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檢索頁(yè)>當前

培養興趣、提升素養,中學(xué)生的閱讀教育應該如何開(kāi)展?

發(fā)布時(shí)間:2023-05-25 作者:韓子續 邵志豪 來(lái)源: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人民教育》

2014年“全民閱讀”首次被寫(xiě)進(jìn)政府工作報告,到“十四五”規劃綱要提出,深入推進(jìn)全民閱讀,建設“書(shū)香中國”,充分彰顯了黨和國家對于全民閱讀的高度重視。目前,全民閱讀已上升為國家發(fā)展戰略。教育部等八部門(mén)2023年3月印發(fā)的《全國青少年學(xué)生讀書(shū)行動(dòng)實(shí)施方案》提出了新思想、新目標、新舉措,中學(xué)生閱讀進(jìn)入了新階段。深入推進(jìn)中學(xué)生閱讀,不僅是學(xué)生個(gè)人學(xué)習進(jìn)步、成長(cháng)成才之所需,更是強國建設、民族振興之所需,是必須面對的時(shí)代課題。

一、中學(xué)生讀書(shū)要突出其育人功能

1. 回答時(shí)代追問(wèn)

伴隨著(zhù)當今世界科技日新月異的發(fā)展,網(wǎng)絡(luò )新媒體技術(shù)的迅速普及,公眾閱讀日益娛樂(lè )化、淺表化和碎片化,低質(zhì)化和低效化閱讀現象越發(fā)普遍,中學(xué)生閱讀環(huán)境發(fā)生了深刻變化。如今,閱讀更多呈現出單向的享樂(lè )式樣態(tài),閱讀內容百般迎合讀者的懶惰心理,閱讀形式具有視覺(jué)化、感性化和工具化的傾向。這不僅消磨了讀者的閱讀興趣,也弱化了閱讀的教育功能。面對新時(shí)代、新要求與新挑戰,中學(xué)生閱讀必須與時(shí)俱進(jìn)。推動(dòng)中學(xué)生閱讀深入開(kāi)展,需從三個(gè)維度回答時(shí)代所需:一是如何以閱讀涵育時(shí)代新人,二是如何以閱讀為拔尖創(chuàng )新人才成長(cháng)筑基,三是如何以中學(xué)生閱讀引領(lǐng)全民閱讀。

2. 突出素養導向

黨的二十大報告明確指出,堅持尊重勞動(dòng)、尊重知識、尊重人才、尊重創(chuàng )造。閱讀能力和閱讀素養是高質(zhì)量人才素質(zhì)的重要組成部分。培養高質(zhì)量人才素質(zhì),關(guān)鍵要發(fā)揮閱讀的教育功能。因為閱讀是一切教育的基礎,閱讀最根本的功能是教育,閱讀的本質(zhì)屬性是教育性。中學(xué)生的正確價(jià)值觀(guān)、必備品格和關(guān)鍵能力,都離不開(kāi)以閱讀為核心的學(xué)科育人、課堂教學(xué)和實(shí)踐活動(dòng)。閱讀有助于個(gè)人價(jià)值觀(guān)的形成,能夠有效地塑造品格,并對能力的培養有著(zhù)不可忽視的作用。因此,推進(jìn)中學(xué)生閱讀,對于培育時(shí)代新人,意義深遠。

3. 服務(wù)終身學(xué)習

我國第一個(gè)以教育現代化為主題的中長(cháng)期戰略規劃《中國教育現代化2035》為新時(shí)代教育現代化建設指明了方向。在這一綱領(lǐng)性文件中,終身學(xué)習的理念作為指導教育整體發(fā)展的統領(lǐng)性理念,貫穿始終。特別是隨著(zhù)世界局勢的演變、科學(xué)技術(shù)的革新和生存環(huán)境的復雜變化,終身學(xué)習顯得愈加重要,將自始至終伴隨著(zhù)個(gè)體的生命歷程。培養學(xué)生的終身學(xué)習能力,便成為面向未來(lái)的迫切課題。而閱讀是學(xué)生獲取經(jīng)驗,建構知識,增進(jìn)技能的必要途徑,是學(xué)生認知世界、調整自我、適應社會(huì )的重要手段。閱讀偏好、閱讀習慣、閱讀能力深刻影響著(zhù)學(xué)生終身學(xué)習能力的發(fā)展,是一個(gè)人終身學(xué)習能力的集中體現。由此可見(jiàn),閱讀是學(xué)生終身學(xué)習的根本,也是終身學(xué)習質(zhì)量的有力保證。

