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檢索頁(yè)>當前

與孩子一起好好生活

——探訪(fǎng)中華女子學(xué)院附屬實(shí)驗幼兒園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27 作者:本報記者 趙彩俠 紀秀君 田玉 來(lái)源:中國教育報

■解密名園

一個(gè)月前,記者與中華女子學(xué)院附屬實(shí)驗幼兒園(又稱(chēng)“花草園”)園長(cháng)胡華預約采訪(fǎng),她把地點(diǎn)定在了北京市懷柔區的一個(gè)村莊。胡華指著(zhù)一片開(kāi)滿(mǎn)黃花的荒地興奮地說(shuō):“土地真是太神奇了,看到東西從地里長(cháng)出來(lái),真叫人狂喜?!庇浾邚暮A亮晶晶的眼睛中,捕捉到了她對大自然發(fā)自?xún)刃牡臒釔?ài),和對簡(jiǎn)單樸素生活的追求?;ú輬@生活化課程生機勃勃的奧秘,是否就藏在胡華的追求中呢?于是,記者開(kāi)啟了探秘之旅。

找到幼兒園課程的文化根基

花草園始建于2004年,從一開(kāi)始,胡華就引導教師們,把焦點(diǎn)放在觀(guān)察孩子、傾聽(tīng)孩子上。在這樣的理念下,很快,花草園的課程就做出了自己的風(fēng)采。

2007年,胡華在美國經(jīng)歷了3個(gè)月的訪(fǎng)學(xué)生活。在異國他鄉,她深刻感受到,不同國家有不同的文化。我們的衣食住行、一顰一笑,就是我們的社會(huì )性面容。從美國回來(lái),胡華在一篇文章中寫(xiě)道:“文化這東西,我們平時(shí)不大能看得出來(lái),但我們時(shí)時(shí)能夠強烈地感受到它,它像一股暗流流淌在我們每個(gè)人的心中?!痹谒磥?lái),我們永遠不可能跳出那條“文化之河”。

胡華認識到,幼兒園課程必須有自己的文化根基。于是,她帶著(zhù)教師們花了一年半細讀《中國哲學(xué)簡(jiǎn)史》,深入了解中國傳統文化。再加上那時(shí)她住在鄉村,每天都在感受最質(zhì)樸、最傳統的自然生活。這一切,都讓胡華開(kāi)始思考文化之于教育的意義。于是,按照幼兒園的探索軌跡,胡華提出了回歸兒童、回歸自然、回歸傳統、回歸生活。從此,花草園的生活化課程有了明確的方向。

將兒童生活與社會(huì )文化巧妙編織在一起

去年,記者第一次去花草園,看到每間活動(dòng)室都貼著(zhù)“擁抱生活的‘附近’”學(xué)習卡,上面的任務(wù)有“給家人介紹一下你的老師叫什么名字”“從家里去幼兒園的路上,哪個(gè)地方是你最喜歡的”……記者瞬間觸摸到了這里涌動(dòng)著(zhù)的文化氣息。那段時(shí)間,社會(huì )人類(lèi)學(xué)家項飆提出的“附近的消失”,被熱烈地討論著(zhù)?;ú輬@的探索,似乎暗合項飆的理論。其實(shí),花草園每一次活動(dòng),只要對外發(fā)布,總會(huì )引發(fā)討論與關(guān)注。很多人覺(jué)得它好,但又似乎很難模仿,直到胡華說(shuō),“我們最大的貢獻,就是將兒童的生活與社會(huì )文化巧妙編織在了一起”,記者終于找到了原因。

在胡華看來(lái),如果課程僅僅是滿(mǎn)足兒童的需要,還不能被稱(chēng)為課程,它應該有更高的立意。南京師范大學(xué)教授虞永平曾寫(xiě)道:“人類(lèi)必須從自己深厚的文化積淀中挑選出最優(yōu)秀的部分,同時(shí)也是與個(gè)體早期接受能力相一致的部分構成一個(gè)文本(在不同的群體、民族中,甚至在不同的兒童與成人中具有可理喻性的一套開(kāi)放的文化體系),這便是我們的課程?!边@給了胡華很大的啟發(fā)。于是,她帶著(zhù)教師們,用社會(huì )文化為經(jīng)線(xiàn),構建學(xué)習主題;用兒童文化為緯線(xiàn),構建學(xué)習過(guò)程。經(jīng)緯交織,編織生活化課程。

