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檢索頁(yè)>當前

學(xué)生犯錯如何管?要把握好管教的邊界和原則

發(fā)布時(shí)間:2023-11-28 作者:董建華 來(lái)源: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人民教育》

前些天,一起案件的一審判決引起不少教師的關(guān)注。

一年多以前,一名11歲男孩在自家小區跳樓自殺,死前他留下一份遺書(shū),指責班主任對他使用了暴力。也正是因為這份遺書(shū),男孩家長(cháng)把這位班主任送上了法庭,要為兒子討回一個(gè)公道。

學(xué)校監控記錄了事發(fā)前幾天教室中的情況。這位班主任對男生說(shuō)了“腦子笨死”“欠債大王”“言而無(wú)信”等言語(yǔ),還實(shí)施了一次用書(shū)本拍頭頸部、一次換座位等行為。

這些行為會(huì )不會(huì )被法庭認定為暴力?

這不是一個(gè)孤立的事件,與之類(lèi)似的事件也時(shí)有發(fā)生,引發(fā)了很多教師的疑問(wèn):我們到底還有沒(méi)有對學(xué)生的管教權。一些教師心有余悸:這位教師的一些行為自己也實(shí)施過(guò),自己的行為哪些屬于正常管教,哪些又會(huì )被學(xué)生認定是“暴力”呢?如果這個(gè)邊界不清晰,教師恐怕就不敢管教學(xué)生了。

當然,就在前些天,法院一審認定這位班主任對男生的行為屬于批評教育和正常懲戒的范疇,用語(yǔ)和行為雖有失當之處,但總體上未偏離教育目的,還是在促使男生更好地完成學(xué)習任務(wù),沒(méi)有造成對男生實(shí)質(zhì)上的人格貶損、名譽(yù)破壞等不良影響。正是基于這樣的判斷,法院一審判決這位班主任無(wú)罪。

雖然法院給了這位班主任一個(gè)無(wú)罪的判決,也可以說(shuō)這位班主任在近兩年的時(shí)間內“贏(yíng)”了這場(chǎng)官司,但毫無(wú)疑問(wèn),在這個(gè)案件中沒(méi)有贏(yíng)家,因為一個(gè)年輕的生命逝去了。

有的教師從這個(gè)案件中學(xué)到了“明哲保身”,有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也有教師會(huì )更理性地進(jìn)行總結,究竟哪些行為可以做,哪些行為不能觸碰,也就是管教與暴力的邊界在哪里。這種總結無(wú)疑是非常必要的,比如一切體罰都不要碰,就連罰站這種被允許的懲戒手段也要謹慎再謹慎。但很多教師在總結的同時(shí)還會(huì )想到,這種一切從謹慎出發(fā)的思維只可以保證不輸官司,但并不能保證不引發(fā)孩子的過(guò)激反應。不同孩子的承受力是不同的,有些言語(yǔ)對一些孩子是“家常便飯”,而對另一些心理承受力差的孩子就可能會(huì )被視為一種“語(yǔ)言暴力”,引發(fā)孩子的過(guò)激行為,正常管教與暴力行為的邊界在一定程度上是由孩子的主觀(guān)認識來(lái)劃定的。

因此我想,對學(xué)生的管教,還是存在著(zhù)一個(gè)因材施教的原則,很多老教師也都能從自己的經(jīng)驗出發(fā),對“臉皮薄”的孩子就少說(shuō)兩句,點(diǎn)到為止,孩子自然會(huì )改正。

另一方面,我還意識到,“不要產(chǎn)生對抗”也是管教的一個(gè)重要原則。學(xué)生犯了錯,真正意識到自己過(guò)錯的時(shí)刻,一定不是在對抗的狀態(tài)下!也就是說(shuō),教師采用一些高壓手段形成與學(xué)生的對抗狀態(tài),可能會(huì )讓學(xué)生一時(shí)害怕,但并不能讓學(xué)生真正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在哪里,只會(huì )增強孩子的逆反心理。相反,對孩子給予更多戰術(shù)上的“退讓”和“妥協(xié)”,可能更會(huì )有助于孩子認識上的提升。

前段時(shí)間,我們這里有位老師夜晚在學(xué)生寢室抓到一位通宵玩手機的學(xué)生,按照學(xué)校規章制度,這位老師收繳了這名學(xué)生的手機,沒(méi)想到學(xué)生威脅老師:“如果你不將手機還給我,我就從樓上跳下去!”

老師先是一愣,思索了幾秒鐘,轉而對這名孩子說(shuō):“先跟我到值班室,再將手機還給你!”孩子乖乖地跟著(zhù)老師來(lái)到值班室,老師又對孩子說(shuō):“我收手機的目的是為了督促你努力學(xué)習,不沉迷網(wǎng)絡(luò ),將來(lái)有個(gè)更美好的生活,如果因為收了你的手機,你連命都不要了,我收了你的手機又有何意義呢?孩子,將手機拿去吧!”老師隨即將手機遞給孩子。

孩子望著(zhù)老師,卻沒(méi)接老師手中的手機,想必老師的一時(shí)退讓也出乎孩子的意料,引發(fā)了他認知上的內在沖突,過(guò)了兩三分鐘,孩子說(shuō):“老師,手機暫時(shí)放在你這里,放假時(shí)我再來(lái)取?!?/span>

一個(gè)有可能會(huì )引發(fā)沖突甚至禍及生命的事件被平息了,背后就是因為老師在學(xué)校紀律之上又有了靈活的退讓和妥協(xié)。

我們這里還有一名經(jīng)常打架的學(xué)生,被一所學(xué)校責令退學(xué),轉到了另一所學(xué)校,依然動(dòng)不動(dòng)就與他人比拳頭。這天他又打架了,班主任安排他到辦公室寫(xiě)檢討,孩子堅持不寫(xiě)并毫不在乎地說(shuō):“反正遲早是要被開(kāi)除的,我何必自討苦吃,再寫(xiě)檢討?”