二、讀書(shū)要突破學(xué)科門(mén)類(lèi)的思維桎梏

1. 對“閱讀”內涵的思辨

“閱讀”是日常社會(huì )生活和當前課程教學(xué)中極為熟悉而重要的概念。閱讀具有連續性和階段性相統一的特點(diǎn),閱讀是認知理解到轉化運用的過(guò)程,“閱”和“讀”是完整行為過(guò)程的兩個(gè)步驟。由此,可以認為“閱讀”是“讀者通過(guò)視覺(jué)和聽(tīng)覺(jué),從語(yǔ)言文字中認知并理解意義和進(jìn)行轉化運用的行為過(guò)程”。其立足于讀者自身,著(zhù)眼于語(yǔ)言文字,實(shí)質(zhì)是視覺(jué)聽(tīng)覺(jué)共同作用下語(yǔ)言文字的認知與運用。

2. 閱讀內容的全面精選

閱讀內容是中學(xué)生閱讀的基礎,是主題教育的載體。閱讀內容既要廣泛全面,包含歷史文化、科普知識、法律常識、衛生健康等諸多方面,同時(shí)又要從中精選主題內容。閱讀內容要突破固有學(xué)科門(mén)類(lèi)的思維桎梏,不局限于語(yǔ)文學(xué)科中的文學(xué)作品,而是倡導學(xué)生博覽群書(shū),拓寬視野。除了閱讀內容數量的充分充足,還要重視閱讀內容的精選質(zhì)量。諸多前沿科技的變革發(fā)展,不僅推動(dòng)了社會(huì )的轉型升級,也促進(jìn)了閱讀內容的多元廣泛,但是部分閱讀內容為了迎合讀者功利的閱讀需求,經(jīng)過(guò)簡(jiǎn)單加工就呈現在讀者面前,其質(zhì)量良莠不齊。因此,必須在一定原則的基礎上對閱讀內容進(jìn)行有效選擇,不能不經(jīng)篩選便將閱讀內容全盤(pán)提供給中學(xué)生進(jìn)行閱讀。具體而言,要采取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相結合的思路,精選閱讀內容。精選突出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革命文化和社會(huì )主義先進(jìn)文化主題的閱讀內容。需要特別關(guān)注的是在《全國青少年學(xué)生讀書(shū)行動(dòng)實(shí)施方案》中,科學(xué)文化教育被鮮明提出,能激發(fā)學(xué)生好奇心、想象力、探求欲,培養學(xué)生科學(xué)思維方式和探究能力的閱讀內容也應劃入選擇范疇當中。另外,學(xué)生的閱讀需求,尤其是閱讀困惑,也是精選閱讀內容的重要參照。了解學(xué)生的閱讀需求和困惑,可依據經(jīng)驗預估,也可進(jìn)行有針對性的問(wèn)卷調查。將文化主題和學(xué)生需要相結合,有助于更加精準地確定閱讀內容范圍,生成有價(jià)值的閱讀內容體系,促進(jìn)學(xué)生有意義地閱讀。

