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yè)>檢索頁(yè)>當前

二十一世紀以來(lái)國際學(xué)生流動(dòng)的四次轉型

發(fā)布時(shí)間:2022-12-22 作者:武學(xué)超 魏曉迪 來(lái)源:中國教育報

21世紀是經(jīng)濟全球化全面縱深發(fā)展的歷史時(shí)期。過(guò)去20多年,國際社會(huì )經(jīng)歷了對國際學(xué)生流動(dòng)產(chǎn)生直接影響的重大事件,如2001年的“9·11”事件、2007年美國次貸危機引發(fā)的全球金融危機、2016年英國公投脫歐、美國政府的偏見(jiàn)外交政策以及當下依然嚴峻的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等,引發(fā)了全球國際學(xué)生流動(dòng)的重大轉型。

第一次轉型

    “9·11”事件觸發(fā)國家安全危機,國際學(xué)生流動(dòng)主要目的國由美國轉向歐洲(2000—2006年)

20世紀90年代以來(lái),隨著(zhù)冷戰的結束,新科技革命大力推進(jìn),特別是信息技術(shù)取得了突破性創(chuàng )新并廣泛運用,使相關(guān)領(lǐng)域高技能人才國際流動(dòng)日益頻繁。尤其是在科學(xué)、技術(shù)、工程等相關(guān)領(lǐng)域,國際學(xué)生數量明顯上升。在此期間,國際學(xué)生來(lái)源國鼓勵學(xué)生出國留學(xué),留學(xué)目的國和院校亦持開(kāi)放態(tài)度為國際學(xué)生提供資助,以吸引全球優(yōu)秀學(xué)生。因在教育水準、科研設施以及獎助學(xué)金等方面的優(yōu)勢,美國自然成為國際學(xué)生留學(xué)目的國的首選。然而,2001年的“9·11”恐怖襲擊事件觸發(fā)了美國國家安全危機,美國將國際學(xué)生納入國家安全范圍,導致美國限縮國際學(xué)生簽證,使國際學(xué)生留學(xué)美國面臨前所未有的困難。與此同時(shí),整合歐盟高教資源的博洛尼亞進(jìn)程和歐洲高等教育區的形成,使歐洲高等教育體系更具可比性和連貫性,促進(jìn)了歐洲境內學(xué)生的跨國流動(dòng),國際學(xué)生流動(dòng)目的國由美國主導開(kāi)始轉向歐洲主導。

在第一波浪潮結束時(shí),前10個(gè)留學(xué)目的地國家中有5個(gè)來(lái)自歐洲,分別是英國、法國、意大利、奧地利和瑞士。除歐洲外,加拿大和澳大利亞也成為留學(xué)生們選擇的目的地。

第二次轉型

    全球金融危機引發(fā)財政緊縮,國際學(xué)生流動(dòng)疲軟(2007—2015年)

2007年初,美國次貸危機浮出水面,并以驚人的速度向全球金融市場(chǎng)蔓延,最終演變成為嚴重的世界金融危機。金融危機帶來(lái)的經(jīng)濟衰退導致全球高等教育部門(mén)財政遭受了嚴重削減,很多留學(xué)目的國政府都無(wú)法繼續為留學(xué)生提供充分的財政支持,不少高校面臨著(zhù)無(wú)法支持國際學(xué)生入學(xué)就讀的難題。對此,美國、英國等主要留學(xué)目的國開(kāi)始通過(guò)提升學(xué)費標準獲得必要的財政收入。

隨著(zhù)國家政府對教育財政支持的削減、研究項目經(jīng)費的減少,自費出國留學(xué)成為主流,研究領(lǐng)域更多集中在商科。根據美國學(xué)者拉胡爾·喬達哈(Rahul Choudaha)統計,嚴重依賴(lài)院校提供獎助學(xué)金的印度學(xué)生在這一時(shí)期感受到了經(jīng)濟壓力,印度學(xué)生的全球流動(dòng)性增長(cháng)速度開(kāi)始大幅放慢,其增幅由第一次浪潮的163%降至第二次浪潮的25%。與此同時(shí),長(cháng)期作為國際學(xué)生主要目的國之一的日本,持續面臨的嚴峻經(jīng)濟危機,導致其對國際學(xué)生的吸引力開(kāi)始持續降低,增長(cháng)速度由第一浪潮的130%降至4%。為了擴大國際招生,各院校開(kāi)始降低入學(xué)門(mén)檻,拓展多元途徑,以吸引學(xué)術(shù)能力較低或英語(yǔ)水平較低的國際學(xué)生。但由于國際學(xué)生的自身學(xué)術(shù)準備不夠充分和為國際學(xué)生提供支持服務(wù)的必要資源準備不足,許多高校服務(wù)國際學(xué)生的能力減弱,全球國際學(xué)生流動(dòng)疲軟。

第三次轉型

    英國脫歐和美國偏見(jiàn)外交增加留學(xué)壁壘,國際學(xué)生流動(dòng)目的國由英美轉向加澳及新興國家(2016—2019年)

國際學(xué)生流動(dòng)的第三次轉型由英國脫歐公投和特朗普政府采取的強硬偏見(jiàn)外交政策共同促成。由于政治政策層面的變動(dòng),新的政治秩序使人們對英、美兩國的社會(huì )穩定性、學(xué)生畢業(yè)后的就業(yè)形勢和移民機會(huì )都產(chǎn)生了消極情緒,選擇英、美為留學(xué)目的國的學(xué)生數量發(fā)生了變化。

