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檢索頁(yè)>當前

光陰遠去,故事不老

——評劉海棲《三步上籃》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2-28 作者:冷玉斌 來(lái)源:中國教育報

《三步上籃·后記》結尾,作者劉海棲寫(xiě)道:“我還會(huì )這樣寫(xiě)下去,那些故事足夠我寫(xiě)的。我不會(huì )辜負我的童年?!贝_實(shí)是這樣,這本書(shū)本身就是接續《游泳》《乒乓響亮》,繼續回望童年、少年時(shí)光,成為系列創(chuàng )作的收官一冊。他的好故事還真是源源不斷,寫(xiě)之不盡。

“三步上籃”是籃球進(jìn)攻術(shù)語(yǔ),作為書(shū)名,既獨特又明晰,別有趣味。書(shū)里所講并不是常見(jiàn)的如孩子們組了球隊、苦練球藝、戰勝對手這樣一個(gè)故事,而是借著(zhù)彭勤儉有了“八瓣籃球”之后,一群孩子一起經(jīng)歷的一段生活。在這段生活里,見(jiàn)出他們的形象與性格,也看到每個(gè)人的成長(cháng)。整體上,就是三件事,一是彭勤儉拉人組隊,二是與軍運會(huì )女隊比賽,三是籃球軋爆后侯普通想辦法還球——正是“三步上籃”,一步一躍,正中籃筐,定格在孩子們此刻的生活與期待里。

劉海棲的作品,無(wú)論題材還是語(yǔ)言向來(lái)獨樹(shù)一幟、辨識度高,《三步上籃》也不例外。語(yǔ)言仍然是那么干凈、勁道,他向來(lái)不追求華麗與繁復,而是質(zhì)樸、精簡(jiǎn),然而準確,也不干巴,同時(shí),句與句之間又緊密關(guān)聯(lián),充滿(mǎn)故事感。

來(lái)看這本書(shū)的開(kāi)頭:“育新小學(xué)五年級(2)班有個(gè)彭勤儉。彭勤儉要練習打籃球了,他央求爸爸給他買(mǎi)個(gè)籃球。爸爸花了8塊錢(qián),給他買(mǎi)了一個(gè)八瓣籃球?!倍际怯舶畎畹亩叹?,擲地有聲。什么聲?故事聲。除了第一句,每個(gè)短句里都有一個(gè)故事。后一句又是前一句的推進(jìn),或說(shuō)結果。要是掰開(kāi)來(lái)寫(xiě),都可以繞半天,但那就不是劉海棲了。這里提到“8塊錢(qián)”,一點(diǎn)兒不多余。一來(lái),8塊錢(qián)不是小錢(qián),不好說(shuō)錢(qián)就是愛(ài),但大人愿意花這個(gè)錢(qián),就是大人對孩子的舍得;二來(lái),讀到最后會(huì )發(fā)現,這個(gè)“8塊錢(qián)”,是故事往后走的主導:球爆了,要另買(mǎi)了還回來(lái)。沒(méi)這么多錢(qián),弄錢(qián)買(mǎi)球的過(guò)程,孩子們有了各自長(cháng)大的節奏。從頭到尾,故事起于“8塊錢(qián)”,終于“8塊錢(qián)”,一個(gè)漫長(cháng)的告別。這樣的段落還有很多,作者又善用動(dòng)態(tài),讓人物真正“活”過(guò)來(lái),總之,文字有密度,敘事越利落,情節反而越豐富。讀起來(lái),就特別有滋味。