有一件事,教師張芬印象很深。

每年11月是花草園的藝術(shù)月,2016年,張芬帶大班,她設計的主題是民間藝術(shù)。張芬想,班級孩子的老家分布在不同地區,而每個(gè)地區都有各自的民間藝術(shù),比如陜西的孩子分享皮影,湖南的孩子分享花鼓戲??苫顒?dòng)只進(jìn)行了兩天,就再難繼續。反觀(guān)小班,孩子們用葉子、花、果實(shí)拼拼貼貼,玩得風(fēng)生水起。張芬終于意識到,老家的民間藝術(shù)離孩子們太遠了。

那次失敗的課程體驗,讓張芬開(kāi)始對文化與兒童生活的適切性有了一些感受。第二年的藝術(shù)月,主題變成了“與自然對話(huà)”,張芬帶孩子們做花草紙、玩扎染……既不失文化味道,又契合孩子們的興趣。這一次,孩子們如魚(yú)得水。

正是在不斷尋求平衡的過(guò)程中,花草園構建起了生活化課程的基本脈絡(luò ),即按照四季變化(春生、夏長(cháng)、秋收、冬藏)與中國文化的主線(xiàn)開(kāi)展,設置10個(gè)課程主題,如“耕讀三月”“生長(cháng)四月”“五月,一起去探索”……

“我們試圖用人類(lèi)美好的文化形塑兒童的生活,最終又回到兒童的生活之中,幫助他們實(shí)現生活經(jīng)驗的重塑與再造?!焙A說(shuō)。

在對話(huà)與具身體驗中豐富孩子情感

2013年,大學(xué)剛畢業(yè)的羅希悅來(lái)到花草園工作。當時(shí),胡華告訴中班孩子們,花草園要修一個(gè)雨水花園。羅希悅就帶著(zhù)他們不斷猜測,并到處尋找它可能的位置,但都沒(méi)找到。后來(lái),大家采訪(fǎng)了保安于師傅,于師傅把他們帶到校園的一處空地,翻開(kāi)上面的板子,一塊蓄水池的蓋子露了出來(lái)。羅希悅與孩子們都很震驚:樓頂上的雨水,怎么就流到這里了呢?回到班級,大家一起討論,一個(gè)叫吳朝宇的孩子根據想象,用玩具拼出了管道從樓頂最后進(jìn)入蓄水池的路線(xiàn)。

活動(dòng)得到了胡華的肯定,也讓羅希悅有了莫大的信心,更讓當時(shí)還是“菜鳥(niǎo)”的她,找到了實(shí)施課程的“錨”。她意識到,生活化課程并不需要教師規劃好每一步,只要跟隨孩子們的興趣,去發(fā)現、去探索,就會(huì )有意想不到的答案。她還發(fā)現,孩子們總會(huì )在看似缺少章法的活動(dòng)中,發(fā)現一條非常合適的學(xué)習渠道。

在胡華看來(lái),在文化的經(jīng)線(xiàn)和兒童的緯線(xiàn)交織的課程中,對話(huà)是重要的“連接點(diǎn)”。她要求教師在與孩子們對話(huà)時(shí)思考:我想和孩子交流什么問(wèn)題?這些問(wèn)題能不能讓孩子超越當下的存在,獲得更高階的意義?……之后,教師要引導課程沿著(zhù)孩子們思考的線(xiàn)索繼續深入。正因如此,花草園的課程活動(dòng)中,總會(huì )大量呈現師幼對話(huà)的場(chǎng)景。

除了對話(huà),生活化課程還強調具身體驗。剛開(kāi)始探索生活化課程時(shí),教師們很困惑:傾聽(tīng)孩子,做好記錄,然后呢?為了讓孩子們用身體去學(xué)習,花草園引入了具身體驗。比如孩子們研究螞蟻,就會(huì )去找螞蟻洞,用面包誘引螞蟻,摸清螞蟻的行動(dòng)路線(xiàn)……

2016年,花草園開(kāi)始采用“3+1+1”的形式組織課程,即每周前3天小組學(xué)習,第4天集體總結,第5天是暢游日。在這種課程組織方式下,各種學(xué)習方式都能融合進(jìn)來(lái)。

那么,無(wú)論是對話(huà)還是具身體驗,生活化課程想要達成什么目標呢?

