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檢索頁(yè)>當前

學(xué)校管理如何走向循證決策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4-10 作者:姚繼軍 來(lái)源:中國教育報

    ■學(xué)校管理者在決策過(guò)程中應樹(shù)立強烈的“證據意識”,尤其在涉及重大決策和改革時(shí),要堅決避免單純憑激情、靠經(jīng)驗的工作模式,堅持“無(wú)證據,不決策”的原則,推動(dòng)由經(jīng)驗決策到科學(xué)決策的轉型

    ■需要進(jìn)一步改進(jìn)數據條件,建立起校本決策數據支持系統。這樣的數據系統,就數據內容而言,除了常見(jiàn)的學(xué)生學(xué)業(yè)表現數據外,還應該包括學(xué)生發(fā)展的影響因素及各類(lèi)學(xué)校管理要素的數據    

盡管諸多的學(xué)校管理者都宣稱(chēng)自己是科學(xué)管理的踐行者,但就其管理思路和管理舉措而言,仍擺脫不了經(jīng)驗管理的窠臼。這就使得在現實(shí)的學(xué)校管理中,雖然存在著(zhù)林林總總的改革舉措、花樣迭出的“教學(xué)模式”以及層出不窮的規章制度,卻鮮有學(xué)校管理者能精準回答這些改革與管理舉措到底起到了多大作用,其中的關(guān)鍵性影響因素和作用機制是什么。一些學(xué)校管理決策是基于對“熱點(diǎn)”的追逐、經(jīng)驗的判斷甚至是“看上去很美”的情懷而完成的。如何提升學(xué)校管理過(guò)程中的科學(xué)決策水平,仍是推進(jìn)我國教育現代化過(guò)程中急需著(zhù)力解決的重要議題。

    何為循證決策

簡(jiǎn)單而言,所謂循證決策就是基于科學(xué)證據的決策,即決策者通過(guò)收集與評估高質(zhì)量的證據,將決策建立在科學(xué)的證據基礎之上,以改變傳統管理決策中因過(guò)于依賴(lài)主觀(guān)經(jīng)驗而導致的決策偏差、管理效率低下、管理效果不佳等問(wèn)題。

20世紀80年代,興起于臨床醫學(xué)領(lǐng)域的循證醫學(xué),要求醫生們根據研究所獲得的“最佳證據”進(jìn)行治療,從而使“最好的研究證據與臨床專(zhuān)業(yè)技能、病人的價(jià)值觀(guān)三者整合起來(lái)”,進(jìn)而獲得最佳的治療效果。這樣的思路及方法迅速向其他領(lǐng)域滲透,形成了席卷全球的“循證思潮”。1996年,劍橋大學(xué)教授大衛·哈格里夫斯(David Hargreaves)首次提出了“循證教育學(xué)”(evidence-based pedagogy)的概念,認為教育學(xué)的研究和實(shí)踐也應該像循證醫學(xué)一樣,嚴格遵守循證研究證據來(lái)改進(jìn)教育實(shí)踐。上世紀末以來(lái),“循證”的理念得到了西方教育研究者和管理者的普遍認可,教育循證研究與改革不但推動(dòng)了教育研究的科學(xué)化轉型,也深刻地影響了教育決策的思路和方式,提升了教育實(shí)踐工作的科學(xué)品質(zhì)。

更為重要的是,這樣的教育循證改革有效地整合了科學(xué)研究與實(shí)踐改進(jìn)的力量,具有鮮明的“理實(shí)結合”特征。以2007年歐盟委員會(huì )教育、視聽(tīng)教學(xué)及文化執行署發(fā)起的“為了學(xué)生學(xué)業(yè)的領(lǐng)導力改進(jìn)”項目為例,這個(gè)項目聯(lián)合學(xué)術(shù)界和實(shí)踐界的力量,共同探究學(xué)校領(lǐng)導力與成績(jì)之間的關(guān)系、作用機制及學(xué)校領(lǐng)導的改進(jìn)之路。該項目不但發(fā)現了實(shí)踐中存在的問(wèn)題,而且通過(guò)進(jìn)一步的證據收集和評價(jià),為實(shí)踐的改進(jìn)提供了扎實(shí)的決策依據,實(shí)現了教育研究、教育政策和教育教學(xué)實(shí)踐的良性互動(dòng)。