一直以來(lái),劉海棲筆下的人物性格和他們的童年精神,都特別健壯、特別明朗。這從書(shū)名就有看頭,之前是乒乓——響亮,這回是三步——上籃!《三步上籃》里面幾個(gè)主要人物,彭勤儉實(shí)誠,初大壯有恒心,劉存在一根筋,孫小蘭颯爽能干,每個(gè)人鮮明的性格在情節里頭成長(cháng),透著(zhù)一股子勃勃生機。從情節里看,開(kāi)頭彭勤儉找打球,到后頭墻上鞋印子事件,接下來(lái)跟女隊比賽,每一件事,難也好,苦也罷,這群孩子就嘰嘰喳喳過(guò)來(lái)了。作為讀者,好像不知不覺(jué)就沉醉其中,隨著(zhù)他們有說(shuō)有笑,有樂(lè )有憾。他們忙亂歡脫,讀者跟著(zhù)忙亂歡脫;他們在場(chǎng)上胡打一氣,讀者也跟著(zhù)在場(chǎng)上跑了一圈,氣喘吁吁,然后也一樣覺(jué)得,“我們度過(guò)了有意義的一天”。

說(shuō)到“好玩”,《三步上籃》里,劉海棲的“幽默”功力應該又進(jìn)了一層。書(shū)中隨處可見(jiàn)令人捧腹的描寫(xiě),極為搞笑的對話(huà),還有靈機乍現的調侃,一本正經(jīng)的逗趣,所有這些貼著(zhù)人物,又符合情境,一點(diǎn)兒不刻意、不違和。比如彭勤儉打球的目標是他哥,用今天的話(huà),也想著(zhù)有粉絲多看他幾眼,問(wèn)題是:“現在人家都不多看他,就是孫小蘭有時(shí)候多看他。孫小蘭是他同位,還是班長(cháng),如果彭勤儉上課做小動(dòng)作,孫小蘭就瞪他,他去問(wèn)孫小蘭題,孫小蘭就朝他翻個(gè)白眼?!边@就是幽默了。此看實(shí)非彼看,著(zhù)者揣著(zhù)明白裝糊涂,讓人讀著(zhù)直樂(lè )。

劉海棲是豁達的,豁達中對人世、對生活就有一種特別的開(kāi)解,落在作品里,順著(zhù)情節帶出特別幽默的意味。故事結束時(shí),幾個(gè)人都不練籃球了,各有各的理由,關(guān)于胡向上,他這么寫(xiě)道:“胡向上買(mǎi)了乒乓球拍,他要打乒乓球,因為乒乓球比籃球便宜多了,癟了用開(kāi)水燙燙就鼓起來(lái),不費鴿子?!?/P>

前面說(shuō)“便宜”,癟了燙燙都屬正常,后面突然來(lái)了句,“不費鴿子”,哈哈,這哪兒跟哪兒,太逗了——但是,在故事里,真的是這樣,胡向上肯定是這么想。令人笑倒,令人歡喜。只是,讀到這里,我的心也猛地一揪。小時(shí)候,我也無(wú)數次燙過(guò)乒乓球,看著(zhù)它癟掉那一塊,又慢慢鼓起來(lái)。而我最近一次到體育館打球,滿(mǎn)地乒乓球,再不會(huì )有當年對那一個(gè)球的珍愛(ài)與護持。我不僅長(cháng)大了,我也變老了,失去了對這些細小之物的感觸與思量,而一個(gè)人的童年,此中歡樂(lè ),此中憂(yōu)愁,恰恰是維系在這一些那一些細小之物上吧?或許,這也是我讀《三步上籃》后并不意外的收獲。游泳、打乒乓、打籃球,這些運動(dòng)背后,那一個(gè)個(gè)癟了的乒乓球,充了氣的八瓣籃球……原來(lái)是每個(gè)人童年印象的顯現與重演。光陰遠去,故事不老,童年重臨心頭。也希望更多人從這部《三步上籃》里,重拾那些單純的美好,有關(guān)運動(dòng),有關(guān)成長(cháng),就像那個(gè)慢慢地重新鼓回來(lái)的乒乓球。

劉海棲說(shuō),《游泳》《乒乓響亮》《三步上籃》是他的“體育三部曲”,是不是也可以說(shuō),這三本書(shū)也是他關(guān)于童年的、那些美好記錄的“三步上籃”?

(作者系廣東省深圳市龍華區和平實(shí)驗小學(xué)高級教師)

《中國教育報》2024年02月28日第10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guān)閱讀

最新發(fā)布
熱門(mén)標簽
點(diǎn)擊排行
熱點(diǎn)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版權所有,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