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檢索頁(yè)>當前

教研聯(lián)動(dòng)突破保教質(zhì)量提升瓶頸

發(fā)布時(shí)間:2022-11-20 作者:湯小鳳 來(lái)源:中國教育報

蘆溪縣位于江西省西部,是一個(gè)山區農業(yè)縣。10年前,上埠鎮中心幼兒園剛轉為公辦園,談及幼兒園游戲,教師的理解都是“搶凳子”“老鷹捉小雞”“丟手絹”,或者是集體教學(xué)中“大小聲”“傳聲筒”“角色扮演”之類(lèi)的活動(dòng)。

我們發(fā)現教師對游戲理解有偏差,主要問(wèn)題還是出在教研上。比如,縣級層面教研指導不夠,教研活動(dòng)通常是入園“聽(tīng)課”,然后按中小學(xué)教研方式“評課”。因此,“重上課輕游戲”的觀(guān)念始終難以改變。幼兒園缺少專(zhuān)家持續跟蹤指導,園長(cháng)、教師聽(tīng)專(zhuān)家講座時(shí)熱血沸騰,回到幼兒園實(shí)踐卻無(wú)從下手。教師自我成長(cháng)積極性不高,多數農村園教師對工作的認識僅僅是“平平安安帶完一天娃就算交差”,職業(yè)幸福感無(wú)從談起。

基于此,我們從“教研+”聯(lián)動(dòng)模式入手,立足縣域內幼兒園整體,以教研工作改革為突破,以提高幼兒園保教質(zhì)量為目標,構建起了教研+科學(xué)保教團隊、教研+基地建設、教研+課題研究的三位一體學(xué)前教研模式。

    教研+科學(xué)保教團隊

    構建經(jīng)驗共享機制

“教研+科學(xué)保教團隊”是推動(dòng)縣域內幼兒園保教質(zhì)量提升的第一個(gè)舉措??h教育局印發(fā)《關(guān)于成立全縣幼兒園科學(xué)保教團隊的通知》,由縣專(zhuān)職教研員任團長(cháng),從各中心園遴選一批兼職教研員,同時(shí)將團隊成員分成3個(gè)教研指導小組,對口3個(gè)教研責任片區。這一舉措串聯(lián)起了縣域內所有幼兒園,改變了以往幼兒園各自為政、關(guān)門(mén)辦園的狀況,構建起了抱團快跑、經(jīng)驗共享的內部聯(lián)動(dòng)機制。

現在只要聽(tīng)說(shuō)縣域內哪所幼兒園有好經(jīng)驗,其他園就通過(guò)申請教研觀(guān)摩,和對方園開(kāi)展經(jīng)驗交流。比如源南鄉中心幼兒園研發(fā)了支持幼兒自主進(jìn)餐的方法,上埠鎮中心幼兒園馬上申請經(jīng)驗共享,大家在很短時(shí)間內實(shí)現了共同提升。與此同時(shí),每所園的經(jīng)驗智慧介紹還會(huì )獲得積分,縣教育局每年會(huì )依據積分評選優(yōu)秀教研單位,所以大家都很積極地貢獻智慧。

正是因為建立了教研的內部聯(lián)動(dòng)機制,縣域內幼兒園能夠“建一所,成一所,美一所”,真正成了孩子們的樂(lè )園。

    教研+基地建設

    打破幼兒園原地踏步局面

僅僅擁有內部交流平臺,還不足以提升縣域整體辦園質(zhì)量。受限于視野,農村園很容易陷入“左看看,自己還不太差,右看看,大家差不多”的怪圈,時(shí)間一長(cháng),幼兒園質(zhì)量提升就越來(lái)越難?!敖萄?基地建設”是我們推動(dòng)縣域內幼兒園保教質(zhì)量提升的第二個(gè)舉措,主要是邀請專(zhuān)家來(lái)縣里創(chuàng )建“基地園”,充分提升教研的專(zhuān)業(yè)性。比如,蘆溪縣保育院是江西省教研員盧筱紅的教研基地園。每月一次入園指導,一次兩天,這一方法有效解決了縣域學(xué)前教研缺少專(zhuān)業(yè)人士持續跟蹤指導的問(wèn)題,幼兒園在實(shí)踐中遇到問(wèn)題,能及時(shí)聽(tīng)取專(zhuān)家意見(jiàn)。得益于專(zhuān)家的持續指導,蘆溪縣保育院開(kāi)展了“真善美”園本化課程,該課程獲得江西省出彩課程三等獎。