3. 閱讀形式的創(chuàng )新融合

在閱讀內容全面、精選的基礎上,閱讀形式的獨特創(chuàng )新也尤為重要,以達成閱讀內容與閱讀形式的有機統一。創(chuàng )新閱讀形式,一是數字閱讀與傳統閱讀相融合。中宣部《關(guān)于促進(jìn)全民閱讀工作的意見(jiàn)》把提高數字化閱讀質(zhì)量和水平列為重點(diǎn)任務(wù)并作出部署。數字閱讀呈現出知識性與娛樂(lè )性兼具,靈活性與即時(shí)性并存的特點(diǎn),可充分利用國家智慧教育讀書(shū)平臺、學(xué)習強國、中國語(yǔ)言文字數字博物館等數字閱讀資源,服務(wù)學(xué)生處處可讀、時(shí)時(shí)能讀。但數字閱讀終究不能取代傳統閱讀的地位,因為傳統紙質(zhì)閱讀不止是一種簡(jiǎn)單的閱讀行為,其本身更是一個(gè)審美過(guò)程。在閱讀傳統紙質(zhì)書(shū)籍的過(guò)程中,便會(huì )潛移默化地涵養自身修養。二是家校社共讀相融合。家庭親子共讀,家長(cháng)保證親子閱讀時(shí)間,設定每日閱讀計劃,明確共讀要求,與兒童一同養成閱讀習慣,營(yíng)造書(shū)香家庭。學(xué)校師生共讀,教師從加強自身閱讀素養出發(fā),率先垂范,以實(shí)際的閱讀行動(dòng)帶動(dòng)學(xué)生共讀共進(jìn),與學(xué)生閱讀同頻共振。社會(huì )名家共讀,調動(dòng)社會(huì )各方資源共同助力中學(xué)生閱讀。社會(huì )各界專(zhuān)家學(xué)者和大國工匠、榜樣人物走進(jìn)校園,為學(xué)生推薦閱讀書(shū)目。圖書(shū)館、新華書(shū)店、少年宮等青少年活動(dòng)場(chǎng)所,支持和幫助中學(xué)生參加校外閱讀活動(dòng),開(kāi)展閱讀推廣活動(dòng)。電視臺、報紙等各類(lèi)媒體,開(kāi)展領(lǐng)讀指導,共同營(yíng)造家校社共讀的良好氛圍。

三、構建學(xué)科閱讀、全學(xué)科閱讀、閱讀實(shí)踐活動(dòng)的大閱讀體系

1. 以語(yǔ)文學(xué)科閱讀為核心

語(yǔ)文學(xué)科是推動(dòng)中學(xué)生閱讀的關(guān)鍵課程,是提升中學(xué)生閱讀素養的重要環(huán)節,是開(kāi)展校園閱讀行動(dòng)的主要渠道,這充分體現了語(yǔ)文學(xué)科獨特的教育優(yōu)勢與育人價(jià)值。深入推進(jìn)中學(xué)生閱讀的重要任務(wù)由語(yǔ)文學(xué)科承擔,其中主要包含兩方面內容。一是推進(jìn)整本書(shū)閱讀。在碎片化、短平快的閱讀潮流之下,語(yǔ)文學(xué)科中的整本書(shū)閱讀顯得尤為關(guān)鍵,在豐富文學(xué)素養、優(yōu)化閱讀思維、獲得審美體驗等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教育意蘊。除了閱讀統編版必修教材中整本書(shū)閱讀單元規定的《鄉土中國》與《紅樓夢(mèng)》,學(xué)科語(yǔ)文教研室在集體備課中可以主動(dòng)延伸課堂邊界,將課內整本書(shū)閱讀與課外整本書(shū)閱讀相結合。圍繞教材文本,與學(xué)生共讀與作家作品相關(guān)的閱讀書(shū)目。例如,與《邊城》相近年代時(shí)期的《子夜》,與《安娜·卡列尼娜》同屬三部曲之列的《戰爭與和平》,與卡夫卡作品具有相同隱喻意味的《蛙》,等等。

