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檢索頁(yè)>當前

鄉村學(xué)校美育提質(zhì)發(fā)展的困境與出路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3-20 作者:丁瑞常 曾芯怡 來(lái)源: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中國民族教育》

摘要:美育在政策層面如今已獲得與其他“四育”并舉的地位,但在學(xué)校實(shí)踐中,或因理念轉變緩慢,或因配套資源跟不上,其邊緣化乃至缺位問(wèn)題依舊突出。而掣肘學(xué)校美育發(fā)展的種種因素在鄉村地區被進(jìn)一步放大。與此同時(shí),美育課程、教材對于鄉村的地方性關(guān)照不足,使得鄉村學(xué)校的美育工作陷入尷尬境地。鄉村學(xué)校美育提質(zhì)發(fā)展應考慮通過(guò)一些更柔性、靈活的方式來(lái)解決師資短缺問(wèn)題,加強鄉村學(xué)校美育資源建設與共享,幫助鄉村學(xué)校開(kāi)發(fā)地方性美育課程,并多渠道籌措經(jīng)費以保障這些舉措的落地。

關(guān)鍵詞:鄉村學(xué)校;美育;提質(zhì)發(fā)展;結構性缺編;資源共享


長(cháng)期以來(lái),在“應試至上”“智育至上”的大環(huán)境下,美育在中小學(xué)校一直處于“副科”地位,甚至完全缺位。2018年9月,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全國教育大會(huì )上提出“要努力構建德智體美勞全面培養的教育體系”。2020年10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wù)院辦公廳印發(fā)《關(guān)于全面加強和改進(jìn)新時(shí)代學(xué)校美育工作的意見(jiàn)》,要求把美育納入各級各類(lèi)學(xué)校人才培養全過(guò)程。在政策層面,美育如今已獲得與其他“四育”并舉的地位,但是在學(xué)校實(shí)踐中,或因理念轉變緩慢,或因配套資源跟不上,美育邊緣化乃至缺位問(wèn)題依舊突出。而這在鄉村地區表現得更為嚴峻,鄉村已成為“被美育遺忘的角落”。[1]令人欣喜的是,2023年12月,教育部辦公廳印發(fā)《關(guān)于全面實(shí)施學(xué)校美育浸潤行動(dòng)的通知》,并專(zhuān)門(mén)提出“鄉村美育提質(zhì)發(fā)展行動(dòng)”,要求“完善全面提高鄉村美育質(zhì)量的工作機制”。據此,本文將嘗試分析鄉村學(xué)校美育發(fā)展困境,并探討破解出路。

鄉村學(xué)校美育發(fā)展面臨的現實(shí)困境

如前所述,美育在學(xué)校教育中的弱勢地位由來(lái)已久,且屬于全國性問(wèn)題。但是,掣肘學(xué)校美育發(fā)展的種種因素,在鄉村地區被進(jìn)一步放大。與此同時(shí),美育課程、教材對于鄉村的地方性關(guān)照不足,使得鄉村學(xué)校的美育工作陷入尷尬境地。

美育資源短缺問(wèn)題更加突出。資源短缺是全國中小學(xué)校美育發(fā)展面臨的共性問(wèn)題,但從根本上來(lái)講,主要還是對美育的重視不足,以至于在各類(lèi)資源分配中,美育始終處于優(yōu)先級排序的末端。而在鄉村教育資源與教育選擇受限的情況下,鄉村學(xué)校會(huì )傾向于集中有限的教育資源進(jìn)行應試教育、提高考試成績(jì)。[2]這導致美育的發(fā)展空間被其他學(xué)科擠占的問(wèn)題更加突出。以師資配置為例,如今大量鄉村學(xué)校面臨“結構性缺編”,或因學(xué)齡人口分布稀疏且財政水平薄弱面臨“超編缺人”狀況;或因鄉村教師崗位缺乏吸引力出現“有編無(wú)人”的現象。[3]在整體教師配備不足的情況下,鄉村學(xué)校毫無(wú)疑問(wèn)會(huì )選擇優(yōu)先保語(yǔ)、數、英等文化課教師,而在傳統觀(guān)念上被視作“副科”的美育便成為犧牲品。而且,美育在場(chǎng)地設施、教具用品方面的要求比許多文化科目高得多。這使得在教育資源短缺的鄉村地區,美育往往被視作高投入卻對升學(xué)無(wú)益的“低性?xún)r(jià)比”科目,并因此難以得到發(fā)展。