正因如此,教育循證改革獲得了顯著(zhù)的成效。以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xué)羅伯特·斯萊文(Robert Slavin)教授和南?!湹牵∟ancy Madden)教授發(fā)起的“為了所有人的成功”循證改革項目為例,該項目通過(guò)對學(xué)生閱讀的評估與干預,將學(xué)校改進(jìn)建立在扎實(shí)的科學(xué)研究證據之上,形成了包括學(xué)校決策、教學(xué)改進(jìn)、家校合作、教學(xué)研究在內的學(xué)校改進(jìn)的系統性舉措,使參與這一項目的眾多學(xué)校均取得了顯著(zhù)的辦學(xué)成效。

    科學(xué)決策需要什么樣的證據

進(jìn)入新世紀以來(lái),我國的教育管理者越來(lái)越重視科學(xué)證據在教育改革與發(fā)展過(guò)程中的作用。2019年,教育部發(fā)布《關(guān)于加強新時(shí)代教育科學(xué)研究工作的意見(jiàn)》,要求進(jìn)一步創(chuàng )新科研范式和方法,特別強調了“加強實(shí)證研究,堅持以事實(shí)和證據為依據,對重大問(wèn)題持續跟蹤,注重長(cháng)期性、系統性研究”的要求。在這一背景下,越來(lái)越多的學(xué)校開(kāi)始探索基于科學(xué)證據的決策和管理模式,這無(wú)疑對提升我國教育研究與實(shí)踐的科學(xué)品質(zhì),推進(jìn)教育管理的科學(xué)化轉型具有積極意義。

而毋庸諱言的是,囿于我國教育管理者長(cháng)期依賴(lài)主觀(guān)經(jīng)驗進(jìn)行決策的思維慣性,當前各級各類(lèi)學(xué)校在探索循證管理的過(guò)程中,仍存在著(zhù)諸多認識誤區和不足。一些學(xué)校管理者雖然嘗試著(zhù)將決策建立在證據之上,但對于何種證據才能用于科學(xué)決策卻并不明了。在實(shí)際工作中,仍然把觀(guān)察、訪(fǎng)談、個(gè)案甚至自身經(jīng)歷作為證據用于決策,這就難免又會(huì )回到了依據主觀(guān)經(jīng)驗進(jìn)行管理決策的老路。

因此,在循證決策的過(guò)程中,最為關(guān)鍵性的要素不是有沒(méi)有證據,而是證據本身的質(zhì)量。實(shí)施真正的循證決策,要求管理者將決策的過(guò)程建立在經(jīng)過(guò)科學(xué)檢驗、高質(zhì)量的“最佳證據”之上。在西方的教育循證改革歷程中,人們對于何種標準的證據才能作為決策的證據,已經(jīng)達成了一定的共識。以美國為例,2016年美國聯(lián)邦教育部出臺了《非監管性指南:使用證據去強化教育投資》文件,將可以用于決策的證據分為4個(gè)等級,即高強度證據,主要通過(guò)設計和運轉良好的大規模隨機“實(shí)驗研究”獲得;中等強度證據,主要通過(guò)設計和運轉良好的大規?!皽蕦?shí)驗研究”獲得;具有可能性的證據,主要通過(guò)設計和運轉良好的、控制取樣偏差的“相關(guān)性研究”獲得;呈現的原理,主要通過(guò)能夠解釋教育干預對結果影響原理的“邏輯模型”來(lái)呈現。在這些證據中,實(shí)驗研究和準實(shí)驗研究證據的強度較高,被給予了更多的關(guān)注,甚至被定義為教育循證改革和決策過(guò)程中的“金標準”。

以這樣的標準檢視我國中小學(xué)管理過(guò)程中的循證決策,我們會(huì )發(fā)現,許多學(xué)校在證據質(zhì)量方面難以令人滿(mǎn)意。當前,一些中小學(xué)管理過(guò)程中常用的決策證據仍以個(gè)人經(jīng)驗、個(gè)案及設計不甚嚴謹的調查觀(guān)察為主,這類(lèi)證據由于過(guò)于依賴(lài)管理者個(gè)人的主觀(guān)判斷,且很難在大范圍內得到重復驗證和使用,很難滿(mǎn)足循證決策對于證據客觀(guān)性、科學(xué)性和穩健性的要求,也就難以作為循證決策的證據使用。提高決策證據的質(zhì)量,仍是推進(jìn)教育循證改革過(guò)程中的核心任務(wù)。