老師沒(méi)有逼他寫(xiě),而是自言自語(yǔ)地說(shuō):“老師無(wú)能呀!這么好的苗子,老師沒(méi)辦法把他培養成才,愧對學(xué)校和家長(cháng)呀!”隨即離開(kāi)了辦公室,把學(xué)生“晾”在了那里。

后來(lái)這名學(xué)生不僅寫(xiě)了檢討,還改變了好打架的壞毛病,開(kāi)始努力學(xué)習,最終以?xún)?yōu)異的成績(jì)考上了理想大學(xué),他后來(lái)說(shuō):“老師的一聲嘆息,對我心靈的震撼太大了,我永遠也忘不了老師那長(cháng)長(cháng)的嘆息聲!”

孩子大多數的違紀不是犯罪,不需要老師像警察那樣嚴格依法制裁他們,面對孩子在成長(cháng)過(guò)程中所犯的錯誤,老師大可不必上綱上線(xiàn),甚至連他們的生命都不顧也要執行所謂的規章制度,非要在第一時(shí)間跟學(xué)生對著(zhù)干。一定程度上的妥協(xié)、退讓、示弱或擱置,有時(shí)會(huì )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讓學(xué)生先冷靜下來(lái),不讓矛盾激化,事件后續的發(fā)展就有可能會(huì )逆轉。

在某些已經(jīng)激化的矛盾關(guān)系中,教師為什么必須學(xué)會(huì )妥協(xié)和退讓?zhuān)?/p>

我們這里還有另一個(gè)頗具戲劇性的案例,能很好地說(shuō)明這背后的原理。一個(gè)男生早戀,班主任苦口婆心地教育,孩子口口聲聲答應不再早戀了,還寫(xiě)了保證書(shū):“如果繼續早戀,主動(dòng)退學(xué)!”沒(méi)想到保證書(shū)的筆墨沒(méi)干,一個(gè)周末的傍晚,班主任又抓到了這名男生早戀的證據,老師一氣之下叫來(lái)孩子的家長(cháng),要家長(cháng)將孩子領(lǐng)回家。孩子和他父母苦苦哀求都無(wú)濟于事。但就在這時(shí),班主任老師在上班途中因為車(chē)禍住進(jìn)了醫院,學(xué)校臨時(shí)調整了班主任。新任班主任接手處理這件事,非但沒(méi)為難這名男生,反而對男生表示理解,新班主任也承認那個(gè)女孩非??蓯?ài),有很多優(yōu)點(diǎn),在這個(gè)年齡對異性有美好的憧憬也是非常自然的事情。但這位新班主任同時(shí)也講明了一個(gè)道理,為了不影響男生自己和那個(gè)可愛(ài)女孩的前程,等到了戀愛(ài)的年紀再和女孩戀愛(ài)也不遲,就放這名男生進(jìn)了教室。

男生對新班主任的這一番話(huà)聽(tīng)了進(jìn)去,將早戀放到一邊,在學(xué)校拼命學(xué)習,本來(lái)成績(jì)平平的孩子,經(jīng)過(guò)努力最終在高考中取得優(yōu)異成績(jì),后來(lái)也當了一名老師,還和當年的女孩結了婚。他說(shuō):“我感謝此前班主任老師對我的嚴格要求,更感謝新班主任對這件事的淡化,否則社會(huì )就少了一名老師,多了一名高中輟學(xué)學(xué)生!”

一位充滿(mǎn)建設性的教師為什么要學(xué)會(huì )退讓和妥協(xié)?退讓和妥協(xié)的背后其實(shí)是對孩子的理解。孩子身上的問(wèn)題都是有原因的,要設身處地從孩子的角度思考問(wèn)題,對他們行為的動(dòng)機給予充分理解,這件事教師必須做,因為教師是過(guò)來(lái)人,他們必須主動(dòng)走向孩子,而不是一味堅守自己的原則,讓學(xué)生來(lái)理解自己。一般來(lái)講,只要教師對學(xué)生的行為動(dòng)機表現了足夠的理解,學(xué)生也會(huì )與教師相向而行,慢慢理解教師的苦口婆心,教師也就能讓學(xué)生意識到自己的問(wèn)題。

最后還是要重復那句話(huà):學(xué)生真正意識到自己過(guò)錯的時(shí)刻,一定不是在對抗的狀態(tài)下!既然對抗不能讓孩子改正錯誤,那就先要創(chuàng )造一種在平和中解決問(wèn)題的氛圍,而為了這種氛圍,作為成年人,教師必須先邁出第一步。這也是維持校園和諧、避免學(xué)生各種過(guò)激行為的必然要求。

董建華 作者單位系湖北省宜昌市秭歸第二中學(xué))

《人民教育》2023年第20期,原標題為《如何對待學(xué)生成長(cháng)中的錯誤——兼談管教的邊界與原則》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guān)閱讀

最新發(fā)布
熱門(mén)標簽
點(diǎn)擊排行
熱點(diǎn)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版權所有,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