美育課程、教材對于鄉村的地方性關(guān)照不足。隨著(zhù)城市化進(jìn)程的推進(jìn),鄉村文化逐漸被邊緣化,教育中的鄉村性也被削減。在全國統一的課標、教材等已有教學(xué)資源中,城市及發(fā)達地區的教育經(jīng)驗和教育知識以“優(yōu)勢文化”的姿態(tài)融入其中。[4]而鄉村地區又往往缺乏自主開(kāi)發(fā)優(yōu)質(zhì)地方課程、校本課程的資源和能力。結果就是鄉村的美育“幾乎是無(wú)差別地執行城市標準或者參照城市標準”,[5]鄉土文化與藝術(shù)被忽略乃至拋棄。美育作為一種以體驗和活動(dòng)為核心的情感教育,卻脫離了鄉村學(xué)生的日常生活。這種美育難以為鄉村學(xué)校學(xué)生所理解、體驗,不僅影響了美育的落實(shí)效果,還反過(guò)來(lái)又進(jìn)一步加劇了鄉村文化的邊緣化地位,使得鄉土文化的失落陷入惡性循環(huán)之中。

此外,城市導向、發(fā)達地區導向下的美育課程、教材在鄉村地區也往往缺乏有效發(fā)揮作用的資源條件。2022年,教育部頒布新一輪的《義務(wù)教育藝術(shù)課程標準》,將音樂(lè )與美術(shù)合并為“藝術(shù)”,并納入了書(shū)法、舞蹈、戲劇、戲曲、影視等眾多領(lǐng)域內容,極大豐富了美育的內涵,提升了美育的要求和標準。然而,該課標對于師資、設施乃至地方文化藝術(shù)公共資源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在當前的大多數鄉村學(xué)??梢哉f(shuō)很難落地。

鄉村學(xué)校美育提質(zhì)發(fā)展的出路

面對前述這些困境,我們認為鄉村學(xué)校美育提質(zhì)發(fā)展可以嘗試通過(guò)以下途徑探尋出路。

以更加靈活多樣的方式為鄉村學(xué)校配齊美育師資。開(kāi)齊開(kāi)足美育課是鄉村學(xué)校美育提質(zhì)發(fā)展的首要任務(wù),而配齊配足美育師資是前提。但是應當注意到,試圖完全依靠增加編制來(lái)解決鄉村美育師資短缺的問(wèn)題是不切實(shí)際的。一方面,如前所述,在鄉村學(xué)校整體缺編的情況下,稀缺的編制必然會(huì )被優(yōu)先分配給語(yǔ)、數、英等學(xué)科。另一方面,隨著(zhù)學(xué)齡人口的向城性遷移以及當前少子化、老齡化、生育意愿下降等人口危機的出現,鄉村學(xué)齡人口將進(jìn)一步減少,在以學(xué)生數量核定教師編制的制度下,鄉村學(xué)校的教師編制數量不可能大幅增長(cháng),甚至未來(lái)會(huì )進(jìn)一步收縮。因此,我們必須考慮通過(guò)一些更柔性、靈活的方式來(lái)解決鄉村學(xué)校美育師資短缺問(wèn)題。

一是為鄉村學(xué)校定向培養一批能夠兼任美育工作的多科教師、全科教師,紓解結構性缺編困境。一方面,國家公費師范生計劃、農村學(xué)校教育碩士師資培養計劃、中西部欠發(fā)達地區優(yōu)秀教師定向培養計劃等定向師范生培養項目,以及地方師范院校應為具有藝術(shù)特長(cháng)且有意愿未來(lái)兼任美育工作的文化科目師范生創(chuàng )設輔修美育教師教育課程的機會(huì )和機制。另一方面,通過(guò)專(zhuān)項計劃和激勵政策,在鄉村地區學(xué)校遴選一批有意愿、有潛力的在編文化課教師,并為之提供相關(guān)的美育在職培訓和進(jìn)修。

