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檢索頁(yè)>當前

“強師計劃”背景下民族地區鄉村小學(xué)全科教師“U-G-S”協(xié)同培養模式探索

發(fā)布時(shí)間:2023-09-15 作者:子華明 庭奇 王雙宏 來(lái)源: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中國民族教育》

摘要:完善教師教育模式,建構“U-G-S”協(xié)同培養模式是落實(shí)我國鄉村教師教育政策的必然要求,是鄉村教師內生發(fā)展動(dòng)力所在。為了更好地解決培養主體之間的地位不平等、目的錯位以及缺少持續性的運行機制等問(wèn)題,我們可以從鄉村教師情懷培養、激發(fā)“U-G-S”主體性、構建職前職后課程體系等方面的實(shí)踐路徑,為鄉村教師培育提供思路借鑒。

關(guān)鍵詞:“強師計劃”;民族地區;鄉村小學(xué)全科教師;“U-G-S”協(xié)同培養模式


鄉村基礎教育的高質(zhì)量發(fā)展是我國推進(jìn)教育現代化的核心任務(wù),鄉村教師是推動(dòng)和完成這個(gè)任務(wù)的中堅力量。然而,鄉村教育一直是我國教育發(fā)展中的薄弱環(huán)節,特別是民族地區的鄉村教育。為此,教育部等八部門(mén)于2022年4月印發(fā)《新時(shí)代基礎教育強師計劃》(以下簡(jiǎn)稱(chēng)“強師計劃”),依據《中共中央國務(wù)院關(guān)于全面深化新時(shí)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的意見(jiàn)》的精神,從總體要求、具體措施以及實(shí)施保障等方面提出教師隊伍的建設目標和要求,明確提出新時(shí)代教師的建設發(fā)展目標是師風(fēng)師德良好、專(zhuān)業(yè)知識能力過(guò)硬、師資配置優(yōu)良;建設路徑是形成協(xié)同發(fā)展的“U-G-S”,即“鼓勵支持地方政府統籌,相關(guān)部門(mén)密切配合,高校、教師發(fā)展機構、中小學(xué)等協(xié)同”;建設的重點(diǎn)對象是鄉村教師,重點(diǎn)區域是脫貧縣和中西部陸地邊境縣等欠發(fā)達地區的中小學(xué)校。這就對我國當前的教師教育模式從培養主體、培養路徑、培養目標及內容、培養對象等方面提出新的要求。

在我國教師教育的模式中,當前比較有代表性的是2007年開(kāi)始的東北師范大學(xué)的“教師教育創(chuàng )新東北實(shí)驗區”,開(kāi)拓了國內高校、政府、中小學(xué)協(xié)同合作的教師教育新模式(簡(jiǎn)稱(chēng)“U-G-S”),在接近20年的發(fā)展上逐步向全國輻射,并得到國家認可寫(xiě)入國家教育政策重點(diǎn)發(fā)展規劃,在“強師計劃”等重要綱領(lǐng)性文件中均重點(diǎn)強調該模式的重要性和實(shí)操性。然而鄉村教師的培養僅僅依靠部屬師范大學(xué)或部分省級師范大學(xué),培養的數量有限,因此應該充分激發(fā)民族地區的高等師范院校的力量,探索民族地區鄉村小學(xué)全科教師的“U-G-S”協(xié)同培養路徑,促進(jìn)民族地區鄉村教育的高質(zhì)量發(fā)展。

鄉村小學(xué)全科教師培養的價(jià)值所在

2012年頒布的《關(guān)于大力推進(jìn)農村義務(wù)教育教師隊伍建設的意見(jiàn)》、2014年頒布的《教育部關(guān)于實(shí)施卓越教師培養計劃的意見(jiàn)》等文件均強調了鄉村小學(xué)全科教師的重要性。我們知道,鄉村小學(xué)全科教師培養是貫徹國家戰略落實(shí)鄉村教育政策的需要,是全球教育發(fā)展的大勢所趨,當務(wù)之急也是鄉村教育高質(zhì)量發(fā)展和促進(jìn)鄉村教師自主發(fā)展學(xué)習的需要。

