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檢索頁(yè)>當前

西浦,成為一所持續“生長(cháng)”的大學(xué)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1-12 作者:季昕 來(lái)源: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神州學(xué)人》

2022年,1076萬(wàn)人;2023年,1158萬(wàn)人。

連年遞增的大學(xué)畢業(yè)生人數和就業(yè)問(wèn)題一直是社會(huì )輿論熱點(diǎn),不僅關(guān)乎千萬(wàn)家庭,更關(guān)系經(jīng)濟社會(huì )高質(zhì)量發(fā)展。

有研究顯示,一直到2034年,每一年都將成為最難就業(yè)年。然而,競爭者的數量只是挑戰之一,還有隨著(zhù)人工智能技術(shù)發(fā)展而出現的崗位改變與取代。根據世界經(jīng)濟論壇發(fā)布的《2023年未來(lái)就業(yè)報告》,預計未來(lái)5年將有23%的工作發(fā)生變化,其中新出現的工作崗位占10.2%,消失的工作崗位占12.3%,而技術(shù)則是影響崗位變動(dòng)的最大因素。

在這個(gè)充滿(mǎn)不確定性的時(shí)代,如何保持競爭力甚至引領(lǐng)時(shí)代成為我們必須回答的發(fā)展命題,而教育正是可以幫助人們應對世界不確定性的有效途徑。

西交利物浦大學(xué)(簡(jiǎn)稱(chēng)“西浦”)自誕生以來(lái),以其獨特的辦學(xué)理念和高水準的人才培養質(zhì)量受到了越來(lái)越多的關(guān)注和期待,其在不斷反思教育、重塑教學(xué)、再定義大學(xué)的過(guò)程中,也促使更多群體關(guān)注并加入對未來(lái)教育的探索與思考之中。當傳統教育模式在迅速變化的世界中不再滿(mǎn)足學(xué)習需求,我們該如何重塑教育應對現實(shí)與未來(lái)的挑戰?我們的大學(xué)又該如何回應時(shí)代與社會(huì )的需求?在西浦宣布成立產(chǎn)業(yè)家學(xué)院的前一天,《神州學(xué)人》記者采訪(fǎng)了西交利物浦大學(xué)執行校長(cháng)、產(chǎn)業(yè)家學(xué)院院長(cháng)席酉民,聽(tīng)他講述對未來(lái)教育的思考,以及西浦如何面對數字化與人工智能時(shí)代的到來(lái)。

image.png

西浦校園

探索——

成為一所能“生長(cháng)”的大學(xué)

科教融合、產(chǎn)教融合、跨學(xué)科教育、線(xiàn)上線(xiàn)下混合式教學(xué)、個(gè)性化教育……當下,全世界的大學(xué)都在思考如何重塑教育,探索符合未來(lái)社會(huì )需求的人才培養新模式,面向未來(lái)的教育變革正撲面而來(lái)。

“一個(gè)人即使學(xué)習知識能力再強,整合知識能力再強,也很難贏(yíng)過(guò)人工智能。所以,我們轉變教育模式,提出融合式教育,培養具有專(zhuān)業(yè)知識、行業(yè)造詣、跨文化領(lǐng)導力、創(chuàng )業(yè)家精神,并且可以通過(guò)創(chuàng )造力、整合能力去開(kāi)拓新事業(yè)的人才?!毕厦窨谥械摹叭诤鲜浇逃?,正是西浦面對未來(lái)挑戰與趨勢,對未來(lái)教育模式的一次有力探索。

2016年,AlphaGo的橫空出世讓大眾對人工智能這個(gè)已誕生60多年的概念有了新的認知,人工智能也成為當年最熱門(mén)的投資領(lǐng)域之一。面對已經(jīng)到來(lái)的數字、人工智能和機器人時(shí)代,西浦瞄準未來(lái)而布局,于2017年啟動(dòng)并開(kāi)創(chuàng )了全新的“融合式教育”(Syntegrative Education,簡(jiǎn)稱(chēng)SE),目標鎖定在培養能站在人工智能和機器人肩膀上引領(lǐng)未來(lái)行業(yè)發(fā)展的國際化行業(yè)精英人才。

此后,西浦與太倉市政府合作,建立了一個(gè)融合式教育探索基地——西浦創(chuàng )業(yè)家學(xué)院(太倉),將大學(xué)、社會(huì )、行業(yè)、企業(yè)深度融合在一起。