二是推進(jìn)區域內美育師資共享。地方政府可以通過(guò)提供技術(shù)、資金支持,以縣域為基礎統籌構建共享的美育師資中心。這一路徑已經(jīng)在體育方面進(jìn)行了實(shí)驗并得到了較好的實(shí)施效果。共享中心采取“縣管校用”的管理制度,由政府統一聘任、管理美育教師。這些教師不再直接安排到鄉村學(xué)校,而是根據鄉村學(xué)校發(fā)出的“訂單”進(jìn)行靈活配置,按照“排課走?!钡姆绞降洁l村學(xué)校授課。有條件的地區也可以運用數字技術(shù)建立起美育教師共享信息化平臺,靈活、及時(shí)地進(jìn)行師資配置,提高美育師資的利用效率與輻射范圍。中心教師并非具有正式編制的教師,他們的來(lái)源可以更加多樣化,可以挖掘、招募當地文藝團體的專(zhuān)業(yè)人士、民間藝人、非遺傳承人等具有一定藝術(shù)專(zhuān)長(cháng)的人員加入師資隊伍。這種方式既能夠解決鄉村學(xué)校美育教師的編制不足問(wèn)題,也利于靈活應對未來(lái)人口和城鄉結構變化。

三是吸引社會(huì )力量參與鄉村學(xué)校美育工作。除了前述的由政府主導的師資共享機制之外,還應當鼓勵和支持社會(huì )公益組織、藝術(shù)院校、社會(huì )藝術(shù)機構等主體與鄉村學(xué)校對接,開(kāi)展美育相關(guān)的公益項目或志愿服務(wù),“送美下鄉”。尤其是加強與地方師范院校的合作,通過(guò)建立志愿服務(wù)、實(shí)習、對口援教基地等方式,將相關(guān)專(zhuān)業(yè)師范生的社會(huì )藝術(shù)實(shí)踐與鄉村學(xué)校的美育工作有機結合。

加強鄉村學(xué)校美育資源建設與共享。集中資金在村委會(huì )或者社區中心建設一批美育場(chǎng)館、設施,如劇場(chǎng)、音樂(lè )教室,教學(xué)時(shí)間供周邊鄉村學(xué)校共享使用,非教學(xué)時(shí)間開(kāi)放給當地居民作為公共藝術(shù)文化資源。鄉村學(xué)校還可以通過(guò)綜合實(shí)踐活動(dòng),邀請相關(guān)專(zhuān)業(yè)人士帶領(lǐng)學(xué)生自主制作一些美育道具、設備。這一措施在民國時(shí)期的鄉村美育普及得到了較為有效的應用。例如使用本土材料制作留聲機、風(fēng)琴、木棒琴、銅弦琴等平民樂(lè )器。[6]學(xué)生自主制作的道具、設備可以通過(guò)集市、展演、城鄉學(xué)校交流等活動(dòng)展現出來(lái),宣傳鄉村學(xué)校美育成果,并反哺鄉土文化,提高鄉土文化的地位。此外,鄉村學(xué)校還應充分利用數字技術(shù),通過(guò)網(wǎng)絡(luò )設施的接入與城區學(xué)校進(jìn)行課程共享,通過(guò)課程轉播、同步課堂、專(zhuān)遞課堂、異步課堂等多種方式獲得其他學(xué)校優(yōu)質(zhì)的課程資源。此外,鼓勵鄉村學(xué)生進(jìn)城市藝術(shù)場(chǎng)館,開(kāi)展城鄉中小學(xué)生美育主題研學(xué)實(shí)踐活動(dòng),幫助鄉村學(xué)校學(xué)生獲得多樣的美育體驗。

幫助鄉村學(xué)校開(kāi)發(fā)地方性美育課程。在國家課程之外,校本化、本土化的地方性美育課程是美育有效浸潤的重要渠道。鄉村環(huán)境本身就存在許多獨特的美育資源。秀美山川、古樸村落、水文氣候、野生動(dòng)植物、地質(zhì)礦藏等自然資源以及民間戲曲、民間工藝、民歌民謠、服飾、飲食等社會(huì )資源為鄉村美育發(fā)展提供了眾多優(yōu)勢資源。[7]而美育的實(shí)踐性、體驗性、感受性更是賦予了鄉村學(xué)校美育發(fā)展的獨特優(yōu)勢。鄉村廣闊的空間能夠保證學(xué)生深入美育資源中進(jìn)行體驗與實(shí)踐,他們在美育實(shí)踐活動(dòng)中利用鄉土材料制作出的畫(huà)作、樂(lè )器、發(fā)明等各種成果還能夠用于學(xué)校環(huán)境的裝飾之中。這種學(xué)生喜聞樂(lè )見(jiàn)的美育內容與形式不僅潛移默化地發(fā)揮著(zhù)美育的作用,提高學(xué)生的審美能力與水平,也有利于激發(fā)學(xué)生的成就感與效能感,增強他們進(jìn)行美育實(shí)踐的動(dòng)力。因此,必須重視鄉土文化的價(jià)值并將其轉化為鄉村學(xué)校的地方性美育課程。除了通過(guò)組織培訓、進(jìn)修提高鄉村教師的美育課程自主開(kāi)發(fā)能力,還應鼓勵、吸引出版社、高等院校、民間藝人、公益組織等多種主體發(fā)揮各自?xún)?yōu)勢,協(xié)助鄉村學(xué)校挖掘當地本土美育資源,聯(lián)合開(kāi)發(fā)具有地方特色的優(yōu)質(zhì)美育課程。

