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檢索頁(yè)>當前

班主任開(kāi)發(fā)了一門(mén)綜合實(shí)踐課,不知不覺(jué)走上育人方式轉型之路

發(fā)布時(shí)間:2023-06-08 作者:王懷玉 來(lái)源: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人民教育》

現在的孩子雖然生活在這個(gè)世界上,但仿佛又與這個(gè)世界是疏離的。我常常會(huì )問(wèn)新接手的班級學(xué)生一個(gè)問(wèn)題:能否記起每天經(jīng)過(guò)的地方所看到的第一棵樹(shù)是什么樣子的?能具體描述嗎?幾乎沒(méi)有孩子能很好地回答這個(gè)問(wèn)題。

其實(shí)這個(gè)問(wèn)題在多年前我第一次被問(wèn)及時(shí),也不能清晰回答。我認識到自己和學(xué)生似乎都沾染上了“自然缺失癥”。身為語(yǔ)文教師的我必須正視學(xué)生與自然情感疏離的現狀,重視語(yǔ)文學(xué)科人文性所承載的觀(guān)察、欣賞等美育功能,開(kāi)發(fā)生活語(yǔ)文資源,引領(lǐng)學(xué)生欣賞自然美景。

于是,我在班級實(shí)踐中逐漸探索出一門(mén)博物啟蒙課,旨在通過(guò)多種方式喚起小學(xué)生對周?chē)澜绲暮闷?,引導學(xué)生從小與自然建立起親密的連接,為學(xué)生開(kāi)辟一條探索周?chē)澜绲男峦緩?,以培養學(xué)生的自主探究和合作共處能力,從而提升綜合素養。

課程價(jià)值定位:促進(jìn)學(xué)生綜合素養提升

課程的價(jià)值定位是課程之本。最初設計課程的時(shí)候,是想通過(guò)課程讓學(xué)生的心靈與自然的變幻和諧地律動(dòng),從而穿透學(xué)生情感的鎧甲,使之柔軟而細膩。在長(cháng)久的實(shí)踐中,我對課程的價(jià)值定位也逐漸清晰。

增強學(xué)生的觀(guān)察力和思維力。博物啟蒙課作為一門(mén)致力于帶領(lǐng)學(xué)生感受自然萬(wàn)物的通識課,帶學(xué)生觀(guān)察是最重要的學(xué)習方法。觀(guān)察什么,如何觀(guān)察,觀(guān)察后能有什么發(fā)現?都是在不斷推進(jìn)中逐漸變得豐富。課程之初,我帶著(zhù)學(xué)生觀(guān)察校園里熟悉的植物,從一片葉子、一只螞蟻、一滴露珠開(kāi)始,慢慢讓學(xué)生分享自己的“新發(fā)現”。

隨著(zhù)學(xué)生年齡的增長(cháng),博物啟蒙課就不僅僅只是讓學(xué)生簡(jiǎn)單地觀(guān)察和記錄,而是要善于從所觀(guān)察到的自然萬(wàn)物中發(fā)現規律和彼此間的聯(lián)系。比如到了四年級,我們會(huì )開(kāi)設“動(dòng)植物的生存智慧”“動(dòng)植物之間的共生共棲”等專(zhuān)題,讓學(xué)生圍繞這些話(huà)題嘗試展開(kāi)“全局性理解”探究,對同一個(gè)問(wèn)題有不同觀(guān)點(diǎn)后,組織辯論賽,邀請專(zhuān)業(yè)人士參與討論,從而提升其思維能力。

促進(jìn)學(xué)生的藝術(shù)審美和人格完善。能在最普通不過(guò)的生活里發(fā)現美好,有追求美好的生活情趣,是最重要的美育目標。作為社會(huì )角色,人應該是具有豐富情感和獨特審美趣味及審美能力的。如果學(xué)生對自然之美無(wú)動(dòng)于衷、冷淡漠視,就無(wú)法激起他們對自然的敬畏與熱愛(ài),無(wú)法喚醒他們對自然的保護意識,更無(wú)法豐富他們對人生的認識與體驗。