西浦創(chuàng )業(yè)家學(xué)院(太倉)下設的7個(gè)行業(yè)學(xué)院,都是與行業(yè)領(lǐng)軍企業(yè)合作共建。不同于傳統的專(zhuān)業(yè)教學(xué),行業(yè)學(xué)院的人才培養從行業(yè)開(kāi)始,在研究行業(yè)未來(lái)趨勢、發(fā)展方向、商業(yè)模式、所需技術(shù)和人才的基礎上,設計制定教育方式和培養模式。

“用我們的行業(yè)方案、我們的人才、我們的技術(shù),一方面支持行業(yè)的發(fā)展,另一方面,改變教育方式,形成一種新的融合式教育模式,我們稱(chēng)其為西浦2.0?!毕厦裾f(shuō)。

事實(shí)上,作為國內較早成立的中外合作大學(xué),西浦在發(fā)展之初便立志在建設一所高水平國際化大學(xué)的同時(shí),為未來(lái)的教育提供一種方案。建校17年以來(lái),西浦始終堅持創(chuàng )新引領(lǐng)發(fā)展,先后部署了1.0、2.0和3.0三種教育模式,其中,西浦1.0注重傳統專(zhuān)業(yè)教學(xué)的創(chuàng )新升級,西浦2.0與行業(yè)企業(yè)合作共同開(kāi)展融合式教育,西浦3.0則主動(dòng)融入社會(huì )撬動(dòng)資源,致力于打造支持興趣驅動(dòng)、終身學(xué)習、創(chuàng )新創(chuàng )業(yè)、企業(yè)研發(fā)和行業(yè)升級的創(chuàng )新與教育生態(tài)系統。

從“一棟樓大學(xué)”發(fā)展至今,西浦吸引了眾多優(yōu)秀人才從世界各地來(lái)到蘇州,參與并推動(dòng)西浦的建設和發(fā)展。

在采訪(fǎng)席酉民時(shí),他多次提到生態(tài)的概念以及西浦正在營(yíng)造的創(chuàng )新生態(tài)。席酉民認為,數智時(shí)代具有的三種機制——共享機制、共生機制、人機融合機制會(huì )使我們走向一個(gè)生態(tài)的時(shí)代,而生態(tài)的時(shí)代恰恰是一個(gè)易跨越組織邊界、能在全球范圍內整合資源開(kāi)展合作、營(yíng)造產(chǎn)業(yè)生態(tài)的時(shí)代。

“西浦正是瞄準這種生態(tài)化的走勢,思考未來(lái)的教育、未來(lái)的大學(xué)應該是什么。實(shí)際上,大學(xué)不再是圍墻里的‘陽(yáng)春白雪’,而應是社會(huì )生態(tài)中的重要一環(huán)。大學(xué)一定要拆除自己物理上、心理上的圍墻,要與產(chǎn)業(yè)與社會(huì )共享、互動(dòng)、合作,實(shí)現共贏(yíng)?!?/p>

正是基于這樣的邏輯,西浦3.0以學(xué)校為平臺,走進(jìn)產(chǎn)業(yè)和社會(huì ),從人才培養到技術(shù)研發(fā),再到產(chǎn)業(yè)轉型升級,圍繞一個(gè)個(gè)產(chǎn)業(yè)形成生態(tài),實(shí)踐“大學(xué)-社會(huì )-產(chǎn)業(yè)”的融合發(fā)展。

在西浦,從學(xué)院的英文名稱(chēng)中便可以看出其發(fā)展模式的不同,如在太倉的行業(yè)學(xué)院叫做Industry Schools,產(chǎn)業(yè)學(xué)院稱(chēng)為Academy。席酉民說(shuō),這類(lèi)叫做Academy的學(xué)院都是圍繞產(chǎn)業(yè)生態(tài)而設立,包括西浦慧湖藥學(xué)院(XJTLU Wisdom Lake Academy of Pharmacy)、西浦-集萃學(xué)院(XJTLU-JITRI Academy of Industrial Technology)、西浦未來(lái)教育學(xué)院(Academy of Future Education)、西浦影視與創(chuàng )意科技學(xué)院(Academy of Film and Creative Technology)等一系列垂直領(lǐng)域的產(chǎn)業(yè)學(xué)院,都是西浦3.0的核心成果,而生態(tài)正是西浦3.0最為顯著(zhù)的特征。

image.png

西浦課堂

實(shí)踐——

與產(chǎn)業(yè)共建創(chuàng )新生態(tài)

2023年7月,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江蘇考察時(shí)強調,要把堅守實(shí)體經(jīng)濟、構建現代化產(chǎn)業(yè)體系作為強省之要,鞏固傳統產(chǎn)業(yè)領(lǐng)先地位,加快打造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戰略性新興產(chǎn)業(yè)集群,推動(dòng)數字經(jīng)濟與先進(jìn)制造業(yè)、現代服務(wù)業(yè)深度融合,全面提升產(chǎn)業(yè)基礎高級化和產(chǎn)業(yè)鏈現代化水平,加快構建以先進(jìn)制造業(yè)為骨干的現代化產(chǎn)業(yè)體系。