“教研+基地建設”打破了縣域內各園原地踏步的局面,構建起了專(zhuān)家智慧快速輸送的外部聯(lián)動(dòng)機制?;貓@在獲得血液的同時(shí),還通過(guò)每月一次的縣域內科學(xué)保教團隊交流會(huì ),積極貢獻研究經(jīng)驗,輻射其他幼兒園,形成良性循環(huán)。比如,在基地園的帶動(dòng)下,全縣展開(kāi)了“創(chuàng )設讓兒童更加自主的環(huán)境”主題研究,許多幼兒園研制出了一系列支持幼兒自主用餐、飲水、游戲的方法。

    教研+課題研究

    培養研究型幼師

在一次教研活動(dòng)中,一名農村園教師提出:“我很喜歡在幼兒園工作,但我最討厭幼兒園中午要搬床、疊床,感覺(jué)自己的腰吃不消?!边@立刻引發(fā)了我們的思考:還有多少影響幼兒園教師職業(yè)幸福感的隱性因素存在?幼兒園教師隊伍不穩定是否也和這些隱性因素有關(guān)?我們馬上請這位教師將這一問(wèn)題作為研究課題。她的積極性一下子被調動(dòng)起來(lái)了,她發(fā)現原來(lái)“課題研究”觸手可及。

后來(lái),這項研究不但解決了教師中午搬床、疊床的問(wèn)題,還推進(jìn)了其他問(wèn)題的解決。一批利用率極低的幼兒園功能室讓位給幼兒當午休室,一批幼兒園有意識控制生源、增加生均使用面積,一批待建幼兒園嚴格按照國家標準建設。在這個(gè)過(guò)程中,教師感受到了自己的聲音被聽(tīng)見(jiàn),也感受到了自己的研究在推動(dòng)幼教事業(yè)進(jìn)步。

當教師在縣域內科學(xué)保教團隊交流會(huì )上展示自己的研究成果時(shí),職業(yè)驕傲感和幸福感洋溢在臉上。以此為契機,我們鼓勵更多教師將自己困惑的問(wèn)題作為課題進(jìn)行研究。結果發(fā)現,“為什么孩子不聽(tīng)我的話(huà)”“六一兒童節活動(dòng)怎樣開(kāi)展更科學(xué)”成了教師爭相研究的課題。依托課題研究,農村園教師變化很大,發(fā)現問(wèn)題、積極表達、樂(lè )于展示、熱愛(ài)兒童的特征越來(lái)越明顯。教師對兒童每天的游戲活動(dòng)充滿(mǎn)了期待,觀(guān)察兒童、發(fā)現兒童成了教師樂(lè )此不疲的事。一批研究型教師茁壯成長(cháng),教師的職業(yè)歸屬感明顯增強。

“教研+”聯(lián)動(dòng)模式,在“傾聽(tīng)教師聲音”中發(fā)現問(wèn)題,在“課題研究”中鼓勵教師尋找問(wèn)題解決策略,在“專(zhuān)家入園指導”中實(shí)現教師專(zhuān)業(yè)提升,在“科學(xué)保教團隊”交流平臺共享智慧,最終形成了內外聯(lián)動(dòng)的良性循環(huán)系統。

(作者單位系江西省蘆溪縣教師發(fā)展中心)

《中國教育報》2022年11月20日第2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guān)閱讀

最新發(fā)布
熱門(mén)標簽
點(diǎn)擊排行
熱點(diǎn)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版權所有,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