增強學(xué)生的社會(huì )責任感和文化自信。作為教育工作者,我們意識到要從小培養學(xué)生的社會(huì )責任感和文化自信。我期待從我的班級里走出去的學(xué)生,人人都能形成自然與人和諧共生的觀(guān)念,珍惜自然的饋贈,從小就能深刻感受到“自然萬(wàn)物之間、自然與人之間”的親密關(guān)系,初步形成理想的生態(tài)觀(guān)。博物啟蒙課正是從學(xué)生身邊熟悉的自然萬(wàn)物切入,引導學(xué)生回到“生活世界”,再通過(guò)適當“嵌入”歷史文化、科學(xué)人文等背景知識和主題探究,讓孩子在學(xué)習中感受人與自然的緊密聯(lián)系,感受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資源的豐富與有限,為他們開(kāi)辟一條探索周?chē)澜绲男峦緩?,喚起他們對自然、對生命的敬畏意識和民族文化自信。

課程實(shí)施策略:多力驅動(dòng),跨界融通實(shí)踐

十余年過(guò)去,如今回顧整理時(shí),我驚喜地發(fā)現博物啟蒙課就是我和學(xué)生以及家長(cháng)慢慢創(chuàng )造出來(lái)的。不知不覺(jué)中我們已經(jīng)走在育人方式轉型之路上。

多力驅動(dòng)與創(chuàng )新實(shí)踐。課程實(shí)施中我始終重視對“學(xué)習共同體”的培育。一方面因為“博物”題材范圍廣,要持續開(kāi)發(fā)課程,離不開(kāi)家長(cháng)、老師和學(xué)生之間圍繞課程主題常態(tài)化和持久性交流;另一方面,在課程實(shí)施中,學(xué)校給予課程的規定性時(shí)間一周只有一節課,倒逼我們將課程實(shí)踐向課外延伸,這就更離不開(kāi)來(lái)自家長(cháng)和社會(huì )人士的支持與協(xié)作。此外,課程的總體目標是培養學(xué)生的綜合素養,形成“教師—家長(cháng)—學(xué)生”學(xué)習共同體則更有助于學(xué)生主體能動(dòng)性發(fā)揮。

基于課程開(kāi)發(fā)的家校協(xié)同,不僅逐漸構建起家長(cháng)與老師之間的學(xué)習共同體模式,還基于共同的興趣把不同班級的家長(cháng)、不同屆的家長(cháng)串聯(lián)起來(lái),聚合了更多資源。例如得力家長(cháng)小米媽媽在社區組織觀(guān)察活動(dòng)時(shí),吸引了社區大小朋友的參與。2016年秋季我接手一個(gè)新的二年級班級,發(fā)現新班級中有兩對母子參加過(guò)小米媽媽組織的戶(hù)外觀(guān)察課。他們欽佩米媽的大愛(ài)與博學(xué),當得知這個(gè)米媽是我上一屆博物啟蒙課伙伴時(shí),家長(cháng)對我和我的課程立刻多了親近感,我也因此有了新的課程伙伴。

基于課程實(shí)施而形成的課程團隊,因為有相同的志趣更容易合作。我在課程實(shí)施過(guò)程中總會(huì )留意挖掘種子家長(cháng)和種子學(xué)生,鼓勵他們發(fā)揮主觀(guān)能動(dòng)性,大膽去做。我也正是通過(guò)種子家長(cháng)和種子學(xué)生“盤(pán)活”班級人脈資源,形成了穩定的班級內部學(xué)習共同體,不僅確保班本課程得以順利實(shí)施,還常常會(huì )收獲意外驚喜。比如,因為疫情博物啟蒙課程戶(hù)外觀(guān)察活動(dòng)受到限制,卻也因此演繹出虛擬學(xué)習交流群,就是種子家長(cháng)的智慧。

跨學(xué)科與班級建設融合。學(xué)生核心素養的培育具有跨學(xué)科、超學(xué)段的特點(diǎn),需要通過(guò)錯綜復雜的教育情境和綜合融通的教育方式予以實(shí)施。所有的學(xué)習都需要生長(cháng)點(diǎn),博物啟蒙課也不例外。如何把學(xué)生在校的學(xué)習生活與家庭的日常生活、社會(huì )生活貫通起來(lái),感受到自然萬(wàn)物與人的生活的息息相關(guān)性?我采取的措施是從語(yǔ)文學(xué)科學(xué)習出發(fā),逐步延展、生長(cháng)和創(chuàng )造。