當前,我國產(chǎn)業(yè)發(fā)展雖已具有強大的規模優(yōu)勢,但也面臨著(zhù)不容忽視的結構性問(wèn)題。如何滿(mǎn)足產(chǎn)業(yè)轉型升級、突破創(chuàng )新的發(fā)展需求?如何增強產(chǎn)業(yè)的創(chuàng )新力和競爭力,使其發(fā)展具有接續性?就像讓種子成長(cháng)為參天大樹(shù),產(chǎn)業(yè)的壯大和發(fā)展離不開(kāi)創(chuàng )新的土壤、產(chǎn)業(yè)生態(tài)的營(yíng)造,以及人才的支撐。

2020年4月,蘇州生物醫藥發(fā)展大會(huì )宣布,蘇州將舉全市之力,匯各方之智,共同打造蘇州世界級生物醫藥產(chǎn)業(yè)地標,成為國際知名、國內最具代表性標識度、最具影響力競爭力的“中國藥谷”。西浦所在的蘇州工業(yè)園區正是蘇州生物醫藥產(chǎn)業(yè)的核心板塊,如今這里集聚的生物醫藥相關(guān)企業(yè)已超過(guò)2300家。當年年底,西浦與蘇州工業(yè)園區共建西浦慧湖藥學(xué)院,探索產(chǎn)教深度融合的發(fā)展模式,助力“中國藥谷”騰飛。

西浦慧湖藥學(xué)院成立3年多來(lái),已初步完成覆蓋藥學(xué)基礎研究和新藥研發(fā)領(lǐng)域的專(zhuān)業(yè)搭建,并圍繞蘇州生物醫藥產(chǎn)業(yè)的發(fā)展需求和研發(fā)訴求,以大學(xué)為平臺集聚區域相關(guān)資源形成產(chǎn)業(yè)鏈進(jìn)行對接,搭建涵蓋藥學(xué)教育、科研、社會(huì )參與于一體的藥業(yè)生態(tài)。

2021年4月,西浦與江蘇省產(chǎn)業(yè)技術(shù)研究院?jiǎn)?dòng)共建西浦-集萃學(xué)院,在先進(jìn)材料、信息技術(shù)、能源環(huán)保、裝備制造和生物醫藥五大戰略產(chǎn)業(yè)領(lǐng)域,產(chǎn)教聯(lián)合培養研究生。

學(xué)院利用集萃體系產(chǎn)業(yè)資源優(yōu)勢,篩選凝練企業(yè)技術(shù)需求形成研究生培養課題,借鑒英國高等教育質(zhì)量保證體系,形成了一套獨特的全流程研究生培養機制和相應的產(chǎn)業(yè)導師培訓與管理機制,不僅在江蘇省產(chǎn)業(yè)技術(shù)研究院和西浦之間實(shí)現了資源的無(wú)縫銜接,而且在保障高質(zhì)量教育品質(zhì)的同時(shí),促進(jìn)產(chǎn)業(yè)資源的有效投入。兩年多來(lái),西浦-集萃學(xué)院累計培養了碩士研究生100多名、博士研究生50多名。

在不斷滿(mǎn)足產(chǎn)業(yè)和社會(huì )需求的過(guò)程中,西浦也在不斷深化產(chǎn)教融合、校企合作的聯(lián)動(dòng)發(fā)展,實(shí)現教育鏈、人才鏈與產(chǎn)業(yè)鏈、創(chuàng )新鏈的有機銜接,并利用自身多學(xué)科交叉優(yōu)勢和基礎研究?jì)?yōu)勢,將探索與區域重點(diǎn)發(fā)展的戰略性新興產(chǎn)業(yè)緊密結合。

2023年9月,由蘇州工業(yè)園區管委會(huì )、西浦和百度集團聯(lián)合共建的西浦-百度人工智能創(chuàng )新聯(lián)合體正式揭牌成立。該創(chuàng )新聯(lián)合體將貫通校地企、賦能產(chǎn)學(xué)研,通過(guò)建設國內首個(gè)打通人工智能(AI)芯片、深度學(xué)習框架、算法模型與應用場(chǎng)景的綜合性前沿創(chuàng )新聯(lián)合體,助推區域打造數字產(chǎn)業(yè)創(chuàng )新高地、數字化人才教育高地、前沿AI技術(shù)匯聚高地和區域AI服務(wù)高地。