    如何為管理決策尋找高質(zhì)量證據

盡管循證決策對于證據有較高的要求,但并不意味著(zhù)在缺乏高質(zhì)量證據的情況下就無(wú)法進(jìn)行循證決策。2019年,羅伯特·斯萊文教授來(lái)華訪(fǎng)問(wèn)期間,曾就如何在中國推進(jìn)教育循證研究與改革發(fā)表過(guò)自己的見(jiàn)解。他認為,首先應該先把這項工作做起來(lái)。在初始階段,研究者和實(shí)踐工作者可能難以獲得優(yōu)良的研究條件和高質(zhì)量的證據,在這種情況下,即便開(kāi)展一些降低了嚴謹性要求的研究和探索也比什么都不做要好。研究者應該和一線(xiàn)的教師及決策者緊密合作,讓證據服務(wù)于教育的改革與實(shí)踐,在此基礎上,逐步探索適合中國的教育循證改革之路。

第一,學(xué)校管理者在決策過(guò)程中應樹(shù)立強烈的“證據意識”。我國當前的教育管理工作雖然在科學(xué)化水平上有所進(jìn)步,但一些中小學(xué)的管理決策還處于“前科學(xué)”階段,一些改革和決策都是基于經(jīng)驗、情懷而非科學(xué)的證據。這就要求學(xué)校管理者在推進(jìn)教育循證改革的過(guò)程中,應當充分尊重科學(xué)規律,運用科學(xué)手段,實(shí)現科學(xué)發(fā)展。尤其在涉及重大決策和改革時(shí),要堅決避免單純憑激情、靠經(jīng)驗的工作模式,堅持“無(wú)證據,不決策”的原則,推動(dòng)由經(jīng)驗決策到科學(xué)決策的轉型。

第二,需要進(jìn)一步改進(jìn)數據條件,建立起校本決策數據支持系統。這樣的數據系統,就數據內容而言,除了常見(jiàn)的學(xué)生學(xué)業(yè)表現數據外,還應該包括學(xué)生發(fā)展的影響因素及各類(lèi)學(xué)校管理要素的數據。在此基礎上,學(xué)校應逐步形成和完善縱向跟蹤數據系統,以更好地監測評估相關(guān)教育教學(xué)及管理舉措的增值情況。

第三,強化與專(zhuān)業(yè)研究力量的合作,提升決策的科學(xué)品質(zhì)。循證決策具有較高的專(zhuān)業(yè)門(mén)檻,而依靠專(zhuān)業(yè)機構和專(zhuān)業(yè)人員提供科學(xué)的決策證據,進(jìn)而改進(jìn)政策與實(shí)踐,是西方教育循證改革的一個(gè)重要經(jīng)驗。在具體的決策過(guò)程中,中小學(xué)既可以通過(guò)尋求專(zhuān)業(yè)機構和人員的幫助,直接借助專(zhuān)業(yè)力量解決決策過(guò)程中的難點(diǎn)問(wèn)題,也可通過(guò)強化學(xué)習和專(zhuān)業(yè)培訓,通過(guò)獲取既往研究中的相關(guān)證據,間接性地利用專(zhuān)業(yè)研究力量輔助決策。中小學(xué)還應當大興校本研究之風(fēng),努力掌握基本的循證研究方法和技術(shù),運用現代化的決策工具,將學(xué)校的管理決策建立在扎實(shí)的校本教研基礎之上。

最后需要指出的是,循證決策雖然高度重視證據的獲得和使用,但并不意味著(zhù)這樣的學(xué)校管理決策是完全排斥管理者的價(jià)值觀(guān)和個(gè)人經(jīng)驗的。正如有學(xué)者認為的那樣,循證教育應該由“實(shí)證證據”和“專(zhuān)業(yè)智慧”兩部分構成。這意味著(zhù),在學(xué)校管理決策中,既要高度重視證據,將獲取和應用高質(zhì)量的證據作為科學(xué)決策的前提條件,但也不能完全被證據牽著(zhù)鼻子走,必須堅持立德樹(shù)人、全面發(fā)展的價(jià)值導向,充分發(fā)揮人的主觀(guān)能動(dòng)性,提高管理決策的水平。

(作者系南京師范大學(xué)教育科學(xué)學(xué)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中國教育報》2024年04月10日第6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guān)閱讀

最新發(fā)布
熱門(mén)標簽
點(diǎn)擊排行
熱點(diǎn)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版權所有,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