因此,在博物啟蒙課開(kāi)展過(guò)程中,在語(yǔ)文學(xué)科觀(guān)察寫(xiě)作及綜合實(shí)踐活動(dòng)的基礎上,還需要整合科學(xué)、美術(shù)、勞動(dòng)等多學(xué)科活動(dòng)。實(shí)施中,我充分發(fā)揮自身作為一名語(yǔ)文教師兼班主任身份的優(yōu)勢,努力將語(yǔ)文學(xué)科的育人價(jià)值與班級建設融合起來(lái),主動(dòng)凝聚班級科任教師和家長(cháng)力量,共同設計綜合性課程內容。以自然觀(guān)察和自然筆記為起點(diǎn),在階段性主題單元研究中,將學(xué)生課程學(xué)習內容融入多學(xué)科的綜合融通性活動(dòng)中,通過(guò)班隊主題活動(dòng)、假期生活主題學(xué)習等,融通學(xué)科教學(xué)和班級建設。

虛擬社群學(xué)習與社區互動(dòng)相結合。博物啟蒙課涉及知識面廣博,而網(wǎng)上資源豐富,尤其是近年來(lái)蓬勃發(fā)展的虛擬社群學(xué)習,更為博物課程實(shí)施提供了便利條件。2015年就有學(xué)生在博物小組分享中介紹自己在學(xué)習資料整理遇到困難時(shí),只要在一些虛擬社群里“求助”,隨時(shí)會(huì )有“高人”回復。但由于虛擬社群人員的復雜性和不可控等原因,我一般不提倡小學(xué)生獨自在虛擬社群里過(guò)多交流,而是支持遇到問(wèn)題先向身邊熟悉的人請教,或者與父母一起在虛擬學(xué)習社群里參與某些有價(jià)值的話(huà)題學(xué)習和討論。

與此同時(shí),我推崇以班級、家庭或小組為圓心,將現實(shí)中的“熟人”組建成虛擬學(xué)習小社群,再逐步向外擴展。因此每個(gè)博物小組漸漸聚合了更多班級之外有著(zhù)共同興趣的成人和孩子,方便常態(tài)交流和學(xué)習任務(wù)落實(shí)。各小組在線(xiàn)下自然觀(guān)察、博物館參觀(guān)等現場(chǎng)學(xué)習交流活動(dòng)基礎上,又自覺(jué)衍生出線(xiàn)上分享互動(dòng),這樣不僅時(shí)間有彈性,也不會(huì )因小組成員所處空間位置受限制,更易持續常態(tài)落實(shí)。尤其是在寒暑假開(kāi)展各類(lèi)項目式學(xué)習過(guò)程中,會(huì )因為各自提供的資源差異性,增加了學(xué)生對不同地域歷史、地理、生態(tài)及風(fēng)土人情的豐富認知。

延伸課程意義:推進(jìn)育人方式變革

博物啟蒙課實(shí)施十余年,我最深的感觸是在探索一門(mén)綜合實(shí)踐課程過(guò)程中讓自己所帶的班級凝聚力更強,教師、家長(cháng)和學(xué)生之間在課程推進(jìn)過(guò)程中多了情感交流的通道和媒介,因此帶來(lái)的深度對話(huà)和深度合作是課程得以持續發(fā)展的根本保障,也在改變著(zhù)育人方式。

強化實(shí)踐探究,注重培養學(xué)生的溝通協(xié)作能力。博物啟蒙課不是一門(mén)單純讓學(xué)生掌握自然知識的生物課或科學(xué)課或簡(jiǎn)單的生命教育課,而是借由階段性主題探究,創(chuàng )造促進(jìn)學(xué)生積極探尋和交流互動(dòng)的學(xué)習環(huán)境,促進(jìn)學(xué)生對世界的連接。

一方面,因為課程期間需要任務(wù)分工、交流主題觀(guān)點(diǎn)和分享資料,最終形成研究小報告。整個(gè)過(guò)程都離不開(kāi)溝通與協(xié)作,有效增進(jìn)了班級內部人際間的溝通機會(huì )。另一方面,由于課程研究?jì)热菁把芯啃问降呢S富性,學(xué)生需要走進(jìn)社會(huì ),需要主動(dòng)與不同的人打交道,解決各種各樣的問(wèn)題。他們也因此增加了與外界聯(lián)系的機會(huì ),溝通能力自然得到鍛煉和提升。