2023年11月,西浦宣布成立產(chǎn)業(yè)家學(xué)院,通過(guò)多要素匯聚、跨學(xué)科融合、全方位賦能,為產(chǎn)業(yè)發(fā)展搭建一個(gè)創(chuàng )新的生態(tài)平臺。

“我們成立產(chǎn)業(yè)家學(xué)院的目的是希望孕育、促進(jìn)和支持一批面向未來(lái)和充滿(mǎn)活力的產(chǎn)業(yè),培育和賦能一群能夠引領(lǐng)未來(lái)和馳騁世界的產(chǎn)業(yè)家?!痹谖鹘焕锲执髮W(xué)2023年秋茗會(huì )暨產(chǎn)業(yè)家學(xué)院成立儀式上,席酉民這樣說(shuō)道。

什么叫產(chǎn)業(yè)家?席酉民認為,產(chǎn)業(yè)家更善于打破組織邊界,其鮮明特色是追求“共贏(yíng)”,是能營(yíng)造完整產(chǎn)業(yè)生態(tài)的人。

為何要成立產(chǎn)業(yè)家學(xué)院?席酉民和他投資界、社會(huì )研究領(lǐng)域的朋友觀(guān)察到,國內很多很好的基礎產(chǎn)業(yè)企業(yè)在發(fā)展過(guò)程中遇到的種種挑戰與難題并不是單個(gè)企業(yè)層面可以解決的。在地緣政治沖突以及在全球經(jīng)濟下行的趨勢下,西浦及其合作者希望針對一些對未來(lái)有重要影響的基礎產(chǎn)業(yè),通過(guò)合作助其快速進(jìn)行內部數字化轉型和產(chǎn)業(yè)升級。

如何解決這些“產(chǎn)業(yè)級”問(wèn)題?西浦提出的解決方案是:以新成立的產(chǎn)業(yè)家學(xué)院為平臺,整合政產(chǎn)學(xué)研社資源,協(xié)同營(yíng)造產(chǎn)業(yè)創(chuàng )新生態(tài),以“臨床會(huì )診”的方式為產(chǎn)業(yè)診斷問(wèn)題并制定和實(shí)施解決方案,同時(shí)培訓和提升相關(guān)各類(lèi)產(chǎn)業(yè)人員的心智、素養和技能,并用沉淀下來(lái)的新知識和新技術(shù)升級教育。

成立產(chǎn)業(yè)家學(xué)院,是西浦探索未來(lái)教育與產(chǎn)教融合路徑的又一嘗試,也是西浦面對產(chǎn)業(yè)轉型升級和突破創(chuàng )新發(fā)展需求給出的西浦方案。

在產(chǎn)業(yè)家學(xué)院宣布成立的當天,西浦生態(tài)超市(XEco Mall)也隨之啟動(dòng)建設。生態(tài)超市是西浦致力于產(chǎn)業(yè)生態(tài)建設的新探索,也是在其學(xué)習超市多年實(shí)踐基礎上的拓展與經(jīng)驗復制?!按饲?,西浦已通過(guò)三年時(shí)間建成了第一個(gè)子生態(tài)——西浦學(xué)習超市(Learning Mall),圍繞教育產(chǎn)業(yè)進(jìn)行布局,已初具生態(tài)效應。下一步,西浦生態(tài)超市將與西浦各個(gè)學(xué)院,特別是與產(chǎn)業(yè)家學(xué)院緊密協(xié)作,助力和推進(jìn)其他產(chǎn)業(yè)的子生態(tài)建設,搭建共享、共生、共贏(yíng)的生態(tài)平臺?!蔽髌质紫瘮底止?、知識與信息中心主任畢新表示。

相互作用、相互影響是生態(tài)系統中最基本的原理。如今的西浦,正在以打造創(chuàng )新生態(tài)系統,促進(jìn)大學(xué)、產(chǎn)業(yè)與社會(huì )的融合,吸引更多伙伴的加入,一同擁抱創(chuàng )新、擁抱變革、擁抱未來(lái)。

“西浦這一路走來(lái),有越來(lái)越多的人愿意與我們并肩行動(dòng),正是看到了我們可以共贏(yíng)、相互成就?!毕厦裾f(shuō)。

image.png

西浦課堂

影響——

掀起未來(lái)教育的社會(huì )大討論

“我們?yōu)槭裁床粩嘣趧?chuàng )新和迭代升級,因為我們的定位決定了就是要給未來(lái)教育提供行動(dòng)方案,我們需要不斷探索。要有好的實(shí)踐結果,才會(huì )產(chǎn)生影響力?!闭缦厦袼f(shuō),“為未來(lái)教育提供一種方案”,一直都是西浦不變的初心。