胡華給出的答案,是發(fā)展孩子的感受與情感、知識與認知、動(dòng)作與技能。它們組成了生活化課程的三大基石。而其中,感受與情感,是生活化課程的核心與靈魂,也是學(xué)習的開(kāi)端。

因此,母親節時(shí),孩子們會(huì )討論“你是怎么和媽媽相遇的”。教孩子們拍皮球時(shí),教師們也會(huì )在其中加入“洗皮球”“曬皮球”等環(huán)節,從而讓孩子們認識到,任何事物都需要用“敬”的心情來(lái)對待。

這就是胡華一直倡導的“意義前置”,而這種意義感對孩子們非常重要,會(huì )讓他們更加沉浸于活動(dòng)中。也因此,花草園的教師們每次設計活動(dòng)時(shí),都要思考:除了活動(dòng)本身,它背后還有沒(méi)有更重要的東西?這個(gè)活動(dòng),孩子們的情感切口在哪里?

正因為有濃烈的情感維度,花草園的課程才有了溫暖的質(zhì)感。

影響生活化課程的核心因素,始終是人

“我今天太開(kāi)心了,開(kāi)心得都要哭了?!倍嗄赀^(guò)去,副園長(cháng)周冉還記得暢游日之初,一個(gè)孩子激動(dòng)的話(huà)語(yǔ)。

2009年前后,花草園正在經(jīng)歷課程變革的陣痛。胡華要求教師們放手讓孩子玩,但大家都覺(jué)得難。胡華說(shuō),既然如此,那就每周拿出一天,讓孩子們盡情玩,看看會(huì )怎樣。教師們沒(méi)想到,普普通通的玩紙箱活動(dòng),一下子就讓孩子們沸騰了。他們有的躺在箱子里,有的鉆進(jìn)箱子里兩人對撞。游戲分享時(shí),躺在箱子里的孩子說(shuō)自己在泡澡,對撞的兩個(gè)孩子說(shuō)在“打仗”。孩子們豐富的想象力,一下子觸動(dòng)了教師們。

20年的探索過(guò)程中,教師們日漸形成共識:影響生活化課程開(kāi)展的核心因素,始終是人。大家堅定地認為,教師只有接納了自己,才能接納孩子。也因此,當課程遇到阻滯,胡華總鼓勵教師們向內探尋,認識自己與童年的關(guān)系、與父母的關(guān)系等。

在《給童年“留白”》一書(shū)中,胡華寫(xiě)道:“相對于教師專(zhuān)業(yè)技能的發(fā)展,教師個(gè)人心靈的豐富與人格完整才是其專(zhuān)業(yè)化成長(cháng)的核心?!庇谑?,花草園每名教師的成長(cháng)過(guò)程,都是被鼓勵、被允許的過(guò)程,也是被耐心傾聽(tīng)、小心呵護的過(guò)程。

在這個(gè)過(guò)程中,越來(lái)越多的教師打開(kāi)心門(mén),不斷超越。

“名字的故事”是張芬最喜歡的活動(dòng),每次活動(dòng),孩子們都會(huì )詢(xún)問(wèn)父母自己名字的含義。連續兩年聽(tīng)孩子們講述自己名字的美好寓意,讓張芬也有了勇氣觸碰內心最敏感的一角。

張芬曾從鄰居口中得知,她的父母更想要男孩,因此她一直認為,自己的出生是不被期待的。借著(zhù)幼兒園的活動(dòng),她打電話(huà)向家人求證自己名字的含義。得知自己的名字蘊含著(zhù)“德行芬芳”之意后,張芬默默流了許久的淚。一直以來(lái)的心結,就此打開(kāi)。

