形資源的配置權,也包括實(shí)施這些配置權所需要的更高層次的權力。在后一層次上,政府應該通過(guò)政策調控手段為學(xué)區和集團創(chuàng )造運行空間,包括為經(jīng)費統籌、教師流動(dòng)、人員激勵與獎懲機制提供政策保障,為多元主體參與學(xué)區和集團治理開(kāi)辟政策通道。例如,可參照英國經(jīng)驗,將推選校長(cháng)的部分權力釋放給學(xué)區和集團。同時(shí),政府還有引導和監管的職能,應組織建立學(xué)區和集團的評估與問(wèn)責機制,保障其運行質(zhì)量。最后,要特別強調政府行為的穩定性。研究發(fā)現,在所有學(xué)區和集團中,政府行為的穩定性是舉足輕重的可信承諾,它不僅帶來(lái)物質(zhì)上的支持,更重要的是增加學(xué)區和集團地位的合法性,由此進(jìn)一步產(chǎn)生許多潛在的社會(huì )資本。因此,政府應該在充分論證的基礎上,把相關(guān)政策以常態(tài)化的制度形式予以固定,并保障供給承諾的實(shí)現。

本文系上海市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規劃教育學(xué)青年項目“基礎教育學(xué)區化集團化辦學(xué)政策效果評估研究”(項目編號: B2022001) 的研究成果

(陳婧,上海師范大學(xué)教育學(xué)院講師;李丹(通訊作者),南京曉莊學(xué)院幼兒師范學(xué)院講師)

《人民教育》2023年第6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guān)閱讀

最新發(fā)布
熱門(mén)標簽
點(diǎn)擊排行
熱點(diǎn)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版權所有,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