西浦認為,應當從終身教育的視角來(lái)審視教育,并由此努力推動(dòng)對教育產(chǎn)業(yè)整個(gè)鏈條的探索與創(chuàng )新。西浦希望,以各類(lèi)活動(dòng)將其探索和實(shí)踐傳遞出去,用各種各樣的方式組織社會(huì )的討論,用探索創(chuàng )新影響更多的人一起行動(dòng)。

就在產(chǎn)業(yè)家學(xué)院宣布正式成立的前幾天,尋找“新時(shí)代中國杰出教育家”論道2023在西浦創(chuàng )業(yè)家學(xué)院(太倉)舉行。論道現場(chǎng),多位教育從業(yè)者、學(xué)者、家長(cháng)、學(xué)生、產(chǎn)業(yè)界人士等教育的多方參與者進(jìn)行了線(xiàn)上線(xiàn)下對話(huà),分享不同的教育視角與觀(guān)點(diǎn)。

席酉民正是“尋找新時(shí)代中國杰出教育家”行動(dòng)(簡(jiǎn)稱(chēng)“行動(dòng)”)的發(fā)起者。他表示,“行動(dòng)”的目的并不是為了尋找到幾個(gè)人,而是要通過(guò)尋找、評選與論道來(lái)引起社會(huì )對教育的大討論。

他認為,只有通過(guò)全面的對教育的探索和討論,才能讓教育走出現實(shí)困境、跟上變化,實(shí)現教育的反思與重塑。他希望以“行動(dòng)”喚醒和點(diǎn)燃教育多方參與者,為教育步入健康軌道探索方案,幫助學(xué)生和社會(huì )成功走向未來(lái)。2023年,“行動(dòng)”系列對話(huà)累計吸引了上千萬(wàn)人次線(xiàn)上觀(guān)看和參與。

image.png

席酉民在西交利物浦大學(xué)2023年秋茗會(huì )暨產(chǎn)業(yè)家學(xué)院成立儀式上

在西浦,像這樣掀起教育變革討論的活動(dòng)及方式還有很多。

西浦領(lǐng)導與教育前沿院(ILEAD)自2016年起推出西浦全國大學(xué)教學(xué)創(chuàng )新大賽,讓全國熱心教育變革的人進(jìn)行創(chuàng )新,至今已舉辦9屆,有千余所高校的萬(wàn)余名教師參與活動(dòng),收獲了海量好評,成為老師們口中“有溫度、有干貨的家園”。西浦領(lǐng)導與教育前沿院自2013年創(chuàng )辦以來(lái),在高等教育、基礎教育、職業(yè)技術(shù)教育等領(lǐng)域為全國超過(guò)1000所院校的教育工作者提供了數千場(chǎng)研修培訓和教學(xué)創(chuàng )新活動(dòng),且有豐富的科研成果發(fā)布和分享在國內外頂級刊物及一流國際學(xué)術(shù)大會(huì )上。

席酉民認為,作為一所中英合作創(chuàng )辦的大學(xué),西浦如果只是簡(jiǎn)單拷貝英國的教育模式會(huì )讓中外合作辦學(xué)失去原本的意義,而西浦的實(shí)踐也證明了西浦可以通過(guò)自身的探索對教育產(chǎn)生積極的影響和改變。其開(kāi)創(chuàng )的多類(lèi)教育模式及新設專(zhuān)業(yè)推動(dòng)了利物浦大學(xué)的內部建設發(fā)展,讓雙方的教學(xué)實(shí)現對接;其與西安交通大學(xué)也通過(guò)多類(lèi)項目的合作,實(shí)現了雙方的互促、雙贏(yíng);其向營(yíng)造產(chǎn)業(yè)新生態(tài)戰略模式的轉型,更是助力了蘇州工業(yè)園區的產(chǎn)業(yè)轉型升級和開(kāi)放創(chuàng )新。

中外合作辦學(xué)是手段,不是目的。就像席酉民指出的那樣,“辦好西浦并不是我們的目的,而是一種手段,是希望以辦好西浦給未來(lái)教育尋找一種方案,并把方案通過(guò)各種各樣的渠道傳遞出去,影響中國甚至世界的教育,這才是我們的辦學(xué)宗旨”。(本刊記者 季昕)

來(lái)源:《神州學(xué)人》(2024年第1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guān)閱讀

最新發(fā)布
熱門(mén)標簽
點(diǎn)擊排行
熱點(diǎn)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版權所有,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