鄉村小學(xué)全科教師培養是鄉村教育高質(zhì)量發(fā)展的要求。鄉村教育高質(zhì)量發(fā)展的本質(zhì)是學(xué)生得到充分發(fā)展。學(xué)生的發(fā)展需要充滿(mǎn)人性的教師,即要滿(mǎn)足兒童個(gè)性化、生活化的發(fā)展,教師就應該是不斷反思學(xué)習發(fā)展的全科型教師;同時(shí)必要的實(shí)踐教學(xué)營(yíng)造真實(shí)的教育情境,讓學(xué)生體驗真實(shí)生活的發(fā)生,這就需要實(shí)踐型全科教師。[1]在提倡培養學(xué)生核心素養的時(shí)代背景下,呼喚卓越小學(xué)教師的培養,教育的卓越性主要體現在小學(xué)全科教師的素養上,而這正是小學(xué)全科教師的價(jià)值之一,當然這種全科教師并非是當前主流觀(guān)點(diǎn)認為的能勝任小學(xué)科目數量的多少,而是不僅僅具備專(zhuān)業(yè)知識的卓越,而且具備追求生命、關(guān)愛(ài)學(xué)生的卓越和引領(lǐng)學(xué)生走向卓越的教師素養。[2]

鄉村小學(xué)全科教師培養是促進(jìn)鄉村教師自主發(fā)展學(xué)習的動(dòng)力所在。目前,鄉村教師除了自身存在專(zhuān)業(yè)知識和專(zhuān)業(yè)能力比較薄弱等問(wèn)題外,同時(shí)存在整體性的問(wèn)題:一是小學(xué)的發(fā)展模式單一和指標性缺編同時(shí)存在;二是整體數量上充足和專(zhuān)業(yè)性偏差同時(shí)存在;三是教師實(shí)際任教專(zhuān)業(yè)錯位與全科性能力不足同時(shí)存在;四是年齡結構不均衡和整體流動(dòng)性大同時(shí)存在;五是教師全科素養不足和鄉村振興能力弱同時(shí)存在。“U-G-S”在教師教育的取向上,以“反思實(shí)踐性”為取向,這一方面符合我國傳統文化中“知行合一”的價(jià)值理念,另一方面也是當前解決鄉村教師自我自主發(fā)展根本難題的主要途徑。

“U-G-S”協(xié)同培養的困境分析

“U-G-S”的主體不平等。“U-G-S”協(xié)同合作的過(guò)程中,要順暢地運行需要三者處于一種平等的地位。但是由于功能等方面的不同,三者難以處于一個(gè)相對平等合作對話(huà)的地位。大學(xué)作為我國師范生培養的主要搖籃,具有絕對的話(huà)語(yǔ)權,是課程培養體系的制定者,也是執行者,對未來(lái)教師的走向具有決定性的培養作用。教師能成為什么樣的人,很大程度決定于大學(xué)的培養方案,因此從某種意義上看,大學(xué)是專(zhuān)業(yè)機構,引導著(zhù)教師的專(zhuān)業(yè)發(fā)展方向。政府是教育政策的制定者,并且作為縣域或者稍高層次區域性的政府,制定的政策更多面向中小學(xué)。中小學(xué)則是扮演著(zhù)“服從者”的角色,對于高校、地方政府的政策和決定,更多是配合執行,話(huà)語(yǔ)權比較少,因此,這種協(xié)作主體不平等為“U-G-S”協(xié)同合作模式順利開(kāi)展帶來(lái)消極的作用。