首先,將美國作為留學(xué)首選的學(xué)生比例逐年減少。根據美國管理專(zhuān)業(yè)研究生入學(xué)委員會(huì )(GMAC)的調查,欲至美國留學(xué)的國際學(xué)生人數從2009年的61%下降至2016年的58%。美國政府在移民問(wèn)題上的立場(chǎng)以及留學(xué)簽證處理方面的拖延,在很大程度上損害了美國作為留學(xué)大國的聲譽(yù)和形象,并導致美國國際學(xué)生入學(xué)率持續下降。

其次,英國脫歐政策導致選擇到英國高校就讀的歐盟學(xué)生大幅減少,學(xué)費更易接受、就業(yè)形勢更為樂(lè )觀(guān)的德國和法國成為目的國。此外,英國名校申請難度的增大以及脫歐進(jìn)程啟動(dòng)后給本國經(jīng)濟帶來(lái)的波動(dòng),也對英國吸納國際學(xué)生帶來(lái)較大沖擊。

英美留學(xué)環(huán)境的不利因素給加拿大、澳大利亞和亞洲新興國家吸納國際學(xué)生帶來(lái)了新的契機,很多國家打開(kāi)移民通道,通過(guò)制定相關(guān)優(yōu)惠政策吸引國際學(xué)生,構建國際人才智庫,以彌補本國教育短板,支持本國科技創(chuàng )新,應對人口老齡化等社會(huì )重大挑戰。例如,面對人口和經(jīng)濟結構變化,中、日、韓等國開(kāi)始吸引更多國際學(xué)生作為未來(lái)的技術(shù)移民,從而由傳統的留學(xué)生來(lái)源國身份轉變成為主要的留學(xué)目的國。

第四次轉型

    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公共衛生安全危機,全球國際學(xué)生流動(dòng)全面收攏(2020年至今)

2018年以前,國際社會(huì )對國際學(xué)生的流動(dòng)預測幾乎都是流動(dòng)加快和人數增加的趨勢,各國學(xué)者對于影響國際學(xué)生流動(dòng)因素的分析也大致圍繞著(zhù)國家的政治、經(jīng)濟、文化、教育水平等方面展開(kāi)。然而,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的暴發(fā)作為新的影響因素,帶來(lái)了國際學(xué)生流動(dòng)的第四次轉型。

人員流動(dòng)是新冠病毒最主要的傳播途徑。因此,經(jīng)濟全球化和教育國際化無(wú)形中成了新冠病毒的傳播路徑。為了控制疫情,各國對國際學(xué)生的流動(dòng)也采取了一些相關(guān)的限制政策。另外,在這場(chǎng)人類(lèi)與病毒的生死較量中,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對疫情認識不足,不夠重視,采取放任自流的不當策略;英國政府所謂的“群體免疫”政策,也讓疫情傳播速度加快。相反,中國政府的積極戰“疫”使得疫情在中國得到了有效控制。中國作為最大的國際學(xué)生輸出國,英、美作為兩大留學(xué)目的國,對待疫情的不同態(tài)度也引發(fā)了留學(xué)生們對出國留學(xué)的思考,影響了對留學(xué)目的地的選擇。

牛津大學(xué)全球高等教育中心主任西蒙·馬金森表示,美國、英國、澳大利亞等國高等教育從疫情中恢復的速度明顯遜于日本、中國和韓國,這就意味著(zhù)一部分西方國家學(xué)生流量將轉變成東亞等新興國家學(xué)生流量,并有可能是永久性的。因此,有理由推測,在未來(lái)一段時(shí)期,美國作為主要留學(xué)目的國的地位將必然下降,不再是留學(xué)“毫無(wú)疑問(wèn)的第一選擇”。另一方面,疫情期間主要采取的線(xiàn)上教育模式也開(kāi)啟了國際學(xué)生教育模式的重大轉型。線(xiàn)上教育的使用與加速普及,為線(xiàn)上教育的發(fā)展帶來(lái)了空前新機遇,在推動(dòng)教育國際化進(jìn)程中發(fā)揮著(zhù)重要作用。

后疫情時(shí)代,教育系統仍在恢復過(guò)程之中,國際教育將轉變成為買(mǎi)方市場(chǎng)。在這個(gè)市場(chǎng)中,留學(xué)生十分稀缺,招收國際學(xué)生的競爭也將更加激烈。同時(shí),新冠肺炎疫情又給人類(lèi)社會(huì )帶來(lái)了反思的機會(huì ),使更多的人認識到健康包容的生活態(tài)度、先進(jìn)且具有人文性的現代技術(shù)、向善有效的治理方式是未來(lái)世界發(fā)展的方向。因此,當留學(xué)生選擇留學(xué)目的國時(shí),各國在醫療保健和緊急援助方面的聲譽(yù)及各種健康安全問(wèn)題將會(huì )變得愈加重要。

(作者單位系河南理工大學(xué)應急管理學(xué)院)

《中國教育報》2022年12月22日第9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guān)閱讀

最新發(fā)布
熱門(mén)標簽
點(diǎn)擊排行
熱點(diǎn)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lián)網(wǎng)新聞信息服務(wù)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wǎng)版權所有,未經(jīng)書(shū)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tubemateyoutubedownloaderapp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802025840號