注重個(gè)性化教育,尊重學(xué)生發(fā)展需求。博物啟蒙課沒(méi)有現成的學(xué)習輔助教材,本著(zhù)“從現實(shí)出發(fā)開(kāi)展學(xué)習”的思路,每學(xué)期的課程內容基于本年段學(xué)生認知以及興趣關(guān)注點(diǎn),與學(xué)生一起構建起單元主題課程內容;同時(shí)鼓勵學(xué)生自由組成研究小組,大主題之下選擇感興趣的內容進(jìn)行拓展性學(xué)習,形成以學(xué)生交往需求和興趣點(diǎn)為根本的個(gè)性化學(xué)習特色。

學(xué)生在研究“昆蟲(chóng)的智慧生活”時(shí),組員在各組的核心主題基礎上可以選擇研究自己最感興趣的昆蟲(chóng),之后組內匯總整理出研究報告,在班級內分享。選擇“螞蟻”的同學(xué),自己不僅實(shí)地觀(guān)察螞蟻,還購買(mǎi)了“螞蟻工坊”與組員一起觀(guān)察;有的同學(xué)選擇研究蜜蜂,就去荔枝園采訪(fǎng)養蜂人,再上網(wǎng)查閱資料。

按興趣分組,給學(xué)生充足的準備時(shí)間,在最后的交流環(huán)節會(huì )不斷產(chǎn)生新主題和新思路。在不同班級中實(shí)施,可以根據學(xué)生的基礎和興趣等,尋找對應的課程話(huà)題切入點(diǎn),生發(fā)出有特色的小主題,進(jìn)行個(gè)性化學(xué)習研究。課程高度關(guān)注學(xué)生學(xué)習的過(guò)程,教師、家長(cháng)和學(xué)生在共同學(xué)習的過(guò)程中相互啟發(fā),創(chuàng )生出學(xué)習的內容和經(jīng)歷,這也正是博物啟蒙課的魅力所在。

加強與社會(huì )的聯(lián)系,提升學(xué)生社會(huì )交往能力。由于生活在快節奏的城市以及信息化時(shí)代,人們都似乎被手機、網(wǎng)絡(luò )“綁架”,導致有的家庭成員之間的內部情感交流也變得越來(lái)越少。但是虛擬世界無(wú)論多么豐富,也無(wú)法取代現實(shí)生活的真實(shí)體驗。我作為班主任,有意將促進(jìn)親子間的創(chuàng )意互動(dòng)作為博物啟蒙課實(shí)施的策略之一。通過(guò)布置各類(lèi)親子互動(dòng)性博物觀(guān)察作業(yè),讓家長(cháng)和孩子共同參與到家庭種植、飼養等活動(dòng)之中,豐富家庭生活和家人間的交流話(huà)題。

在后續課程實(shí)施中,我有意識引導家長(cháng)相互協(xié)作,由幾個(gè)家庭建立合作學(xué)習共同體,充分利用雙休日的時(shí)間,在帶隊家長(cháng)指導下帶領(lǐng)孩子共同學(xué)習。為家長(cháng)相互“松綁”的同時(shí),學(xué)生的社會(huì )適應能力也得到提升。

回顧十余年的探索經(jīng)歷,我發(fā)現育人觀(guān)念和方式得到了升華,對應該培養什么樣的人有了更深層次的思考。能否更好地發(fā)揮綜合實(shí)踐課程的育人職能,離不開(kāi)班主任綜合素養的提升和個(gè)人領(lǐng)導力的修煉,從這個(gè)意義上而言,博物啟蒙課也成為班主任專(zhuān)業(yè)素養有效提升的一個(gè)方向和途徑。通過(guò)開(kāi)發(fā)這樣的綜合實(shí)踐課程,我走出了“象牙塔”,打通了學(xué)校生活與社會(huì )生活之間的聯(lián)系,讓博物啟蒙課成為學(xué)生生命長(cháng)河里一段獨特的生命旅程,成為教師、家長(cháng)之間一條深度交往、相互學(xué)習的聯(lián)結通道。

本文系廣東省深圳市“十四五”規劃成果培育類(lèi)課題“新時(shí)代‘四尊四力’情感性班集體建設研究與實(shí)踐”(課題編號:cgpy21042)研究成果

〔王懷玉 作者單位系廣東省深圳市南山外國語(yǔ)學(xué)校(集團)第二實(shí)驗學(xué)?!?/span>

《人民教育》2023年第9期,原題為《在綜合實(shí)踐課程開(kāi)發(fā)中推動(dòng)育人方式變革》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guān)閱讀

最新發(fā)布
熱門(mén)標簽
點(diǎn)擊排行
熱點(diǎn)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版權所有,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