目標錯位和場(chǎng)域文化存在一些不協(xié)調現象。“U-G-S”的順利開(kāi)展,三者的目標應該有一定的一致性,即共同培養高質(zhì)量的鄉村教師。然而從實(shí)際的情況看,三者之間的目標存在著(zhù)一定的錯位。大學(xué)的根本任務(wù)是立德樹(shù)人,注重從理論上培養師范生的專(zhuān)業(yè)知識和能力,更多是價(jià)值觀(guān)導向的培育,培育師范生發(fā)現教育問(wèn)題、分析并解決教育問(wèn)題的能力,運用科學(xué)的方式培養師范生理論性的學(xué)科知識,因此大學(xué)的場(chǎng)域文化是學(xué)術(shù)文化、理論文化、科學(xué)文化,是培養師范生發(fā)現創(chuàng )造知識、創(chuàng )新思維,是追求教育的未來(lái)應然狀態(tài)。同時(shí),大學(xué)的學(xué)術(shù)文化促使大學(xué)的目標是通過(guò)與中小學(xué)協(xié)作完成大學(xué)的學(xué)術(shù)科研任務(wù),更多是追求探尋教育發(fā)展規律。與此不同的是,中小學(xué)是以實(shí)踐為導向的,以解決中小學(xué)生在發(fā)展過(guò)程中的問(wèn)題為主,無(wú)論是教學(xué)還是管理都是基于提升教師的實(shí)踐能力為導向。而地方政府則是著(zhù)眼于制定的政策是否得到規范的執行以及成效如何,等等,存在著(zhù)一定的慣性思維。

“U-G-S”協(xié)同合作的運行機制持續性不足。首先是沒(méi)有專(zhuān)門(mén)的組織來(lái)管理、監督、評價(jià)以及整合高校、政府、中小學(xué)之間的資源,在整個(gè)“U-G-S”協(xié)同合作模式運行中,高校處于主體地位,政府和中小學(xué)積極參與的動(dòng)力不足,一般都是以某種項目合作的方式來(lái)開(kāi)展運行,必要的時(shí)候高校組織臨時(shí)小組來(lái)監督、評價(jià)“U-G-S”協(xié)同合作的效果,而政府、中小學(xué)則是處于配合狀態(tài),其真實(shí)的師范生培養效果如何還有待考究。盡管近年來(lái),國家明確要求開(kāi)展“U-G-S”協(xié)同合作模式,然而由于缺乏專(zhuān)門(mén)的組織機構,沒(méi)有明確的目標、責任,其運行機制持續性不足。沒(méi)有組織機構,難以形成固定的規章制度,“U-G-S”協(xié)同合作模式更多是出于某種短暫的利益目標,相互之間的長(cháng)期融合發(fā)展不足,一旦目標達成,合作模式自然難以持續運轉。

“U-G-S”協(xié)同培養實(shí)踐路徑

基于農村教育發(fā)展的崗位需求,小學(xué)全科教師的培養策略體現在:一是加強對農村熱愛(ài)的思想教育;二是培養適應農村教育發(fā)展的全科教學(xué)能力,包括實(shí)踐能力培養和地方文化課程建設能力的培養;三是促進(jìn)教師專(zhuān)業(yè)發(fā)展的教育研究能力培養。[3]

以民族團結進(jìn)步教育促進(jìn)鄉村教師的情懷培育。一是深刻把握地方師院本身的辦學(xué)特色,從貴州某民族師范學(xué)院實(shí)踐經(jīng)驗看,首先是把握“三性、一型”即“師范性、地方性、民族性及應用型”,民族團結進(jìn)步教育很重要的一個(gè)方面是促進(jìn)師范生的中華民族文化認同,進(jìn)一步認識到民族文化的多元性,強化學(xué)生“家國情、師生情、校友情”三情教育,通過(guò)良性校園人際互動(dòng),打下健康悅納的心理底色;通過(guò)教師人格作用和貼近學(xué)生內心的親切關(guān)懷,熏陶學(xué)生教育情懷。強化學(xué)生思想政治教育,把國家教育政策、鄉村振興戰略需求等內容納入學(xué)生日常思想政治教育內容,強化社會(huì )責任意識,讓關(guān)愛(ài)小學(xué)生的情感態(tài)度厚植于學(xué)生思想認知深處。

二是促進(jìn)師范生的實(shí)踐體驗。強化學(xué)生體驗小學(xué)教育的真實(shí)情境過(guò)程,增加學(xué)生零距離接觸小學(xué)、親近小學(xué)生的機會(huì ),拉近學(xué)生與小學(xué)生的心理距離,體驗與小學(xué)生和諧互動(dòng)的過(guò)程,嘗試組織小學(xué)生開(kāi)展多種教育活動(dòng)。同時(shí)建構優(yōu)秀校友與在校生互動(dòng)機制。每學(xué)期組織優(yōu)秀校友與在校生進(jìn)行交流互動(dòng),以一線(xiàn)感人事跡、優(yōu)秀校友成長(cháng)故事豐富學(xué)生關(guān)愛(ài)幼兒情境認識,鞏固學(xué)生用熱心、耐心育人的情懷。