教師打開(kāi)心門(mén)的結果,是花草園課程的變化。

“我們的課程,是‘日日新’的,我們所有人每天都在超越自己?!苯處熇钛笳f(shuō)。

一次,參觀(guān)花草園時(shí),胡華不經(jīng)意說(shuō)了一句話(huà):“我們就是跟孩子一起好好生活?!被蛟S,這就是生活化課程生機勃勃的奧秘。


專(zhuān)家點(diǎn)評

順自然 養活力 啟文化

黃進(jìn)

我印象中,“花草園”大約是唯一以非正式之名立身于學(xué)前教育領(lǐng)域的名園。順自然、養活力、啟文化,這構成了我對花草園的一種印象。其實(shí),對理想和價(jià)值的把握和表達,很多時(shí)候不是深思熟慮的結果,而是出自趣味和直覺(jué),形成了覺(jué)得“喜歡”“好”的某種具體意象——比如“花草園”。這方意象,就構成了自己努力耕作的世界,自然也會(huì )去努力追尋這一意象所蘊含的意義。

胡華園長(cháng)的趣味和直覺(jué),顯然和她個(gè)人的學(xué)養、才華有很大關(guān)系,但作為一名教育者,更重要的是她對于童心的熱愛(ài)和理解,這是她將所有體會(huì )到的有價(jià)值的事物聯(lián)系起來(lái)的中心,是知的中心,也是情的中心。正因為如此,花草園教師們所用的力氣,都呈現出一種渾然一體之態(tài);他們探索過(guò)程中所學(xué)習和運用的各種思想、理論,都沉積成自己多年一貫建設的“生活化”課程理念的一部分?;ú輬@一直穩定地走自己的路,堅持自己的初心,值得被看見(jiàn)、被學(xué)習。

我理解的花草園里的順自然,是順應兒童的身心發(fā)展規律,也是順應生活中為人為事的自然之道;養活力,是保護兒童生命的活潑生氣,也是涵養教師的生命感受和生活熱情;啟文化,是將天性與既有文化世界相連接,也是開(kāi)啟和創(chuàng )造新的文化形態(tài)。如果說(shuō)課程是經(jīng)驗的一種組織和轉化,花草園則用“生活化”來(lái)命名這一過(guò)程,圍繞著(zhù)兒童生活的構建,讓所有思想、價(jià)值、資源、關(guān)系化為實(shí)有。這一生活當然也是教師和兒童的共同生活,教師是在與兒童打交道的過(guò)程中體驗到與他們共在的意義,同時(shí)理解著(zhù)自我的童年史,實(shí)現著(zhù)自己生命的價(jià)值。

這篇采訪(fǎng)中的故事,都呈現了教育者與兒童不同方式和角度的共同生活。不論是大的文化之相還是具體而微的事,不論是兒童積極主動(dòng)去發(fā)現和創(chuàng )造的生活還是成人去“前置”和引導的生活,都飽含對共同生活理念的思考和踐行。好的教育,就是一種共同生活的實(shí)驗,教育者需要具有對兒童的意圖、信念、情感、態(tài)度的敏銳體察,借著(zhù)各種美妙而稱(chēng)手的事物,來(lái)尋找或者創(chuàng )造一種與他們善意相處的方式,向著(zhù)明亮那方而去。

花草園的教師們每次設計活動(dòng)時(shí),都要思考活動(dòng)背后“更重要的東西”與“情感切口”。這顯示了一種對文化與天性的雙重敏感?!案匾臇|西”顯然是有超越意味的,它通向更大的意義世界,沒(méi)有對那個(gè)更大世界的覺(jué)知,我們就沒(méi)有辦法提升活動(dòng)中經(jīng)驗的質(zhì)量;而“情感切口”則是打動(dòng)人心,不能打動(dòng)孩子的心,就不可能讓經(jīng)驗在他們的生活世界里扎根,從而對人格和自我形成各種離心之力。這二者關(guān)系的處理,是學(xué)前教育最大的難題之一,而花草園的教師們將之作為日常的思考,甚至常有所得,可以成為榜樣。

(作者系南京師范大學(xué)教育科學(xué)學(xué)院教授)

《中國教育報》2024年06月27日第1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guān)閱讀

最新發(fā)布
熱門(mén)標簽
點(diǎn)擊排行
熱點(diǎn)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版權所有,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8020258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