二是指導學(xué)生學(xué)會(huì )閱讀。使學(xué)生的閱讀“得其法”,是語(yǔ)文教學(xué)的一項重要任務(wù),也是后續開(kāi)展更廣泛、更深入閱讀的前提和基礎。學(xué)校語(yǔ)文教學(xué)中要把帶領(lǐng)學(xué)生閱讀作為教育教學(xué)的重要內容,在實(shí)際教學(xué)過(guò)程中明確閱讀教學(xué)應遵循的三個(gè)原則:以身示范原則、循序漸進(jìn)原則和讀寫(xiě)結合原則。在日常語(yǔ)文閱讀教學(xué)中,著(zhù)力培養學(xué)生閱讀感知、閱讀理解、閱讀評鑒、閱讀表達等方面的知識、能力和品格,此外,還要根據不同閱讀水平的學(xué)生進(jìn)行分層次的閱讀指導。因為有研究表明,即使是相同年齡段的學(xué)生,閱讀素養的層次也是有差異的。要幫助所有學(xué)生完成從“我愛(ài)讀”到“我讀懂”的飛躍,使學(xué)生真正成為“會(huì )閱讀”的人。

2. 以全學(xué)科閱讀為支撐

全學(xué)科閱讀就是指每門(mén)學(xué)科都要開(kāi)展閱讀指導教學(xué),通過(guò)閱讀來(lái)學(xué)習學(xué)科基本知識和基本技能,并在學(xué)科學(xué)習過(guò)程中培養學(xué)生的學(xué)科閱讀能力和素養。換而言之,全學(xué)科閱讀是以“大閱讀”理念為指導,致力于將閱讀教育滲透到學(xué)科教學(xué)中,突破學(xué)科壁壘,挖掘各學(xué)科的閱讀教育要素,凸顯其閱讀教育功能,實(shí)現閱讀教育與學(xué)科教學(xué)的有機融合。全學(xué)科閱讀要充分發(fā)揮閱讀的育人功能,引導學(xué)生從“學(xué)會(huì )閱讀”走向“通過(guò)閱讀學(xué)習”。全學(xué)科閱讀指導的目的,并非語(yǔ)文學(xué)科縱向地加深文本解讀和文本評論,而是指向閱讀領(lǐng)域與內容的擴展,為學(xué)生進(jìn)行閱讀書(shū)目的推薦,并指導學(xué)生以學(xué)科視角為切入點(diǎn),加深跨學(xué)科思考與理解,從而建立起完全意義的閱讀教育。例如,語(yǔ)文學(xué)科《文學(xué)回憶錄》、數學(xué)學(xué)科《數學(xué)思想概論》、英語(yǔ)學(xué)科《傲慢與偏見(jiàn)》、物理學(xué)科《伽利略的手指》、化學(xué)學(xué)科《詩(shī)意的原子》、生物學(xué)科《生命的多樣性》、歷史學(xué)科《近代中國社會(huì )的新陳代謝》、政治學(xué)科《領(lǐng)袖們》、地理學(xué)科《江城》、體育學(xué)科《郎平自傳》、音樂(lè )學(xué)科《聆聽(tīng)音樂(lè )》、美術(shù)學(xué)科《像藝術(shù)家一樣思考》、信息技術(shù)學(xué)科《人工智能》、心理學(xué)科《自卑與超越》等等,都是可以從學(xué)科教育視角推薦給中學(xué)生的跨學(xué)科閱讀篇目。

而實(shí)踐活動(dòng)是全學(xué)科閱讀的集中體現,學(xué)生只有親身參與實(shí)踐活動(dòng),才能建立個(gè)體與全學(xué)科閱讀的互動(dòng)性關(guān)聯(lián),形成個(gè)性化的具身認知。指導學(xué)生從歷史、地理等學(xué)科的課前演講,物理、化學(xué)等學(xué)科的科學(xué)史故事分享和心理學(xué)科的心理情景劇表演等全學(xué)科閱讀實(shí)踐活動(dòng)中,既獲得對學(xué)科知識的真實(shí)體驗和真切理解,也加深對學(xué)科本質(zhì)的把握。在全學(xué)科實(shí)踐活動(dòng)中,既有對經(jīng)典學(xué)科實(shí)踐活動(dòng)的傳承與延續,也有滿(mǎn)足學(xué)生需求的活動(dòng)創(chuàng )新與調整,不僅強調了閱讀的全學(xué)科覆蓋和全方位推進(jìn),也提高了全學(xué)科閱讀實(shí)踐活動(dòng)的吸引力和旺盛生命力。