激發(fā)主體性多元協(xié)同促進(jìn)“U-G-S”共同體的深度發(fā)展。在由脫貧攻堅向鄉村振興的發(fā)展過(guò)程中,為了激發(fā)主體性,在高校主體的引領(lǐng)下,將高校人才培養與鄉村小學(xué)教師專(zhuān)業(yè)發(fā)展有機融合,創(chuàng )建“易地扶貧搬遷領(lǐng)辦”新模式,構建“U-G-S”三位一體命運共同體。都勻市、獨山縣、三都縣、甕安縣、平塘縣、龍里縣等地方教育行政主管部門(mén)協(xié)調并為師范生提供經(jīng)費保障,為當地小學(xué)提供實(shí)踐基地,先后建立20個(gè)實(shí)踐基地,高校與小學(xué)教師實(shí)施雙向互聘、合作開(kāi)展課題研究等長(cháng)效機制,合力促進(jìn)高校教師、師范生和鄉村基礎教育教師協(xié)同成長(cháng)。

一是進(jìn)一步提升高校的科研教學(xué)能力,加強教師的師德師風(fēng)建設,提升科研能力,加強校地合作,開(kāi)展項目研究,提升教師的發(fā)現教育問(wèn)題、解決問(wèn)題的能力,以研促教,提高教師的專(zhuān)業(yè)知識能力。二是加強科研成果的利用轉化?!渡罨?/span>“校農結合”助推產(chǎn)業(yè)振興》《民族地區農村留守兒童教育研究——基于貴州民族地區的調查與思考(第一輯)》等成果,實(shí)踐運用于平塘縣卡蒲毛南族鄉、洞塘鄉村民的教育扶貧、產(chǎn)業(yè)扶貧培訓中。領(lǐng)辦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diǎn)學(xué)校,對黔南州易地扶貧搬遷的學(xué)校資源配置、師資隊伍培訓、教學(xué)開(kāi)展等方面提供方案,并負責具體工作的執行與實(shí)施,為黔南獨山縣等8縣開(kāi)展14期全員教師培訓,全面提升扶貧點(diǎn)教師的專(zhuān)業(yè)能力。另外加上“國培”“省培”“州培”,對民族地區教師培訓人次已達4000人以上。三是強化社會(huì )服務(wù),激發(fā)主體的多元立體參與。學(xué)院教授分別受聘于全國各大高校相關(guān)研究基地,為推進(jìn)地方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教育和兒童發(fā)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完善教師教育課程體系加強教師職前職后教育。一是明確培養方案課程目標,在師范生的“畢業(yè)要求”的“學(xué)會(huì )教學(xué)”維度上,明確“掌握小學(xué)語(yǔ)文/數學(xué)一門(mén)主教學(xué)科的知識體系、基本原理和基本方法,具備小學(xué)道德與法治、音樂(lè )、美術(shù)、綜合實(shí)踐活動(dòng)等兼教學(xué)科必要基礎知識和基本技能,具有跨學(xué)科知識結構”,即具備鄉村小學(xué)全科教師的基本素養。

二是完善小學(xué)全科教師課程體系建設。教師教育的課程包括通識課程、專(zhuān)業(yè)課程和實(shí)踐課程,等等。旨在強化專(zhuān)業(yè)素養與教學(xué)研究能力的培養,學(xué)校從培養民族地區卓越鄉村教師的目標定位出發(fā),構建了“U-G-S”協(xié)同育人專(zhuān)業(yè)課程+特色課程+融通課程+第二課堂的課程新體系。專(zhuān)業(yè)課程包括普通心理學(xué)、教育心理學(xué)、兒童發(fā)展心理學(xué)、現代教育技術(shù)、小學(xué)學(xué)科教育與評價(jià)、現代漢語(yǔ)、中國現當代文學(xué)、古代漢語(yǔ)、高等數學(xué)、小學(xué)數學(xué)基礎理論、音樂(lè )基礎、美術(shù)基礎等,上述課程承擔小學(xué)教育專(zhuān)業(yè)基本知識理論的教學(xué)任務(wù),是專(zhuān)業(yè)能力發(fā)展的理論知識基礎。