多渠道籌措鄉村美育經(jīng)費。上述所有舉措的落地都離不開(kāi)經(jīng)費的保障。鄉村學(xué)校和基層政府的財政非常有限,必須多渠道幫助鄉村學(xué)?;I措美育經(jīng)費。首先,實(shí)施國家課程所需要的相關(guān)經(jīng)費應當從中央財政中撥付,而且由于美育師資隊伍中編外教師的存在,必須設立專(zhuān)門(mén)的美育財政專(zhuān)項經(jīng)費作為保障。師資隊伍的擴充以及課程的開(kāi)齊也意味著(zhù)應當完善財政轉移支付制度。必須客觀(guān)評估地方政府財政在美育上的支出承受能力,根據能力強弱適當調整中央、省與縣級政府的經(jīng)費分擔與劃撥。[8]而發(fā)展性美育課程,如校本課程、義務(wù)教育學(xué)校的課后延時(shí)服務(wù)、特色社團活動(dòng)等,可以由中央財政給予一定的補貼,地方財政、相關(guān)學(xué)校以及自愿參與相關(guān)課程或服務(wù)的學(xué)生家庭共同分擔成本。

其次,國家應出臺相關(guān)政策,建立相應機制,促進(jìn)有需要的鄉村學(xué)校與有關(guān)鄉村振興、鄉村教育、藝術(shù)教育的基金會(huì )或社會(huì )組織對接,拓寬美育經(jīng)費籌措渠道。與此同時(shí),鄉村是一個(gè)整體性、綜合性的文化生態(tài),經(jīng)濟、民俗、教育、衛生等均融合性、系統性、網(wǎng)絡(luò )式地發(fā)生作用,[9]美育能夠充分地融入鄉村振興過(guò)程之中,為鄉村發(fā)展提供重要支撐,因此,政府應考慮從鄉村振興計劃中適當劃撥一定資金用于支持鄉村學(xué)校美育的提質(zhì)發(fā)展。    

參考文獻:

[1] 郭聲健,吳小俐.“雙減”政策下學(xué)校美育的發(fā)展機遇與改革重點(diǎn)[J].湖南師范大學(xué)教育科學(xué)學(xué)報,2022(1).

[2] 秦玉友.警惕素質(zhì)教育政策在農村學(xué)?!翱辙D”[J].人民論壇,2020(27).

[3] 劉善槐,朱秀紅,趙垣可.鄉村振興背景下鄉村教師補充機制研究[J].中國電化教育,2022(10).

[4] 龔寶成.鄉村教師專(zhuān)業(yè)發(fā)展困境與疏解:地方性知識的視角[J].課程.教材.教法,2019(3).

[5] 胡發(fā)仲.基于文化視角對鄉村藝術(shù)教育的幾點(diǎn)思考[J].藝術(shù)評論,2018(7).

[6] 陳永怡,海雯倩.民國鄉村美育建設及其當代啟示[J].美術(shù)觀(guān)察,2021(11).

[7] 陳曉清.農村中小學(xué)美育課程資源的開(kāi)發(fā)與利用[J].教育理論與實(shí)踐,2017(2).

[8] 李畇赟,劉善槐.編外用師問(wèn)題治理:結構矛盾與制度突破[J].教師教育研究,2022(3).

[9] 黃際影,杜鵬.鄉村美育與非遺舞蹈:藝術(shù)鄉建的“校園美育”路徑[J].北京舞蹈學(xué)院學(xué)報,2021(4).

(作者丁瑞常系北京師范大學(xué)國際與比較教育研究院副教授、北京師范大學(xué)教育基金會(huì )滿(mǎn)天星民族文化傳播公益基金專(zhuān)家委員,曾芯怡系北京師范大學(xué)國際與比較教育研究院研究生)

《中國民族教育》2024年第3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guān)閱讀

最新發(fā)布
熱門(mén)標簽
點(diǎn)擊排行
熱點(diǎn)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版權所有,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