3. 以校園閱讀活動(dòng)為基礎

校園閱讀活動(dòng)的內容與形式,關(guān)乎中學(xué)生閱讀行動(dòng)的實(shí)施成效和整體質(zhì)量。根據閱讀的基本特征,可將校園閱讀活動(dòng)的類(lèi)型劃分為獨立閱讀活動(dòng)和融合閱讀活動(dòng)兩種。獨立閱讀活動(dòng)是學(xué)校專(zhuān)門(mén)開(kāi)展的以推動(dòng)學(xué)生閱讀為主要目標的有組織、有計劃、有系統的實(shí)踐活動(dòng),其目標直接指向閱讀。學(xué)校應該圍繞獨立閱讀活動(dòng),進(jìn)行豐富而有益的實(shí)踐嘗試,為提升學(xué)生閱讀素養保駕護航。例如,整本書(shū)閱讀知識競賽、師生共讀一本書(shū)交流會(huì )、思辨性閱讀與辯論賽、戲劇閱讀與戲劇表演賽、詩(shī)歌閱讀與朗誦會(huì )、圖書(shū)推介沙龍等活動(dòng)。融合閱讀活動(dòng)是指利用學(xué)校舉辦的各類(lèi)活動(dòng)與閱讀的某種內在關(guān)聯(lián),將一些基本的閱讀技能、閱讀習慣、閱讀品質(zhì)融合在學(xué)校各類(lèi)活動(dòng)中,其目標雖然并不直接指向閱讀,卻緊緊圍繞閱讀展開(kāi)。例如學(xué)??梢越Y合“世界讀書(shū)日”舉辦以“讀書(shū)周”為核心的系列融合閱讀活動(dòng),舉行學(xué)科知識競賽、讀書(shū)海報展、書(shū)畫(huà)作品展、演講比賽、課本劇表演、專(zhuān)家報告會(huì )和作家見(jiàn)面會(huì )等活動(dòng),長(cháng)期堅持、定期舉辦、不斷豐富,就能夠形成學(xué)校獨有的閱讀活動(dòng)品牌。

更廣義來(lái)講,學(xué)校各類(lèi)活動(dòng)都可以在某種程度上看作是融合閱讀活動(dòng),因為各類(lèi)活動(dòng)的策劃、組織和實(shí)施都圍繞學(xué)生這一主體來(lái)完成,也就自然離不開(kāi)學(xué)生的閱讀行為。例如,升旗儀式、開(kāi)學(xué)典禮等活動(dòng)中的致辭演講,藝術(shù)節、科技節等校園節慶活動(dòng)中的匯報展演,國防軍訓、研學(xué)旅行等綜合實(shí)踐活動(dòng)中的心得交流,無(wú)一不包含閱讀這一要素。此外,閱讀社團活動(dòng)也是融合閱讀活動(dòng)的重要組成部分,比如學(xué)校成立的“文學(xué)社”,一所學(xué)校的“文學(xué)社”就是高端閱讀的俱樂(lè )部,承載著(zhù)眾多青少年學(xué)生的閱讀故事和青春回憶。

學(xué)校結合語(yǔ)文學(xué)科閱讀教學(xué),全學(xué)科閱讀和校園閱讀活動(dòng),建立起“三位一體”的校園“大閱讀”體系,引領(lǐng)學(xué)生從愛(ài)讀書(shū)、讀好書(shū),到逐漸形成善讀書(shū)、讀懂書(shū)的能力,全面提升中學(xué)生閱讀素養,將來(lái)才能擔當起強國建設、民族復興的重任。

(文章作者:韓子續,中學(xué)一級教師,東北師范大學(xué)教育學(xué)部博士研究生;邵志豪,正高級教師,東北師范大學(xué)教育學(xué)部博士生導師,東北師范大學(xué)附屬中學(xué)校長(cháng))

《人民教育》2023年第8期,原題為《從時(shí)代之需出發(fā)回答閱讀教育之問(wèn)》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guān)閱讀

最新發(fā)布
熱門(mén)標簽
點(diǎn)擊排行
熱點(diǎn)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版權所有,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