特色課程如“形勢政策與民族團結教育專(zhuān)題”“民族地區鄉村教育理論”“貴州民族民間文化”等,培育學(xué)生熱愛(ài)家鄉、服務(wù)民族地區教育事業(yè)發(fā)展意識;融通課程如教育心理學(xué)、小學(xué)課程與教學(xué)論、小學(xué)語(yǔ)文教育與活動(dòng)指導、小學(xué)數學(xué)教育與活動(dòng)指導、小學(xué)語(yǔ)文教學(xué)設計與實(shí)施、小學(xué)數學(xué)教學(xué)設計與實(shí)施、數學(xué)思維方法、說(shuō)課聽(tīng)課評課、小學(xué)學(xué)科教育測量與評價(jià)等上述課程構成報考教師資格能力培養的基本內容和途徑;第二課堂通過(guò)開(kāi)展師范生教學(xué)技能競賽、演講比賽、舉辦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專(zhuān)題講座、優(yōu)秀特崗校友先進(jìn)事跡宣講等方式提升學(xué)生教學(xué)能力和深化學(xué)生在民族地區的從教意愿。

穩固實(shí)踐教學(xué)基地、建設實(shí)踐教學(xué)長(cháng)效機制、突出實(shí)踐能力培養。第一,建立穩固的實(shí)踐教學(xué)基地,黔南民族師范學(xué)院和本地州的許多小學(xué)簽訂了實(shí)習基地建設協(xié)議,建立了長(cháng)期共建合作關(guān)系,達到每20名實(shí)習生不少于1個(gè)教育實(shí)踐基地的要求。第二,制定相關(guān)制度,有《關(guān)于實(shí)習基地建設的暫行規定》《教育實(shí)習管理辦法(修訂)》《本科師范生教育實(shí)踐管理辦法(試行)》,等等。第三,構建了實(shí)踐課程教學(xué),專(zhuān)業(yè)實(shí)踐、教育實(shí)踐環(huán)節,畢業(yè)論文與第二課堂相互協(xié)同的實(shí)踐教學(xué)體系。第四,實(shí)行高校教師與優(yōu)秀小學(xué)教師共同指導教育實(shí)踐的“雙導師”制度,有《小學(xué)教育實(shí)習指導方案》等,建立完善的遴選、培訓、評價(jià)和支持教育實(shí)踐指導教師的制度與措施,“雙導師”數量充足、相對穩定、責權明確,能夠有效履職。


參考文獻:

[1]魏善春.分科抑或全科:本科小學(xué)教師培養理念與課程建構省思——基于過(guò)程哲學(xué)的視角[J].教師教育研究,2020(3).

[2]王平.基于學(xué)生核心素養提升的小學(xué)教師培養——兼論“卓越”·“全科”[J].當代教育科學(xué),2022(1).

[3]何雪玲,陸璇璇.基于崗位需求的農村小學(xué)全科教師培養策略探析[J].中小學(xué)教師培訓,2016(6).

[4]邱芳婷,殷世東.農村小學(xué)全科教師職前專(zhuān)業(yè)發(fā)展及其培養途徑[J].現代教育管理,2021(6).

(作者子華明系黔南民族師范學(xué)院副教授、云南民族大學(xué)博士后,庭奇系黔南民族師范學(xué)院研究生,王雙宏系黔南民族師范學(xué)院教育科學(xué)學(xué)院院長(cháng)、教授)

本文系2021年云南省教育科學(xué)規劃基礎教育專(zhuān)項項目“云南鄉村小學(xué)全科教師素養評價(jià)與提升研究”(編號:BFJC21012)、2022國家社科基金教育學(xué)西部項目“邊疆民族地區中小學(xué)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教育的心理機制研究”(編號:BMX220341)的階段性成果。

《中國民族教育》2023年第9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guān)閱讀

最新發(fā)布
熱門(mén)標簽
點(diǎn)擊排行
熱點(diǎn)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版權所有,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